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储能技术成新能源破局关键

2016年12月08日15:46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安志平 嘉宾:林伯强

文字实录:

  和讯网:咱们对新能源的期待挺高,但它的发展遇到了一些现实性的问题,您觉得它存在哪些瓶颈?

  林伯强:我认为现在大家一直为新能源抱不平,这是不对的,大家都不好,凭什么你好?是的,政府肯定是很支持你,这没有错,但是在目前电量增长这么低的情况下你增长那么快,你发布式电能是自然的,而且你这个分布你在很远的地方,我不可能说把负荷中心的,像浙江等什么地方的电厂停的,然后千里迢迢把风电弄来用,从现实当中你是很难做到的。

  这个还有经济性的问题,它不单单是从政策上怎么支持的问题,因为市场运作它有它不同的那个。我觉得目前新能源发展不好,说它发展不好不完全对,它发展还是很好,因为它的增长速度始终是最快的,电量下滑的速度也是最慢的,用火电减少的小时数比它还多,现在是大家都不好,你也好不到哪去,这是目前的一个基本的判断。

  新能源今后的发展问题的确是一个问题,假如说新能源出来你不能把电发出来,你的问题是很大的,接下来就如何解决新能源这个利用小时数的问题。我是这么理解的,火电利用小时数不解决,新能源利用小时数就很难解决。它真正要好还得等到大家电量开始向好的时候它才会真正的相好,这是第一。

  第二,政府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来支持它,使它能够更好,也是有的,在实际当中的操作就比较困难,唯一可行的就是你下重料,比如配额制,那成本就会很高了,广东我可以帮助你的配额,你自己想办法去。广东就千方百计想办法,把火电关一些,把比例凑足,那这个对实体经济成本的影响就很大。

  但是这是可以做得到的,只要政府愿意做是可以做到的,那它问题马上就解决的,他就等着人来买就行了。因为你配额不够一定要跟他买,你不可能说自己去盖什么东西,你现实当中跟不上,这是一个解决办法。

  第二个解决办法是成本比较低的解决办法,是分布式,分布式是个老问题,我们很想建分布式,但分布式一直建不起来。分布式怎么把天然气、太阳能、风能混合在一块,来给分布式走出一条路。城里头分布式比较难做,农村能不能做一些?这些都是解决目前新能源发展的一些可以做的作用。

  和讯网:具体到应用,包括公司甚至产品这个方面,现在有些观点认为它存在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核心的能源转化的技术是掌握在别的企业手里,充电的问题,一些具体的应用上的这些问题您怎么看?

  林伯强:至于说风电、太阳能,新能源应用的问题我觉得这不是个问题,目前这个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进一步技术进步把成本做的更低这是没有问题的,目前规模很大,技术进步也比较快,这是大家看得到的。还是回到刚才那点,储能模式是一个核心问题,不解决储能你是解决不了分布式的问题,你不可能大规模地做分布式。不做分布式中国的风电、太阳能是走不远的,你在里面建的很多,可是你运过来成本很高,利用小时,因为当地没有市场你必须往外卖,往外卖你必须靠输送,那么你建跟输送是否滞后,技术上配合的问题,你送的成本谁来承担?

  上网成本是我们大家来承担,通过消费者加价来承担,网的问题今后谁承担?因为这个比例越大对网的冲击就越大。所有的问题就决定着中国不做分布式,风电跟太阳能是很难做到的,分布式要做大必须要储能,不储能它做不大。简单地说,比如说这栋楼的产权不是你一家人的,是所有人的产权,那么你只能在新增的这些,这是第一;第二,是非常有限的。

  我们考察过德国跟中国在分布式方面,为什么中国做不到,德国做的很好?德国很简单,每个人一片屋顶就够了,他电价贵,电量高,我们一般是两三口人,电价那么低,一乘过去,一年一两千谁干啊,谁也不干,哪怕是有一个屋顶他也不一定干,更何况是他没有屋顶。一旦有储能我们今后可以用V网的形式,一个社区成立一个V网,有储能手段,有太阳能,专门腾出一个电脑用太阳能板。那个时候我希望太阳能的薄膜可以贴窗户,有各种各样的用法,只有那样才能真正把这个风电太阳能的那个做法。

  我始终这么想,假如说储能技术不突破,人类从传统能源往新能源转换的可能性是非常小,一旦储能技术出来,这个可能性就比较大了。为什么?因为目前电动汽车替代石油的,石油是最难的,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我们看了一下,我们画了一下那个图,工业什么交通是最难的,交通的碳排放一直在增大,它没有在减少,工业是减少的比较快,就全球而言。目前包括欧盟、美国、日本,包括我们,对交通这个不断增长的需求量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未来很大程度上要在交通上下工夫,那对中国来说目前最大的机会就是轨道交通,全国大部分城市都能做好。尽管说有个替代石油的问题,因为石油最难,其它方面你可以想其它办法,石油这一块是最难的,接下来就是要通过分布式解决问题。

  和讯网:今年以来政府一直在发展碳交易市场和碳金融产品,发展一些绿色债券,您怎么看待这一类的金融市场,它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有哪些影响?

  林伯强:碳市场、碳交易,有人甚至提到了碳税,这些今后都会做,我始终觉得要把它做好不容易,这是第一,咱们几个试点老实说它不太成功。第二,国际经验上来看欧盟的市场也不太成功,碳交易、碳税这些事情我们都会做,但大家不要觉得一开始就会做的轰轰烈烈,它不会,一开始是比较温和的来做,希望由中国自己的经验逐步把它做大,大家对这个东西很期待。

  但反过来,大家不要对这个东西有过大的期望,它对整个低碳转型是有好处的,但是由于它存在了许许多多问题,使得它的进展会比较缓慢。简单地说,我给你讲一个比较实在的问题,欧盟的问题它的价格从很高变得很低,基本上它还是可交易的。中国这些大型的企业,这些高耗能的企业基本上是国有,我国有,你国有,我不给你钱,你拿我怎么着?

  前期可以交易,但后期结算怎么结算?这是个大问题了。这里存在很多的问题,前期的配额怎么分配,怎么来一视同仁地分配这本来就是一个问题,假如说政府能够做到这点,后期交易完了以后怎么结算,这也是个问题。我们现在风电、太阳能、新能源很多问题是因为三角债的问题,我买你设备可是我不给你钱,因为我那边没拿到钱,没拿到补贴,我就不给你钱。

  那这个东西好歹我拿到东西,买到机器了,我都没有很积极地给你钱,二氧化碳那个你买到的是什么东西你告诉我,你是看不见的,他怎么会想给你钱的。如何把交易机制,把后面的结算做的很好,这是不容易的。

  和讯网:需要政府、企业去做什么样的努力?

  林伯强:交易机制,交易规矩什么的问题都不大,关键是中国的实际问题怎么解决,很大的国企后面怎么结算的问题。我情况好就给你钱,情况不好就不给你钱了,不给你钱你的交易就变成虚有的,你交易完了可是没有结算,那算什么?这些事情后期如何设计跟交易相关的结算问题,前面那几个试点它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结算不好。

  它有交易,可是没有结算,那就等于没有交易一样的,后期怎么把这个事情做好是很重要的。这个不是技术问题,这个还是从管制,从其它方面政府怎么有决心,然后避开一些地方政府的干扰,甚至一些国际利益集团的干扰来把这个事情做好。

  接下来我倒觉得配额制比较靠谱,它的成本比较大,但它很靠谱,因为这个东西很清晰,5%你是跑不掉的,在5%的基础上我再可以加上绿色的证书,你灵活一点,我5%是实在做不到,那我跟别人买吧,我可以以比较低的成本跟别人买,比我自己做的成本更低的价格来跟别人买,这都是可以的。

  这两者配合起来,那个我倒觉得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看得见的落地的东西,那个5%放在那是很清晰的,其它碳交易那个东西怎么监管,它后面是有些问题的,但是就比较远了。你用多少电我是可以那个,每年是实实在在的,一度电进去,一度钱进来,这是有偏差,但是这个偏差非常小。碳排放,你说我今年排放多少,明年排放多少,谁来监管?第三方是谁来检测,来监管,这个是有漏洞的,至少漏洞比那个要大得多。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