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喜鹊总裁周俊:在穿越成败的幻境中寻求投资真相

2018年05月10日07:54  来源:和讯网  作者:期货日报张文斐  

 

引 言

  “金融行业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能反复创造奇迹,让人的价值感极度膨胀,然而一旦风险控制不力,也能让昔日成功者一败涂地,所以这是个将人性扩张到极限的行业。”深圳前海盛世喜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世喜鹊)总裁周俊说。

  回顾一路走来,周俊经历太多喜悦与痛苦。2014年到2015年年初,他在香港涡轮市场从200万元做到4亿元,2016年个人账户获利14倍,但是这一切荣耀在2017年骤然崩塌,伴随着公司4个CTA产品连续触及清盘线,曾经的喜悦化作无限煎熬,一点一滴积累的财富和信心犹如海市蜃楼般虚幻……

  从香港涡轮市场起家

  高中时代,周俊开始接触股票市场并逐渐爱上了投资,大学毕业后赴美深造金融专业。青年时期,他就下定决心要成为有影响力的行业精英,并以此为终身奋斗目标。在此目标下,他在留学期间更是如饥似渴地把美国个股、原油、玉米、小麦、大豆等期权和期货交易尝试了个遍,经过无数次实战,在市场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曾多次做到高额收益:2012年年底美国留学归来前,他的资金规模从3万美元增长到300多万美元;2013年回国发展,他开始进入香港涡轮和期货市场交易,其中包括安硕A50和海通证券(600837,股吧)、中国平安(601318,股吧)、恒大地产、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等AH大盘蓝筹股的期权。

  据周俊介绍,2014年9月—2015年4月,他从250万港元最高做到4.6亿港元,创造了8个多月150倍的惊人收益。回忆当时的情形,他分析说:“2013年美股已经创新高,而道琼斯接近14000点的历史新高,所以判断港股是大概率往上走的。按照过往经验,香港市场会跟随美股的波动而波动,而当时市场却反应不大。究其原因,同期国内经济处于转型升级中,各方面指标表现不佳,A股一直在2000点附近波动,受A股下跌拉低港股价格的影响,港股表现不及预期。”

  尽管过早布局港股市场使周俊损失上百万港元,但是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坚信港股价格合适并已经有了上涨逻辑。他说:“因为在美国做了很久的期权,我的策略其实就是‘十网九网空,一网补前空’,基于对基本面、周期各个方面的深入研究,我觉得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一定会坚持到底。”

  据周俊描述,2014年7月,他补仓200万港元交易安硕A50。他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时安硕A50的价格为8块8毛港元,我买了10港元的行权价,权利金是1毛4分港元,但是跌到最后权利金只剩下3分港元,200万港元账户资金也回撤到不足40万港元。在这基础上,我继续加仓了40多万港元。”2014年9月28日,央行宣布首次降息,他终于等到了蓝筹股启动的日子,截至9月31日,安硕A50大幅涨至13—14港元,权利金也从之前的3—4分港元涨到3—4港元,资金账面浮盈4000多万港元。

  “这是第一波盈利,也是因为我的运气好。当时香港按照最后5个交易日的平均价现金结算,钱打到我账户上差不多需要半个多月时间,中间恰好有一波回调,而我有幸躲过了这波回调。等资金结算到账户后,我又以比较重的仓位买进去了,之后刚好碰到沪港通,两地基金互认迎来第二波行情,账户最高时达到4.6亿港元。”周俊回忆说。

  然而,他认为,这次成功对他来说借鉴意义不大,从250万港元最高做到4.6亿港元关键还是行情的推动,所以这段经历具有不可复制性,反而一些失败的经历更具有启发性,更能让他反思、总结和进步。他说:“这里面唯一可以借鉴的是必须要有交易逻辑并坚持下去,特别是要做好资金布局,假如2013年我全军覆灭了,或者没有后续资金补仓了,就会错过这一波大行情。”

  失败中学会敬畏市场

  2015年,周俊成立了盛世喜鹊,注册资本5000万元。至此,他从单打独斗改为团队作战。公开资料显示,盛世喜鹊专注于宏观和产业基本面研究,通过深入产业链调研,挖掘产业细节,辅以量化手段,做出交易决策。

  凭借之前的优秀业绩,周俊在2017年募集了近3亿元资金。2017年是国内商品期权元年,由于国内期权市场能够容纳的资金有限,他把大部分资金配置到商品期货,但是源于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的低估,他的预判方向失误,4个CTA产品连续触及清盘线。

  回忆当时的情形,周俊总结说:“推翻自我比被人质疑更痛苦,人性被无限拉升再揉碎,那时的每一秒对决策者来说都是煎熬,我整夜整夜地失眠,美食变得形同嚼蜡,体重在30天迅速瘦下来20斤,满腔的创业热情也随着产品清盘消失殆尽。”但是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所有不理解和突然变化的面相。经历这次重大失败和诸多反思,他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在资本市场没有永远的成功者,失败是他必须穿越的困境。事实上,交易从来都是一条荆棘丛生的路,唯有不断增长勇气和智慧才能支撑自己前行。

  “我意识到想要炼就更强大的内心,必须学着理解和接纳这个市场,那些稍纵即逝的成功与失败,带给我既虚无又如此真实的感受,跌宕起伏的行情让我像疯子一般沉溺,身体疲惫不堪,心却始终不甘退缩。”周俊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回归自己最擅长的领域,2017年10月12日,公司搬迁到现在只有200平米的办公室里,他组织团队重整旗鼓,将期权定位为公司的新业务方向。

  据记者了解,期权定价是周俊在美国读研究生时的主要课题,回顾自己在美国股票和商品市场、我国场内期权市场以及香港股票市场曾经的业绩,让他越来越清晰自己的目标和使命。他始终难以舍弃那种努力做研究、寻找有效线索、最终在交易中获得战绩的感觉,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以前拼命追求高收益带来的成就感,现在却能保持冷静、抵抗诱惑,花更多时间思考如何在创造高收益时持续赢得低回撤。

  经历无数成功与失败,周俊越来越善于分析自己的交易细节,总结出每次交易思维模式的利弊,不断修正和完善交易体系,结合越来越精进的投资理念,逐渐形成独特的交易风格。他认为,高风险不等于高收益,投资者对高风险市场的管控能力越强,管理头寸的能力就越强,提高投资的确定性就是最有力的风险管控之一。

  “资金管理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成正比,投资是人性弱点最透彻的印照,当欲望和恐惧来袭的时候,保持清醒是对投资者最大的考验。欲望驱动往往让人得意忘形,盲目追求高收益,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恐惧则很容易绑住投资者的手脚,行情来到了却动弹不得。”周俊坦言,在资本市场很难有人真正克服这两个弱点,只有保证自己活着才能有机会谈未来,很多人不能深入了解这个行业的压力,感受不到坚持不懈背后的煎熬,这需要我们有更坚韧的拼搏精神。

  事件对投资都是机会

  从2010年至今,周俊研究农产品(000061,股吧)8年有余,他曾多次去主产区调研,已然成为一名农产品研究员。他是这样定义农产品的:农产品是结合期权的最佳标的物,因为需求和供给决定了价格,而农产品的需求端稳定,供应由单产和种植面积决定,天气则决定了单亩产量,种植面积由价格来引导,“谷贱伤农”,今年的价格会决定明年的面积。

  “人在婴儿和老年时期最脆弱,农产品其实跟人一样,也是刚播种和收割的时候最容易发生问题。”周俊分析说,在收割的时候,如果遇到连续雨水,棉花会烂到田间,大豆豆荚会发霉,玉米会发酵。在播种的时候,如果遇到雨水推进不了播种,光合作用周期就会缩短;如果遇到干旱,植株就会营养不良,未来的生长高度会受限。因此,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和大跌,主要集中在3—4月的播种季和9—10月的收割季,农产品交易一定要把握住这两个时间节点。

  与此同时,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周俊的看法相对乐观。他说:“数据显示,从1985年到2017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了47000亿美元,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扛住如此大的美元流出。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高端制造崛起等让美国有危机感,这次美国一定有备而来,希望从贸易摩擦中获取利益诉求。就我国而言,如果贸易摩擦升级,短期会对国内经济造成压力,但是长期来看,只有困难、挫折和失败,才会反思精进。”

  周俊认为,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贸易摩擦最终会大概率谈妥。他分析说,我国每年进口9000万吨美豆,对美豆增收关税将会推高国内CPI指数,物价需要承受一定压力。目前国内经济处于相对复杂的阶段,物价上涨、通胀抬头、央行定向降准,如果物价进一步上涨,会和降准等货币宽松政策相互矛盾。因此,在各种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企业的生存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阶段,特别是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企业面临很大的经营压力,需要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过,如果贸易摩擦升级,投资机构需要保持适度的仓位,因为贸易摩擦对大宗商品和股市都是利空的。资产价格下来之后,我国最终要转为扩大内需,会重启货币宽松政策和地产基建,届时投资反而会有很大机会。

  “任何事件对投资都是存在机会的,有时候事件发生能引导我们顺势梳理出清晰的投资逻辑。就像破案,有线索才能把案件调查得水落石出。”周俊指出,投资首先要基于相对成熟的宏观研判,加上自身勤奋努力和足够的知识积累,如果对事件解读能精准到位,同时具备足够的敏感度,相信会创造不一样的局面。

  期权土壤里播种希望

  谈及盛世喜鹊为何要聚焦期权,周俊回答说,对我国金融市场而言,期权还在发展初期,需要专业人士来推动,越多的机构运用期权,越有利于增进市场成熟。同时,期权的风险可控,绝不会让高净值投资者一夜之间跌入谷底,而高收益的特质却极有可能会让穷人成为富人。他说:“期权是知识积累变现最高效的工具。如果你通晓行业知识、熟悉现货供求关系和交割规则,那么在基本面研究部分就占了先机,另外技术分析甚至行业不对称讯息都能够达到一定积累,然后再借助期权工具,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据周俊介绍,期权的投资功能多元化,可以结合不同的投资种类使用,投资者可以选择自己熟悉的领域。比如,结合期货使用期权,对买方来讲,假设判断资产标的价格在底部,但是并不确定价格上涨时间,此时适合买入期货;当价格上涨到顶部区域,却很难判断还要上涨多久的时候,投资者往往舍不得离场,可是期货仓位过高随时会有损失保证金的风险,此时利用期权就是个好时机,即便在3个月内期货行情回落,期权头寸也会获利,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也就是说,当投资者持有期货头寸,期权结合期货使用可以有一个保护性的策略。对卖方来讲,期权和期货是一样的,所以使用期权的先决条件是一定要确定趋势,这是对投资最基础的判断。

  另外,从资金管理的角度来看,期货和期权有很大区别。周俊表示,期货仓位控制在10%以内,类似于不带杠杆,风险也很小。期货风险来自仓位控制,这需要管理好人性的贪婪和恐惧。投资都有一定风险,期货风险高是因为需要保证金,而期权使用资金量占比小,基本可以做到事先风控,所以两者可以相互结合,在不同行情时搭配使用。他说:“期权买方一定要做好事先风控,事先合理安排好资金。100万元可以分成10份交易,交易过程中尽量不去考虑止损问题。你是看中了这一波有趋势性,所以才会选择去交易,没必要再对点位进行控制,因为最大的亏损就是10万元。我使用期权的频率相对更少一些,因为我们主要是做好趋势分析,买卖节点的把控最关键,会适当降低交易频率。”

  相较于期货,周俊认为,期权更适合阶段性交易,因为它的时间价值会让投资者在对一波行情有巨大预期的情况下相对安心。比如,在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如果将农产品的时间节点把握好,完全可以利用期权获得丰厚收益。如果平时没有大的事件驱动,没有明显的时间节点,就不建议使用期权进行交易。

  2017年是国内商品期权元年,为了确保期权“控风险、稳起步”,交易所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其中限仓制度规定上市初期单边持仓限额为300手,后来又上调到2000手。“2000手限仓相对之前的300手是市场的进步,但是对机构投资来说此限仓还是过于局限,所以我建议未来金融衍生品市场要加大开放力度,使国内金融市场发展更健全、更具竞争力。”周俊向期货日报记者举例说,例如,一个现货贸易商做对冲,他每年需购买豆粕现货24万吨,这相当于24000手期权,而2000手的期权根本完成不了套保,所以只能多开账户,但是这会加大操作的复杂程度,而且更大的贸易商可能需要更大的交易量来满足套保需求,所以加大期权市场开放有利于提高商品市场的活跃度。

  回顾自己的交易历程,周俊认识到,跌倒后爬起继续前行的过程尤为珍贵,这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思考,需要不断穿越输赢成败的幻境,才能寻找到真相。可如果成败是幻境,那么真相又是什么呢?起初他为了脱离交易中患得患失的苦痛,走上了一条自我觉察的路,后来那些无穷尽的挫败和欣喜让他领悟到了所谓的真相——忠于自己的选择。

  “金融市场充满可能性,彻底做到荣辱不惊很难,但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坦然接受一切的发生,心甘情愿地付出并享受这个过程,‘知行合一’才是虚幻世界中最踏实的真相。因此,那些过去或未来的成败不重要,生命不会因为你的沉溺而停滞不前,重要的是不负当下。”周俊感悟道。

(责任编辑:吴晓琳)
相关新闻 查看关于 寻求 的微博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