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中国汇率改革的未来方向

2016年03月22日14:50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王昭敬松

文字实录:

  和讯网:最后和两位嘉宾探讨一下最重要的人民币的问题。本周二《华尔街日报》的头篇报道非常有意思,它根据渣打绘制的一个指数看到,去年人民币在中国以外地区受欢迎程度有说下降,而且它也讲到,去年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发行规模也下降了47%,而且他通过访问一些中资的外资公司也发现,中国政府近期由于大手笔干预外汇市场以后,降低了外国人对人民币的兴趣。敬松老师,您认为市场是否已经看淡了人民币呢?

  敬松:不认为看淡了,我认为人民币本身长线,2005年汇改到现在十几年当中,整个长线升值方向并没有变,只不过最近一两年陆陆续续出现小幅回调,去年8月份以后回调幅度有所加大而已,大方向是没有变的。

  之所以出现刚才你所说的这些状况,我认为,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全球经济本身不好。中国经济在进行结构性调整过程中增速也有所放缓,这是很正常的,刚才我们看到的信息是合理的,并没有看淡人民币。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您如何评估未来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地位呢?

  王昭:中国在跨境贸易结算从2009年开始实施以来这个规模在进一步扩大的过程中,受汇率的影响也很大。这个数据是很真实的,它反映的其实不是对人民币看淡的走势,是对去年整个下半年以来,汇率形成机制在调整的过程中,价格波动很大情况下,人民币大幅贬值,对于这部分的影响相对是比较大的,这是一个市场的正常反馈,并不代表对于人民币长期是不是看淡。近期,相对其他货币,今天人民币又开始走强,或者人民币又开始升值到6.4、6.5这样的点,这个阶段来看,人民币相对比价、汇率是守得住的,G20来说,中国政府也承诺提供相对稳定的汇率,这在国际上还是相对有一些信心的。

  近期其他货币,去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大幅贬值,也和我们曾经有个报告过,人民币在那一轮里和其他货币比值效应来说,人民币贬值空间并没有多大,包括日元、欧元和美元,我们的贬值幅度单一来说好像很大,实际汇率并没有多大的贬值。这一轮随着日元、欧元汇率走强,对中国汇率贬值和其他压力有一定缓解汇率问题。未来从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来说,因为这不是个短期问题,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路径的实施,我相对比较有信心。

  和讯网:请问敬松老师,最近两周中国央行大幅上调了人民币的中间价,您认为它的这种涨势受到什么因素推动呢?

  敬松:我觉得这应该是中国汇改当中的一部分吧,中国汇改,我认为它最近两年明显地加快,而且我们看到汇改过程中,中国的外汇市场能够进一步国际化,看到这些动作我认为是非常好的,是在为扩大它的波幅区间做测试,这都是合理的,最终自由化的国际交易品种应该没有波动幅度限制,让市场来决定的。但我们国家经济、企业、老百姓个人现阶段还承受不了这个冲击,只是做一些测试让大家有一些对应的准备会很好。

  去年8月份,人民币当时有一段时间贬值速度非常快,5天贬了3%左右,这个幅度当时已经算很大了。这个幅度拿到外汇市场,比如欧元、日元常见主流品种来看,再正常不过了。当时的幅度,所有媒体都觉得这真的好像非常非常大了,个人、企业都要去适应这种波动幅度被放大的情况,逐渐把自由的人民币交给市场。

  和讯网:您认为,下一步汇改最核心的就是放宽波幅区间吗?

  敬松:最核心的这个话我讲可能还不太合适,我相信我们央行在人民币汇改道路上会有全盘更大的规划,但放宽波动幅度区间这种测试是必须的,这一步也是必须要经过的。这些年我们已经看到本身已经在扩大,只不过还没有扩大到足够而已,老百姓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一点,企业没有适应,并不能说汇改给经济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我们看蒙代尔《不可能的三角悖论》里,讲到一个政府在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以及货币政策独立性当中,不可能兼得,但我感觉中国央行的表现在同时控制这三角,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王昭:这三角可能就是如何平衡的问题。中国央行去年下半年以来推动汇率改革,汇率形成机制,包括采取了紧盯一揽子货币措施,人民币汇率调整,增大波幅区间,在离岸、在岸市场之间调节。应对美元加息之后的资本回流,近期外汇储备的变动其实都是央行在控制这三角之间平衡的测试。长期来看,权重更大的话,最终我们表现来看是维持汇率的稳定是个很显性的目标。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是最根本的问题,央行采取各种措施,包括汇率改革形成机制问题,核心目标也是保持本国货币独立性,去摆脱,因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对于全球影响,中国也希望在货币政策上面有一定的话语权和独立的投资者空间,对全球的货币体系和经济能够形成更深远一些影响,货币独立性是个前提。在资本自由流动里,相对我们的管制措施会稍微和汇率之前相对更加封闭一些,毕竟我们资本自由流动、全部开放还处于初期。在这块的管制措施和宏观管理措施相对是比较给予美国、其他自由流动国家相比,我们的措施政策面、手段上还是趋紧一些。

  汇率调整,近期上调中间价、下调中间价的措施,去年大幅度贬值,对外汇市场的干预,我理解不是要停滞汇率改革,根本商来说还是要维持我们货币整个政策独立性,货币政策独立性之后才能为下一轮,汇率长期改革,提供制度上、根本上进行调节,因为这种时间窗口对中国来说是很珍贵的。一旦汇改失败或者人民币国际化在这个阶段受挫,在未来调整里难度会更大。这三角的拿捏,整体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走向来说是特别重要的,尤其保持货币独立性这是根本的问题。

  我认为,中国政府宁可在汇率调整方面,在一些妥协或时间点、价位点上进行,G20之后中美在这方面会有一定合作,或相互之间的博弈或交换(也许是一些交换),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个货币政策独立性的考虑,而不失去根本,在这方面做适当让步和妥协的话,保持未来货币政策和会政策,中国其他宏观调控政策独立性有个好的条件和基础。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