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 详细视频

李迅雷:此轮金融监管去杠杆会更加坚决

2017年05月23日17:48 来源: 和讯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李迅雷

文字实录:

  和讯网:我所在的地方是2017年中泰证券的FOF私募峰会的现场,坐在我身边的是中泰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先生,李迅雷先生您好。在前不久,央行发布了一季度的宏观货币政策的执行报告,在那个报告中,他有说到我们目前要继续实行一个稳健中性的政策基调,不知道您是如何理解这样的一个政策基调的?

  李迅雷:稳定中性跟过去的稳健还是有所不同,过去我们虽然一直讲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上从货币的增长规模,从整体市场的金融产品的估值水平,都还是没有体现出这种稳健的这种方向。感觉上面就是比如是像银行的新政策的规模很大,理财产品增长也很大,债权发行规模也很大,总体来讲还是偏宽松的货币政策。

  今年以来,我觉得确实有了明显的变化,一个是理财产品的规模增长了,债券发行规模也是大幅度缩减,银行的信贷的尤其是居民房贷也是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以这样的话,用中性来定义还是比较确切的。

  和讯网:在报告中还有一个概念就是金融调控的协调,基于目前的市场环境,包括A股市场还有房地产市场,还有商品市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您认为我们政策监管的测定,它的出台时机和基调应该怎么样跟市场的情况进行有机的协调呢?

  李迅雷:因为中国的金融监管的特征是分业监管,这样就容易导致在协调上面,不够协调的问题。比如说像银监会主要职责就要控制银行的坏账率,对银行进行管理,对于表外业务进行严格限制等等。但是它可能没有兼顾到由于这样的监管导致的市场利率水平,是不是对于我们的证券业,对于房地产业可以接受,短期来讲,如果不协调的话,会引发市场的预期不一样,导致市场资金链的紧张,所以协调是非常有必要的。一行三会要多沟通,要评估每一项政策的出台会带来哪些预期的影响,如果说银监会出台的力度大了,那么其他的保监会、证监会、央行可能就得缓一缓。然后我们大家在政策上面能够沟通好、协调好,使得市场监管处在一个合理预期,平稳过渡这个过程。

  和讯网:我有注意到您前不久在您的公众号上提到中国经济的一个稳杠杆和转杠杆的概念,请问一下这个概念出于怎样的考虑提出来的。它跟之前我们说的更多的去杠杆上面,在操作上有什么区别?

  李迅雷:既是非常现实的做法,同时也是符合未来的实际情况,比如说我们去杠杆是指全社会的杠杆率,还是企业的杠杆率,或者是个人杠杆率,或者是政府的杠杆率。一定要区分好,我讲为什么要转杠杆呢,政府的杠杆率只能上不能下,为什么?中国已经进入到老龄化社会了,要求政府的支出更大,无论是过去出现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还是现在经济比较平稳的时候。财政政策总基调就是积极,它没有任何变化,只能积极,积极的话,财政政策就是政府加杠杆,政府加杠杆的同时,企业应该去杠杆。因为企业是一个经济的主体,是经济增长的动力。如果说企业杠杆如果过高,企业效益下降,全社会的税收要减少,一些风险要增加,所以企业必须去杠杆。

  居民就是稳杠杆,目前来讲,居民的杠杆水平已经达到50%多了,这个在去年一年增长很快,今年如果继续再扩大居民的房贷规模,居民的杠杆还会继续上升,所以要防范居民的杠杆的继续增加。所谓的转杠杆就是由于企业的杠杆率下降然后政府的杠杆率上升,这其实就是企业的杠杆率转到政府的杠杆率,同时居民稳杠杆,只有这样,可能更加符合事实。我的初步判断,估计整体的社会杠杆率水平还会继续上升。比如说到了2020年的话,我估计会上升到300%左右,这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为什么?因为中国政府的信用是非常强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比的,所以政府的杠杆率水平可以进一步提高,第二点,中国政府又有很多的资产。我们因为讲到政府杠杆时候就是讲到政府的负债。负债必须跟资产相匹配,日本政府、美国政府,包括欧盟各个地方的政府,他们的资产规模很小,所以他们的杠杆率是有限的,我们还是有加杠杆的空间。

  和讯网:刚刚您提到了,咱们居民杠杆率提高主要是去年房地产这块,其实从3月中旬以来,我们对于房地产这样的措施是陆续出台。我想问一下,我们目前的调控,房地产调控的市场基础较以往有什么不同呢?

  李迅雷:应该说第一个房价它的上涨它也是一个周期现象,它的持续的上行周期已经有17年时间了,所以从这个周期来讲,现在也是应该进入到一个末尾阶段。本身来讲,跟比如说5年前讲房地产调控还是不一样的,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城市化率上升的速度很快,房价确实有上涨动力,那个时候调控难度很大,而现在来讲,它的房价本身也缺乏动力。比如说北京的外来人口在减少,上海的外来人口也在减少。一线城市的空间并不是太大,所以这就是差异的地方。

  但是力度来说,确实也是加大了,我们看到了限购的城市数量,增加是前所未有的。过去限购主要是一二线,现在部分三线城市也采取了限购政策。所以管制力度是越来越大了。

  第三个方面,我认为即便在这样的房价调控趋严的情况下,同样政府是不希望房价出现大幅下跌,因为这个会涉及到金融安全问题,所以我觉得对于房价这个问题来讲,我采取的方式跟以往的方式还是不一样,更加成熟更加合理了。因为它也学习过美国的次贷危机,包括日本90年代泡沫破灭之后的那些经验教训。

  和讯网:进入今年以来,包括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您认为调整有什么新的逻辑吗?

  李迅雷:调控的逻辑在于我们过去的调控总是矫枉过正,就是调控之后,力度过大之后马上收缩,又进行新一轮的放松,比如2015年上半年其实就是一个股市价杠杆,2016年的上半年就是楼市价杠杆。虽然2015年下半年把股市去杠杆做了,同时又鼓励居民买房,降低首套房的首付比例,降低房贷利率,又刺激了房价上涨,这样来看,政策是有一定的矛盾。虽然我们的中央决策层的指导思想是正确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往往有偏离的现象,这一轮的调控应该是吸取了过去的教训,所以我的判断就是监管的时间会更长。去杠杆会更加坚决,金融监管加强的力度持续时间也会更长,同时来讲,它还是要有一个底线思维,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要稳增长。也就是说,不会收的过紧,这也是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一轮金融监管,不必过于担忧的原因。

  和讯网:据我了解,网友们在说,这一轮是否也存在一个加往过剩的情况,还是按照您刚才说的,这一轮我们不必要这么担心?

  李迅雷:因为有过过去这么多年的经验教训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目前房价它自身上涨的动力,已经有所不足了。第三个方面因为对于银行的考核,管理这方面的制度已经确立了,这也保证了银行的监管,今后不会再放松了,也不会给那么多的制度套利,监管套利的机会了。所以我是觉得这一轮的收缩可能是比较长期的。这个对于我们投资者来讲,应该要更加注重投资,而不是要投机,投机无非就是根据现有制度的缺陷,漏洞进行套利。这个跟过去确实有一个明显的区别。

  和讯网:好的,非常感谢听老师非常独到的见解给到我们,非常好,谢谢您。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