技术狂何波:战斗在程序化交易第一线

2018年10月25日18:27  来源:和讯名家 
2015年11月,我与当时的同事董可人一起拜访中泰证券何波博士的团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技术“大神”。
  2015年11月,我与当时的同事董可人一起拜访中泰证券何波博士的团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技术“大神”。

  2015年的市场波澜壮阔。从年初开始,沪深两市上涨势头猛烈,继2014年上证综指与深证成指分别上升53%、34%,跑赢全球股票市场后,两市在15年上半年短短5个多月时间里,又分别暴涨60%和122%。大众热情被点燃,金融市场被聚焦在镁光灯前,“量化交易”、“宏观对冲”等神秘专业的词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社交媒体中。以往潜伏在全球各大投行,桥水基金,千禧年基金,Two Sigma,Winton,Citadel, D.E.Shaw等各路机构中的“大神”们,也开始频频冒泡。似乎天机泄漏,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就要打开。

  然而,“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沪深两市在达到6月上旬的顶点后,骤然下挫,短短两三个月内急跌近一半。同期,日本NHK电视台拍摄了纪录片《暴跌冲击下的中国股民~上海广东路的秋天》,记录了上海著名券商营业部大本营广东路上,演出的一幕幕悲喜剧。后来,我们用一个更有力的词语描述这一段历史:“股灾”。

到了2015年年底,数月前的疯狂仍历历在目,市场却已跌入冰谷。当时我拜访何波,他在中泰新组建的研发中心,由于公司装修,挤在一个10平米的会议室内办公。电脑屏幕上跑着的不是金融软件,而是C++和Verilog代码。10人左右的团队,多数套着一件North Face类的抓绒上衣,和会议室外西装领带的同事风格迥异,气氛很像一个不甚宽敞的大学实验室。
  到了2015年年底,数月前的疯狂仍历历在目,市场却已跌入冰谷。当时我拜访何波,他在中泰新组建的研发中心,由于公司装修,挤在一个10平米的会议室内办公。电脑屏幕上跑着的不是金融软件,而是C++和Verilog代码。10人左右的团队,多数套着一件North Face类的抓绒上衣,和会议室外西装领带的同事风格迥异,气氛很像一个不甚宽敞的大学实验室。

  2018年初秋,我在上海浦东一处创意园区的咖啡馆内,再次见到何波。他着装仍然是创投圈的风格,神情轻松,并无业内人士常有的紧绷感。我们见面才得知,再过几个小时他还要飞往西安组织产品推广。聊起2015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何波说,那是他工作以来感觉最充实的一段时光,“很有创业的气氛。”

  何波本硕博均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高分子物理系。在国内金融圈子,“中科大”是一个响亮而特殊的标签,实干气质的科大人多以技术派知名。2006年毕业后,何波也曾投身北漂大军,互联网创业,之后机缘巧合,经同学介绍进入了程序化交易这个当时还略显冷僻的圈子,不过,那也正是程序化交易在国内野蛮生长的时代。

  2013年8月16日上午,光大证券(601788,股吧)自营部门误以234亿元的巨量资金申购180ETF成份股,实际成交72.7亿元,引发上证综指大涨近6%,50多只权重股触及涨停。下午,交易员为对冲巨大风险敞口,紧急沽出ETF与股指期货,再次造成市场冲击,当天收盘,光大实际损失1.94亿元。事后,光大证券时任总裁等多名高管引咎辞职,证监会对光大处以5.2亿元天价罚款,相关法律纠纷及500余宗索赔案持续长达4年。

  根据事后调查,事故起因是该部门前端订单生成系统,错误执行了一笔补单操作,程序在2秒内生成2万多笔委托单。该补单功能于事故前一个月开发完成,此前从未实际启动过。

  这次被媒体称为“816光大乌龙指”的事件,第一次向大众揭示了程序化交易的威力和破坏力。回头看去,这似乎是中国程序化交易潮流涌现的先声,只不过略带些许讽刺。乌龙指(Fat-finger error),或称胖手指失误,原意是交易员在快速操作键盘时,错误输入指令造成的事故。这个名字,恰恰反应了媒体对程序化交易的不了解。

  “816”之前,何波以软件公司身份正在负责光大证券另一套程序化系统的研发,该系统支持期权套利、做市、高频,甚至跨境业务,已在资管子公司实盘大半年,一切似乎很顺利,直到“816”,泥沙俱下,光大所有程序化项目都被叫停。聊起那段往事,何波并无埋怨。他说“816”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学会更加敬畏风险,更加注意在交易系统全过程中引入风控”。

  在那几年的职业生涯中,何波也曾受过诱惑,琢磨着自己做私募,而不是搞系统、“为别人做嫁衣”。多家买方及卖方机构的研发经验,让何波掌握了几乎所有国内主流程序化交易和券商自动化柜台系统,具有当年很难得的竞争优势

  然而,合伙人找好,几轮投资拉到,几乎办好了牌照,何波最终没有走出这一步。也是在2015年,应某中泰证券高管的邀请,何博士加入组建该公司的研发中心,负责面向机构客户(以私募为主)的极速程序化股票柜台系统XTP,并能叠加大数据及AI进行深度服务。几年过去,何波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然而,2015年下半年,系统立项没多久就遭遇股灾,第三方接入叫停,公司高层对系统的期待从“很急”转为“安安心心做吧”。面对迷茫的团队,前景堪忧的项目,何波喊出口号:“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2015年7月启动项目,一直到2016年10月系统上线,何波坦言过程“很难熬”。2015年底的“伊世顿”违规高频交易案,2016年初的A股试行熔断机制,在仅四个交易日后戛然而止,让本已紧张的市场情绪,变得风声鹤唳。在这监管形势最不明朗的时刻,“各种各样的消息”,让人很难不动摇。

  市场起起伏伏,监管扑朔迷离,我问何波,为何仍然选择战斗在程序化交易第一线。何波回答:“自己喜欢,我觉得这个是技术应用在证券领域最有挑战性的工作,也看到(程序化)这个必然的趋势”,末了又补充一句“在恐慌的时候抄底,哈”。

  支持他坚持下去的还有客户的反馈。客户的“痛点”,是何波在访谈中频频提起的。何波提到,在系统研发阶段,就不断有私募主动联系,交流需求,表示支持。“大家就更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系统上线后的推广,更是有赖于客户。

  知乎大神,交易门主角董可人告诉我,他印象里的何博士是一名“时尚”的大龄技术宅,对于新技术和新事物保持很高的热情和好奇心。“作为一名技术管理者,他一直非常积极地把新的理念和技术引进团队的工作中。”董可人说,生活中的“大波哥”幽默风趣,是公认的量化交易界的“老顽童”。他在知乎的账号关注了很多美女头像用户,是名副其实的“波带逛”,是线下聚会主力的段子制造机。

  如今,系统化交易的概念已经越来越深入人心,何波的系统团队也已成长至百人的规模。同时他还负责中泰网络金融部门,从事2C互金产品的研发。带领着总共200多人的团队,技术派的何波几乎每周都奔波在不同的城市,进行客户沟通和业务推广。问及是否适应这种工作形式的转变,何波谈到:“技术如果不去贴近客户,在办公室里想象客户的需求,很容易就闭门造车了。”

技术派何波是朋友心中的段子哥
技术派何波是朋友心中的段子哥

  何波认为,国内金融市场的技术生态,仍然没有真正适应程序化和系统化交易的思维。站在卖方服务提供者的角度,他与交易门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对话何波

  Q:怎样看待国内程序化交易技术服务的症结,以及最近外资对冲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的影响?

  问题的症结仍然是散户化,证券行业的大部分收入,仍然依赖于散户业务,致使许多券商对面向机构投资者的深度服务,天生动力不足。同时,私募本身又缺乏大规模长期投入的能力。现状是,在国内做系统化交易,选择似乎并不多,但机构化仍然是大势所趋,发达市场的今天,一定将是中国市场的明天,我认为美国市场的历史可以提供很好的参考。

  对于外资机构登陆我是乐观的。现在国内很多做得不错的团队,都有海外背景的人才,带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那么一个机构整体登陆就更不用说了。相信更多元的市场参与,必然提高市场整体水平和效率。

  Q:当今机构投资者有哪些痛点?

  其实很多人对交易系统的复杂程度是估计不足的,交易系统有个奇怪的特点,它不能只靠交易员提出需求来构建,也不能靠工程师的想象。同时实盘交易的容错率是很低的,还会遇到各种错误的外部数据,比如错误的行情或者延迟的行情,行情中断重连带来的不连续,这个时候我们要采取防御式编程,对各种可能的异常场景、错误数据保持足够的警惕,做到全过程的风控。

  真正的交易系统不是一个简单的单品种趋势交易,还要涉及到股票期货期权,涉及趋势交易、alpha对冲、各种套利、流动性交易等等,我们在设计上归类为配对交易,它在细节上还是很复杂的,比如说你要做境外(套利),还需要考虑到非标单位和标准单位的换算,公斤、盎司的换算,汇率的问题,然后期货品种、期权品种他们都有各自的特点,这些需要在设计之初就做好抽象,集成到统一的框架之中。程序化交易最大特点是一次交易系统的错误就可能带来致命的打击,比如骑士资本的案例,因此它需要一个坚固可靠的底层。

  私募这个行业的性质,决定了大多团队缺乏交易系统研发能力。私募很难形成马太效应,规模是最大的瓶颈,多采用小而精的模式,跟互联网公司相比,在吸引优秀的技术人才上没优势。所以作为券商,我们希望多做基础工作,多做一些脏活累活难活,让私募能够专注在策略上面。

  这两年我接触了很多顶级的私募团队,发现在投资方向上,最大的改变是策略多样性大大增加,不再单纯是单一的策略去做,要几种策略糅合在一起,有的公司内部就会分成不同业务模块,比如说有的团队专门做Alpha,这个团队再把券借给另外一个团队做高频,最后做绩效的分割。这就需要系统具有多策略调度的能力。

  还有就是更加重视T0和融资融券,现在对冲的工具很少,期货贴水严重,大家都在找增强收益的方向。但是从这两年看,基本上所有找到增强收益的方向都是在T0方面。到达一定规模的量化团队,Alpha都会是主要的策略,因为只有Alpha才能把规模做起来。但是在贴水之后,就会损失掉很多收益,所以现在大家希望通过T0,在这个方面增强。现在很多还是传统手工T0,也出现不少优秀的程序化T0团队,程序化T0之后,他就对整个交易系统的速度有要求了。

  另外还有交易成本,算法交易最核心就是降低交易成本,怎么降低?有一点就是要被动单成交的比例足够多,如果全是吃对手盘,你的成本永远下不来,但被动单的比例多一定要有预测,预测跌我就挂买单,预测涨我就挂卖单。这个时候就需要在微结构层面,叠加AI,做一些高频的方向性预测。

  有很多问题,不站在程序化交易的立场上会很难看到。做程序化交易最怕不确定性,比如一笔交易废单了,如果你的代码从来没处理过这个逻辑,那程序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而我们会在模拟环境把不确定性因素都考虑到并推送给你。那么你的程序经过地狱般的洗礼之后,都不会出逻辑问题,就说明它足够健壮了。

  Q:如何看待国内程序化交易的生态及趋势?如何解决上述行业痛点?

  现在私募仍然非常依赖于机构的资金“通道”,天然具有多通道对接的需求。比如说别的券商帮他募了四个亿,(它肯定)在别的券商交易。而不可能募四个亿后放在我这里交易。

  而且,私募也很难完全信赖将自己的策略托管在第三方平台。很多卖方机构在做策略开发平台,我们不太想走这条路。如果把策略平台与交易柜台比喻成车与路的关系,那么我们不会去造车,而是要建设高速跑道,让更多车在上面跑。同时,相对于以软件供应商的形式去卖系统,我认为在券商内部做事情更有效率优势,而且心态也不一样,可以说是“当妈”和“当保姆”的区别。

  另外一点就是模块化。这个领域能做的东西很多,不可能单独一个方面去解决,需要所有参与者,券商、基金、技术供应商,还有开源社区,共同去构建这个生态圈。相对在策略层面上黏住客户,我们更愿意完善通道,在底层帮他们造一些“轮子”,分摊一些基础投入的成本。而在策略层面,可以由第三方的开源平台去供应,避免重复建设。最终目的是降低程序化交易的门槛,这样我们作为后端通道也会受益。所以,我们一直在支持开源项目的推广。

  目前经纪业务仍然占到券商收入很大比重。现在经纪业务普遍遇到的问题是佣金下滑,但是炒股的人并没有减少,比如去年增加一千三百万股民。所以随着市场的发展,券商的商业模式要改改,不能躺在那里收佣金就行了。所以一个是我们看到了机构化这个进程,我们通过给这些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让他们看中我们的技术能力,另一个是在过程中,应该与其他市场参与者共同构建生态。

  最后,献上何波作词,请音乐家朋友作曲的XTP之歌,或许可感受金融行业中一份难得的情怀。

  *本文作者李继维是交易门撰稿人

  多看一眼

  知乎“大神”董可人(上、下)

  “快钱有毒”,沪漂女销售的10年“不死鸟”李骧:赚到钱,才有资格谈“意义”

  我希望优秀的程序员跟着我干都能实现财务自由

  号外:点击下图了解交易门会员计划。
技术狂何波:战斗在程序化交易第一线
技术狂何波:战斗在程序化交易第一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交易门。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怡然)
相关新闻 查看关于 程序化交易 的微博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