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日元为何脱缰式上涨

2016年03月22日14:4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王昭敬松

文字实录:

  和讯网:下面我们和两位嘉宾将实现转到日本和欧洲,在本周二日本央行宣布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上个月日本央行实行了负利率,我理解它的策略是出其不意,本月他宣布维持不变,我觉得就是以静制动。请问敬松老师,您认为,为何日本央行在本月选择按兵不动呢?

  敬松:简单来讲他是没得动,因为日本央行零利率政策已经太多年了,甚至我都不记得到时候是十几年还是二十年,这个时间非常长。上个月他实行了负利率的确有点出其不意,但这个出其不意是跟着别人走的,因为欧洲央行已经率先实行负利率,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玩,如果他率先去玩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国际政治、经济上额外的压力。

  权衡之后,既然可以这么做,他这样做了,说这一个月就对日本经济产生多大的刺激效果显然是不太可能的。美联储一般是观察6个月,如果美联储的政策要发生变化,我原来去跟踪他的做法至少13个月以后才会发生变化。我认为,日本央行初步尝试一下负利率到底能带来什么。当然,不至于马上又再进一步加大,对他来讲不至于。日本央行在十几、二十年来他的货币政策几乎已经失效了,看看这个能不能带来一点动力吧。

  和讯网:您刚才提到日本货币政策失效,可不可以理解,如果他以后再推出宽松政策反而会出现日元继续走强的局面呢?

  敬松:这是有可能的,宽松与否。英国央行也曾经出现过宣布加息英镑马上暴跌,宽松也不意味着这个货币一定要跌的,如果欧洲央行真的是最后一次宽松或者就以此来判断对于他经济增长,接下来的经济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当然欧元就会涨。日元也是,它的货币政策常年处于失效的,如果因为宽松等新的举措真的能刺激日本经济,那当然日元顺应走强是再正常不过了。市场考虑的并不是要不要去更多地持有日元资产,并不是它的宽松有多大的损失,而是如果它能刺激到日本经济的增长,带来实实在在的投资收益,当然日元资产就会带来更加的追捧,日元就会上涨。最近一两个月日元上涨力度非常强,而且上涨之后,因为美元兑日元在下跌,最近一个多月是趴在那儿的。显然从市场心理氛围来看是有助于日元进一步上涨的。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您认为为什么日元出现了持续坚挺的走势,而且它已经超出了整个日本央行负利率的政策本意,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王昭:我认为,所谓的汇率其实是一种货币的比价,一方面考虑日本经济和它的汇率,经济整整里相吻合;另一方面我们把日元看成影子资产也有比价效应。这一轮全球金融动荡过程中,美元回调里,这个比价里,日元在这一轮QE以后,就是安倍经济学实行以来日元持续走贬,经过了很长时间达到了120的反弹。全球货币里,日元处于被低估的,在全球货币鼻息它是价值被低估的第二大货币,相对瑞士,它对全球经济,毕竟美元、欧元、日元里它是一大货币,这一轮避险情绪市场已经启动,黄金升值,货币体系里,资金肯定会关注低估的资产,日元肯定是被选中了。在这个过程里,一方面是这个因素导致,因为负利率出来之后对于全球经济是个更加看空的趋势,这种避险情绪再次加剧,使大量资本流向了日元,使日元价值回归过程开始。

  对于日元和它本国经济来看,负利率,并没有达到抑制,提升它通胀的效果,但我们看到它负利率的话,全球讨论负利率的过程,一方面是维持汇率的稳定,另一方面去推升本国的通胀,这是欧洲应该考虑实行负利率很重要的目标——推升通胀。推升通胀的效果在日本也不是很明显。因为负利率实施以来,尤其是对日本企业来说,它的薪资水平、老百姓对于未来存储、储蓄的预期,能够积累财富的预期也都在下降,能够进一步减缩消费环境,对它通胀的上调,长期来说也许会有效,但短期没有得到正面的激励,这种走势日本经济也没有支撑。更多认为日元这种走势是和全球整个大形势相关。因为这一轮负利率调整,之前的汇率,日本在前一轮汇率调整里更加有效,这个现象在欧洲央行出现负利率时也看到的,欧元一开始也经过了短暂的回调之后采取升值的态势。

  这一轮,是因为在全球经济都平稳的过程中,这种加息对币值的调整是正常的反馈,支撑走贬。现在避险情绪启动的情况下,这些被低估的货币,负利率对它汇率的影响,本国其实很难调整。

  和讯网:敬松老师,刚才您也谈到日本的货币政策实际已经失效了,但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本周也表示,在理论上可以把政策利率再降到负的0.5%,丹麦央行、欧洲央行都有过推行负利率的经验。上周欧央行放出宽松“弹药”之后,半小时之内欧元反而走强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下个结论,负利率这个策略对当前的全球经济已经彻底失效了?

  敬松:我认为分国家,对欧元区还是有效的。对于日本经济,负利率能产生多少效果我是表示怀疑的。因为它长年的零利率,老百姓对这块已经没有反应了,通过负利率或者进一步宽松,再印多少钱,但所能带来我实际购买力并没有产生增长。我认为,日本经济现在面临的,如果真想很好地复苏起来,能够有通胀的提升,对日本经济而言靠的是别人,靠的不是自己。对于是否对经济有效,对日本这边我不是特别看好。

  和讯网: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国家,您评估一下这些主要的国家,有哪几个国家他的货币政策已经可以下个结论说已经失效了,类似日本这种案例?

  敬松:我现在就认为日本失效,欧洲央行这些都还挺好,而且欧洲央行宽松的,就算是一次性打出,至少市场是认可的,不然欧元不会短时间暴涨400点左右。既然从外汇市场反应来看,这些市场的人,落到它整个企业、民众角度我相信都是认的。

  和讯网:王昭院长,我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现在全球央行都在把债务货币化,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要把所有的政府债券都要买下,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其实我们看到整个央行如果再把这个趋势都学习日本央行,不断扩大资产购买规模的话,以后会不会出现股市一大跌,央行就统一都会买国债,流通股,比如楼市崩盘会不会出现央行就买下这些房屋,类似有点在实行一个货币社会主义的情况?

  王昭:这是个很好的话题,关于社会主义这一条。这种现象,在上一轮全球大崩盘过程中,出现了我们对资本主义的反思,出现了一批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也考虑到这一轮资本主义会不会全盘不说国有化,但这不是我们经济考虑的重点。您提到的全球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包括购买大债务,买下房屋等等,我认为,这是个风险积累的过程,这个结果是治标不治本的,全球资产负债表,它已经实行了8年或者往第9个年头迈进过程中,我们没有看到全球经济有根本性的复苏反弹,只能说维持,进一步刺激,在需求端调整,但我认为这种努力越来越显示出无力,这种无力体现在各个方面。

  今天早间我看新闻,德拉吉也在开始向欧洲发话说需要进行结构性的财政调整。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不是所有的,不是决定性的,需要各种政策取配合。这种一系列结构性改革,包括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人口结构问题,产业分工体系,新制度体系,制度体系再造这些问题才是解决,我们并不认为这一轮经济危机是个短期现象。九十个年头冒进过程里已经是长周期的,甚至结构性的调整问题,不在结构调整问题上解决问题,只是在货币体系上调整的话,我认为长期来看肯定是无效的,即使你买下所有的债权,买下所有的房屋,买下所有的资产来说,经济的动力不是这些,这不能给全球经济提供新的发展动力,必须要从根本上去解决,正式面对这些问题,需要人们重回到1945年时那一轮的,凯恩斯提出的货币体系的改造,全球规则的再造。如果能重回这些体系,全球政策制定者们形成一种合力,真正坐下来面对这些问题,而不是我们称之为政治泡沫或应对大选,争取选民这些短期策略,可能全球经济才会为真正下一轮复苏提供动力。

  和讯网:敬松老师,我们看到昨天英国央行也公布了一系列结果,他也宣布维持这个QE规模和低位利率不变,英镑马上应声走高。在过去一个月,英镑是表现最糟糕的G7集团的货币,您如何评估未来英镑的走势?

  敬松:我认为它这种糟糕可能体现在涨幅不如别人,英镑涨起来以后回调的幅度比欧元更大,根源性的还是在于,因为英国退欧这个事儿对它产生了很大的经济、政治的不稳定性,导致最近几个月英镑一直是非常明显的单边跌势。单边跌势之后,现在出现上涨,对别的品种来讲有些已经中期、长期转涨,对英镑而言最多只能算作中期的反弹。它的反弹过程中没有扭转趋势,延续性相对就没那么好,相对会差一些,甚至这个反弹之后,英镑在后面还会再次向下创出新低都有可能。

  和讯网:实际英国的低位利率已经保持有7年时间,之前卡尼一直在谈论加息的问题,最近他谈论得很少了。

  敬松:不谈了,去年谈的多的时候偶尔还能给英镑带来点动力,现在一个观念是,政治经济都面临不稳定的东西。我估计现在真的去谈加息很难对英镑产生多大的影响。昨天英镑涨了,我认为和英国央行的报告、讲话有一点点关系,更大的还是美联储四次变两次,耶伦相关的讲话,对这个反应还没完,因为英镑涨的同时欧元都在涨,瑞郎也在涨,甚至英镑只说涨幅和它们差不多,都没有明显比他们大。

  和讯网:您觉得会不会英国反而出现降息的情况?

  敬松:短时间降息这个可能性我认为存在,至少从欧洲央行、周边这些国家对比,我倒是认为它有这种风险,只不过它没有把相关态度表露出来,也没有开始在市场上尝试。一般会放一些迹象出来,看看市场的反应,了解一下情绪状况,以及对应尝试时企业的反应,目前还没有,你刚才问到,我想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

  和讯网:上周欧洲央行宣布扩大宽松的规模,但市场有一种声音说,欧洲央行已经面临无债可买的局面?您如何看现在市场的反应呢?

  敬松:无债可买的确是因为买的很多。我这么来理解,任何国家在经济增长过程中都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早一点时,一个经济周期从复苏到再次衰退基本8年左右,后来10年、11年。现在观察到的这个周期还在进一步加长,加长的原因是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经济再出现问题时我能想到更多新的办法补这儿一下,那儿补一下,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结算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它也没有倒,所以,这个时间更加演唱了。无债可买意思是说,这方面的手段用完了,还会有别的手段再来,直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再交给市场说我不管了,这无非就是真正经济完全衰退或“崩溃”,那个周期才真正到来,我想这只是一个过程吧。

  和讯网:去年12月欧洲央行议息之前高盛的报告就预测,说日元兑美元会跌至平价甚至跌破,反而市场的反应完全和这个相反,您如何评估欧元未来的走势?

  敬松:从市场的情绪,我认为影响到欧元汇率走势最根本的是全球参与者的情绪,简单来说,欧元在经过前年的下跌,最低是在去年的3月13号,见到最低点之后,至今欧元一直在低位是水平横盘,最近这几周是在横盘区间范围内由下往上回升的过程,但整个横盘的箱体没有被向上打破。那就表明欧元的长期空方人气没有涣散,除非往上破了将来再说,但现在没破之前我显然保持对欧元进一步看跌,认为还有望继续去创新低。当然,真正落到交易当中,欧元做空举措当中时兑美元指数,兑美元指数和欧元最大的细节差异是,欧元在盘整过程中没有创新低,而美元指数涨起来在高位盘整时创过100.48这个准确的高位,不是纯水平盘整,是盘整过程中创了一点新高被砸下来的。砸下来就是现在这轮下跌,对美元指数来讲,我的交易当中有个说法,不怕它不涨,就怕它涨一点点,创个新高就砸下来,现在美元指数再发生这个状况。所以,欧元能不能够中长线真正奔着平价去,近期走势来看,美元指数93这个区间的下沿能不能守得住很关键。

  因为它的图形,本来长期来讲美元指数和欧元差不多,只不过是反相关的状况,但它细节上有差异,要以此来确认美元指数93,来确认美元指数是不是能继续恢复它的长线涨势,以此确认欧元能不能够奔着平价就去了。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欧元区的问题,是否央行已经触碰了宽松极限的困境,也就是说它没办法再继续宽松的,但这个通胀依然毫无起色。

  王昭:我认为,这不是简单的欧洲央行碰到的问题,是全球普遍性的问题,因为我们毕竟已经宽松了八九年,但经济毫无起色,大的周期来说肯定是这样一个趋势。对于欧洲央行,您提到的无债可买的情况,这个情况本身和欧洲购买债券的评级标准,它这次也调整了,非银行的企业债它也可以购买了,毕竟各国国债标准上限,葡萄牙等等购买的债券已经开达到它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了,所以,它必须要拓展新的央行资产可以购买的品种,这也是它这次前几天欧洲央行决议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市场也会看到,非银行企业债规模有多大,有人算过,不足以支撑它从600万到800万的规模,长期债券购买的额度能不能支撑QE继续宽松;它即使能购买到债,中国等等也在放出一些债,其实是对于欧洲央行买债的一种支撑,我放出去你购买,德国的一些债务中国也在市场上出售,给了欧洲央行一部分购买债券的支撑。长期来看,这种政策效用来说,对于欧洲整体经济有多大的提升作用,我觉得可能不太乐观,因为这种定量宽松如果短期内有效,负利率政策在日本市场反应里有了3-4天的良好反应,到欧洲负利率可能只是持续了90分钟到1个小时左右,市场就恢复平静。市场对于货币刺激性政策已经开始出现了反应的疲软,激不起市场任何情绪,市场也意识到单纯的货币政策,即使对于长期经济改善效果,时间已经给我们证明,这个效用越来越递减,必须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

  和讯网:敬松老师,今年1月我们听索罗斯说全球市场已经进入危机模式,而且整个市场出现波动时,1月资金流入到了日元和黄金当中,去年8月全球股市出现波动时,资金是流入到了欧元,欧元曾经一度达到1.17高点。当前市场环境下,投资者有什么避险资产可以买吗?

  敬松:从避险角度来讲,投资者到底想保还是想赚。如果是想保,外汇市场最常见的保,就是你按照一定的比例,就像我们国家对人民币一揽子货币一样,你个人也去实行一揽子货币,这样无论之间涨跌相互抵消差不多,这是个保的做法。如果是想赚,那单纯地说你换成任何资产,比如欧元、日元、黄金、美元,换成任何一个都不合适。因为想赚的话,单纯换成一个,除非他要有一个中期至少以月为单位的连续性才从中有的赚。按最近一年走势来讲,美元指数一直在横盘,这个横盘区间还没有破,这时候如果换美元在横盘区间范围内,基本这种得于失就是今天有明天没,因为来回震荡。

  对应到非美品种看,澳元、加元、日元、黄金的上涨应该都处于周线图级别的偏大级别的反弹。这种反弹现在去追我认为也并不合适,因为它的性质是反弹,换成这些品种的话,需要等待它从技术图形上做个二次探底,二次回探的时候做一波。所谓二次回探时做一拨,它表达出来的思路,它想赚就是波段性的,这是纯粹从交易的角度。

  还有一个角度想赚什么呢?我自己也是,基本上流动资产都会换成美元资产,当我换成美元资产并不寄希望于美元涨多少我赚多少,而是我拿的美元资产在全球视野范围内去看看拿着美元我可以做什么样的投资,通过这个投资本身来赚钱,而不是逃到美元上,美元涨多少我赚多少,不是那个概念,应该要更大的视野去看,包括全球其他国家的股票,换成美元以后,都能够对应地去操作一些,也包括原油、贵金属,不仅仅是外汇了,都可以去考虑参与及

  和讯网:我们看到全球市场还有一些高息货币,像澳元、纽元……

  敬松:都比以前低了很多,虽然还叫高息。

  和讯网:套息交易现在是否还有效?

  敬松:套息交易本身它赚的是利差,现在也出现了负的品种。但是我觉得我们在考虑套息交易时,这个套息交易的品种是不是绝对强势,如果属于高息品种又属于绝对强势的话,里面的风险会比较小。近期状况来看,澳元、纽元偏高一些,它的上涨延续性不像2008年以前那么好,2008年以前是套息交易特别风行的时候。澳元是周线图级别的反弹,它的延续性还没有到单边牛市那么强。这时候去做套息,它所能带来的利润和风险是不相匹配的。咱们不说大跌,一旦澳元已经涨了几周起来的,一个二次探底,所带来的损失已经远远大于套息得到的收益。我认为,做利差的套息交易还是不太好。

  和讯网:请问王院长,您认为现在投资者有哪些避险资产可以买呢?

  王昭:避险资产也是分几种类型,现在这种避险选择单一的品种或者单一的时点都是很难去规避风险的。所谓避险从几方面来说,一是资产配置的结构问题,二是时间上短期和久期的配置问题,三是品种配置问题。从商品市场和货币市场来看,我们近期也看到了,市场对于低估的货币开始转换,上一轮美元强势走弹,包括加息预期,大家去增持美元。后期一些被低估的货币,包括日元、欧元,随着近期大宗商品市场的反弹,澳元、巴西的雷亚尔这些资源性货币也会开始有一轮反弹走势,这些被低估的,包括有资产背书的,随着资产价格回调,这些货币价格也会有一定阶段的上调,这是可以选择的配置方向的调整。

  现在去增持,近两周时间石油价格,今天早盘还在上涨,已经突破40,从二十几,不到三十涨到三十到五十的幅度。这样的过程里,大宗商品,铜的价格配置一部分,从资产配置角度来说,在低位进行一些大宗商品的投资也是一部分选择。

  从时间配置来说,我们认为,短期风险规避是一部分,应对短期的波动是逃离调整、投资性调整或其他调整。对于长期资产配置,和你资金久期有关系,如果是长周期的资金久期配置资产配置更加稳健的品种,价格、价位上看长期的走势可能是个选择。因为资金久期配置对于整个系统边界,资产安全边界也是需要考虑的。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