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常清:大宗商品市场进入牛市初期

2016年09月05日15:2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安志平 嘉宾:常清

文字实录:

  和讯网: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最新一期《中国经济学人》,咱们今天很荣幸邀请到常清常老师来作客我们这个节目,常老师您好!

  常清:你好!

  和讯网:当下,全球经济低迷,多国央行加码货币宽松,但是边际效应递减,经济复苏仍然前景堪忧,您是怎么看待这种情况的呢?全球央行是否会继续宽松下去?

  常清:正如你刚才讲的,货币宽松效用递减,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美联储已经改变了方向,加了一次息了,现在正在议息,美国的经济指标都表现得比较好,大家都预计年内至少加息一次,这就是说美联储开始转向。而国外货币政策转向比较缓慢,是和市场不断地进行着互动沟通,来管理市场的预期,它“不是急转弯”。

  从其他央行来看,比如日本央行、欧洲央行目前还没有出现转向的迹象,但是大家都共同认识到,再进一步宽松的话效益是递减的。从我们国家情况来看,我们国家的决策者早就已经意识到这个情况,我们推出了供给侧改革,这既符合中国国情,也是从理论上有所依据的。因为我们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刺激经济这是凯恩斯的理论。当金融危机发生时,大家都不投资了也不消费了,谁来投资呢?国家来投资,就是财政政策,同时,辅以货币政策,就是货币宽松,让投资者能够用非常廉价的资金进行投资,也促进消费。这是一种宏观政策,大家发现这么多年,用这种政策管不管用,你不能说它一点用都没有,它是用以对付金融危机的有效手段。但光是这个手段是不行的,之所以爆发金融危机一定需要调整经济结构,在调整当中结构合理,就是供给和需求匹配,然后出现新的经济增长点,出现新的需求,有一轮经济增长。

  所以,各国央行其实关注到这个问题,有的央行尽管不转向,他是没有办法,因为他那儿的经济结构调整还需要时间,可能我们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我认为,这次应该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开始转向,我们国家不仅仅管理总需求,而且进行供给则改革,我们走的这一步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制度性优势,可以动用一些行政力量,集中力量办大事儿,我们说消灭过剩产能,不仅仅市场要发挥作用,政府要发挥很好的作用,双方作用加在一起,我们要共同推进供给侧的改革。

  所以,从目前情况来看,大的方向,因为中美两个国家的转向实际已经基本上转了,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我相信会成功,也会把这些经验传递到世界上去,大家不要纯粹盲目地说国外做的一切都好。国外的经济学我们引进来,也符合中国的国情,符合中国的情况,会有一些创造性的发现,创造性的思维,正如总书记讲的,我们在制度方面、体制方面要摸索适合自己的国情的好的东西,还要为人类做出贡献。

  所以,目前我总体上判断,货币宽松的时代已经正在过去,渐行渐远,这是非常现实的。

  和讯网:您认为转向过程中对大宗商品这块有什么样的影响?

  常清:货币的宽松与不宽松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过去有两个博士生专门做过这方面论文,做过实证分析,我们有发现大家有一种直观的印象,说货币宽松什么意思,就是发票子,钞票多了。钞票多了对应的是不是商品就应该涨价。

  我们做完实证分析以后,有两个实证分析,一是纯粹从货币量,我们把中国的,美国的几大央行货币宽松时期和大宗商品价格进行实证分析,发现并不是完全相关的,一般在货币宽松时期都是经济危机、经济萧条时期,这时候大宗商品也不涨,也在跌。当货币收紧银根时,我们国家调高利率,收紧银根一般都是物价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所以,不能直观地下结论说货币宽松了,大宗商品就涨。经济学上来讲,什么叫物价?就是商品和货币有个对等关系,假如商品少了,货币多了那总体物价上涨,那叫通货膨胀。在不出现通货膨胀情况下,货币宽松不会引起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这是一个实证分析。

  二是美元指数,因为世界货币还是以美元为核心,大家就分析美元指数上升时是不是大宗商品价格就下跌,有的时候是这种关系,有的时候不是这种关系,就是不能够完全相关,你把它分段来看就发现不是直接的关系。有时候美元指数上升,大宗商品也跟着上升;有时候美元指数下降,大宗商品也上升,这要具体分析,不能单从货币一个因素来分析。货币是在价格形成当中起一定的作用,但它不起芳香性、趋势性的作用。我研究大宗商品价格20多年了,我的体会,货币有没有用?它是有用的,是会水涨船高的。

  农产品,以芝加哥为例,它的大豆2000年时400-450美分,是个低点。经过这么多年,确实全世界发了很多货币,相对比而言,现在800美分是底部了,它上升也是波浪式上升,但底部抬高,底部抬高就是货币的作用。但货币的作用不是利马见效,立竿见影,是个总体上的过程,是总量的概念。所以,不能够直接说货币宽松了,物价就涨了。为什么大宗商品价格和货币不对应?经济萧条时央行为了刺激经济货币宽松,这时候大宗商品恰恰是跌的时候,它不涨。央行为什么要收紧银根?因为通货膨胀的,通货膨胀是所有商品价格都涨,包括大宗商品。所以,不能完全对应。

  和讯网:您刚才提到了以中美为首,首先完成货币转向,现在G20召开在即,有观点冀希望于G20能打破全球货币政策壁垒,有个突破性进展,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常清:我认为这次G20在中国开,我们应该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是东道主。目前世界经济很低迷,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好一些,美国已经进入经济复苏了,欧洲也基本上进入复苏轨道了。现在最困难的是发展中国家。我想在G20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不能光考虑发达国家的问题,还要考虑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正好是在我们国家开,我们又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想在这个峰会上会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这个建设性的意见就是说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不能够忽略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所以,应该在全世界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讲,现在有一种潮流叫“逆国际化”,就是在经济困难的时候,一些发达国家进行贸易壁垒,他用反倾销的手段,让你发展中国家本来很正常的贸易,一反倾销就不正常了,这不是雪上加霜吗?所以,恐怕我们不仅在货币政策方面,在贸易政策方面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平等、合理的金融秩序和贸易秩序。对我们来讲,我认为,G20应该有期待,有很多成果,因为中国在G20应该起一定的主导多少。所以,我们对G20还是很期待的。

  和讯网:刚才我们谈论的很多是国际上的问题,目前我们把眼光聚焦在国内。在您看来,中国下半年的经济有哪些机会以及风险,降准降息还可期吗?

  常清:我是从大宗商品价格或者期货角度研究中国经济,因为大家研究中国宏观经济从不同的角度。一般的研究都是从一些统计指标来研究,我是从市场的角度,市场是最先发出信号的,它往往比统计指标要早得多。从今年以来大宗商品的价格表现来看,我有一个观点,今天第一次公开讲,现在很多人对中国经济很悲观,我认为可能不对。从市场发出的信号来看,中国经济可能开始有复苏的迹象,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它作不了假,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也不是一帮人能说了算,是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所有经营者的共同看法,我们就看几大行业。

  比如说经济见不见底,有没有复苏情况,它对能源的需求是很重要的。就看国际油价,它确实到了30美金以下,但现在回升到50美金左右。40-50美金左右这就证明发展中国家尤其中国这样大的经济体有可能经济见底略有回升,就不是接着往下滑了。

  再看原材料,因为经济肯定用能源和原材料,国内煤的价格也是筑完底开始起来了,这是真正需求,是造不了假的,它不是库存。原材料价格,有色、黑色产品,黑色系今年年初有一轮,像螺纹钢从1600涨到2600,大家都纷纷质疑它,我说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说明中国经济有可能见底了,并且有回升的迹象。经过这么长时间,现在在2500、2600,这不是很正常吗?越来越稳定了。

  所以,经济复不复苏,一是看统计指标,统计指标滞后,但一定相信市场,市场发出的信号是最可靠的,这不是哪个经济学家的意志,不是个人的意志,你个人可以说我怎么看,那都没问题。但市场是真正反映经济供求关系的,真正反映经济的运行。所以,从大宗商品来看,中国经济尤其黑色系是中国用最多的,有色、能源应该是世界性的。这三个大类商品走势来看,中国经济见底有复苏的信号。当然,这个复苏不是一蹴而就的,从现在开始经济慢慢就走向繁荣了,这个复苏是个缓慢的过程,就像春天一样乍暖还寒,它要经过几次震荡,但迹象已经比较明确了,信号非常清晰。

  所以,做经济工作的人一定要看看期货市场,大宗商品、各类商品发出的信号,防止我们误判。现在对中国经济很悲观的人我认为都是看到历史指标,过去几年一直往下滑,还会接着往下滑。有些人像亚洲金融危机完了一样,我那时候参与研究,很多机构在1998年说明年好了,结果到了1999年没起来,大家说2000年好了,结果到1999年底不敢说了,为什么?一路下行。结果大家都不说的时候经济2001年,我发现了经济复苏的信号,但这次我觉得有点像2001年,经济复苏的信号比较明确。

  今天我是第一次提出来与大家进行交流,欢迎大家批评我这个观点。

  和讯网:刚才老师您也提到了一些具体的品种。上半年大宗商品算是迎来了一轮小牛市,像原油反弹,黑色系疯涨等。您认为下半年这些品种走势会怎么样?您对期货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呢?

  常清:我感觉有点像2001年,2001年我提出来,现在的商品价格是本世纪的大底,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么便宜的东西了,当时大家还争论。我认为这次又一次触底了。这次触底是有逻辑的,不光看信号。

  第一,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可能我们国家供给侧改革这最后一道坎迈过去,我们产业结构调整,产业严重失衡得到矫正,产业结构调整能见到功效,中国经济也有一些新的增长点,只是新的增长点亮没那么大,拉动GDP不像过去了。从我们统计指标来看,第三产业的增长各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多亮点的。

  第二,最重要的发展中国家,一些发展中国家我判断该出的事儿也出了,该有的问题也有了。有可能随着这些国家不断努力,可能会慢慢走出来,最差的国家都能见底了,全世界经济你不能说不见底。金砖五国当中的印度经济已经开始回升得很好。假如说中国经济见底回升,印度本来就回升得很好,那些比较差的发展中国家不再坏下去了,那世界经济不就见底了吗?世界经济见底之后我们就可以判断大宗能源、原材料就进入了牛市初期,我提牛市初期什么意思呢?大家不要想牛市就是涨,不是那么简单。我们从2001年一直到2005年、2006年,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活动,但是它的方向是往上的,方向往上你只能称作牛市。

  下跌比较清楚,一般下跌都是跌得很快,它很明显,牛市初期不明显,有人认为它还是熊市,因为它涨涨跌下来,涨涨跌下来了。但从方向上,我个人认为,大宗商品进入了牛市的初期。当年我带领了很多学生在2001年牛市初期大家投资有很多收获。现在我带了很多学生,大家在一起分品种研究,我鼓励大家踊跃地投资,不要被悲观的气氛所笼罩。我们已经看到曙光了,你还老觉得它夜很漫长,那这是一种误判。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是叫“牛市初期”,这个判断也和大家进行交流,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和讯网:那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常老师!

  常清:谢谢!(结束)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