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 详细视频

樊纲:国内房地产市场过热需从供给侧解决根本问题

2018年06月05日14:00 来源: 和讯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

文字实录:

  和讯网:樊老师您好,目前来说国内投资市场有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投资者的资金相对集中于房地产市场,投资者们的投资手段比较单一,在这个问题上您觉得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解决这个问题?

  樊纲:这不是手段单一的问题,是结构比较单一,你说的是集中在房地产。有些客观的情况,这些五六年的时间了,我们要调整经济结构,我们要去泡沫,去产能,去库存,因此我们的制造业实体部分由于前面经济过热,过度投资,产能过剩问题比较大,因此投资机会就比较少,因此新上市的这些资金就到这些领域里面相对比较少一点。另一方面房地产市场出现一种供求关系的失衡,这块我觉得我们现在大家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我们老觉得房地产应该压压压,确实有炒房的现象,但是为什么人们去炒房,是因为客观上有需求,特别是大城市的需求。现在大家投资很少投到三四线小城市去了,也都集中在这些大城市。为什么大城市有需求呢?是因为有人口进入,有人口流入,有人口迁移,有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还有迁移性需求。这是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背后是什么呢?是我们供给的不充分不均衡,特别是对大城市供给不充分不均衡,我们过去人为限制大城市发展,就是不给大城市供地,没有地怎么建房子,因此现在住房市场面临最重要的问题首先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不足导致价格涨,价格涨那投资就进得多,然后炒房的人就多。因此怎么实现房地产的供求平衡,给人口流入的地方增加土地,增加住房的设计,住房的供给,不要再人为限制,违背人们迁移的规律,人们为什么要迁移,人们追求幸福生活,人们要有工作、就业、收入,哪里提供收入,大城市如果提供的话,人们自然往大城市走。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不违背经济规律吧,解决供求矛盾,我们才能够不出现大的投资方面的结构的失衡。所以现在的投资结构问题反映了我们经济当中的一些问题,实际上反映出了我们的经济当中存在一些问题,现在说的住房市场的改革,长效机制,其实我觉得更重要是需要从供给侧来思考,需求侧也需要思考,但是从供给侧思考,我们十九大提出主要矛盾是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美好生活的需要,这样我们整个经济结构能够更加平衡,我们投资的结构更加平衡。

  和讯网:那么在房地产市场,最近有一个新概念的提出,叫做租售同权,您认为在这样一个趋势的形成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呢?

  樊纲:我没有什么具体研究,我没有什么说是产生什么问题,这是实际上现在在价格涨的比较快,大家支付能力也比较少的情况下,解决一些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求。租售同权真正的含义是你不用付全价,政府给你补充一部分,但是你也不能再买房炒房,在交易方面实际上也受到一定的限制,相当于在租和售之间的一种方式,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可能申请的人会比较多,申请比较多的话还是反映供给不足,还是要怎么思考增加供给,这还是根本性的。

  和讯网: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处于一个经济发展从高速度到高质量的过渡期,那么您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哪些难点或问题需要我们去关注呢?

  樊纲:全是难点,发展就是难点,从高质量的,当年高增长也有很多难点,向高质量发展更是难点。高质量发展不等于不要速度,你质量高了,效率高了,速度自然有了,怎么提高效率,怎么提高质量,这些都是难点。最近爆出来的难点就是我们的科技发展,我们的科技创新的体制的问题。其他体制问题也多了,我们的体制改革,我们现在讲防范金融风险这些都是问题,你说这些问题太泛泛了,泛泛一般,到处都是难点,发展中国家所有都是难点,而且每个难点,任何一个难点都可能酿造出一个大的危机也好,所以我们要努力再努力,改革再努力,在改革开放的过程当中方方面面都要努力做好事情,我们才能进一步发展,高质量的发展。

  和讯网:接下来我们问樊老师一个关于中美贸易战的问题,最近中美贸易争端暂时告一段落,请樊老师谈一下您觉得美国发起贸易争端它的初始意图在于什么,另外从中美双方之间这样一个拉锯战到最后这样一个和平的结果来看,您觉得这样一个事件对中国的贸易来看有什么启示呢?

  樊纲:没有结束,没有完,不要以为就完了,马上又来了,还得接着谈。这周谈完了,特朗普又说又不干,还得重新再谈,以前说了中兴怎么去进行调整,又说了要罚13亿,没有完。所以不要以为完了,而且从长远看也完不了,中美之间很多矛盾是长期的,也不是说两国就爆发尖锐的冲突,但是这些矛盾是长期存在的。美国的贸易赤字是长期的,更重要的是美国担心中国的增长,中国的快速发展包括中国的技术进步等等,这是长期的。而这些也都是我们的根本利益,我们要发展高新科技,我们要2025,我们要中国继续开放吸收各国的有益的知识,我们要向各国学习,不管你是保护产权不保护产权,我们仍然要努力学习各国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的经验,这些是我们的长期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讲,双方从长期来讲是有一些根本性的矛盾冲突,有这些东西只能在长期当中逐步协调,逐步的谈判,逐步的磨,希望不要真正发生大的尖锐的冲突,希望两国也是大国了,都能负责任,都能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向前看的态度来调整,来调整各自的立场,来解决一些矛盾。但是就我看来,这不是一个短期的事情,也不能现在就预判结果。要说预判的结果,无论如何中国要发展,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而且这就是我们一切,刚才说高质量发展,这就是中国人追求的目标,追求我们的发展,追求我们缩小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这一点是不变的,而且我相信再怎么矛盾,再怎么冲突,我们中国还是要发展,这个也是不变的。我相信我们的领导人也会去努力妥善处理这些问题,为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和平崛起创造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这是我们的根本利益,我们不希望真正去把尖锐的冲突,不希望搞休斯狄德陷阱,新的大国,现有大国之间发生剧烈的冲突,这不是我们的利益所在,所以以一种这样长期的磨的心态我们来处理近期的问题,一步一步往前走,动态的去解决。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