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人民币还有多大贬值空间

2016年01月27日10:2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刘夏朱晓炜

文字实录:

  和讯网:其实我们最后谈到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战略,在去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成为了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中的非常共振的关键结点。在这个周末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达沃斯论坛上的一个观点非常有意思:“中国应该实施更严格的资本管制,阻止热钱外流稳定人民币汇率。”他认为这么做有助于中国捍卫人民币汇率,不再消耗大量外汇储备,同时货币政策可以专注于刺激国内消费上来”。所以,刘女士,您认为中国央行是否已经在暗自收紧货币管制了?

  刘夏:我认为央行在货币管制上面,从去年开始就给市场释放了很多的信号,包括这方面的限制和货币管制方面更新的条款。但我认为控制一个货币的稳定,汇率管制和货币管制不是唯一的途径。包括央行之前的一些干预措施,口头上释放的信号,包括调整经济结构,这些是真正反映一个汇率是否稳定的重要的因素,而并不是一个汇率管制能够单独影响的。因为在整个经济体中,汇率和利率相互影响,包括在经济当中的作用,是整个宏观相互关联的因素,而并不是一个举措就能造成我们最后需要的哪个结果的。

  和讯网:朱先生,您认为中国央行是否应该收紧货币管制的力度?

  朱晓炜:中国央行在去年就已经开始考虑了,从8月份考虑开始征收托宾税,从12月份正式考虑实行这一制度。到目前为止,从中国外管局来看有可能考虑控制人民币波动,但从央行政策而言更倾向于让人民币实现国际化,实现国际化一定要让它的波动跟随市场来波动,而不是依据整个央行政策来决定。所以,从目前来看这种管制仅仅是暂时性的,是出于人民币在短期内出现大幅贬值,稳定汇率,稳定老百姓内心的考虑去推出这种政策。但长期实行下去的概率比较低,毕竟人民币还是要实行国际化的进程。

  和讯网:您觉得央行管控是否已经代表中国央行低估了汇率对资本市场的冲击呢?

  朱晓炜:我觉得并没有,其实它是低估了人们对于汇率波动的内心的恐慌情绪。从实际的走势上来讲,人民币在前段时间最多一天跌了600点,听起来很吓人,但这个百分率只有0.96%,从目前主流的外汇货币来看,欧元为主常规波幅在1%,极端情况下是2-3%,所以,从目前来看大家口中所说的人民币暴涨暴跌1%左右,其实对于真正主流的外汇货币而言是常规的日内波幅,算不上极端行情。所以,还是因为国家管制时间太长久,最终导致大家接受货币波动的时候出现不适应的情况。

  和讯网:在年初的时候,索罗斯也说整个全球金融市场进入了危机模式,所以,刘女士您觉得当前金融市场这种形势下,汇改和人民币国际化还是一个合适的窗口期吗?

  刘夏:在这个阶段稳定人民币汇率比我们说人民币国际化或汇改更重要。去年8.11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人民币在三天连续大跌后有所稳定,但当时的市场情况确实对整个市场造成了一定方面恐慌的影响和市场情绪方面的爆发。我认为在这个结点,全球金融市场尤其复杂错综影响,比如可以看到有关人民币汇率涨跌影响到美元变化,甚至我们去年看到美联储没有加息或者加息步伐放缓,有可能是跟人民币当时的一些汇率有关系。人民币影响到美国和美国的股票市场,再次传染到全球市场甚至欧洲市场,这种联系在2015年之前前所未有,也是在一个新的经济环境中我们重新看到的。在这样的关系中,如果是人民币的变动,这个情绪会极大的放大,影响到市场,甚至最后反复影响到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央行的政策和举措应该是更为谨慎的,而不是盲目朝着人民币国际化或者汇率制度改进中做一些突发影响和动作。

  和讯网:朱先生,您认为现在中国央行是否应该重新审视人民币国际化和汇改的时间表?

  朱晓炜:其实从它的速率来看,外管局一开始计划的时候在五年内不会完全开放。目前来看这种预估时间上也是比较吻合的,毕竟现在短期内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对人们更多造成的是心理上的恐慌,对企业来讲五年时间足够从不了解外汇到了解外汇,从自己公司业务上进行贴合,包括套期保值和做外汇交易,五年时间已经足够形成规模了。所以,整个国际化进程还是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只是短期内还是要稳定为主,把大家的恐慌情绪渡过之后才能慢慢步入正规。

  和讯网:近期央行表示不再谋定美元,而是盯住一揽子货币,刘女士认为这是一个政策的“烟雾弹”吗?

  刘夏:我认为这不是烟雾弹,我们有可能往这个方向走,其中和美元脱钩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从2014年到2015年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有所贬值,但是由于和美元挂钩,人民币对于新兴国家的货币和其他货币主要表现出还是升值,拿亚洲的也好或者欧元区的货币相比,我们画一个简单的图,2014、2015年升值幅度还不小。

  我们控制人民币的汇率,如果升值幅度太大或者贬值幅度太大都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我认为最好的是一个温和贬值的局面。跟美元相对来说,跟它看齐的程度放缓,我们和另外的一揽子货币挂钩,其实是符合我们对于人民币希望它温和贬值的情况。

  和讯网:人民币中间价的确定央行是非常谨慎的,朱先生如何评估未来人民币的走势呢?

  朱晓炜:我觉得人民币还是属于贬值过程中,特别是6.8。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往上升破的概率比较低。但是从长远来看至少在2016年6.8被突破是非常大概率的事件。而在突破之后,人民币贬值还有10%的空间,也就是大约到7.5%左右。

  和讯网:刘女士,您如何评估未来人民币的走势?

  刘夏:其实我们在评估人民币的时候,考虑的因素和其他货币不太一样。比如我们评估欧元和美元更多是央行方面政策主导,以货币政策和经济方面因素为主。但考虑人民币不得不把政治因素和政策因素加在里面,这样的因素主导当中,我认为今年人民币温和贬值是一个趋势,6.8甚至6.9都是有可能的,我不认为突破到7以上是中期我们有可能看到的货币汇率。

  和讯网:现在人民币还是涉及到离岸和在岸价差,您认为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客观条件才能缩小这两个汇率之间的价差呢?

  刘夏:今天我们看到的情况是通过央行干预抽出离岸人民币的流动性造成了离岸和在岸价差的收窄。长期来看还是回归到经济基本面以及市场对于离岸及在岸人民币的预期,如果我们对于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的预期更为相近,那么他们的利差我认为是更为收窄的。

  和讯网:但我觉得抹平离岸和在岸之间的价差,最重要的是中国资本帐户完全开放,您觉得这在实际操作层面能否做得到?

  刘夏:我认为资本帐户完全开放近期的可能性比较低,我们至少要等两到三年以上,这是比较快的。更长的我认为我们有其他的方式,一方面是跟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关,另外我们也考虑到资本外流程度再去决定刚才您说的问题是否开放。

  和讯网:请问朱先生,您如何看待离岸和在岸之间缩小价差,需要哪些客观条件?

  朱晓炜:刚才刘女士也讲到了,主要在于离岸的这种预期和在岸预期是否稳定。在岸主要考虑的是我们的外管局的脸色,离岸更趋向于市场,市场目前是看空人民币的,而我们的在岸是想要以人民币一种稳定贬值的方式来运转。所以,在两个方面如果说中国经济略微好转,离岸这种看空情绪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它的贬值速率会相对放缓,会更加符合在岸的这种需求。这种情况下会造成偏差逐渐的缩小。

  而如果中国经济不断的恶化,离岸看空预期会不断的增强,在岸这种看法没有发生变化的前提下,这种价差会不断的扩大。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