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美联储为何下调加息预期

2016年03月22日14:39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王昭敬松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和讯座谈会,我是主持人孙建楠,本期节目我们讨论全球外汇巨大波翁。今天请来的两位嘉宾,他们分别是登富特的品牌形象代言人,中国著名外汇分析师敬松老师,您好!

  敬松:建楠你好!

  和讯网:另一位嘉宾是中国顶尖的智库,均衡博弈研究院的院长王昭老师,王老师好!

  王昭:你好!

  和讯网:感谢两位嘉宾作客和讯网。北京时间昨天凌晨美联储宣布维持利率不变,耶伦在会后也表示,利率的路径会低于2015年12月份的预测。在盘面上,美元指数在3月16日-17日分别跌去了1.1%,创下了2009年以来最大的背靠背跌幅,美元兑日元也跌了1%,创下了2015年10月份以来的新低。请问敬松老师,您如何评估整个市场对美联储议息结果的反应,您觉得它是否正常呢?

  敬松:在利率、汇率之前,市场普及预计,的确,美联储是保持利率暂时不会加息的,这基本是有定论的。市场最后的反应是美元指数发生了对各大非美品种全面的下跌。这个反应主要的原因是讲话当中他修改了之前市场预估到的2016年加息四次,这个变成了两次。我认为,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利空,但换个角度来讲,其实它只是在把他加息步伐做适当放缓。而因为之前相关预估已经导致美元指数从前年开始发生了一轮长达基本一整年时间的上涨,去年至今,这一年整个处于持续的横盘过程当中。美元指数短期因为加息暂时无望,出现这个下跌应该说只是对前期上涨过程当中进一步做个修正。我并不认为这个事件导致的美元指数从此抬不了头了,这是正常的美元指数短期下跌的反应。

  和讯网:美联储的利率预测它也表示,对利率预测并非是未来的一个政策计划,而且耶伦特别强调,政策没有一个预设的路径,而且他重申,每一次美联储的议息会议都可能重新评估,而且她说并不排除4月份加息的可能性,所以,您认为耶伦的表态他真的是偏鸽派吗?

  敬松:我觉得谈不上偏鸽派的问题,而且作为央行来讲,每一次随着经济的发展过程,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在这里重新去权衡,这是一个起码应该做到的,并不是好像我去年12月份表示要怎么样,2016年就一成不变,经济在变,我相对应的政策举措也是要变的。我们也站在他的角度去讲,没有哪个央行说自己的政策被人摸得清清楚楚的,自己的态度被人看得过透。所以,她总是在表达她观点的同时给出一些让你可以猜想的其他的一些可能性,这可以合理理解,并不是多鸽派,如果说他这个鸽派对于美元指数真有多么不利的。

  那我们对比其他央行的,其他央行不是简单鸽派的问题,而是实实在在本身就在一步步进一步宽松,不管怎么样,美联储在2015年12月已经开始紧缩了,只不过把现在的紧缩状况考虑到综合状况有所放缓而已,我认为这谈不上鸽派吧。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通过耶伦在会后的表态,美联储对美国整体经济评估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呢?

  王昭:因为和上两次议息会议之后的声明相比,这次美联储更多考虑了,因为我们看到美国的经济数据,考虑了两大指标,就业和通胀,相比是支撑他加息的指标,但他这次没有加息,反而考虑到全球经济、金融市场风险问题。考虑这个因素之后,市场的反应美联储更加倾向于鸽派,这和他之前的表态是相对比的。之前我们看到,尤其在12月份,当人们预期它的加息会是鸽派的,当时反馈整体是鸽派里偏鹰派的,随后引起市场很大的震动,在最近两个多月时间里。这次因为考虑到外部风险问题,所以调整了他政策调整的取向或步伐。

  我们认为,这并不是美联储对于美国经济内部考虑的一个侧重,而是权衡全局,他认为是一次调整。从整体来看,此次美联储会议声明和其他,这两个月期间,全球央行政策调整是,没有市场既定的路径,是全球央行,包括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到,央行需要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包括前瞻指引也是央行影响市场的一个方式。

  从最近两个月以来的全球央行的表态和政策来看,我们认为这种前瞻性导引的政策相比其他时期,是不太成功的。这一轮里央行各种政策出台以及反馈在市场中得到的信息甚至和市场形成一种对冲,包括政策前瞻性指引,我们看到市场影响力,这种效用也是在下降的。

  和讯网:我们能不能给它归纳为,这次美联储放缓了加息的步伐主要考量的因素是海外的风险因素?

  王昭:它考虑到海外的风险因素,因为美国毕竟是全球最大的一个经济体,这种风险因素,尤其金融市场的风险,对于美国国内经济也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也不能单一说它没有考虑到美国经济指标,只是从指标反映美国经济比较向好,但是考虑它未来的风险以及商品市场对它通胀长期的影响,以及后续实体经济里工业数据不是特别符合预期。所以,他考虑全面的话做出适当的调整。

  和讯网:请问敬松老师,您认为这次美联储他由四次加息预期减为两次,让他有这么一个转变的主要原因能不能归结为是海外市场的风险因素呢?

  敬松:我也赞成刚才王老师讲的,主要还是由于海外因素所导致的,我认为它的货币政策调整,加息与否这些是取决于经济复苏过程中他需要多大的对海外资本的吸引力,加息本身是一种度海外资本吸引力的重要举措,可以增加资本的机会收益吧,而且它本身又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综合因素很容易吸引这些资金过来。在原来2016年是四次加息,给市场这样一个指引情况下,它对资本造成一种持续的吸引流入。现在变为两次,似乎这种流入的吸引力暂时来看降低了,但它的一个变化前提是,我们纵观全球其他央行情况下,这些央行还在不断地进一步扩大他们的宽松。我们资本流动时的规律其实是在做对比,有一方在往进一步宽松走,美联储这时候没有必要再刻意拉大基本利差。

  不说两次吧,就算他不加息又能怎么样呢?其他宽松的情况使得这个差距仍然是存在的,它已经拥有足够的资本吸引力,如果我站在那个角色去讲,没有必要非要加这么多息,因为美国经济到现在没有到说非要靠加息来控制通货膨胀这个程度。我不加这个息仍然可以吸引到足够的资本,而且我没有通过加息来增加我企业的成本负担,也没有让促使美元近期再出现多大幅度的上涨,进出口企业在海外的竞争力就可以得到保持。这种权衡下,至少站在他的角度,这是对美国经济是非常有利的一个做法。

  和讯网:您如何评估,现在美联储内部鸽鹰派的分布?

  敬松:我认为,鸽派、鹰派很多还是我们外界的人人为去划分的,因为里边基本还是有一半的人没有明确的鸽派、鹰派,他们还是代表着他独立的人格在那儿,就是他独立的判断。我认为,现在美国经济是适合于偏鸽派的政策还是偏鹰派的政策,偏激进一些还是偏宽松一些,到底适合哪个是基于自己站在为经济怎么更有利的公正想法上得出的,不能说是一个势力的比拼,其实他没有比拼,他们都在共同为了美国经济发展在想办法而已。我认为,他们是这样的思路在进行协调比较好。

  和讯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没有固有的我是鸽派或鹰派,会根据形势的发展随时进行调整?

  敬松:不所有人,但名字我不记得。的确,我看到他们在变更时更多的还是在考虑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需要。

  和讯网:就等于处于中间地带?

  敬松:对,中间地带基本占了一半人,平常不是特别明确的。

  和讯网:您认为耶伦她有明显的鸽派或鹰派的角色吗?

  敬松:耶伦这个位置直接给她下个结论鸽派或鹰派也是外界加给她的。她也是在根据美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状况,比如这次讲话都认为偏鸽派了。但我认为,每个研究机构看到的观点也并不完全一样。尽管四次变两次,我并不认为她就变成鸽派了,好歹还有两次,她没有说我要跟着他们去宽松吧。从经济发展角度这样在进行考虑。而且我认为,美联储整个货币政策变化来自美国经济状况,整体还是在向上的过程当中。

  美联储在去年12月份加息那一刻应该是权衡的很多东西,这是个很难的决策,因为美联储加息这个事儿,从去年4月份这个事儿就一直在讲快加息了,拖到12月份总算加了,他也权衡了特别多的东西。二战以后,美联储现在的运行方式去跟踪它的历史来看,一旦加息过一次或降息过一次,就是发生货币政策变化之后一般至少会有六次,跟踪过它这样的做法,甚至基本是连续的,很少的间隔。我想他也做好了将来持续加息的准备,所以,整个结构性牛市是没有变的。

  和讯网:请问王昭院长,美元还是否处于结构性牛市之中呢?

  王昭:从近期情况来看,因为这次利率调整之后最直接的变化,我们看到的是美元指数大幅回调。这一次暂缓加息,对加息预期的下调,从金融市场来看,支撑了前一阶段的商品市场、金融市场的反弹,因为在全球宽松的情况下,美联储暂缓加息给了市场,不管有人说大宗商品,实际我不认为这是一次产能的回调或复苏,更多的是一种货币现象。美元这一次的议息会议导致美元指数下调,我看到黄金、大宗期货等等上涨可能对于金融市场、商品市场是个支撑,对美元指数,现在看到的情况也许不是一个特别短期的趋势,可能还会在一定趋势内延续这个趋势。因为从黄金和美元对价来说,在这个比价中我们看到一个交差点出现,包括现在的黄金和美元、其他货币比值的出现,可能前期加息预期出来之后,强势美元已经维持了一年多。

  整个市场运行疲弱情况下,美元这次的回调,我认为不是一个特别短期的效应,在一定阶段里美元要走弱。

  和讯网:您如何评估未来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呢?

  王昭:耶伦也说了,不排除美联储加息的可能,但整体市场认为6月份加息可能性大一些。我们还要考虑到一个因素,现在全球市场环境相对比较脆弱,央行和市场之间的博弈和对冲。这么长时间以来,过去八九年的宽松,市场已经习惯了美元规模扩张,在收紧过程中我们也看到,尽管我们上次反弹中也说了,加息预期消化的两年,真正这种效应,加息以来不会有太多的波动,但市场反应并不是这样。最近市场可能无法适应这种加息步伐,尤其经济数据,包括中国经济数据下降过程中市场给了政策制定者很大的反击。12月份以来,全球各个市场大幅下挫,商品市场打到底的情况,我们认为是对这次全球央行加息政策特别大的反馈。

  这种情况下,美联储下一次加息会在什么时间会考虑到整体的全球形势,包括关键性的事件,6月份有个很重要的事件是英国退欧的表决。这个阶段我认为,6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肯定会考虑到这一点,因为退欧是在美联储议息会议之后的事情。在这个阶段里,他是不是会考虑到这种封闲性,我认为还是关注的点,如果考虑到风险,美联储很有可能把加息推迟到7月份。

  和讯网:敬松老师,您觉得最近一次美联储加息会在哪个月呢?

  敬松:这个话题拿到去年这个时间节点是一样的,美联储不断给我们上演“狼来了”的故事,其实一步步的这种预估、变化非常大,准确下个结论,或者我没有这个结论,下这个结论没有太大意义,从交易的角度来讲。经济的不稳定性才会导致政策的不稳定性。全球经济的变数依然很大,甚至我在想,欧洲央行在他稍早几天的时候,上周四的时候它是降息,进一步扩大它的量化宽松。随后欧洲央行行长也讲到位了,以后不动了。这个话我也会怀疑,他是现在认为到位了,万一经济后面有任何的变化,我重新启动,我认为没到位也可以啊。美联储也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可以去预估,当然他自己不排除4月份加息,我想它是给市场稍微一点信息,不想出现美元崩溃的状况。

  但真正从市场各大研究机构,以及市场交易情绪来看,预估美元4月份加息的概率还是挺低的。它今年全年两次,去年一样,基本已经完全压到了年末才进行,今年作为美联储来讲也希望更长时间去观察它运行周期。以前的做法来讲,一般这个观察周期会到6个月。所以,我认为最快也得到6月份,才会有新的格局出来,未必加。

  和讯网:会不会出现美元指数在加息之前走强,出现这种“类似加息”行情呢?

  敬松:其实上一轮就是这样的,市场交易炒作的永远是预期,美元在前年涨一整年过程当中并没有加息,当去年真正把加息这个事儿提到议题上时美元已经没有继续走强了,但它一直保持强势格局,整个在100.35下方,下方最低93附近,在这个范围内维持了一整年至今没变。即便像昨天美联储讲暂时不加息,美元也下跌了,但93这个价位没破,它现在的下跌至少在去年一年整个范畴之内的。如果93这个价位被破了,那美元指数带来的才是深幅度的中长线级别的回调。

  和讯网:王院长,我们最近观察到欧洲、日本、中国和新兴国家普遍处于宽松周期,这会不会在未来极大程度地制约美联储收水的空间?

  王昭:我们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去年以来,全球经济开始分化,尤其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经济分化,导致全球政策走势的分化。去年欧洲开始QE,日本宽松也在持续加大,只有美国开始加息预期越来越强,这其实是个政策反向,这个政策反向和各自全球板块里的经济走势是密切相关的,在这个过程中,新兴市场更多受制于这两个板块之间的经济变动影响,尤其新兴市场在整个美国需求上升过程、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汇率的影响,新兴市场经济在这轮美元加息中可能也开始走弱。在这里面形成两大阵营,一是美国经济指标越来越强势的反弹,从另一方面来看,欧洲和日本经济持续还在低迷的过程中,通胀目标可能短期内很难达到2%的预期。二是新兴市场,去年以中国为代表,出现了下行压力。

  过程中,这种政策的分化,尤其在年末加息预期一起来,全球市场巨大的波动里,我们意识到是一种市场和全球政策的对冲,也是各大板块之间的对冲。在G20会议前后,市场预期在这次G20应该会有一些全球政府联合应对这种措施,但是从(议息)会后反应来看,全球宏观调控决策者一种无力,或者尤其从央行来说,因为他们调整的空间,经过八年宽松的调整空间不仅美联储已经受限,美联储相对经过这轮加息调整政策环境可以调动的手段,还没有到弹尽粮绝的地方,和欧洲、日本相比。

  加息的空间,这次它四次调两次也是受到外界压力的影响,他必须对这种政策负责,不仅对美国经济负责,毕竟它也要维持全球的金融稳定,尤其在金融市场、商品市场对于美国这种反作用力、反效果,尤其在金融体系里他必须要考虑的风险,过程中他未来搜索的空间,收紧的空间,收紧的节奏可能越来越谨慎。

  和讯网:刚才您提到他收紧的节奏问题,会不会出现在其他央行压力下美联储政策突然间有个掉头,比如重返零利率或负利率?

  王昭:最近市场特别关注负利率这一块,美国是不是也在尝试研究负利率的推行。当然耶伦也说了,他们并没有积极地考虑负利率,但他们也在为此做准备,包括各大银行调查性的研究等等也在进行。但是负利率,我认为对美国来说还存在一些障碍,或实施的可能性并不会太大。

  重回零利率,短期内可能不会一下子掉头,但是整个节奏的把握会受一些影响,包括加息的幅度,加息的步伐,缓慢调整的过程会有。也许会回到零利率,走负利率的区间可能性不大,包括受到法规因素的影响,技术性的问题,银行系统包括美联储内部成本问题,与日本、欧洲相比,他要调到负利率对他超额准备金的利息回调,超额准备金在美联储负债表里占的比例是相当大的,甚至超过60%。这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里的比例相对是小的,如果美联储实施负利率,这个成本也会(高)。所以,考虑几方面的因素,认为美国重回负利率的可能性相对比较(小),但他之前的预研究和可行性研究需要他做出充分准备的一个点。

  和讯网:敬松老师,我们看到美国国内的数据,非农就业报告,失业率,其实是相对偏好

  敬松:表现一直还比较好,最近两年一直在走好,非常好。

  和讯网: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决定美联储的加息步伐的因素就是海外的因素?

  敬松:现在影响到,导致他加息步伐放缓这肯定和海外有很大关系,因为本国国内状况还在积极的正常增长。海外既然在宽松,他没有必要说我非得去收紧。其实如果我不动,对比之下我已经是收紧了,这样的情况下我能让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不去限制它,哪怕它出现需要遏制通货膨胀时再加息也好,对他来说就是经济增长过程当中出现的泡沫,其实适当地多出现一点不是坏事。

  和讯网:我们可以理解为,美元是继黄金之后稳定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之矛,2015年,美联储宣布第一次加息之后,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在内11个国家的货币先后都宣布放弃紧盯美元,本周一埃及也加入这个行列,您认为,这个情况会否加剧呢?

  敬松:放弃紧盯美元,其实这个事儿人民币以前也做过。我们最后看这些国家都是处于发展初期的国家,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都想追求自己货币汇率的独立性,站在他国家自身角度,发展过程中都在走的一条路,包括人民币,我们也是放弃了紧盯美元,采取了紧盯着一揽子货币。再往后,人民币在逐渐汇改,都在推进,将来人民币的自由化、国际化,以此来确定我们的经济地位,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等等,都是相关的一套。但这并不会影响到美元的地位,因为它只是在追求这条路。原来继黄金之后成为外汇市场的稳定之矛,那是因为之前以黄金定价,全球都盯着黄金,美元盯着黄金就好了。所以,那会儿我们称之为美元为美金的原因就在这儿。

  现在全球经济发展,各个国家都在经历的一条路,没有动摇到美元的地位问题。

  和讯网:请问王院长,现在很多国家都放弃紧盯美元,这很大程度说受到美联储收水的动作,会不会有这个趋势出现美元为主导的第二个布雷顿森林体系会崩解呢?

  王昭:我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对于前期2015年以来,很多货币放弃紧盯美元,可能是之前因为美联储加息预期,强势美元的回归,资金回流这些因素影响到了以上这些国家,尤其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情况,汇率情况,在这个过程里,强势美元的强势回归,很多国家不能承受,从成本上来说,包括国内资金流动来说他们放弃了紧盯美元的政策。反而,这一轮美联储政策开始往收缩步伐减缓,预期开始回调,这个阶段里这个趋势可能是个利好的行为。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美联储声明出来之后,亚洲包括新兴市场资本市场、资金市场的稳市和利好,这种情况下,美元指数向下修正,对于这方面不是恶化的消息,甚至是减缓的部分,新兴市场资金外流的压力,包括汇率的压力。这个角度来说,短期这个情况不会继续恶化。

  中国来说,去年已经不卯盯美元而开始卯盯一揽子货币。对于中国这个大国来说,埃及这些国家货币在全球经济货币体系占的份额相对较少,对国际影响也相对较少,中国去年下半年已经寻求,2009年以来我们开始走人民币国际化这条路。去年也是比较合适的时间窗口,我们开始卯盯去美元化甚至卯盯一揽子货币。近期,我们还是在货币的独立性里强调,对中国来说是个需要考虑的比较重要的因素。对以上国家更多考虑的是短期经济、资本流动和汇率影响。对中国来说,去美元化过程是这些国家在这一轮趋势里最关键的因素。

  对未来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否会瓦解,尤其在近两年汇率体系其实是紊乱的,汇率价格也是在剧烈波动的环境里,很多时候我们在卯盯美元,全球市场在开始分化,美元走势和本国经济走势,有发达国家走势,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背离,使这种趋势进一步凸现。

  如果这种分化还在加剧的话,全球央行也没有拿出一个特别合作的姿态或真正面向长期结构性改革方案,短期不至于崩盘,但长期对美元在国际地位里也是一种削弱。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