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中国能源需求有望低位反弹

2016年12月08日15:4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安志平 嘉宾:林伯强

文字实录:

  和讯网: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已经成为共识,您怎么看待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的能源需求情况?

  林伯强:简单地说6.5相对应的能源需求、电力需求多少好像比较难,特别是在目前这个点比较难。为什么这么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特别是最近二十年以来,出现过这种GDP增长与能源、电力需求增长大幅度背离的,至少出现过好几次。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出现过一次,国际金融危机2008年又出现一次,1997年、2008年都出现过这个GDP比较高,能源电力就很低的情况。

  现在又出现一次,这次很多人解释为新常态,我觉得简单这么解释是不够的,前两次是国际出现危机,经济下滑,能源跟电力下滑的更快,这回大家用新常态来解释,这个还不完全够,仔细想想,这个问题应该从中国的产业结构跟能源结构去解释。目前,中国的能源跟产业结构是非常典型的发展中大国,处于城市化供应化过程当中的能源、电力跟产业结构。它很能看出来,重工业大概消耗了63%的能源,它只贡献了25%多的GDP。

  什么意思?因为重工业对经济是最敏感的,农业、轻工业、商业对经济没有那么敏感,重工业就是经济一不行那就开始减少生产,重工业减少生产对能源电力的打击非常大,集中量特别大,人员60%多,电力70%多,接近80%都在重工业。你仔细想想重工业包含什么?比较典型的重工业就是五六个行业,最典型的行业是钢铁跟水泥。

  重工业它对经济的反应最快、最敏感,经济一出现下滑,他们马上就开始减产,他们一开始减产它对能源电力打击非常快,但它对GDP影响不是很大,为什么?你说不生产或者少生产了,但还还可以卖,因为什么?有库存,可以继续卖钢铁,卖水泥,继续支持这个建设,但是产量就要了,产量一小对能源电力的打击非常大,因为它的比例太大。

  我们去观察一下前两次这个经济情况一下滑,它反弹非常快,这个反弹我理解是一个增加库存的过程。前面有很多库存,我卖了很多,后面经济一好起来我就开始生产,加码生产,加码生产它对能源电力的要求就很高,一下子能源电力的反弹非常快。

  历史它通常就,像个很低的研究,GDP再差能源电力在这,接下来的年份就是GDP在这,能源电力就超过GDP了,能源跟GDP差不太多,电力一定超过GDP。所以就导致了目前典型的发展中大国,我说“大国”很重要,因为你小国跟国际市场买就够了嘛。但大国你一定要自己生产,所有的电力、水力都要自己生产,出于城市化、供应化过程,最关键的点是快速增长。快速增长这个是有问题的,我刚刚讲的产业结构跟耗能结构它会导致大幅度波动。

  林伯强:这个剧烈波动跟快速增长是有直接关系的,我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大家现在一直在喊说电力大规模过剩,为什么我电厂一直出来?怎么还在建电厂啊,这个是对周期不理解,现在政府已经不批电厂了,去年出来5000万,今年会出来4000万左右。

  大家倒回去看,假如说现在我们站在2011年,那时候电力需求增长大概在11%左右,假如说那个时间点大家来准备2014、2015的电力需求,因为电力投资嘛,要满足2014、2015市场的需求,2010、2011就要准备了,因为它有工期的问题,有前期准备的问题。

  你站在那个点,你站在11%增长的那个点来预测2014、2015,你会怎么预测?很简单,比较保守的是预测个8%、9%,比较不保守地预测11%、12%。事实上现在我们看到这些过剩,是因为那个时候站在高点的时候都会预测的比较高导致的。

  你想想看,那个时候假如说2014年是10%或9%,2014年出现了1%,你8%就出来了,2015年你认为8%还是9%,出现1%,8%又出来了。所以这样加起来,目前这30%的过程是这么来的,今年一定还会出来,也就是说我们这种快速波动它会产生很大的差距。

  和讯网:预测失误。

  林伯强:经济差的话它增长,我刚刚讲的重工业过于集中,重工业跟基础设施建设相关,跟投资相关的,投资一少基础设施减少,重工业一减少它对电力的打击特别大,一个点的打击都非常大。

  和讯网:这种情况后期还会继续下去吗?

  林伯强:这就是我们目前整个能源行业跟学界比较困惑跟有分歧的一个重点,我再跟你把这个讲透一点,比如说美国它就是1%到2%增长,好年份就是一点几,坏年份就是不到一。他这个预测再怎么预测都不会差别到哪去,你就是预测错了不就是差一个点嘛,咱们预测错了可以差九个点、八个点。说明咱们这种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大国它的能源、电力跟GDP的背离,大幅度背离,应该说你是很难避免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大家目前非常困惑的,我们看到的是下来后很快反弹回去,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会不会再反弹回去?目前这个是周期的一个底部还是一条线,我们新常态是不是中国电力需求跟能源需求就一直非常低?这个目前对于能源行业来说是比较困惑的,是有分歧的。

  有人觉得今后要涨回去,比如说我,另外一些人就觉得今后是新常态,应该就是一条线过去,能源、电力的需求就比较低。其实我是这么想的,以中国目前的产业结构跟能源结构我觉得会涨回去。如果我的这个观点是对的话那很多问题就要重新考虑,包括去产能的问题、碳排放的问题都得重新考虑,目前的很多观点它就不一定对了。

  为什么呢?因为目前很多观点都是基于这一两年低能源需求而延伸出来的,在低的时候大家不敢往高看,在高的时候大家不敢往低看,这是同一个道理,我们都是人,他不是神仙。他有一个本性就是在高的时候往高看,在低的时候往低看,保守的仍然是高,这个时候比较乐观的仍然是低。但这个是不行的,这个使得我们经常在周期里面这么转,我们对发展的规律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把握。

  和讯网:您觉得能够回升的一个原因是什么?

  林伯强:回升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目前的产业结构仍然是这个结构,接下来从中国发展的这么一条河过去。但现在争议是在什么地方?我们对前面走的路是不知道的,我们只知道历史,但我们不知道未来。那我们如何知道未来?你可以根据中国的很多指标,城市化指标、人群收入指标、能源消费指标等等来做个判断。

  另外一个可以作为标杆的是发达国家,他们走过去了,他们目前是处于什么状态,他们走过这条路是怎么走过去的?还是可以看出来,咱们还要往前走。为什么?咱们跟发达国家比差距还是很大,比如说我们的资本形成量,我们的人群能源消费、电力消费,跟发达国家比还是差一大块。

  中国今后要朝前发展,它仍然需要大量的能源跟电力需求。当然,反弹回去多高,现在是站在低点,你不敢往高说,咱们都不用往高说。简单说吧,以前GDP跟能源大概是1:0.8,GDP10,能源8左右,算过去的历史,如果抛开这些特殊的年份大概是这个比例。

  回去咱们都不需要这个比例,咱们把这个比例往下减一减,因为新常态咱们增长模式要改变,减一减说0.5:1行不行,我个人觉得这个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比较慢的,还在增长的发展中国家是比较慢的。但如果这样,假如说0.5你问题也很大,6.5对比的0.5就是三点几,目前我们能源是在0跟1之间滚动,我们现在看过去煤炭下降,什么都很好,所有数据都很好。

  但是一旦回到3的话煤炭绝对量就要增加,为什么?因为现在机械能源比例非常小,现在风电占绿色能源一点几,核电占绿色能源一点几,太阳能占零点几。假定说比较干净的天然气,这些比较清洁的也就9.5左右,煤炭64,那个9.5。那么你想想看,如果你清洁的比例就占9.5,你要增长10%才能贡献一个点,占比0.5,增长10%贡献一个点,煤炭一个点差不多值你一个点。

  和讯网:对煤炭的影响比较大。

  林伯强:对。比如说我能源清洁增长一个点,这个增长10%,那正好满足那个,大家都不变了,其它的都不变了。但如果绿色能源增长20%,增长两个点,假如说你这个一年要增长20%,这个时候你就不行了,煤炭就必须顶上来了,否则你就短缺了。因为咱们的石油跟水电是比较稳定的,石油一直很稳定,这边受到资源禀赋和能源安全的影响,我们始终不想把石油做的太大。

  水电这块是没有什么潜力了,大家能用的差不多了,朝前走还会增加,但是这个量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大幅度增加了,这两个比例是比较稳定的。那比较稳定的是煤炭跟清洁能源,清洁能源刚才我跟你讲了,它比较小,它不是不发展,它发展很快,但是对满足增量的这个贡献它没有那么大,都不用到3.5,只要到2煤炭能量的绝对量就要往上走了,比例不一定,绝对量一定要往上走,如果到了3,煤炭增长就比较快了,否则就会出现短缺。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