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 详细视频

陈华良:转型升级 力争做PB业务服务价值的放大者

2018年04月18日15:57 来源: 和讯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陈华良

文字实录:

  和讯网:陈总,您好。随着各类私募基金的需求日益多样化,我们想了解一下中泰证券在私募PB业务方面是如何自我定位的,包括发展至今主要有哪些发展路径,能不能请您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中泰PB业务的布局思路以及服务体系?

  陈华良:中泰证券开展PB业务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定位问题我们也一直在摸索。之前从券商行业来看,先前是拿到了托管外包的业务资格,这是服务私募管理人的一个手段。随着私募管理的交易需求包括场外配资的清理,PB交易模块也应运而生。随后这个过程中的销售包括资本中介、研究等服务都在陆续地推出。从我们的定位来看,因为我们是行业券商类第二批拿到托管外包业务资格的。应该说也没有太多的先发优势,像国信和招商等券商是首批拿到了,目前的托管外包规模也将近万亿。

  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想要做大做强PB业务,不可能仅仅停留在托管和外包业务上,我们需要整合PB业务所有模块资源来服务管理人,提升深度服务能力。

  我们的定位是寄希望于通过托管和外包服务建立与私募管理人的服务关系,做大产品管理规模,做大私募产品管理渠道。在这个基础上实现增值服务,比如说交易支持、资本中介,这个过程中私募管理人的FOF基金业务等等,从而实现管理人服务提升。这是我们的一个考虑。

  从服务的模式来看,目前是重新做了梳理。因为PB业务从券商服务角度来说是一个业务链非常长的业态,涉及到部门可能有六七个部门,模块有四五个,私募管理人很难在高效的环境和好的服务体验下获得服务。基于此困境我们提出搭建一个专业互动平台,通过线上服务深度了解管理人需求,由专业产品经理团队进行服务响应。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实现由顾问服务替代原来的管家服务,因为管家服务更多的是被动地按照需求执行,我们目前是创造管理人需求,引领管理人需求,从而做到深度服务。这是从服务模式上来看。

  私募PB业务目前已经到了一个转型风口的阶段,我们希望通过价值放大的方式,可以说通过一个专业的团队、平台,立体、O2O共享模式实现服务,这些服务有可能是实时动态的,也有可能是7×24小时的。但是只有当和私募管理人建立充分的沟通和交流基础上,我们的服务价值才有可能得到深度的提升,基本是这么一个考虑。

  和讯网:中泰在推进PB业务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具体是怎么来克服的呢?

  陈华良:PB业务应该说从券商角度来说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业务,肯定会有一些问题。首先,一项业务要想做起来,必须要靠系统、团队、政策的支持。PB业务本身从券商的角度来说也不是一个牌照业务,但是是一个资源型业务。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开始最大的困难在于系统的搭建,比如说我们拿托管和外包模块看,涉及到多套系统,多个开发商、系统数据的耦合、数据接口的共享等等都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另外,从交易来看,目前的PB交易并不是说一套标准化的交易模块就能够满足当前的管理员或私募机构的需求,他需要个性化、交易界面优化、功能模块完备,以及不同策略不同管理人在交易功能模块中有各种各样的诉求。针对这些个性化的诉求我们如何打造一支专业的管理团队或者是产品经理团队来响应他们的需求,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情。目前,我们也积极向这个方向转型。通过去年下半年的努力,我们基本上在托管和外包和PB交易两个模块中具备了成熟的产品经理响应机制,对私募管理人在托管和外包中的痛点服务以及交易模块中的差异化服务都有专人进行对接。

  和讯网:我们也知道银行是基金托管市场的绝对主力,作为券商,与银行相比有哪些不足又有哪些独特的优势?为了拓展托管规模,券商应该重点布局哪些领域呢?

  陈华良:银行的托管业务固然有它的优势,优势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第一,当时证监会发托管牌照,银行是首批拿到资格的,所以有先发优势。

  第二,银行在托管业务方面,银行对资产端的把握有先天优势,对一些非标业务包括对资产的穿透能力比券商应该更有优势。所以在规模和产品数量方面有先发优势,有资产的把控优势。

  当然,券商拿到托管资格之后,也不是说托管这块的市场就完全被占领了,券商也有自己的优势,优势在哪呢?比如说我们在证投类产品的估值处理上,交易数据在券商交易席位上,所以在数据的获取效率上、精准性上比银行要更有优势。

  第二,对于目前复杂的创新型衍生品交易的结算模式,包括估值模式,银行是没有太多的经验的,包括对风险的处置。这个过程中,券商恰恰可以发挥很大的优势,尤其是场外期权,不是一般银行的托管人可以干的,过程中的估值模块、清算交收、资金服务等等环节非常复杂,券商对二级市场、衍生品、场外期权有足够的专业判断能力,所以有很大的优势。

  另外,目前也在倡导资管本源回归,纯粹的交易权益投资将会重新一个增加的态势。这个过程中只要是有交易的券商,是具有先发主导优势和服务优势的。如果说交易数据,由券商提供,在托管和外包业务上势必会形成天然优势。所以从这三个角度来说券商未来在托管和外包业务上还是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和讯网:我们也知道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领导人和相关监管层也表态将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这一点对于券商或者是您这边的PB业务来说会有哪些影响?

  陈华良:金融行业的放开有好有坏,压力背后也是动力。如果说从券商的层面看,影响大家都知道,牌照一直是金融行业一个鲜明的特质,如果说目前牌照走向市场化,这个过程中势必对现有的既得利益公司产生一定的冲击。也就是说原来靠传统零售沉淀下来的客户和机构,今天属于你未来可能不属于你,关键未来我们在模式升级上,比如说从传统的零售商如何转型,从技术服务支持上如何去提升,还有新的业态如何打造?

  境外机构参股或者是入驻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激励,目前券商这几年也在做零售业务的转型、O2O模式升级、创新模式打造。我相信,在开放的背景下,券商也能够找到自我定位。

  另外,从对PB业务的影响来看,比较微观的角度来看的话,因为国外的主经纪商服务是很成熟的,有独立的三方机构也有成体系的券商,在这个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客户沉淀。经验应该很丰富。对于我们来说会面临比较大的一个挑战是海外机构入驻国内的投资市场,在PB业务上可能需要一揽子服务,可能需要券商在产品经理团队的专业性,包括服务内容的宽度上有很强的提升,响应他们的需求。因为国外模式和国内模式是不同的,我们的服务模块是相对割裂的,国外是一体化的。这是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国外的资产管理人,这些机构在投资交易领域具有先天的风险处置能力和识别能力,包括创新型交易工具的优势。这个过程中,我们如何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有待于自己专业能力的提升。

  最后,不管开不开放,PB业务我们始终是一个服务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是传递资产管理人的后台运维角色的定位。尽可能降低管理人在过程中的成本,同时为资产管理行业做贡献,可以说对PB业务影响更多是在服务模式的升级,因为进入到国内市场现有的牌照机构会有挑战,但是我觉得服务模式的升级可能更具有看点。

  和讯网:谢谢陈总接受我们的采访!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