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高端访谈 > 详细视频

毛振华: 监管分割致中国债券评级虚高

2016年07月01日13:4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庞凌子 嘉宾:毛振华

文字实录:

  和讯网:欢迎毛总做客和讯网。前段时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对中国债务风险表示担忧,有数据统计下半年有2.2万亿的企业债到期,您认为这么大的规模会对债市产生怎样的影响?

  毛振华:现在的确是到了一个中国债券比较集中的还债期的开始,还不是最高峰。因为以前中国债券市场发展比较慢,债券有一个延后期,所以现在刚刚开始。的确下半年比较集中的有差不多2万多亿的到期。现在市场很关注这个问题。而我们一直很关注债券的到期问题。总的来看,中国不会出现系统的企业债券违约的情况。从近两年来企业债券违约的情况来看还是比较集中在一些产能过剩的领域。其他领域的个案作为中国这么大一个债券市场,过去长期刚性兑付,所以没有什么违约的,现在有一些违约的,其实也不足为奇。总的来看,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还是蛮有自己的节奏的,总的来看还是健康的,但从局部和个案来看有一些风险,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和讯网:您认为会对下半年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毛振华:我认为债务是一个旋转门,从债券市场本身来说还是要通过新发型债券和其他融资方法来解决它的债务问题,并不是这些企业就减少这部分的负债,它只是其他的方法,新发债券或者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是一般的通行的尝试。

  和讯网:刚才您说到下半年债券到期潮不是最高峰,那您觉得最高峰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毛振华:这两年交易所市场发行了很多企业债,大量的发行是在去年发行,今年发行的应该说是2018年到期的债券会更多。

  和讯网:您觉得债市危机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毛振华:首先,整个债券市场发展比较快,2016年以来,债券市场出现了信用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国扩投资,量化宽松把债券市场的发展作为这里面重要的一环,所以债券市场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债券的发行企业数字应该说是下沉的,到期的时候只有很大的公司才发新债券,现在是中型公司甚至一部分比较小的公司也发新债券,这样的话随着规模的扩大,范围的扩大,债券风险当然是要上升的。所以,这是一个肯定的情况。

  但是,这种结构也反映了债券市场健康的结构,债券市场本身就应该是这样,而不是少数的大型央企才能发债,它是为企业服务的,也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样的话债券市场的发展能够为改变我们企业的融资结构,由中长期的债券替代短期银行信贷,使得直接融资提升,间接融资减少,这是符合我国中长期的方向,债券市场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是积极的。

  和讯网:您觉得债转股对解决债务危机或者化解银行不良资产是否有用?

  毛振华:债转股也是减少企业负债的一个方法,所以在某些特定时期,债转股能够发挥作用,特定公司的债务重组能够发挥作用,这也是惯例。但系统的全面的用债转股的方法来解决债务危机还是不多见的。我们在九十年代曾经采取这个方法,这个方法后来看来是很成功的,主要是中国经济有一个大的增长后资产价格上升,原来作为债务对应的抵押物的这部分的衍生值很大,加上债转股之后中国的银行和其他的企业负债率和资产负债状况有所好转,因为他们自己的进一步融资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们的发展又覆盖了一部分的风险,所以那次是很成功的。 到了新的这么一个历史时期,现在我们再提出来债转股,和当时的历史背景不一样,形式不一样,应该说我们还是要非常关注的。首先是整个经济资产价格、经济经历了长足的发展以后,资产价格已经比较高了,所以再指望一次资产价格的上升来掩盖这个风险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很关注债转股的效果。如果债转股属于拿免费的钱,更加不负责任的话,这样就会引发整个市场信用的错配。另一方面,债转股对某些企业也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我们这个时候债转股和当时的情况有所不同,很重要的一块是在用市场化的方法债转股,要坚持以价值为核心的谈判,要坚持通过债转股之后改善治理结构,所以一部分企业适合债转股的走上了债转股的道理也是合理的;但不适合的就不能通过债转股进来做企业的兼并甚至破产重组,所以,我觉得这样的话才是我们这次提出来债转股能够落到实处。所以,我觉得债转股目前提出的方案总量1万亿,对于我们现在比较大的债务体系来讲并不是一个大数。所以,我觉得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意义。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注意不要走行政化的约束的老路,而应该走出新的路来。

  和讯网:今年初有很多企业违约,其中包括一些较高评级的国有企业,有人说信用评级存在泡沫,对此您怎么看?

  毛振华:中国信用评级偏高这是一个现实,产生这种信用评级偏高的原因很多。我觉得首先是金融监管机构对于债券发行提出了级别的要求,比如很多机构规定AA级以下的债券不能买,意味着中国发行的债券都是AA级以上的企业。实际上有很多企业来评级,因为他们没有拿到AA级,他们的债券没有发行,所以你看到的东西都是比较高的,实际上还有很多企业达不到条件没有发行债券,所以这是一方面,这方面看起来并不是都是这么高,而是发行债券的企业就是比较高的级别。另一方面,基于我们过去长期刚性兑付,所以,人们对支持评级的判断有各自的理解。比如国有企业能不能得到国家财政救助,地方政府能不能得到中央财政的救助,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分析方法的问题。这种认识也不是评级机构、整个社会和其他领域大概也都是这么看。随着现在金融风险的进一步加大和债务危机的加大,刚性兑付的打破,这个局面有所改观。所以,回头来看可能很多评级的判断就是不准确的。现在中国正在进一步梳理现在的评级体系,更好的把握它的主体和支持这两大部分评级的相互对应关系,所以我觉得对未来评级更加精准会有一个很大的帮助。

  和讯网:去年底以来信用债评级下调频率在加快,评级下调潮来临会对整个债市产生怎样的影响?

  毛振华:评级下调和经济下行紧密相关,因为经济不是短期下行,企业能够扛过去,可能评级不会下调,但随着我们现在判断经济是L型,是一个比较中长期的低迷的走势,所以,对企业偿债就有很大的压力,这种情况下整体来看降低企业的信用评级的总水平是比较合理的。另一方面,刚性兑付的打破,特别是过去有很多判断的盲区,比如简单的认为中央企业得到中央财政资助,地方政府得到中央财政支持,这些观点和看法目前来看要有进一步的观察。这些违约情况发生之后,对于这一类的值得关注的企业有所调整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如果经济进一步下行,企业债券的下调还会进一步的加强。

  和讯网:相对于国际评级机构,中国的评级机构发展相对缓慢,您认为制约评级机构发展的因素是什么?

  毛振华:评级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中国债券市场真正的发展,信用债的发展就十来年的历史。跟国际评级机构比,在评级的数据积累、经验方面,我们的确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中国的市场发展很快,评级机构发展也比较快。所以,评级市场发展也可能会改变未来评级的基本格局。中国评级的问题还是比较多,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属于整个金融体系里评级到底怎么定位,评级到底怎么监管,在这一方面来说还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评级多头监管,指望评级这么一个小行业承担整个债务市场的风险是不现实的,即使出现风险作为替罪羊这还是不现实的,这还是整个金融市场本身的问题。现在评级虚高的情况很大一块是由金融体系其他参与者推动的,所以,债券市场的评级市场发生的问题其实是债券市场的问题,在整个金融体系里,如何防止过度使用评级和完全的忽略评级都是我们值得关注的。评级作为这么一个特殊预警的作用还是会在未来的市场里发挥更大的作用。

  和讯网:您认为应该怎样监管?

  毛振华:评级主要是评债券发行等级,目前债券市场是分割的,所以评级监管也是分割的。我们很期望在未来的结构里把债券市场管理统一起来,把评级市场监管也统一起来,这样从发行评级到整个市场交易,包括我们讲的债券市场本身的风险,现在杠杆这些都能够有一个统一的监管机制,这样的话可能使我国的债券市场发展更加健康,评级的市场发展也会随之走上健康的道路。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