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港币沽空潮策略曝光

2016年01月27日10:1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刘夏朱晓炜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和讯座谈会》。我是主持人孙建楠。本期节目主要研讨2016年开年以来全球外汇市场的剧大波动。我们今天请来了两位嘉宾,他们分别是云核变量集团的首席交易员刘夏女士。

  刘夏:您好!

  和讯网:以及登富特高级分析师朱晓炜先生。两位嘉宾好。

  朱小伟:主持人好!

  和讯网:两位嘉宾好。首先我们来谈一下人民币和港币的波动。今年开年以来港币可以说是开始了一场艰难的保卫战,遭遇了汇股双杀的残局。根据香港金管局公布的数据,2015年香港外汇基金全年回报是-0.6%,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录得全年投资亏损。

  刘夏女士,您认为沽空港元的投机潮为何如此凶猛?

  刘夏:这次沽空港元,正好同我们之前看到的离岸人民币大幅上涨有关系,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我们看到央行通过推高离岸人民币价格,收窄了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的价差,我认为这次港币沽空有可能是做空人民币的力量转移到了港币,间接做空人民币。港币现在是一个很尴尬的境地。第一,它是联席汇币,它跟美元、人民币走势都有非常大的相关性。但今年开始美联储和中国央行处在不太一样的政策和经济的周期当中,港币一方面反映了美元联席汇率走势,另一方面确实和人民币下跌预期走势相吻合。所以,我相信这次的沽空有可能反映在做空人民币的一部分力量转移到港币上去了。

  和讯网:2016年开年以来外国的一些机构和场内交易员纷纷认为港币会突破7.85的弱方,朱先生,您觉得为什么市场看空情绪会这么强烈呢?

  朱晓炜:首先从人民币来看,人民币贬值到6.8之后在近期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这种反弹仅仅是人民币贬值过程中的一波小的止跌信号,但它对于人民币中期贬值而言并没有起到根本性的改变。所以,从长期来看人民币还是处在贬值过程中。

  从港币而言和人民币的相关性,毕竟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种影响肯定会波及到港币。对于港币而言7.85有望短期内触及到,再看一下香港金管局的反应之后,做空势力再去衡量自己手上的资金和香港金管局的资金量,进行评估之后才会考虑进一步做空。目前来看港币还是非常有希望去测试7.85的。

  和讯网:刘夏女士您讲到做空离岸人民币焦点转向了做空港元,我们是否可以把国际投资资本的策略理解为,不直接与中国外汇储备对抗,而是借沽空港元为跳板?

  刘夏:我们考虑到刚才您提到的中国央行是不是有可能出手帮助香港维持汇率的稳定。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之前不管是泰铢,当时索罗斯狙击泰铢,由于泰国央行没有足够外汇储备,造成了泰铢从固定汇率变成了浮动汇率的崩盘,其他的货币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我们就考虑到港币是不是有下跌极大的风险,到那种情况中国央行会不会出手,我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挺高的。因为我们的外汇储备还是非常充足的,保证人民币汇率和港币汇率的稳定,我们是有先天优势和条件的。所以,如果是做空港币或者说是人民币的这样一个力量或策略,我认为更应该考虑做空预期是多少或者做空多少时间内能够实现,否则盲目做空是风险非常大的一件事情。

  和讯网:朱先生,您如何理解国际炒家做空港币的策略?

  朱晓炜:其实,他们做空港币的时候一方面也是在看空中国经济,因为它俩呈现了相关性。

  另一方面,香港的联席汇率制度连接的是美元。美联储在2016年经济预期是选择加息,此前预期四次左右,但从目前整个经济来看我认为四次比较多,可能在2016年最多加息两到三次就是极限状态了,更有可能2016年不选择加息。这种情况下,港币和美元挂钩的时候,其实和它此前的这种强势相比还是处于弱势状态,这种弱势对于做空而言存在一定的机会。但就像刚才刘女士所说的,空间有多少,延续性有多少,会成为一个国际卖家考虑的方向。比如,如果做空新兴市场可能选择做空卢布或者巴西雷亚尔这些货币它的贬值空间会比较大,做空人民币,因为人民币本身处在国家相对控制比较严格的货币,在贬值过程中,国家会采取更多的经济手段阻止它快速的贬值。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些强的反弹,这种反弹对于做空机构而言是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还是会更加倾向考虑这样一个获利空间,包括下跌的延续性,才会去选择是否适合做空。

  和讯网:香港金管局这两周反复表态如果港币触及7.85弱方就会进行干预,同时强调香港银行业整体状况强于1998年,刘女士,您认为港币反复被沽空的情况会不会再反复?

  刘夏:我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但沽空程度和突然大跌的程度的可能性相对比较低,一是香港金管局,包括央行,如果港币出现崩盘式的下跌,一定会提前阻止和预防的。

  和讯网:朱先生,您认为香港金管局应该采取哪些举措稳住市场信心呢?

  朱晓炜:一方面最常用的还是口头干预,包括7.85的时候,香港金管局去喊话,说不能低于这个数据。其实从整个央行干预上来看,一个是口头喊话,一个是有充足的外汇储备对这个货币进行干预,主要是通过这两个方面来进行。

  目前来看,毕竟香港金管局上次讲话中感觉底气非常充足,一方面会打击到做空港币这方面的士气。

  和讯网:所以在港币的问题上,核心的问题是联席汇率制度,所以刘女士认为香港金管局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放弃联席汇率制度呢?

  刘夏:我不认为香港金管局现在应该放弃联席汇率制度。一是我刚才提到联席汇率制度本身就有一定局限性所在,大多数的货币的联席要么是和美元、欧元或者另外的货币挂钩,这是大部分的货币所处的形式。这样的货币制度是有风险所在的,比如之前我们提到的泰铢事件,包括去年年初欧洲央行的黑天鹅事件也与联席汇率制度有关。之前瑞士央行说到我们的汇率制度保持欧元对澳元1.20下限联席汇率制度,但是由于央行的货币储备不足,他们无法维持当时瑞郎继续贬值的局面,造成了一天欧元兑瑞郎大跌3000多点的局面。这种联席汇率制度就有可能由于外汇储备的不足和一个货币所对应的经济体的问题,出现一些变数。

  我认为香港现在的局面,像我一开始所说的也是比较尴尬的。由于之前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和中国在经济增长比较强劲的情况下,他们处在一个类似经济周期当中,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美联储已经结束了它的QE,并且进行了第一次的加息,这之后是不是还要加息可以探讨。但中国明显有经济放缓、经济下行方面的压力,这两个货币同时影响港币,使港币不知道到底上涨还是下跌,哪方面的影响更多,这都是港币的局面。

  但如果现在放弃这种联席汇率制度,会使港币的稳定性出现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我认为在这个阶段,货币的稳定性应该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情,而并非放弃联席汇率制度。

  和讯网:那它可能对联席汇率制度进行改良,比如像去年新加坡金管局上移汇率的斜率,比如说现在港币是7.85弱方,调整到7.9,这是不是有效能够保住港币呢?

  刘夏:我觉得这是蛮好的可行性的方式,包括之前人民币和美元有连接,我们希望弱化这方面的联席汇率制度,央行不断的释放这样的信号,说人民币更多看一揽子货币,而并不是盯住美元,这些类型的措施都是让联席汇率制更为灵活的方式,香港完全可以参考这样一些创新性的措施。

  和讯网:朱先生您认为香港金管局可不可以在联席汇率制度上做一个创新呢?

  朱晓炜:这种创新我觉得可以有,但不是现在。毕竟香港之所以实行联席汇率制度是为了维持物价稳定,因为它大多数的商品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的,而不是中国国内供给的。所以,它更多的是参考美元,而并不是人民币。所以,如果要改变这种联席货币制度,首先它的进口商品可能不是从国外进口,而是从国内进口,是以内销的方式进行,那么它的这种货币制度就可以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但大关系没有发生变化之前,要贸然取消联席货币制度对于香港的物价而言是有一个极大的波动。所以,我认为现在来说条件还不够成熟。

  和讯网:如果它也学习新加坡金管局上移汇率斜率这样的做法呢?

  朱晓炜:它这样的做法也是为了维持汇率稳定,也是从香港内部经济来考虑的,但是对于联席制度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将来如果说它的进口不是从国内大陆来进口的话,那么可能这种制度还会继续延续下去。

  和讯网:刘女士,您认为近期或远期港币和人民币直接挂钩的可行性有吗?

  刘夏:引起这样的可能性不太大,远期当人民币成为更为强势的货币是有这样的可能性的。

  和讯网:您觉得如果港币和人民币进行直接挂钩,放弃盯住美元的话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刘夏: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复杂,涉及到一个国家的货币制度、监管、汇率和利率制度,需要整个人民币在全球当中储备货币地位、央行影响力、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等等,这些是更为关键的。在此之前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和美元的关系更为紧密一些。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