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 详细视频

李迅雷:今年资产配置主要依靠价格发现 把握结构性投资机会

2018年04月18日15:39 来源: 和讯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李迅雷

文字实录:

  和讯网:李总,您好。近期全球都比较关注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对于美方挑起的贸易争端,中国也是频频表态将会应战到底,从这一事件上您如何来解读它体现出的经济全球化的态度?它对于中国经济、资本市场的影响会有多大?

  李迅雷:首先来看特朗普是逆全球化的,他的理念是美国第一,他认为中美贸易是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贸易逆差,是属于不公平的贸易。但是我认为他这些做法或者是他的说辞都是错的。

  第一,全球化是大趋势,中美之间更多是利益互补性的贸易,对美国民众也是带来很大利益,因为毕竟中国的劳动力价格非常便宜,中国的产品给美国带来了物美价廉。

  另外贸易逆差比较大其中有一部分中国是加工贸易,比如说像美国的苹果手机在中国加工中国只能够赚到利润中3%左右,大部分利润是给美国企业赚走,不能说一个手机的总额都算是中国的对美的出口额,这也是欠公平的。我们也发现特朗普不愿意再跟中国谈判,直接要加关税,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贸易肯定会带来不利,使得今年我们对美的贸易顺差肯定会减少。

  由于贸易顺差的减少会影响到GDP增速,因为我们GDP当中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出口的顺差减少对GDP的贡献也会减少。还会影响到中国的制造业的发展,将会影响到我们的就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希望能够以谈判来解决问题,尤其是多边谈判来解决问题,但是美国按照他的301条款来对中国进行考察,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有问题的。

  和讯网:我们也看到近期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已经有所缓和了,您认为中美之间这样一种贸易关系应如何破局呢?

  李迅雷:这种缓和我觉得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解决根本问题就要解决美国尤其是特朗普对中国的看法,这是核心问题。他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且中国的人均GDP不足美国的1/6,中国的技术也比不过美国,所以这之间存在一个很大的差距,所以如果说特朗普不改变他的思想,中美贸易摩擦还会继续存在下去,也不排除贸易摩擦的升级很难调和,关键取决于美国,不在中国,中国还是有诚意,包括这次习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面的主旨演讲就提到中国要主动增加进口,降低进口关税,要成立知识产权保护局、放开金融等等,都是表明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但是特朗普是否认为中国这些努力是达到了他的要求,这方面还是不容乐观的。

  和讯网:您刚刚也有提到博鳌论坛,我这边了解到国家领导人以及监管层将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也提到了相关金融领域的开放措施,您如何理解这些措施呢?它释放出了我国未来金融业发展的哪些信号?

  李迅雷:金融开放也是我们之前承诺过的,现在只不过是兑现承诺。兑现承诺对我们来讲也是带来双向的利益,因为金融开放不是单向开放,是双向开放,对外国金融机构开放使得他们在国内设立公司、经营机构更加便利,同时也会给国内的金融机构带来一定的竞争压力,因为毕竟有很多国外的金融机构在全球是巨无霸,有很强的客户资源、技术资源、人才优势等等。这些对国内已经竞争比较激烈的金融市场会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同时,也会加速国内金融机构的分化,也就是强者恒强的格局会逐步形成。这是第一方面。

  但是,我也认为这些机构进来后他们要做大也有一定难度,毕竟现在中国的金融市场已经是一个红海了,不像过去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现在国家也是希望经济能够脱虚向实,对金融去杠杆要求也比较高。所以现在在这种背景下,外资进来之后也会感到竞争压力。

  但对国内的投资者来讲,外部的开放也是一个投资机会。像昨天我就听到中国要增大QDII的额度,意味着过去我们把QDII的额度收掉了,现在重新又可以做了,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讲,我们的资产配置中几乎没有海外资产配置的,但是我们的经济体量已经是全球第二大,我们的货币体量是全球最大,如果没有在海外资产当中配置的话,我觉得也是有缺陷的,所以今后金融的双向开放也给中国的投资者带来一个配置海外市场金融产品或者是房地产等等的投资机会。

  和讯网: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围绕改革开放这个主题,中国资本市场呈现出怎样的发展态势,以及在这样一个主题下您认为我国A股市场存在哪些投资机会?

  李迅雷:觉得从今年作为一个特殊的年份来讲,表明了我们在过去40年当中,经济出现高增长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在今后依然如此,我们还是把开放之门越开越大。改革落地步伐也会越来越快,这个应该对中国经济有利,尤其在目前情况下对中国经济的转型、产业升级等等都是有利的。具体来讲,它得益的领域一个还是在新兴制造业,改革开放的政策肯定还要支持这些行业的升级、转型。

  另外一方面,对服务业也是有利的。因为中国在服务贸易上面也是具备很大的优势的,如果要对外开放步伐进一步加大,我们可以在服务输出上做更多的事,发挥更大的作用。

  还有一方面,我觉得改革开放跟我们目前的经济特征一定是相联系的,我们现在的经济出现了一种分化,大部分传统产业是在走向衰落,新兴行业正在崛起,经济增速是处在向下的过程当中,所以我们要把握的是结构性机会,而不是趋势性的机会,所以作为资本市场来讲一定还是要研究产业政策,研究消费者的偏好,根据产业升级、消费升级选择投资标的。这些对专业的要求就会更高,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讲依然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和讯网:能不能请您结合整个经济的大环境谈谈您对资产配置方面的看法呢?包括一些资产可能的价格走势,能不能帮我们分析一下?

  李迅雷:我前面也已经涉及到了一部分。从中国居民的资产配置来讲,我们先讲资产配置里面存在一定的缺陷,这个缺陷是什么呢?

  第一,房地产的配置过度,居民在房地产配置上大概要占到整个居民资产配置的64%左右。

  第二,我们在海外资产配置上是偏少,全社会海外资产配置只有11.6%左右,严重的偏少。

  另外,我们在理财产品上,固收类方面配置过多或者是持有现金比重也是过高的。所以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讲应该减配银行理财产品,减配一些债券,增配权益类资产,也就是股票。在股票领域中,我觉得我们去年是价格回归,你去年找低估值的股票进行配置就可以了。今年低估值的股票基本上都已经是价格回归了,所以你要找好的标的就要通过价值方向来做。所以简而概之,去年资产配置是寻找价格回归,今年的资产配置主要是依靠价格发现。

  涉及的领域还是会比较多的,比如说传统产业,虽然整体性比较少,但是行业领头具有比较大的优势,他可以在行业调整的过程当中扩大市场份额,提高市场占比,提高盈利能力。这个就一定要配置行业龙头。

  新兴产业总体来讲还是有个趋势性的机会,所以说要把握住最具成长性的行业,或者是最具成长性的子行业,在这个角度上去选择投资标的肯定也会更好一些。

  和讯网:今天在这里举办的是中泰的2018年量化私募峰会,去年被认为是量化私募的小年,整体发展都不是很理想,有私募认为今年会整体好于去年,对于这一点您任何看待呢?

  李迅雷:觉得也存在这个可能性,因为去年是上证50、中证500那些表现就比较好,去年就是因为大盘股的行情所谓的价值回归,原先被低估的。今年的价值、价格回归结束了市场的主题会更加分散,投资面可能会进一步收窄,这样的话依靠传统的主动投资的方式就不一定能够获得超额收益,但是正是因为市场处于这种结构性的调整阶段,所以作为量化投资来讲可能会比去年更好一些,去年第一个特征是公募基金普遍比私募做得好。

  第二个特征,投大盘蓝筹股比投中小市值股票要好。今年我觉得风格不一定会切换,我们要找的是真的行业龙头或者是真的成长,不是伪成长,一定在价值投资理念上要进一步坚定这种投资理念。因为今年还有很多海外的机构投资者也会进来,我们的金融开放同时金融创新应该也会推进,这个对于量化交易者来讲也是一个好的消息,有了更多的工具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才能有可能赚更多的钱。

  和讯网:您如何看待量化私募在整个资本市场改革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呢?

  李迅雷:觉得量化私募行业还有很大的空间,因为我们过去量化投资做不大,还是政策限制比较多,比如说对仓位有限制、交易频度有限制。现在金融开放的背景下面,要让外资机构也能够来参与,他们参与应该遵循的是国际规则,我们也应该这么去做,按照国际惯例要去开放我们的金融,这样的话对量化投资还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

  和讯网:谢谢李总接受我们的采访!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