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英国脱欧摊开欧盟所有缺陷

2016年06月24日18:39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赵黎 嘉宾:邓海清 柯挺

文字实录:

  主持人:之前您提到过蝴蝶效应的问题,可能跟今天的结果还是不谋而合的。伴随着英国脱欧,丹麦、荷兰、法国都有脱欧的民意继续上扬,愿意参与到脱欧的阵营里面来。接下来,随着对欧盟投资信心的减弱,欧元可能会解体,会否导致美元不再两线作战?请二位谈一谈欧元未来的走势和欧盟的投资信心。

  邓海清:欧元和欧盟还是有一点区别的,英国还没有加入欧元区,但它是欧盟的成员。英国脱欧对欧元造成的重大打击是毫无疑问的,今天的汇率走势已经体现了这种预期。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盟、欧元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不断受伤。欧债危机疗伤刚刚结束,没想到更大的打击和痛苦又来了。这也反映了欧盟、欧元的脆弱性。在欧债危机的时候,主要的是财政不受约束所导致的债务负担问题。这次英国脱欧,它的催化因素其实就是去年的难民潮。这次英国的脱欧民意如此之大,包括在荷兰这些国家也有强大的脱欧意愿,我觉得跟难民潮是有很大关系的。

  欧洲难民潮产生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这跟法德两个国家过去这些年的中东政策失败和错误的做法导致的累积效应是分不开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欧盟走到今天为止,从道义上来讲,它代表了人类发展的方向。为什么会有欧盟?就是因为经过了一战、二战和欧洲大陆几百年的战争,欧洲人才痛定思痛,觉得应该走向和平,不应该各自为战导致相互的杀戮,最后是没有赢家的,这样才有欧盟一体化进程。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没问题,大家在一起很幸福。一旦像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形势不好,大家就觉得在一起不幸福,那就分手吧,彼此间的指责越来越大。

  我自己对欧元区和欧盟的前景是比较悲观的。这个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以后,法德为主导的欧盟能够得到的支持,包括它自身爆发出来的矛盾会非常大。对于德国来讲,欧盟内比较穷的国家对德国的谈判筹码进一步加强了。以前希腊被逼无奈,一定要接受法德主导的还债条款。有了英国的示范案例之后,希腊也许就不会那么乖乖的听话来接受条款。这个时候,德国为了欧盟能继续维持下去,为此付出的经济代价可能会更大。欧盟的未来和欧元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德国,特别是法德两国的共同意志,他们愿意接受多大的成本。如果法德有坚强的决心,我觉得欧元区还是有可能维系住的。毫无疑问,这个过程一定是跌宕起伏、充满曲折的。

  同时,目前欧盟的东扩势头一定会有所减弱。欧盟在外交上,跟俄罗斯、中国等国家的外交战略,尤其是跟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略一定会做出重大调整,已经没有本钱跟俄罗斯叫板了。

  主持人:像刚刚海清老师说的那样,当年德国为了跟法国一起构建欧盟,也是在煤炭、钢铁资源上做出了很大让步。在入欧的时候,欧盟成员国也付出了很大努力。今天走到这一步,柯老师您怎么看未来欧盟、欧元的走向?

  柯挺:欧盟和欧元区未来的走向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是目前的全球经济危机。第二是欧元、欧盟体制构建的脆弱性层面。

  从全球金融危机的角度来看,从2008年到现在,金融危机并没有过去,愈演愈烈。金融危机通过货币政策的延续,酿成了几个结果,就是全球范围内的国别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使得全球化在国别之间的基础被迅速削弱。在国家范围之内,各个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刺激造成了资产泡沫的高企,客观上有利于中老年人以及有产者。这间接地使得年轻群体变相地承担了失业、物价上涨、货币购买力下降等等结果。在社会内部,我们发现马太效应的出现,穷的越穷、富的越富。马太应和地缘效应的叠加,这使得各个国家社会阶层内部面临极大的张力。所有国家都面临经济危机向社会危机,乃至向政治危机的溢出。不仅是英国和欧洲,包括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持续了20多年的左翼政党面临分崩离析的状况。中东、东亚、中国国内也存在这样的现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各个国家的执政党都面临着内部民意的压力,大家在彼此的合作和谈判中,对内可以让步的筹码越来越少,大家都在想着向外转移成本,其实就是以邻为壑的手段,只不过是手段的程度大与小和大家的方式方法有所不同。

  再回到欧盟的内部。欧盟最大的脆弱性在哪里?它是一个委托的权力代理机制,整个的欧盟体系是没有合法支持的。这一届欧盟似乎想解决合法性问题,所以扩大了欧洲议会的权力。然后通过欧洲议会的政党选举来决定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但是,这仍然不是合法选举出来的政府。在整个欧盟内部有一个巨大的财政转移的机制,南欧国家和欧洲五国的效率比较低、信用比较低,西欧的德国、法国、芬兰、荷兰的效率比较高,在大一统的欧元区内部,大家把欧元的汇率压低,变相的有利于德国这些出口国。德国有60%的出口来自于欧盟。德国通过当前汇率机制的安排,才有了现在的产业竞争力。否则德国马克的升值幅度会造成产业的无法持续。在整个欧洲内部,德国享受了欧元的汇率优势和产业优势。而欧洲五国等其他弱竞争力的国家享受了德国的信用让步。但是,自危机爆发以来,德国、法国、芬兰、荷兰这些国家的民众已经不愿意再让步自己本国的信用和福利支持希腊、西班牙这样的国家。

  主持人:因此您的结论是?

  柯挺:现在英国的脱欧其实是打开了欧盟内部的缺陷,把所有的问题摊开了。欧盟未来是分裂,还是继续解决当前矛盾,随着英国脱欧之后,欧元区和欧盟内部能不能继续走向一体化。

  主持人:海清老师他是悲观的,您呢?

  柯挺:目前来看确实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主持人:没有具体的结论吗?

  柯挺:除非是欧盟能统一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否则在各国的民意压力之下,大家在一起谈判的筹码会越来越少。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