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索罗斯等大佬为何纷纷看跌美元

2016年01月27日10:2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刘夏朱晓炜

文字实录:

  和讯网:非常感谢两位嘉宾对人民币和港币的解读。下面我们转向美元。本周美联储将召开议息会议,也是领衔全球本周央行的大戏。近期索罗斯、达里奥、格罗斯包括新债王Gundlach都在说一句话,美联储加息是一个错误,刘女士您如何看有哪些因素让这些投资大佬的情绪如此悲观?

  刘夏:这些人在市面上释放言论,比如我们看到索罗斯或者一些大佬,他们背后有这个言论的原因,比如他后面有对冲基金,他的言论不一定是投资者适合参考的。但这种悲观情绪确实存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去年美联储加息为时过早,12月,美联储不得不为了维持它对市场的信心,加上第一次对市场释放加息信号的信息,有的人认为当时全球环境并不乐观,美联储并不应该加息。另一种观点认为美联储加息为时过晚,错过了6月份最佳加息时间点。当时全球环境包括商品价格还没有继续下行。在这个观点后,我认为其实市场不能说悲观,但并不是太乐观。

  一是美联储现在的政策可能在第一次加息之后有可能重回宽松环境。去年美联储提到加息并不代表紧缩的政策,这里面还有一定的区别。在这样的政策环境当中,我们重新探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其实是一个单一货币政策,以通胀为最终的维持物价稳定的目标,中间维持通胀稳定、就业稳定,这样一个目标在凯恩斯经济学当中是西方经济学家、货币政策决策者常用的政策的模型。但在新的经济形态和金融市场中,我认为它有非常强的局限性,包括全球化的使得经济和金融市场错综复杂,相互影响。央行的货币政策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在模型当中的效果可能在新的全球环境当中不一定是能够达到的。另外这种不乐观,我认为是经济环境中的不乐观。

  先看美国国内虽然有利好的消息,比如说这个月非农指标大幅好于预期的目标,29.2%,但是我们再仔细分析来看,就业的增长大部分在年龄22岁以下或55岁以上的人,并不是真正增加的就业的人数。另外通胀方面,由于油价现在虽然反弹,今天早上我看到32,但之前确实在30左右浮动,美国和欧洲的原油价格。在这两方面一个是通胀,一个是原油价格有所拖累,一个是就业市场并没有真正大幅度好转的情况下,美国国内经济是值得担忧的。

  再提到新兴经济体甚至中国GDP有所减弱,经济有所放缓,欧洲的经济在调整当中,其实全球的环境并不是太乐观。所以,我认为市场上对于美联储对于美国和美元的看法主要是对政策方面和经济的不太乐观。

  和讯网:我们可以理解为市场在推动美联储放弃加息?

  刘夏:市场不太会说推动美联储放弃加息,但从市场的表现,我们可以认为美联储并没有太充足的加息的因素,因为美联储要参考的经济数据或者国内经济状况,全球经济状况,释放的信号并没有给它现在一个要加息的时间点。另外美联储之前的措词也代表了他们的加息将是缓慢的包括非常谨慎的,如果其他的因素并不支持美联储加息,有可能它没有一个充足加息理由或者重回宽松的政策。

  和讯网:上周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也表态,美元升值态势大部分已经实现,未来不会再看到美元大幅升值。所以,请问朱先生您认为美联储的看跌期权是否已经复活?

  朱晓炜:我觉得短期内没有进入到那个步骤。因为其实从美联储2016年货币政策来看,耶伦在此前讲话中一再强调的是重点是关注美联的加息频率和它的幅度,而并不是说它的加息时间结点。从这方面考虑其实它已经计算到了如果2016年全球经济,其他的国家都是出现一个宽松的政策的话,其实美元已经是处于一个升值通道了,不用加息美元已经在升值了,可能在2016年它就不会选择加息,而是以更温和的态度看待美元。

  如果另一方面,假如市场的贬值大大超过了市场的预期,同时造成美元短期内快速升值,这种情况下耶伦可能在2016年重启宽松的政策,不过这种概率从2016年来看相对偏低。

  和讯网:刚才两位嘉宾谈到美国国内经济动力有些放缓,包括12月份CPI、通胀已经出现了负值。这周末美国也会公布Q4的GDP,市场预期低于1%。现在来看刘女士如何评估去年12月,美联储第一次加息后全球汇市的反应?

  刘夏:当时我们看到美联储加息后市场短期的反应是买预期卖事实,因为美联储加息的与其已经很充分,在此之前已经50%充分的反映到美元的价格当中以及其他货币对的价格当中。所以,当这个新闻出来市场上没有突发大涨大跌,反而比较平静。相对来说我们看到美元先有一个下降,之后反弹会原地,这是短期的即时效应。长期来看,在加息之后的一个月,比如欧元对美元仍然处在震荡区间,这和加息之前区别并不太大,商品货币由于之前油价的拖累处在下跌的空间,并不是美联储加息的主要的影响,英镑处在一个下跌的区间,日元有所升值,这样的环境更多受到全球经济的影响,或者说是货币当国央行政策的影响,并不是美联储加息直接影响。所以,这个原因也是说我们去年一年整个的酝酿,从6月、8月、9月、10月、12月,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市场已经听够了,已经消化了。所以,接下来有关美联储加息货币政策会影响市场,但除非是一个突发的让所有市场交易员措手不及的新闻,否则我认为市场的反应是相对来说比较平淡的。

  和讯网:北京时间本周四凌晨,美联储将会公布议息结果,不加息的概率将会非常高。所以,您觉得他在会后的表态会如何强调这个政策的节奏呢?

  刘夏:美联储他们加息或者之后货币政策的参考指标是哪些,应该会有一些新的参考指标。比如去年一开始的时候,他说到我们加息的步伐主要参考就业,后来提到主要参考通胀,9月份第一次提及了全球经济和美国之外的经济做一个参考。12月的时候也特别提到了有关中国的经济环境。这次它有没有新的因素加在里面,这是第一个看点。

  第二是有关美联储整个的政策偏鹰派还是鸽派,我觉得在今年也会稍微有所变化。

  和讯网:请问朱先生,您觉得投资者应该关注美联储议息结果后的表态的哪些方面呢?

  朱晓炜:第一,全球的经济。因为在去年9月份,经历过中国A股动荡之后,美联储第一次提及到。今年由于全球经济体的紧缩,经济状况变差,对于美联储而言需要尤为关注的一件事情。第二,它对于2016年加息步伐的指引。因为在这次的议息会议上不会公布对于经济前景的预期,同时也没有新闻发布会。在这种前提下,美联储透露的更多是货币政策上的一些信号,这是我们需要尤其关注的。

  和讯网:实际上美联储在去年12月加息的大门打开后,市场的注意力也放在了FOMC中新一批的轮值票委。所以请问刘女士,您如何看待这一届票委中的鹰鸽势力的分布?

  刘夏:上次我记得是以鸽派为主导更多一些。今年由于新近的投票委员会有一些偏鹰派的,所以,我认为应该是鸽再偏鹰一点的局面,但整体还是以鸽派居多。

  和讯网:朱先生,您认为鸽鹰分配的势力会有一个调整吗?

  朱晓炜:我认为是鹰派居多了。因为这次轮值四位有投票权的主席,其中有三位都是鹰派的,其中有一位叫做梅斯特,它在2014年9月份在美联储推出QE之前一直强烈反对QE政策,这样一个大鹰派的加入,我认为会对整个美联储的鹰派势力得到极大的提振。

  同时在退出的四位有投票权的美联储主席中,有三位都是鸽派的,一进一出对鹰派势力的增加是非常大的。

  和讯网: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您认为大选之年对美元有哪些微妙的影响?

  刘夏:今年的大选是在后半年,7月份包括10月份有几个重要的大选事件。之前我们观察历史上,从前几次的统计,大选之前美元确实有下跌比较大的幅度的这样一个现象,大选之后靴子落地,我们可以看到美元反弹,这和任何其他的新闻事件类似。在大选之前,如果我们考虑到美元的走势,更多也是考虑到央行政策的影响,大选事件对它的直接的影响并不太大。但由于大选的结局一直未出,可能使美元进入一个小幅的下跌或者不太确定的区间。

  和讯网:朱先生,您如何评估大选对美元的微妙影响?

  朱晓炜:大选主要体现在各个竞选人对于将来的经济预期。就拿本次来说希拉里和杰夫布什,他们两个人都承诺在上任之后会侧重于经济,一定要把经济扭转过来,恢复局势。特别是杰夫布什承诺在当选之后第一年实现GDP4%的增长,这个数字可以说是非常吓人的,特别是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之下。所以,如果他想要去实现4%,对于美联储的整个货币政策而言一定会施压,释放更多的宽松政策,这样才有可能实现4%的增幅。所以,从目前两位最主要的竞选人来看,不管是希拉里还是杰夫布什都可能在上任后给美联储鸽派带来更多的支持作用的。

  另外一个可以说是戏剧性的竞选人克朗普是一个极端的鹰派。一开始他就认为美联储此前的QE政策是一个政治因素,而并非经济需求。所以,如果他当选的话可能会对美元有一个极强的提振作用。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