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欧美黑天鹅成高层牵绊 十三五后GDP或破6

2016年12月21日14:1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王伟 嘉宾:宗良

文字实录:

  和讯网:明年相对较高的速度是不是意味着为以后留出一定的战略空间?

  宗良:目标我定得可能不是很高,6.5%左右就可以,但实际执行的时候要略高,为下一步未来几年留下战略空间,同时有利于稳定市场信息,扭转市场中不太有利的气氛,有的时候市场里大家对下行压力有着担心,因为这时候我们还要考虑到一个因素,我们留余地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困境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来自欧洲、来自美国这个中间段可能发生一些变数,特朗普上台后会不会针对我们有一些措施变化,我们的政策一定要留足,要留点空间和余地,甚至做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要有后手,要没有后手,没有预案就比较麻烦。所以,我们在新形势和全球形势的不确定的背景下能够多留点空间,这对我们的发展是比较有利的。

  宗良:中国经济要注意有几个方面,从经济增长整体来看,明年我国的经济增长还是有比较大的空间的,按照今年我们的经济增长6.7%,预示着未来几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只要保持在%以上,整个的“十三五”目标就能实现。这样事情就简单了,未来几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是相对来讲有一个更加宽松的环境,不像原来必须在6.5%以上,现在6.43%以上就可以了,我的目标可以松一些,执行的时候又可以略高,给后面几年的空间留得更大一些,未来几年可以保持在6.5%左右,这是执行的目标,但在执行的时候略微超前赶,不超后赶。前面我们先把工作做好,后面留点余地,为“十三五”后几年创造更好的转型升级的空间。所以,我们预测6.7%也是综合考虑了三大需求合理的平衡。

  出口渴望取得一定的好转,11月份的数字按人民币计算出口8.9%,进口13%,按美元计算出口0.1%,进口5.9%左右,11月份是这种状况,一定程度上预示了我们在明年有一定好转的迹象,出口在好转。

  消费基本维持,今年10.3%,明年10.2%,消费在我国经济拉动中占了很重要的份量,大概是70%左右。所以,我们发现这个量没有下降,基本能够拉动经济。

  投资明年相对平稳,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不会太快,我们也不希望它太快,工业投资有可能略有好转,不会太快。伴随着供给侧改革PPI这几个方面好一点,企业效率也增加,这样我的综合投资就有可能在8%点多。所以三大需求基本平衡,为经济增长奠定比较好的效果,大体保持在6.7%左右的水平。

  伴随而来的,如果供给侧改革的推进能够取得进一步的成绩也会创造更好的条件,“一带一路”也是关键环节,在“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又会为我们开拓相应的海外市场、为工业企业提高效益奠定一定的基础。工业企业的改善一定是内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外部“一带一路”取得成效,这两者之间有机地衔接,才有可能取得效果。光靠一边都不行,这里面一旦到了一定程度,相当于你的产量各方面都已经挺高了,把国内市场的低端去掉,把国际市场拉回来,把国内市场开发出来,当然也涉及到供应端的增加,这样一来效果就好了。越是改革的时候,你会发现随着我国改革的推进,消费增长动力还会慢慢的释放。这中间包括最新的动态里有一个社会保障,这块要专门提出改革,社会保障的改革意味着大家对未来生活的担心会越来越小,未来的担心没有了,能干什么?肯定是消费。消费多了,整个经济增长动力就多了,所以这里又有一些有利的因素给前面加以平衡,使我们的经济增长相对来讲能够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

  和讯网:您认为经济已经探底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宗良:这时候你要注意一个问题,我国的经济新常态到底什么时候是底?经济新常态的时候,我们的增长速度总体会趋于下降。所以,大家对数据不要过于看重,实际上未来几年我国的经济能够保持在6.5%左右或者6到7%的水平(“十三五”期间),就是一个很好的增长速度。“十三五”之后我们的增长速度甚至有可能再降一点,关键要我们保持一个合理增长速度的情况下,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而不是简单的就看几个数。所以,未来我们看经济,应该是更多的看质量,如果我国能够在一些颠覆性技术中取得重大突破的话,我们的速度一方面会快一些,即使不快我们也不着急。举几个简单的例子,5G技术,包括华为参与的,包括所谓的石墨烯、量子通讯、核聚变这些技术对于未来都具有颠覆性的作用,中国如果能在未来这些具有颠覆性的技术中取得突破的话,相信可以很大程度上增加我国潜在增长率,而潜在增长率的变化意味着经济增长速度的底也在发生一种变化。如果就现在这种状况下,假如没有任何的变化,我们的底大概是和现在差不多,假如我们有技术上的突破和变革,我们的底潜在增长率这块又有可能提高,所以底在不同的情况下是不一样的,如果真有这种技术变革了,相当于是创新驱动,正好使我们的底又开始有所抬高,所以这时候底并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能够站在技术创新的前头,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同时又能够保持一个相对稳定、平稳的经济增长,这一点才是中国未来走向前面的关键,尤其是在美国他们都想提高点增长速度的背景下,中国怎么能够保持这种强有力的竞争力,这是未来我们能够适应国际竞争的重要保障。

  宗良:在目前情况下,我国总的目标是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大体是这几个调子,这几个调子基本可以概括出政策的基本导向。首先,财政上相对是较为积极的财政政策,我们的财政政策还有一定的空间,我们在支出上更加有利,税收上适当下降,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从货币政策来说保持适度宽松,不会太宽松,太宽松和汇率又连在一起了,我不希望连带着出现一些汇率不理想的状况,货币政策太宽松又会压低汇率,所以,我可能采取适度的有所宽松,为经济的平稳增长奠定好的基础。

  其他的政策,比如区域政策和产业政策有机配合,像“一带一路”,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讲,从内部来讲,比如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东北振兴,因为东北现在成为经济增长中最难的一个点,这个点一旦取得突破,整个经济增长环境和空间又起来。

  再一个方面是怎样保持经济金融风险在合理的范围内,有效的控制金融风险。基本的逻辑就出来了。

  宗良:稳增长的压力来自房地产市场调控朝着哪个方向走,这中间是不确定的因素。这中间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咱们的人民币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后果,比较闹心的压力,这时候我们要考虑到美元加息的速度的快慢,美元加息的速度要是一般,比如今年底明年初,经济增长速度没有那么快。但是我们也要注意美国人不可能加太快。第一,因为美国的债务已经比较高了;第二,因为美国还希望多筹资,搞基础设施。这两个因素决定美国明年不可能太明显的加息,这不会做得。当然我们还是需要做好准备,避免带给我们一些不必要的压力。第三,民营经济、民间投资能否再火一点,因为民间投资能够再火一点的话,效果就会更好。当然民间投资好,也预示着其他政策配套,比如“一带一路”,如果“一带一路”效果好,就会带动民间投资。这些都是要融合到一起的。

  和讯网:刚才您提到房地产,前两天政治局会议有一个新的提法。

  宗良:建立长效机制。

  和讯网:这是否意味着前期去库存楼市调控阶段要做一个政策过渡,今后政策有一个转向呢?

  宗良:我认为这个政策在今后发展的基础上会有所转向,这一转向更在于把房地产的发展和民生有机地联系起来,和我国的城镇化有机地联系起来,既保证它一定的发展,又防止它的价格持续的上涨给民生带来不利的影响。既要让房地产不能倒下去,又能让它长远有利于民生、跟我国城镇化有机地衔接起来,这就是有效机制。

  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德国经验给我们提供了好的经验,在国内也有一个好的地方值得我们关注,比如重庆。重庆这些年中房价没有怎么涨,但经济保持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中国希望房地产一个民生,而不是简单的靠卖地卖房子的钱支撑经济的发展,我们希望实现一种良性发展机制,也就是只有这样,才能长远,建立长效机制。

  和讯网:您认为重庆模式是否会做一个推广?

  宗良:我认为这不是简单的把某一个地方(进行复制),但我们会综合国际国内相关经验,找出一条比较合理的,既能促进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又能为经济增长短期提供一定的稳定条件,长远又能稳定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我们不能简单的把哪个地方的机制拿过来,而是综合国际国内的各种各样的经验教训,合在一起确定我们的政策。

  和讯网:再问您一个关于银行理财的问题,前段时间委外业务监管有所收紧,包括对债市和金融市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您认为这种监管政策的实施会不会制约委外快速发展?对今后金融市场有哪些影响?

  宗良:总体来看收紧一定程度上是防风险,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讲,银行理财短期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担心风险的这一部分投资者来讲仍然是比较好的投资渠道。但是长远来讲,这一块各种各样的理财最终会与大资管有机地衔接,在规范的基础上既注重短期,又注重长远的发展,在平衡中还是能够取得比较快速的发展。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