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投资新视界 > 详细视频

高搜易陈康:做擅长的业务才是互金转型之道

2017年09月21日07:5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李秀华 嘉宾:陈康

文字实录:

  和讯网:欢迎收看《投资新视界》栏目,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高搜易创始人兼CEO陈康为我们讲解当下互金的转型与发展之道。

  2007年,随着第一家网贷平台的成立,互联网金融开始兴起,从野蛮生长到监管的介入,从最初的十几家平台到如今包括众筹、网贷、第三方支付在内的多个细分领域的过万家互联网金融平台,2015年随着网贷行业跑路事件频发,引发多起群体事件之后,监管部门开始介入,深入互联网金融,并且下发了系列的监管政策。

  随着监管的逐步深入,互金业务、从业资格以及合规都有了比较明晰详细的规定和要求,同时限额、业务规范以及银行存款属地化等要求也给不少平台带来了合规上的压力,特别是在限额面前有不少网贷平台纷纷转向具有小额分散特点的车贷以及消费贷等领域,而有不少平台则通过成立集团的形式,通过获取相关的金融牌照去发展自身最为熟悉和擅长的领域。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单位,高搜易正是通过成立集团的形式,通过获取相关的金融牌照去发展自身最为熟悉和擅长的板块和业务,陈总您好!

  陈康:您好!

  和讯网:目前高搜易集团有三个核心板块,分别是资产管理、财富管理以及科技金融,而在集团成立之前,高搜易是一家做互联网信托的互金平台,通过创新的模式,打破了信托二级流通的局限,对当前集团所设立三个板块的设置,您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陈康:因为我们高搜易一开始是做搜索引擎的,我们做金融领域的垂直搜索引擎,所以名字里面有一个“搜”字,为什么会做这个事情呢?因为我们团队本身就是传统金融行业出来的,在信托、证券、银行这行业里出来的高管或者说精英,看到互联网金融这波红利,我们就进来了。我们当时想的口号就是别人去淘金,我们来端茶倒水,来卖牛仔裤,卖帐篷,做类似百度的服务,选择了做金融领域的搜索引擎。

  这个事情运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搜索引擎当成社会公益事业来做是OK的,当成企业来做的话,缺少交易的闭环,我们从搜索引擎转型到了二手信托交易,这个事情一下子就搞火了,当时的信托存量16万亿,但是它一直没有流动性,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很多投资者达不到信托投资的门槛,就被排除在门外。所以,这个时候就有个机会,我们用二手信托交易的平台,通过撮合交易、做市交易、质押融资、定融工具等等这些方式,实现了信托的流转,解决了高净值客户的流动性问题和普通客户的准入问题,在一段时间内是非常符合市场的需求,得到很多人的响应,所以我们快速地把平台干到了差不多90多万用户,交易额接近一百亿。

  因为当时的定位不是很清晰,二手信托交易究竟属于P2P?还是属于交易所?还是属于其它什么类型?当时没有明确定论,高搜易到现在为止没有参与过任何P2P行业的排名,我们没有网贷兄弟单位,也没有参与任何的网贷排名。在骨子里我们并没有把自己当成P2P公司,这波监管下来之后要求你总得选一个,究竟是什么,你总得给自己找个定位,给自己贴个标签吧,搞来搞去,我们的撮合交易是属于纯粹的信息撮合,不是P2P,是属于基础信息服务,就是网站导流的平台。

  做市交易是发的私募基金去认购二手信托,是属于私募基金的范畴,私募基金是归证监会下面的基金业协会管的,这块归私募基金。质押融资属于P2P范畴,质押物属于信托份额。定融工具是属于交易所的范畴,交易所在金融办属于叫要素交易平台,我们的二手信托交易,高搜易整个业务是做二手信托交易,有四种方式来实现,以前我们不属于任何类型,就是二手信托交易平台。现在一定要你,谁家孩子谁抱走,一定要说你究竟是谁,那好嘛,我们是互联网平台,是私募基金,是P2P,又是要素交易平台,这个不用转型,自然给你分开了,以前是没有明晰的监管,现在要求你必须要进行对口的监管,就是谁家孩子谁抱走,这是我们业务自然呈现出来了有私募板块就是资产管理板块,有P2P板块就是科技金融板块,有撮合板块,那也属于科技板块,还有交易所,交易所现在被停掉了,整个不要了。

  我们现在自然就有了高搜易资本,做市交易划到高搜易资本,就变成了私募,但是资本这块做到产品要有人卖,有高搜易财富是做私募基金、信托资管份额的代销,有了高搜易财富,剩下的P2P属于高搜易科技,我们自然有形成三个板块。以前不存在所谓的转型,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只是以前没有去理清究竟谁归谁,现在监管细则出来以后,我们把它理清进行规范,同时把以前稀里糊涂的这些事划分到不同的法人主体去做。

  高搜易资本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去中国基金业协会拿基金业管理人资格,财富管理公司由于要拿公募基金牌照,我们现在在申请过程中,没有拿到,怎么办呢?它就变成高搜易资本一个直销团队,因为直销是不需要牌的,我自己的私募卖自己的产品是可以的。P2P这块,信托质押这块自然放在科技板块了,我们是没有做刻意的转型,只是将以前混在一起的业务进行厘清。

  我们团队比较幸运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们团队本身是做私募出身,做信托出身的,做信托,做银行,做证券,这些活本来是传统金融机构最拿手的活,私募一下退回来,我们不叫转型,叫回归本质,叫回归我们最拿手的东西,从去年初开始筹备私募,到现在管理规模接近一百亿,短短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在行业里算是一个奇迹,相比之下,P2P板块,我们去年之前有差不多一百亿交易量,因为监管政策从严之后,从去年底就开始不断收缩,为什么呢?因为有个很大的硬伤,就是单票融资额超过一百万,因为我们信托没有低于一百万,这是我们最拿手的东西,但是反而它不断地收缩,从去年底不断地收缩科技板块的交易额以及存量,到现在交易的存量只有差不多三个多亿,在整个集团占比里可以忽略不计了。

  和讯网:从互联网信托到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这个过程当中,资源以及业务方面,高搜易又是如何进行前后的衔接呢?

  陈康:刚才我有提到,因为我们创始团队,我是做信托出身的,联合创始人韦添誉是在交通银行出来的,联合创始人林政是招商证券出来的。我们团队本身就是传统金融机构里面的高管或者中层出来创业,回归私募的话,这只是把我们的优势得到更大的凸显,这不存在衔接,我们本身就有很多资源。我们退回来做自己最拿手的事情,一下子反而爆发出来。而互联网,团队里有腾讯出来的Punk和索贝数码出来的高啸,当时的量并没有达到所谓的互联网自然增长,突破临界点,还没有,本质上做得很辛苦。但是回到私募,一百万起点大客户,并且我们以机构客户为主,反而一下子把量搞起来了。以前是因为互联网金融很火,我们希望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来把我们的私募搞得大一点,后来发现互联网这个不好使,还是退回来,做我们最拿手的事情,对我们来讲不叫转型,叫回归。这块资源我们都是现成的,因为我们几个合伙人,我们三个在交行、证券公司,在信托公司,我们三个合伙人都是有很多年的积累,不管是人脉、资源、资金、渠道还是项目的来源都非常丰富,我们退回来做,反而是得心应手。互联网反而不是我们最擅长的。

  和讯网:目前在中国,大大小小的财富管理公司有成千上万家,根据当前企业的资产管理需求情况以及国人的财富情况,切入这两个领域,包括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这两块,优势在哪里,现在的机遇又在哪里呢?

  陈康:刚才提到其实做资产,最主要的能力是优质资产的获取能力,我个人以前在信托公司,信托公司的业务很简单,主要服务三类客户,上市公司、地方政府、大型的地产公司。虽然我过去差不多十年时间一直在信托行业,我们对这个行业的人脉的积累、项目的积累,都非常地丰富,并且我一直给自己定位,最好的风控是选择交易对手,所以我们高搜易资本slogan就是“与优秀者同行”,我们的客户绝大部分都是上市公司,央企、国企或者说一些排名非常靠前的地产公司,在我过去的从业经验里,攒了非常多资源,所以我们拿过来就能用,这是核心优势。

  做财富管理,老实说,我们优势不明显,现在高搜易财富更多是作为高搜易资本的直销团队,我们只要有好的产品,在这个领域好的产品是不愁卖,大家都在愁资产荒,我们能够拿到优质的资产,销售是不愁的。在我们私募板块接近一百亿管理规模里,差不多有80%的资金是来自于机构,包括银行、信托、险资还有上市公司自有资金,80%是机构资金,像最近单笔投资25个亿,一个客户单笔投25个亿,剩下20%是通过零售来的,而这20%的零售规模里,又有接近70%、80%是属于同业的代销,同业推荐客户给我们,因为我们有好的资产,有好的品牌,高易在短短三四年时间已经拿了六轮风投,我们股东背景包含了深圳的深投控、远致、青岛海尔,上市公司加加食品、知名风投创东方,最近又拿了地方的政府平台过来入股,我们有好的股东背书,有好的品牌,有好的资产获取能力,我们资产能力很强,我们销售稍微弱一点并不影响,因为有很多同行愿意推荐客户给我们,这是我们的优势。

  和讯网:刚才您有提到,高搜易管理的私募规模是一百个亿以上,未来咱们有没有管理的目标规模是多少?

  陈康:我们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更多的还是要把资产做扎实,规模不是我们的追求,质量是我们的追求。我们作为私募团队更多考虑的是做深度而不是做广度,我们定位是选择更优秀的上市公司,央企、国企跟他们一起成长,把上市公司的投融资服务当成我们主要的业务,虽然我们并没有强行地说一定要追求很大的规模,更多的是找到合适的标的,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跟他们一起根据市场的需求,择机介入这个市场,管理规模我们并没有明晰的目标。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过去一年从零开始,差不多做到一百亿管理规模,相信在三年时间,高搜易资本可能突破二百亿,肯定是稳稳当当的事情,不是刻意追求这个量,而是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自然沉淀这个量出来。三年时间突破二百亿是非常有把握的。可能你会问,前面的一年干了一百亿,为什么后面三年才干二百亿,那是因为我们前面一年是爆发式的增长阶段,往后增速可能会下滑,但是还是会持续地增长,三年时间做到二百亿是把握比较大的,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真正奋斗目标,我们奋斗目标就是把资产做深做细,把风控做扎实,为投资者创造相对丰富的,比较持续的产品供应就OK了。

  和讯网:抛开自身的转型说法,您是怎么看待当下互金企业他们的转型之道和选择呢,或者您能不能给一些建议或者提出自己的看法。

  陈康:因为互金目前来看确实是可以说得比较糟糕一点叫“一地鸡毛”,但是这个是有它特殊背景,你说2007年第一家真正起来差不多2013年算互金元年,看到一帮人挣到钱了,有很多人加入这个行业,加入这个行业的背景,一部分像我们是金融机构的人出来搞的互金,一部分是媒体人,有流量的人或者有IP的人搞的互金,或者还有一些纯粹搞互联网的,当时大家都认为互金是纯粹的信息中介,大家做一些撮合的事,你只要懂运营,懂IT,懂互联网,能搞到用户就OK了,但是目前往后面看,大家已经明确,互联网的本质不是互联网,那是金融,既然本质是金融,就意味着真正懂金融的人能够活下去,不懂金融的人都会被淘汰出去,所以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这种转型有的是真的在转型,有的是在奔命,或者在保命,就分为是主动转型还是被动转型,是在真正的良性地往前发展还是在苟延残喘,这个可能会有本质的区别,为什么说我叫回归,以前我们本质做传统金融的,看到互联网这波好猛,感觉互联网就要颠覆我们,要打倒我们,要革命一切的时候,我们要不要向他拥抱一点,我们是从金融跨到互联网里,跨进去发现当时的效果还不错,后来一看,这是一个坑,并没有想象那么美,把它收回来就完了,所以我叫回归。

  但是有的可能以前完全不是做金融的,没有金融背景,没有资源积累,也没有专业的风控能力的团队,它可能也是因为一些美好的预期,他进来,但是平台已经搭起来了,管理规模、客户都在那,想往后撤的时候就不一定撤得回来,但是往前拱不一定拱得动,这个时候完全被市场或者政策牵着走,你看一开始说要做信息中介就搞信息中介,后来说要做金融本质,搞金融,后来说不搞大额,搞小额分散,就去搞3C贷,消费贷,但是后来校园贷不让搞了,现金贷不让搞了,他们不断地疲于挣扎,哪里还有机会,还有口子,他们仅仅是不断地在应付。我们可能在两年前,去年初看到这个趋势不对,我们往回撤,但是很多人是没得选择,这个时候很多创业公司是创始人的基因决定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个时候很多团队我的建议不要再疲于去瞎折腾,停下来,看看自己究竟是做哪块的料,如果真的只是因为阶段性的调整,我们还可以去拱一下,如果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做这个事情的料,根本压根不懂金融,就别折腾了,趁着没出事的时候还可以收手,因为有的人没办法,他已经没得选了,这里就可以提一下红岭创投的老周,我是很佩服的,他能够在这个时候壮士断腕,我用三年时间清盘,因为他这么大体量的机构都能清盘,那三五个亿,三五十亿的机构还有什么理由抱有幻想的。现在监管机构这波鼓励完全是鼓励做小额分散的比如说消费金融,这些东西是伪命题,这个事情不是谁都能来做消费金融,做消费金融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有大数据,大场景,大流量,超大的用户群体,这个门槛超级地高,你看以前我们民间金融还可以做点赎楼贷,现在赎楼业务已经被险资完全掌控了,赎楼做不了,可以去做3C贷,但是3C基本被BAT和京东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占领了,车贷也是被大平台垄断了,只能做现金贷,做校园贷,这两个又被堵死了。所以这些中小平台,创业公司根本没有能力做这种事情,我奉劝创业公司远离这些行业,这不是他们能干的活,反而是退回到相对他熟悉的,一些细分领域,大机构还盯不上的,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比如区域的车贷,区域的赎楼贷,有可能还有一些机会。只要是基于大数据,大流量,大场景的这些要素,都不是创业公司能搞的,绝对是被那些拥有大流量的场景公司已经垄断掉了。

  这个结局是很清晰的,有这块料的,有这些资源的,有这些平台或者团队还可以继续往前,他们将垄断整个市场,或者享受整个市场红利,但是对于那些没有优势的团队趁早离场,因为现在互金的格局已经很清晰了,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坚定地看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这是从宏观角度。但是奉劝99%的公司赶紧离场,因为这已经不再是草根公司,小团队玩得起的市场,这个很正常,虽然说起来很残忍,很血腥,任何行业都是这样的,一开始有人吃到螃蟹,大家一哄而上,进去就开始恶性竞争,行业的乱象,然后监管机构开始介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淘汰掉这些不太先进的生产力,留下少数的几家,享受整个行业的红利,其他机构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会淡然离场。

  我们高搜易也已经完全回归到传统金融的立场,互联网金融那块还只是养着,因为我还是养着,养着什么意思呢?我还可以随时关掉它,但是又还没关,为什么?因为我们一百亿体量不算是小公司了,我们是有条件可以再观望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最后的机会可以捡,如果没有,我们也可能撤离离场,也学习老周,如果观望一下发现还有一些捡漏的机会,我们还可以再往前,是进可攻退可守,平台一百亿体量的私募团队来讲,养一个科技板块在那,花不了几个钱,是可以游刃有余的,但是很多平台科技就是它的全部,一旦这种情况,你会发现它要么彻底放弃不甘心,往前拱越陷越深,这种团队往往是最危险的。

  和讯网:好的。今天我们非常感谢高搜易创始人兼CEO陈康的精彩分享,相信也给互金从业者和投资者一定的启发。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