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分析师访谈 > 详细视频

瑞银邓体顺:全球再通胀来临 或可加码A股

2016年12月12日18:05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许祯 嘉宾:邓体顺

文字实录:

  和讯网:欢迎邓先生,近期全球产生了非常多的不可预测的事情,包括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问题,您怎么看待明年全球市场的主要风险?

  邓体顺:首先,感谢和讯抽时间来跟我们进行交流,也谢谢您的问题。我们认为,明年有三大主题,既是风险,也是机会。

  第一,全球转向。英国脱欧和美国的特朗普当选,这个是全球化经过三四十年快速发展的一个反思和转向。在这个过程当中,除了一些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之外,还会有外交政策、货币政策的转向。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也是风险。

  第二,中国的转型。中国过去这几年在“新常态”下,经济在逐渐的放缓,今年有所回稳,但是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要争取转型,特别是在这种全球转向下中国的转型,以前靠出口投资为主,出口很显然将来阻力会越来越大,中国的投资比例也比较高,怎么样能让消费和服务起到更加主要的作用,制造业升级,消费升级。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也是一个机会。

  第三,大宗商品经过这几年的调整之后,现在也站稳了,随着经济的回稳,需求的上升也会带来通货膨胀,对于资本市场,特别是过去这几年的一些政府债券收益接近于零或者负的情况下,在通货膨胀来临的时候,我们也会受到很大的挑战。

  和讯网: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突现情景切换,投资者之前对宽松的政策预期是比较强的,目前美联储有可能会加息,欧央行会缩减QE的量。您怎么看待明年的全球市场的货币政策以及流动性的问题?

  邓体顺:很显然,货币政策是转向,印钱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美国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搞基建、减税,这都是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欧洲现在也在谈一些量化宽松的缩减,这些是决策者,全球的政治家发现这几年下来效果并不好的一个反思。对于流动性而言,美国相对会好一点,因为流的钱会回到美国,欧洲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和讯网:那么国内的市场流动性如何?

  邓体顺:国内现在流动性相对会比较宽松,比去年稍微有点偏紧。最近,我们看到几个情况,十年期的国债收益往上调,债券价格是跌的,理财产品收益也已经很低,再低的空间非常有限,现在有些理财产品从表外放到表内。所有这些都表明政府在经济起稳的情况下,会采取一些更加谨慎的货币政策,流动性会稍微有点松。

  和讯网:今年企业还是面临着很大的困境,特别是近期通胀有起来的预期,OPEC限产之后油价已经起来了,之前的钢铁和煤炭这些会增加企业的成本吗,会影响到下游企业的经营吗?

  邓体顺:油价的上升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过去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油价上升对中国的贸易条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过去每年的贸易顺差有6000亿美金,其中一条是石油价格低带来的,如果石油价格从现在的50美元/桶上升到100美元/桶,中国的贸易顺差会减掉一半,中国白白地要把两三千亿美金给那些石油出口国。

  所以,油价最好是不要上升太多,否则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不仅是对中国的企业不利,对中国的消费者也不利,现在中国这么多车,油价贵了你的出行就减少了,或者要减少其它支出,这个对于消费,对于制造,对于中国的企业是非常不利的。

  钢铁业,上游上涨肯定也不好,中国毕竟还是铁矿石进口国,短期内有些工业企业的利润会上升,总体说来,中国作为一个资源比较缺乏的进口大国,上游的资源价格的上升对企业的利润和消费不是特别有利。短期内过去几年确实跌的比较厉害,很多工业品的价格都跌的很低,没有定价能力,PPI的上升对企业的盈利能力,至少在短期内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和讯网:明年的投资市场按您的排序,哪些资产是我们可以优先考虑的,包括股市,特别是中国市场。

  邓体顺:我们觉得还是股会好一点,债你是把钱放在那边,作为一个收息的工具还可以,很难让你发财,平稳的可以。股票相对现在估值不是特别贵,也算合理,经济也企稳,特别是一些新经济的板块还是有些机会的。

  和讯网: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今年还是比较多的,明年这些资金会有一个怎样的轮动?

  邓体顺:我们看到的,这几年资金暂时会往股票(市场跑),股票涨到一定程度,房子跌下来了,可能又会回来。

  和讯网:就是一个相互轮动的过程。

  邓体顺:对,相互流动的过程,因为钱嘛,它总是找收益最高的地方。

  和讯网:刚刚在讨论的时候,您也提到了一些企业的杠杆率问题,您觉得未来企业加杠杆的过程中,哪些措施是比较有效的?

  邓体顺:企业加杠杆谈了很多年,最主要的还是预算硬约束和负债透明度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少一点行政干预,不需要那么强的行政干预也能达到很好的目的。举一个例子,中国上市企业的杠杆是下降的,因为上市企业它非常透明,如果上升对你股价的影响是很大的。中国一般家庭对负债是非常谨慎的,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时就会非常谨慎。

  现在负债最高的就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为什么这么大胆借钱呢?坦率地讲,说的轻一点是他们的预算远,我现在借了钱,将来不用担心还不还得起。从这个角度来讲,以后中央、政府给国有企业,央企加一条,你们除了要执行国家的战略之外,也要透明,也要为自己的杠杆负责任。你多一些透明,多一些约束,可能对这个更有长期的约束,同时有利于对这个事情长期的监管和发展。

  和讯网:好的,非常感谢邓先生接受我们和讯的采访,谢谢您的分享!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