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理财新规对银行门槛不能一刀切

2016年08月05日15:25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赵黎 嘉宾:郭田勇徐阳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今天和讯座谈会关注一个话题,关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新规问题。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来自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的主任郭田勇老师,欢迎您。另一位是来自国金证券大资产类的负责人徐阳老师,欢迎您徐阳老师。

  其实我们从新规里能够感觉到,监管层对银行系统的防风险、去杠杆的路径非常清晰。因此,下面我们展开话题。

  郭老师,徐阳老师,在新规里明确要求,有一些银行禁止分级产品,包括每只理财产品的总资产不能超过该理财产品的140%的规定,其实都是收杠杆的感觉。我想问一下,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时点,对银行系统进行征集呢?

  徐阳:简单讲现在政府层面已经意识到资产过于片面化,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杠杆率非常之高,在逼迫无奈下的举措。

  郭田勇:的确,因为现在全国这段时间的经济工作,包括中央来讲“三去一降一补”,学者们都在研究中国要去杠杆,整个社会杠杆率比较高。社会杠杆率高,跟金融特别是银行的杠杆推动是有关的,特别是这里面从它的方向上,因为有些东西,比如商业银行理财资金一方面可能推动杠杆率高,另一方面又可能流入到一些监管层,比如银监会负责监管层,但监管层监管不到的一些领域去了。比如现在像万科收购的问题,很多人质疑宝能的钱从哪里来的,后来查着查着,众说纷纭,有的说是1比19的杠杆,有的说是1比4的杠杆,有的说是1比1点几的杠杆,众说纷纭,大家最后都不知道这里面杠杆率究竟有多高,这个我想可能也是(原因)。我讲这个案例,里面不仅仅包含有银行系统,还有保险、资管各类产品都在里面。这里面说明什么问题呢?可能从监管层来讲,由于理财产品很多方面运行的不清晰、不透明,它也看不到里面究竟杠杆率有多高,究竟所配置的基础资产质量怎么样,所以,可能这次监管层就想搞得更清晰透明一些,把杠杆的情况,把资金投向情况一目了然的监管到。

  和讯网:可是对于整个银行业来说,因为银行分大银行和小银行,这个政策对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及收益有没有影响?或者说对哪类银行影响比较大?因为之前有一个关于农商行的50亿的问题。

  徐阳:我们讲一下分类问题。新规将理财业务分成基础类和综合类两大类,基础类严格限制了它必须要投资一些标准品种,比如债券、债券基金、现金存款、ABS等品种。综合类除了可以做标准产品,还可以投资一些非标及非标之外的权益类或类似于权益类的产品等等。

  类似大多数的大规模的商业银行都满足综合类的门槛,本身对它的影响不会太大。但如果规模比较小的一些商业银行,比如农商行等等50亿的门槛卡住了它,它就被限制在标准产品的投资当中。

  郭田勇:我没有细看这次是怎么规定的,意思是大银行可以搞一些综合类的,理财产品和非标都能投,规模小的银行就只能搞基础类的,只能投向固定收益、货币基金。首先,监管层出发导向是对的,不同的机构、银行资质不一样,管理水平是有差别的,所以做不一样的业务,这个导向是对的。但我只是觉得仅仅按照规模划分是有问题的,刚才讲到50亿,按照规模大的弄好就行了,小的就不行了。

  规模固然很重要,但规模是不是划分银行经营实力高低好坏的唯一标准呢?这个要说明白。现在包括银监会、银行业协会都搞一些陀螺评级体系,那天还发了报告,说按照综合排名前多少名排出来的。像有的陀螺评级搞这么多的东西可以用啊,不一定单一标准只看规模。现在有些银行规模大也不一定就是方方面面很健康,有些小城商行规模小,只有几千亿资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经营的也很有活力。

  和讯网:所以您觉得存在不在同一起跑线的问题?

  郭田勇:我觉得只看规模恐怕划分标准有点一刀切,因为咱们现在讲要全面评价,应该有一套规模、效益,理财产品ROE、ROA水平还是不一样的,包括它的内部的创新能力、风控能力,都搞了很多指标来评价。所以要综合来看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好。

  和讯网:徐老师您觉得存在歧视或者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问题吗?

  徐阳:确实,我认同郭主任的说法,仅仅看规模一刀切是不太公平,同时也是不太公正的,还有其他的一些指标也需要纳入到其中,比如经理人的管理能力,包括他们对资产的配置这些具体的投资指标都是比较重要的,需要进行划分的指标。

  和讯网:其实郭老师刚才提到了整个金融系统,因为银行是其中一个系统。在征求意见之前,证监会也有自己的一些口径,比如证监会的副主席关于证券业务的通道业务关闭的问题,包括保险业的风险提示的问题,最后上升到中央政治局对金融泡沫的定性。回过头来看现在又到了银行,实际上对金融系统大家都是有底线的,所以从这一系列的信号来看怎样理解这样一个政策信号呢?

  徐阳:这是监管层为了监管采取收紧的一些做法。事实上一方面目前中国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这些金融机构就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做到防范于未然的初衷。另一方面,目前存在资产荒的背景,缺乏一些优质资产来进行配置。这种情况下,一些金融机构为了追求更高的收益不得不追求比较大的杠杆的措施,实际上风险已经比较严重了。

  郭田勇:因为整个金融业确实存在资产荒的问题,现在经济下行,都是政府相关项目成为了好资产,它只是觉得政府项目没有风险。除了政府项目之外剩下的这些民营、中小,800亿以下哪个都觉得不太放心,无论是银行贷款还是发理财往里投钱,都是不太好配置。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证监会的领导说得也很有道理,银监会出这个东西就是讲银行理财别去弄一些券商、基金通道,搞一些通道类业务一层层套,证监会的领导也表态,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也要以管理型为主,不能我去给银行做通道,挣万分之几的手续费,显得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也不好。所以,银监会和证监会这两家的看法是一样的。在资产荒的情况下,更需要你主动挖掘好项目、挖掘好资产能力的提升。如果券商资金本来很好的资管平台都去成为给银行做通道,那你自身的经营能力怎样能够体现出来,这样的话,如果银行资管新规出台以后,对未来我们整个资管市场进一步来加强主动管理,来集约化的经营,深度挖掘一些好的资产、好的项目,对这个应该是有帮助的。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