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逆全球化正加剧贸易壁垒

2016年09月05日15:26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安志平 嘉宾:常清

文字实录:

  和讯网:您认为转向过程中对大宗商品这块有什么样的影响?

  常清:货币的宽松与不宽松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过去有两个博士生专门做过这方面论文,做过实证分析,我们有发现大家有一种直观的印象,说货币宽松什么意思,就是发票子,钞票多了。钞票多了对应的是不是商品就应该涨价。

  我们做完实证分析以后,有两个实证分析,一是纯粹从货币量,我们把中国的,美国的几大央行货币宽松时期和大宗商品价格进行实证分析,发现并不是完全相关的,一般在货币宽松时期都是经济危机、经济萧条时期,这时候大宗商品也不涨,也在跌。当货币收紧银根时,我们国家调高利率,收紧银根一般都是物价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所以,不能直观地下结论说货币宽松了,大宗商品就涨。经济学上来讲,什么叫物价?就是商品和货币有个对等关系,假如商品少了,货币多了那总体物价上涨,那叫通货膨胀。在不出现通货膨胀情况下,货币宽松不会引起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这是一个实证分析。

  二是美元指数,因为世界货币还是以美元为核心,大家就分析美元指数上升时是不是大宗商品价格就下跌,有的时候是这种关系,有的时候不是这种关系,就是不能够完全相关,你把它分段来看就发现不是直接的关系。有时候美元指数上升,大宗商品也跟着上升;有时候美元指数下降,大宗商品也上升,这要具体分析,不能单从货币一个因素来分析。货币是在价格形成当中起一定的作用,但它不起芳香性、趋势性的作用。我研究大宗商品价格20多年了,我的体会,货币有没有用?它是有用的,是会水涨船高的。

  农产品,以芝加哥为例,它的大豆2000年时400-450美分,是个低点。经过这么多年,确实全世界发了很多货币,相对比而言,现在800美分是底部了,它上升也是波浪式上升,但底部抬高,底部抬高就是货币的作用。但货币的作用不是利马见效,立竿见影,是个总体上的过程,是总量的概念。所以,不能够直接说货币宽松了,物价就涨了。为什么大宗商品价格和货币不对应?经济萧条时央行为了刺激经济货币宽松,这时候大宗商品恰恰是跌的时候,它不涨。央行为什么要收紧银根?因为通货膨胀的,通货膨胀是所有商品价格都涨,包括大宗商品。所以,不能完全对应。

  和讯网:您刚才提到了以中美为首,首先完成货币转向,现在G20召开在即,有观点冀希望于G20能打破全球货币政策壁垒,有个突破性进展,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常清:我认为这次G20在中国开,我们应该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是东道主。目前世界经济很低迷,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好一些,美国已经进入经济复苏了,欧洲也基本上进入复苏轨道了。现在最困难的是发展中国家。我想在G20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不能光考虑发达国家的问题,还要考虑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正好是在我们国家开,我们又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想在这个峰会上会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这个建设性的意见就是说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不能够忽略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所以,应该在全世界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讲,现在有一种潮流叫“逆国际化”,就是在经济困难的时候,一些发达国家进行贸易壁垒,他用反倾销的手段,让你发展中国家本来很正常的贸易,一反倾销就不正常了,这不是雪上加霜吗?所以,恐怕我们不仅在货币政策方面,在贸易政策方面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平等、合理的金融秩序和贸易秩序。对我们来讲,我认为,G20应该有期待,有很多成果,因为中国在G20应该起一定的主导多少。所以,我们对G20还是很期待的。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