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全球终现流动性拐点 美股或高位跳水

2016年09月29日16:2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管涛徐阳邓海清

文字实录:

  和讯网:目前美股处在一个大周期的历史高位,做空的风险还是非常大的。您二位认为大选前后整个美股会有怎样的走势?

  邓海清:美股的走势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是不确定性在增加的,这一次美国的大选也被认为是历史上最糟糕的大选,这种大选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对于美国未来经济政策的路线之争,一个是反全球化,一个是维持以前的全球化,这两个路线之争最终导致的结果,可能会导致美国的经济外交政策预期会有重大的变化,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对美国的股票市场风险是会增加的。

  第二,跟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走向有很大的关系,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美联储一直维持了一个宽松的货币政策,现在对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产生的负效应,现在无论是学术界还是市场,都已经有比较充分的共识了。

  QE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没有负效应,现在这个负效应越来越体现,表现最明显的事件就是英国脱欧事件,美国,其它国家的贫富分化,导致了精英阶层跟社会大众阶层的撕裂。

  这种情况使得目前美联储加息的问题跟全球货币大宽松的这么一种走向,我自己感觉可能会超出经济的范畴,而对这个事情会有一个实质性的改变。12月份美联储加息,尽管现在市场从数据来看不是特别确定,但是未来全球的流动性拐点,这个事情是比较确定的。

  在美国的股票市场上,这一次美国股市上涨的主要驱动力还是来源于放水导致的结果,同样的,如果放水开始进入到拐点,美国的股市进入一个拐点,以此来说会有一个相应的匹配特征。

  除非美国公司基本面的盈利出现了大幅的好转和对冲,如果没有出现这样一个上市公司基本面大幅盈利好转来对冲,流动性拐点的出现导致美国股市在大趋势上开始出现拐点,流动性的拐点跟美国股市的拐点是具有一个同步性的。

  和讯网:徐阳老师,您是怎么看待这种大背景下中国股市会受美国大选的影响吗?

  徐阳:我讲一下美股的表现,我们做了一个统计,从1900年以来,100多年的历史,在总统大选结果出来之前的一个月和后一个月,它的涨跌幅的表现。我们总结出了两个规律,第一个,在选举结果出来的前一个月和后一个月,上涨的几率大于下跌的几率。

  第二个,如果执政党发生了更换,在选举的结果出来前一个月股市是倾向于下跌的。这次如果希拉里她能够胜出,我认为美股是在一个相对的高位出现震荡,不排除美联储加息对股市的冲击本身。

  要是特朗普上台,美股的下跌幅度会超过10%,市场完全没有反应,几乎是没有很大程度上反应他上台,可能会引发全球经济增速的下行,以及全球的一些不确定性的恐慌情绪。

  我们再来延伸看一下中国的股市,希拉里上台对A股情绪的冲击不会太大,四季度除了美国总统大选,还有其它的黑天鹅事件的冲击,美联储自身的加息,意大利修宪改革的公投等等。

  这一系列“黑天鹅”的冲击,本身就会从情绪的角度冲击到A股市场,四季度本来是看空A股的。

  如果是特朗普最终胜出,我们觉得对A股的冲击会更大,光特朗普上台这件事情对A股的冲击,跌幅可能会导致超过10%。特朗普他的言论当中,第一个就明确地提到了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要进行加税,增加关税。

  第二,他要对庞大中国持有的美债进行债务减计,那就意味着资本市场,国债市场的违约,传导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会引起一个巨大的恐慌性的冲击。

  现在也没有人可以很直接地去预料他是为了大选这么说,为了去造势,为了让自己上台去忽悠,还是说他骨子里确实是想进行一个债务减记,来冒天下之大不韪,哪怕是冒着美国的国债进行一个信用违约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特朗普上台,我们对A股的走势会更加悲观。

  做一个总结,除了美国大选事件以外,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冲击,我们对四季度的股市比较看淡、看弱、看空的,关键就在于特朗普是不是上台,如果他上台,对A股的负面冲击会更大。

  和讯网:海清老师还有一个问题,市场还是非常担心资金外流的风险,特别是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也有观点认为资金是逐利的,如果中国要搞好A股,是不是也有可能会进一步遏制资金外流的信心,您觉得会有这样的作用吗?

  邓海清:中国目前对资金外流的政策,实行的是一个双向开放的导向,既有进,也有出,对中国政策的重心来讲是需要通过SDR的工具,能够完成一个人民币国际化,形成人民币资金的国际上的回流机制,而不是说中国资金的进出完全去依赖美元,作为一个资金出海的船。这个对中国来讲,中国政府跟中国央行所推动的人民币国际化它的因由。

  现在对于美联储加息会不会对国际资金出现向美国集中的情况,这个是不一定的,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一个资金转向的问题不是取决于绝对的利率水平,更多的是取决于利率跟风险的性价比,我们一定要考虑到把风险跟资金价格的水平,要两者合并起来考虑,才会是一个决定资金未来流向的关键要素。

  就算是美联储加息,在2015年甚至在2016年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况,特别是2014年、2015年,当时美元指数大幅度上扬,很重要的不是说美联储预期加息这一件事,关键还是在于欧洲央行跟日本央行的加大宽松,这两者之间的背离才会导致美元大幅升值。

  到了2016年开始,美联储依然还是说我要加息,在2015年它还加过一次,但是相反,美元指数反而是见底回落,大幅回落,这里面变的不是美联储,变的是欧央行的货币政策,包括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

  日本央行跟欧央行福利率政策的极限已经出现了,比宽松的话,大家都已经没法再宽松下去,美联储加息这个事情对整个汇率,美元指数的影响相对比较弱。

  风险,现在欧元区整个基本面没有发生一个特别大的变化,当时英国脱欧事件对投资者来讲,在欧洲投资的风险是大幅增加,当时英国脱欧之后我们就提出来,这个对欧洲来讲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对欧元区、欧元、人民币来讲是一个白天鹅事件。人民币经过脱欧之后,对全球的资产配置来讲增加了人民币资产配置,可能会成为很多机构的一种被动性的选择。

  回过头来看美国也是一样的,如果说美国的未来整个经济政策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美国内部的风险也在上升,这个会导致全球金融机构,特别是像一些主权财富基金,它的配置可能会增加中国资产的配置占比。在分析资金流动时一定要把风险因素考虑进去,而不绝对是一个价格因素。

  中国未来的资本流向,人民币贬值压力,包括资金外流的压力,除了我们自己练内功之外,中国自己的基本面要稳定,要好,不会出现像2015年一样的,由于股票市场泡沫的刺破,导致了大家对于未来经济信心的突然下降,引发了“8•11”之后汇率的波动,巨幅的增加。

  在未来的中国也是一样,只要我们自己的内功修练比较到位,没有出现重大的政策失误跟重大的基本面的恶化,中国人民币外流的情况会得到一个自然的修正。

  同时,相对外面的情况,我们政治上的不确定性,遵纪方针路线的可持续性都比较强,也会使得中国的资产相对国外资产的安全性在增加,有利于人民币的。

  曾经有一个案例可以看到,香港的首富李嘉诚,李嘉诚把以前在香港大量的资产投向英国、欧洲,现在李嘉诚开始把资金回流香港,甚至回流大陆。这是一叶知秋的情况,可以看到资本的流向还是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潜在的变化。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