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热点热闻 > 详细视频

共鸣科技陆雨泉:不良资产催收将是万亿级蓝海

2016年05月25日11:13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赵然 嘉宾:陆雨泉

文字实录:

  和讯互联网金融:和讯网友大家好,这里是《对话互联网金融掌门人》栏目。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共鸣科技CEO陆雨泉先生。陆总,据我了解,您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连续创业者了,之前您参加过人人贷和向上金服的创建和管理工作。一路从P2P到互联网理财、再到现在的共鸣科技,是什么让您看好目前这个行业的?另外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共鸣科技,现在在做些什么?

  陆雨泉:我从2010年加入人人贷,当时整个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还是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在那时我们发现了个人与个人间基于借贷和理财的需要。随着整个市场越来越热,2013年和2014年我们在做向上金服,也就是线上理财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P2P很大程度上是解决个人与个人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比如说我要借钱和我要理财,在早期实际上是非常不顺畅的;但随着行业发展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机构与机构间的信息也不是很顺畅,有的机构资产质量很好但是它缺钱,有的机构是专业做理财的,它需要补充更好的资产到他们的业务里面来,这中间有一个类似于像中介的需要,那这个需要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帮有钱的机构去找资产,帮有资产的机构去找钱。这个是共鸣科技在2014年创业、包括2015年在做的事情。

  截止到现在为止,共鸣做的资产撮合的规模大概在100亿左右。主要都是针对非标类资产,比如传统金融机构可能不太做的资产,有供应链类的、也有基于个人消费贷款的,也有消费信贷的,各种类型我们都会触及到。但是在2015年有个变化,就是整个市场包括经济环境的下行,造成很多机构经营比较困难。尤其15年底的时候,有几家机构可能操作不太规范,还有些违法的机构,造成整个互金的市场有很大的动荡。这个动荡就带来一个问题,整个理财的市场是向下的,包括对于机构的要求和门槛都变得越来越高,这会给我们的业务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因为等于说买家没有那么多了,但是卖家还是很多。

  但是有个问题,因为经济下行,这些卖家的资产质量也是不如从前了。有个显著的特征,从2014年开始,基本上每家的资产质量都是往下走的,这个趋势非常明显。从这时候开始我们开始考虑,第一点是共鸣本身的出路在什么地方?第二点是,如何服务好这些机构?

  我们发现,不良资产在未来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为什么呢?简单从两个因素来考虑:第一,传统的信贷机构或者做资产的机构,他们需要对资产部分最后的收尾有个处理;对于理财机构,他们收购或合作了大量资产,为了确保自己平台上理财客户的本金和收益,他们也需要具备不良资产的处置或催收能力。但是,这个事让他们自己去做是不现实的,举个例子来讲,任何一家机构在做贷款的时候,比如说做100个客户,或者说借钱给1000个人,那总归还钱的是大多数,不还钱的是少数。而且不还钱的人群在全国各地都会有分布,我不可能为了三五个或者几十个客户,专门在某一个地区去设一个网点来解决后续资产回收和处置的问题。所以我们认为,催收并不是资产类机构或者理财类机构的核心业务,是属于通过外包的形式可以有效和经济的解决的问题。而且,很多公司自己配备的催收团队,从专业性角度或从这个部门在公司的角度,属于一个很鸡肋的地位,说它很重要吧,它也重要,说它不重要吧,也不重要。而且大家往往印象里催收都是很彪悍、光着膀子纹身、大金链子或者穿黑西装带着墨镜,对催收有些个人的看法。但实际来讲,催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其实已经很规范了。包括银行和各个金融机构,都在广泛地采用催收外包的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在互金行业里边应用互联网或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去打造一家不良资产的管理品牌,以此来服务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平台,也包括传统的金融平台。因为催收这个行业是个很古老的行业,所以我们认为有很大的机会去做一些事情。

  和讯互联网金融:只要有借贷关系的存在,就肯定有潜在的逾期或坏账的可能,所以不良资产的处置是早就存在的。您刚才也提到,现在不良资产的处置渐渐被大家关注和重视起来了,那您觉得不良资产的处置成为焦点的背景和契机是什么?请您再展开谈一下。

  陆雨泉: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大家熟悉的有四大AMC,比如像东方资产,或者说这些传统的资产处置公司,但是他们处置的资产大部分和以前的经济背景还有我们的贷款结构是相关的。传统的金融机构大部分做的是企业授信和企业贷款,可能一笔贷款就几千万或几个亿,它都是这样的规模。尤其是咱们国家的信贷投放比大概有40%是投放在房地产领域的,不管是企业的信贷还是个人的,它的金额都比较大,有这样一个特征。在传统的资产处置领域里面,他们是通过本身有抵押的资产或者说是有足值的标的物的资产来进行处置的,处置的方式是进行资产重组,然后通过法律程序,包括法院,经过一系列的工作之后,把这个资产形成一个可以去出售的良性资产,那这个方式会有一些损失。但是呢,这个部分和我们目前整个社会经济结构中的信贷结构也不太一样了。因为从这几年开始,互联网金融虽然也遇到了一些波折和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为咱们老百姓提供了更多可能性的。

  咱们简单举个例子,现在拿出手机看一下,比如支付宝可以借给你多少钱、微信可以借给您多少钱、京东可以借给您多少钱?还有各种各样的创业公司所做的快速贷款的APP,包括你想从事一些具体行业,比如您想去做教育,做个课程可以分期,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分期,金融服务变得越来越广泛了。和传统的贷款的结构相比的话,针对于个人的消费部分包括信用部分的贷款变得越来越多,而不像以前,只有银行的信用卡是主要在做这个内容的。那就意味着,针对于个人的不良资产的管理,在之前处于一种相对来说比较空白的地位。

  它有几个难点:第一个难点是,在咱们国家个人的征信记录还不够完善,征信的环境也不足够好,可能这个客户在这借了钱找不到人,所以很多机构不是很敢去做这个事情,包括催收的成本也比较高,因为你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找这个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其次,由于它的金额普遍都比较小,也就意味着你的单位操作成本和时间成本会很高,比如原来我作为一个不良资产的处置员工或专员来说,处置几栋或几十栋房子,那我需要去走法律程序,这件事情虽然周期长,但我一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现在如果都是个人贷款的话,可能我一个人带呆账户的话,比如有多少个违约账户,举例子短账领域的人均呆户量行业来说大概是300户左右,比如逾期在60天左右,或者30天的,这种情况下,你很难让他去很精细地去做到每一个客户都覆盖到。就比如打个电话,客户说我现在没有钱,或者电话打不通,那就说等一等,但一等,因为账户在不停地往上涌,今天有一批、明天有一批,每天都有新的,那我肯定尽可能去跟进有还款意向的账户,比如客户跟我有联系或者有承诺的账户,那些没联系、没承诺的账户可能就逐渐放弃了。在这里面,机构就有一个很大的损失,催收员的精力不是足够的充分,因为他要去覆盖这么多的账户,和以前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以前催信用卡的这部分机构或公司也不太愿意做这一类业务,原因很简单,因为信用卡可以上征信,客户对征信的惩罚还是很看重的。从这一点来看,做银行的业务相对来说还是小很多,但做消费金融就难一些了,在这里你投入的时间和单位成本都会高。

  和讯互联网金融:刚才您提到,互联网金融时代所带来的借贷关系产生了很多新特点,比如说地域性跨度比较大,那可能成本方面也比较高;或者说一个债务人会对应多个债权人。面对这些特点,在不良贷款催收方面有什么新的应对方法呢?

  陆雨泉: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比如科技的发展带来了放贷技术的进步,比如通过手机APP或其他互联网的方式可以很快获得授信、拿到钱;但是在前面容易后面就难,就是放款容易但收款就会变得更麻烦。

  举个例子来讲,我是北京一家创业公司,给广西、云南、贵州甚至新疆的客户把钱借给他们了,但如果遇到不还钱的情况,我不可能因为几千块钱的问题坐车或者飞机过去,去追这笔钱。

  对于我们来讲,催收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只不过我们更专业一些。举个例子,我们认为最合适的道路和方式就是目前快催收所选择的众包+自营的方式。怎么理解呢?就像京东一样,我们自营的部分是指,有自己建立的,直接由自己管理和运行的催收中心。目前在合肥、成都和西安建了催收中心,到下个月底员工数量将达到近800人的规模,所有的催收员都是我们自己招聘和培训的,而且全部按照银行的合规标准、全程录音录像,整个硬件环境和软件环境的建设,都是按照金融机构的标准来建设的。这样帮原来案件数量不是很多、委托给催收公司人家不愿意接受他们案件的小机构,把他们的案件通过分散处理的方式,分散到我们的几个处理中心,根据不同的账龄、结构、不同的催回难度,去分不同的组来处理。客户第一时间可以看到催收实际还款的效果。这是我们的第一个部分,自营的部分。

  另外一个部分,就是我们说的众包的部分。类似于我在京东或淘宝开了一个店,店主并不是我,我提供了一个平台,店主是谁呢?是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催收公司。因为催收公司有很强的地域化的特征,比如我在当地有二三十个员工,在当地从事催收业务。通常金融机构会把当地的单转给他,然后他会在当地去找这个客户,跟客户去谈还款的事情,或者说如何去查找这个人。这是他们所做的事。但以前,他的公司规模很小,去和机构谈的时候就很不对等,形成了一个非常畸形的状态:机构想委托给他们,但由于他的规模太小,机构没有能力去管理几百家这样的催收公司,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即使能找到这么多催收公司,也没有足够的案件给他以维持合作关系,因为可能偶发的在某个时间段有这么多案件,但是这些案子在追回来之后在一段时间又没有了。所以,我们起一个平台的作用,和各个催收公司去建立联系,然后我们提供IT系统、合规政策和客户给他们。在这个方式里等于省去了催收公司去找各个平台拿资产的过程,同时也节约了各个平台在去跟催收公司打交道的时候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如何确定这个催收公司的质量怎么样,有没有历史数据,在我们这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这个催收公司做的是不是合规,在我们这也是可以看到的。

  第三,我们本着案件就近分配的原则,比如广西桂林的案件就绝不会分到贵阳去。这样就能一定程度确保回避高成本的情况。现在我们把初期容易处理的案件,通过自营中心全部处理一遍,然后把这些需要落地和上门的案件交给外包公司,他们再来处理一遍。

  和讯互联网金融:那刚才您提到通过外包和自营的方式,我理解共鸣科技是一个连接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公司。

  陆雨泉:是的,我们一直秉承着B2B的理念。

  和讯互联网金融:自营可以理解,因为人员和各种规章制度是确定的。但是外包怎么保证人员和服务上的标准?因为刚才您也提到,大家一提到催收就是大金链子,挺可怕的。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升级呢?

  陆雨泉:首先我们不可否认,在社会上是存在着暴力催收或其他手段的公司或团队。对我们来讲,就是第一我们会对所有的机构有一个准入标准,就比如说首先你要五证齐全,是一家正规的公司或企业;第二要求你要有完整的催收体系,比如你公司内部结构里有多少人,这些人有没有管理人员,有哪些是出去做业务的,有哪些是应该做数据的,然后你跟我之间如何反馈和对接,这些是有要求的;第三我们针对一、二十单或二三十单这种的,那就不太值当我们去开发一套系统了吗,但是我们针对比较大型的客户,都会在一套我们自己开发的系统里面。因为这些小公司是没有IT能力的,他们可以使用我们的IT系统来进行催收,整个过程是可以在系统里留痕的;另外一点就是我们坚决不允许催收公司接触到客户的现金或钱,是全部由我们的委托机构或中间机构来收取所有的费用,包括客户偿还的金额,都是由他们来收取的。

  在这个里面,我们对催收公司有些要求和惩罚的措施,比如如果在客户那边有很明显的威胁行为或暴力行为,我们会直接跟他们停止合作,或者把他们从我们的外包系统里剔除掉。

  和讯互联网金融:那已经应用到实践中的这些催收方式,大概的追回率是怎么样的?

  陆雨泉:这是一个很难去回答的问题,我只能这么讲:目前我们比委托方自己所催收的效果平均下来好2~3倍。因为账款的性质不一样,比如银行的信用卡是一类,那相对好催一些;消费信贷是一类,P2P又是一类。一类的话,由于贷款的性质不同,所以说难度是不同的,回款率也是不一样的,而且还跟账龄有关系。比如违约是30天以内,还是31天到60天,这些都有区别。

  和讯互联网金融:刚才您说这些催收公司可以用共鸣科技的IT系统,那是否涉及到大数据方面的应用?

  陆雨泉:是的,目前有几个新型的贷款,举个例子来说:你现在在线上去做一些比较便捷的贷款的时候,都会要求你提供很多数据和信息,有很多授权。当然,很多信息都不是现在能够获取到的,但是他会要求你授权,未来他可以抓取到这些信息。比如通话记录、通讯录、电商的记录等。这些都会成为我们在催收处理中用到的工具。

  对我们来讲的话,首先第一点我们是在遵守法律原则和个人隐私的前提下,会根据客户当时的授权和机构给予的界限,来去查找这个客户的信息和数据。在这个部分里面我们有一套自己的大数据分析系统和处理系统,会去不断查找这些失联客户的信息。因为大部分的违约客户并不是丧失了还款能力,或者说暂时拿不出钱,绝大部分客户是以欺诈为目的的,是恶意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就抱着没想要还的想法,这种客户比例是最大的。整个信贷市场里面,欺诈客户造成的损失在80%以上。

  这部分客户他们都会有目的的去隐藏自己的信息,不管是真实的联系方式、联系人或社交关系。对我们来讲,就像一个侦探去破案一样,需要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包括交叉的检验,比如这个客户在这里借过钱,但是他某个联系人的号码在另外一个机构、另外一个客户身上又出现过,那么我们会寻找它的交叉性和关联性,找出来之后有可能这是一个团伙。在某个地区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或者说这个机构已经骗了这家机构,现在又去骗另外一家机构,这个时候是可联系的。我们也会通过授权去查找他们在电信运营商的记录,再电商的记录等,这些都会成为我们追踪的手段。同时也会通过传统的方法,比如通过电话或通过上门寻找他的户口所在地,居委会、派出所等,各种各样的方式我们都会去找,找到之后无非就是通过试压或者谈判等方式,让他尽快把这笔钱还上。

  和讯互联网金融:那这个过程中如何保证个人信息不受侵害?

  陆雨泉: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所有的数据处理全部是集中在总部的。总部有一个专门叫数据监控部门,他们来处理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会把这些数据给外包公司的。这个数据不可控的时候是不会发出去的,只会展示到我们的数据修复部门,他们在判断有价值的信息和数据以后,会直接到我们自营的中心,由他们负责线索的核实,线索核实以后,才会让地方的催收公司根据明确的线索上门去查找。在这个过程里边,客户的信息是不会外泄的。

  而且做催收这个行业本身就有一个很大的特质,就是很多机构对违约和坏账是很忌讳的。尤其是这些数据他们都很在意,因为这些都是他们花了血的教训、拿钱买回来的经验,他们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的。比如我想分享给别的机构,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们本身有很强的保密义务,在所有的合约合同里边都签的非常非常清楚。

  和讯互联网金融:对资产进行拍卖、通过技术手段将不良资产转换为标准化投资产品也是当下一些从业者的选择,但这就涉及到相关业务资质的获取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陆雨泉:资质问题其实是整个行业的一个拦路虎,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哪家机构很有效地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肯定是有办法的。举个例子来讲,我们看到像某些金融资产交易所,他们之前都在卖优质的未违约资产。但是违约的资产其实是一个定价的问题,因为资产本身它并没有什么界限,“好”或者“坏”这些是人为划分出来的,对于我们来说它只是一个价值的问题。

  就比如说这笔贷款没有违约的时候,一百块钱就是一百块钱,或者我们认为它值九十块或一百零五块;但是违约之后,判断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作为个人投资者来说,我完全没有能力来收回这笔贷款,对于我来说,这一百块等于零。如果作为一个催收员,我认为自己有20%的概率能收回这笔钱,我会打一个折扣,我认为要赚一点,15块钱我认为它是值的。如果说我是个很专业的催收机构,我认为可以催回来30-40块,那20块钱就可以买,举个例子就是这样的。

  和讯互联网金融:谈到现在我们来聊最后一个问题,刚刚您提到不良资产还有催收这些业务发展的都很迅速,那么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您认为不良资产处置未来趋势如何?

  陆雨泉:我分两个角度来解答:第一个问题是目前的经济形势会维持多久?在我们看来,在股票的一级市场或二级市场有一个很大的反应之前,恐怕经济形势都会处在这样一个叫“新常态”的环境下,可能还是需要时间才能逐渐变得更好,这个过程我们预计可能需要花两年左右的时间,这是其一。

  但是我们并不能说这个行业就是一个看天吃饭的行业,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我们出来赚钱,经济环境好的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之前我们讲过,以前的不良资产处置是由四大来做的,包括很多金融机构是不愿意卖不良资产的。为什么?比如我是一个银行,我把资产卖给了某个民营机构,贵了它不要,便宜了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举个例子是这样,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隐患在里边。但是随着整个金融业变得越来越开放,比如整个存款保险的制度,包括银行变得越来越商业化,那这些问题在将来都不在成为是问题了,也就是银行也愿意和民间的公司合作,他们也愿意把东西卖出来。

  另一点就是,在催收行业里面,随着手段的进步、贷款种类和资产种类的增多,它的范围会变得越来越广。贷款机构、包括P2P行业或整个互金行业,市场的信贷供给量在过去几年几乎是一年翻一番的,但催收的基础设施却在过去的两年之内几乎没什么大的增长。催收本身会基于信贷行业周期的特点,存在一个滞后性。因为先放信贷,过一个周期才会有坏账,这个时候大家才急急忙忙去找谁可以催。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当初作出的判断是一个预判,在2015年11月份,第一个催收中心投入使用,到现在也就半年的时间,能有现在这样的规模,而且我们现在的业务是接不过来,我们的人力和服务能力还不是太强。就以往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来说,有几百号人已经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了。但现在我们有七八百人的情况下,依然不能满足全部的需要。我们还需要继续扩张,开新的中心,扩张我们的合作伙伴。

  基于我刚才说的两点,也就是行业变得越来越理性和成熟,催收这个事不像以前一样都握在自己手里,包括很多银行也在去催收化,它自己养催收中心不划算,想把这些事情包出来;同时,信贷市场供给量的增加,会导致在后端市场也有很大的增量,也是需要我们去考虑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催收这件事以新的业态、新的方式,在成本上和传统的操作方式有巨大的差异,所以我们认为催收市场是一个万亿级的、非常大的蓝海。

  和讯互联网金融:其实还是有很广阔的发展前景。在共鸣科技这样的公司的帮助下,借贷人或者机构的安全和发展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

  陆雨泉:对,我们希望让机构放心地借给别人钱,也希望让绝大部分的客户按时去还钱。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