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中国僵尸企业为何“僵而不死”

2016年03月17日10:4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胡玉玮相均泳

文字实录:

  主持人:其实谈到中国债务问题,实际上过剩产能就是中国债务问题的本质。所以,在上周六,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他特别提到,“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的一些措施,来妥善处置僵尸企业”。所谓“僵尸企业”这四个字也是最近中国企业的一个关键词。

  我想问相先生,为什么各地方政府会让辖区内一段时间以来,“僵尸企业”出现“僵而不死”的怪象?

  相均泳:因为僵尸企业一般都是地方规模比较大,而且就业人员非常多的一种企业,而这个企业对这个地方的经济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这个企业破产、死掉可能会对地方的财政经济,特别是对就业,会造成一定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所以,地方政府还是很大(程度)考虑这样的因素。

  主持人:您觉得在清理僵尸企业的过程中,会遇到哪些特别的阻力?

  相均泳: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合理安置就业的问题,大量的人员下岗以后,如何让他们分流,找到新的工作,新的岗位,解决社会不安定因素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请问胡先生,您认为各地方政府辖区内僵尸企业僵而不死,它有哪些重要的形成的原因?

  胡玉玮:这个原因刚才相老师已经提到了,主要还是这些企业长期以来对当地的,不管是GDP,还是就业,还是税收等等都是做了非常大的贡献。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于地方政府考核,还是以唯GDP论英雄。在这种大的评级体系之下,地方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更多地从GDP增速的角度考虑。在这种框架下,很多企业生产率已经开始降低,持续下降,对环境污染也是非常严重了,但是为什么还是僵而不死,主要还是从这个方向来考虑的。现在中央政府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正在着手处理这个现象。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清理僵尸企业遇到的这些阻力里边,最重要的就是这些职工就业的分流。所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重点抓好钢铁、煤炭这些困难行业的去产能。中央财政也专门安排1000亿元资金来帮助职工进行分流安置。所以我的问题,请问相先生,这拨去产能是否就等于一个失业陷阱?

  相均泳:这个与失业陷阱起来还是很难划上等号的,当然也会产生非常大的下岗问题。我们国家确实面临,特别是钢铁、水泥、玻璃、煤炭这方面产能过剩非常严重。同时我国也在推“一带一路”,推国际产能合作,希望把我们一些过剩产能通过转移出去。在这个过程中,把一些原先的企业很多产能转移,转移到国外去,进行新的发展。

  我们也在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当然,也有一些新的业态,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地出现。在这个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就业的需求。经济发展,一方面会有很多旧的行业会不断淘汰掉,新的产业、新的业态不断地出现。新的业态,特别是现代服务业会产生大量就业的需求,在这方面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请问胡先生,中央财政安排这1000亿元专项资金用于职工分流安置,它是否够用。其实更深的问题是在解决产业工人去向方面,您觉得会有哪些比较有效的考量?

  胡玉玮:关于1000亿国拨问题,因为有关报道已经提出来,这1000亿主要是为了2016年、2017年的临时性中央财政的支持。因为随着改革的推进有一定的调整。确实产能问题对于分流职工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这几天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已经提出来给一个数字,总共是180万职工面临安置、分流的要求。所以,我们今明两年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我个人认为,中央政府已经是在供给侧改革上没有回头路了。基于这一点,我们去产能肯定是要做下去,在去产能过程中确实产生很多问题,主要是职工下岗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三方面都需要做一些工作,做适当调整,1000亿主要是指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需要从政策上面进行支持,对下岗职工一些财力支持,加上社会保障制度完善。

  因为中央政府很长时间提到,我们需要在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保底。宏观政策要稳,改革的路一定要走下去,供给侧改革一定要走;微观要活的意思是,我们要适当条件、不同地区、不同行业有一定的调整;社会政策要保底,主要是财政支持,社会保障制度,失业,一些家庭的安置等等是非常必须的。

  第二个层面,对于企业。我认为企业也是非常重要,企业目前应该是影响最大的,作为一个社会主体。基于目前去产能大环境之下,企业也是像中央鼓励的,我们应该是少关停并,不能一关了之,把职工全推到社会上面。应该是多一些重组,不管是财务重组还是债务重组等等,尽量地把职工重新吸纳进来,不至于他马上失业。

  第三个层面,我感觉比较重要的是对于个人。因为目前大环境进行改革,再不改革这个危机攒到三年五年以后集中爆发,对于每个老百姓的压力或者损失更大。基于这点,我们老百姓,如果非常不幸地处于这种漩涡之中,应该做好一些调整,一定要适应这种变化。中央政府很多这种再培训方式,通过提高自己的就业能力。因为现在很多职工都是知识层次比较低,或者技能比较少的一些职工。所以,我感觉反而这是一个契机,我们要正面看待这种契机,通过这种机会,政府提供这种就业平台、能力平台,能够提高自身的一些基本技能、基本素质,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再次腾飞,应该是做一个准备。可能两年之后我们找到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单位,是正面的东西。所以,从这点上,我个人认为,就是国家和企业、和个人三个层次都需要做一个充分的准备,努力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适应自己。

  主持人:您觉得有没有可能这一拨会触发像1998年一样的国际下岗潮。

  胡玉玮:我个人认为应该不会。因为1998年和现在目前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1998年那次是亚洲金融危机,中国的金融压力还是比现在大很多。

  第二,目前中国经济实力、财力等等,也应该是今非昔比了。中央政府现在也非常有经验了,随着市场化进程的加速,目前公务管理,危机能力的提高,我们现在非常有经验。这是现在为什么“十三五”规划提前着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做出的预案等等。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应该不会发生1998年、1997年大规模的一下上百万、上千万的下岗潮。

  主持人:在去产能的这条路上,可能会引发未来短期的失业率的走高,而且现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也比较强。请问相先生,您这两大因素会不会影响中国去跨越中等收入的陷阱?

  相均泳: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是说一个国家的收入水平达到发达国家以后,很难实现经济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出现停滞的这么一个状态。现在我国非常重视整个经济方式的转变,整个经济工作的重心,“十三五”规划的重心、重点都是围绕经济方式转变方向来的。我相信,只要按照这个大体的方向在做,坚决地去推进相应的工作,这方面我们还是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

  主持人:请问胡先生,您觉得中国在进行结构性调整的时候,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您觉得会遇到哪些困难?

  相均泳:确实是,对于中国能否成功地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像拉美国家一样,确实对中国是非常大的挑战。这个提法,这个讨论在几年前已经有了。也基于这一点,中央政府决定在“十三五”期间要加大结构性,或者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也是为了未来我们宏观经济管理提供了一个大的方向。当然它的方向、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解决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还有其他的宏观政策调整的一些问题。

  现在的重点或难点确实是在结构性改革上面。有时候我们做理论研究的都知道,谈一个理论相对比较简单一点,谈一个理论,这个理论还是正确的理论,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确实理论归理论,执行归执行。下一步怎么执行下去?特别是基于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中央政府,相对比较强势的,或者是地方政府在执行层面上一定要加大力度,中央政府的政策一定要在地方坚决地执行下去,不能变了味儿。当然,我们需要考虑到地方的一些实际情况,不是所有政策都是完全一样地在各地执行,这也不是中央的目的。但是大的方向,一定要坚决地执行下去。

  我感觉,目前对于结构性改革,解决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主要还是政策的执行力在未来五年,应该是决定我们改革成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