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期货热点直击 > 详细视频

圆桌一:期货公司可运用互联网思维创新业务

2016年01月19日11:57 来源: 和讯期货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

文字实录:

  白洪志:问候大家新年好!有幸主持第一个圆桌论坛。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创新,还一个是互联网金融,所谓的“互联网+”。讲到创新,双创讲得比较多,最终几天各大头条都被熔断霸占了,很多网友也有在创新,很多网友给自己起了藏族同胞的名字熔断也错,平仓也错等等的。那么互联网金融机会在哪里,对我们有什么机遇?

  卢大印:过去一年,整个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经历了大幅度的波动,对我们整个期货行业来讲,就像胡老师的报告一样,叫危机当中可能有机遇。我们这几年经营当中也考虑到这个问题,期货公司如果纯靠手续费是主流业务,如果靠目前的业务生存和发展,整个行业是没有未来的。期货怎么发展好,创新是什么样,最根本是能不能为实体企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样才是创新的根源和存在的根本价值。所以像过去只要让客户来炒手续费,通过手续费拿到佣金的话是双输,而不是双赢。所以从我们这几年发展情况也是这样发展的,我们这几年发展越来越看到客户结构散户越来越少,大的100多个亿保证金,90%以上是1000万客户。我们面临的客户都是公募、私募、产业链,机构型客户,我们怎么给客户提供比较好的服务是我们核心的竞争的所在。

  我觉得期货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核心竞争点,就是以衍生品作为风险管理的核心的工具,拿了这个核心工具以后我们如果只靠对冲或者风险管理我们是赚不到钱的,套保套住了我们就没办法了。因为我是从证券公司过来的,过去管营业部的时候,证券公司营业部有大量散户基础,证券公司营业部经理很少有动力出去跑企业客户,但是我们营业部,期货营业部往往跑的时候都是产业链客户,我们做风险管理的同时就涉及到很多后面的服务的步骤,比如说做了很多套保,仓单套保以后就可以做抵押贷款,这个企业可能在线评级就比较高,可以帮他发一些企业债,甚至新三板或者大量的工作。期货公司是没有一个资格的,但是可以利用上面母公司的资格,帮他介绍这种客户,甚至母公司没有人手做的时候,我们帮他把前期工作做了。很多企业发债前期工作,材料准备工作可以全部做完,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带来很多中间类型的收入。一旦中间类型收入能够转化成实际收入的时候,期货公司就多了一条腿,而不是只靠现在佣金一条腿,以后息差也是逐步往后走的。期货公司绝对不能只局限于过去的简单的竞争,而应该是以衍生品为核心,以风险管理为切入点,打造财富管理的大平台。

  我们到国外去,马总带队出国考察的时候,国外大期货公司绝对不是交易类、通道型期货公司,而是大投行,花旗期货做得很大,跟原油是挂钩的。未来在期货行业里,真正能形成比较大的期货公司一定是掌握了现货资源,做了财富管理的时候。

  白洪志:再来问问乔总,最近有说过一句话,期货市场黄金十年刚开始,您怎么看的?

  乔俊峰:为什么说期货市场十年刚开始,我们的创新发展,本两期货市场虽然发展20多年,但是我们的功能等等对全社会认知度不太够,创新发展虽然受到了阻力,但是确实对我们是有好处的,通过这些事情使全社会,或者专业投资者对我们的期货工具或者思维,能够更加认识到,认识我们,了解我们。因为大的环境,全球,全社会,包括企业转型也迫使我们期货特有的思维来管理风险,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我们国家毕竟是消费、生产各方面的大国,我们国家在转型发展,包括供给侧改革方面需求还是很大的,这点我们有黄金十年刚刚开始,从这几年介绍刚刚开始。

  白洪志:互联网金融对期货行业业务创新?

  乔俊峰:这是一个时代,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包括政府、企业必须全面接受,躲不过的。

  第二种理解,就是一种思维模式,现在的迭代、互联、开放、共享等等的,和五大发展理念差不多,要求面对整个社会所面临的问题,通过互联网的精神来解决这些问题。

  第三,互联网是工具和平台,对于已经有的产业,对已经有的传统模式提供更高的挑战,互联网就是一种思维模式,我们以前,包括供给侧改革和期货行业传统业务,我们自己扪心自问做得还不够,既要树立互联网的思维模式,运用互联网工具,站在客户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更要学习互联网的体验,我们的体验,迭代等等的功能。

  互联网20条毕竟给金融行业提供了制度保障,包括监管、框架、风控,既要求金融企业加速创新,同时要有风险底线。对期货公司第一点打破行业合作,期货是工具,和任何行业都可以联系起来,对任何产业都可以结合,要求我们拓宽空间,加速跟其它行业的融合,建设或者推动运用我们这种工具。

  第二个就是毕竟还有互联网的全民时代,有了大资管时代,用好期货思维,期货工具和互联网的工具等等结合起来了,更是利于各个阶段,投资者的服务等等各个阶段都能够融合起来做得更好。

  具体期货公司自己来说,互联网分为四大类,首先是传统与互联网,做网上交易我们做了很多年,但是做得不够,跟客户一一对应管理,小众市场应该有精准服务,互联网首先要做好。

  其次大资管,场内场外,能够跟其他产品融合点能找到。虽然在那里看起来不大,但起的作用比较大。我们寻求更多创新空间。

  第三点,基于互联网平台对全社会各行各业的冲击,对期货业也有一定的冲击,还得想办法和互联网合作。不管做什么创新业务,最终还得风险可控,风险可承受,最终是合规,阶段性成果才能取得客户的信任,监管层的信任,才能逐步把我们的事情做好。

  白洪志:二位有几个地方比较类似,但是经营方面卢总讲的更多是人才,整体业务架构,乔总讲的是思维,目前期货是工具。两位有一个共同地方,对于股票客户有点想开发的意思,乔总想说跟互联网平台合作,也是面对中小投资者的开发。

  姚广:互联网20条给行业带来一些未来发展方向性东西,从目前时间来看,整个行业利用互联网的步伐还是比较艰难,不用讳言,到目前为止,实质性的突破和进展不是很多。

  白洪志:刚好您的观点跟这两位有一点点小区别。

  姚广:不冲突。

  白洪志:您讲过一句话,以炒股的心态炒期货会比较惨。

  姚广: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这个原因,期货是高杠杆带来高风险的品种,注定不是一个大众投资工具,跟股票完全是两回事。其实股票本身也不是大众投资工具,只不过在国内情况被全民化了,期货更是一样,一个是高杠杆带来高风险,第二高度的专业性,这两个特点决定了不可能把普通的小散户笼络进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会带来无序竞争。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在制度上做一些改进,比方允许期货行业进行代理交易,这是制度上目前不允许的,你可能允许一些委托理财业务,可以把一些中小散户资金拿到专家理财,目前我们虽然做一些资管业务,但门槛很高,100万起。

  第二个问题,如果我们把制度性突破一点,把合约小型化,铜合约5吨变成1吨,投资者群体扩大几十倍。

  白洪志:或者白银期货1500变成1000克。

  姚广:对。但是这种方法和制度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不容易做的。期货行业运用互联网来说更多还是概念,从我们角度讲还是应该扎扎实实,一边利用十几年,二十几年行业的风险管理经验,为大宗商品的现货企业开展合作,提供场内外的风险管理。另一方面,利用目前的期货和一些期权未来的投资工资,设计更多的理财管理作为财富管理的工具。

  白洪志:认为中小投资者不太适合参与期货,王亚伟说过一句话,意思股市不适合普通老百姓投资。我认识一个个人投资者,他以前是外科手术大夫,我说有共同点,之前做外科手术大夫拿刀砍人,现在期货可能是被砍。

  在股市里的客户,现在互联网容易,可以跨地域,相对比以前宽松很多,他们进市场会意味着对市场有所冲击,还是对他们本身更多是风险,或者他们是来吸收机构风险的?

  卢大印:这次股灾我们自己感觉,股指期货虽然被限了,但是这次股灾教育了所有的投资者。过去跑银行跑保险他们不会考虑到股指期货对冲他的股票,很多股票交易者。因为我们是券商背景,我们自己也感觉到,比如我们公司将近100多亿保证金里,真正由券商、营业部,股民转化过来就五六个亿,大多数股民对股指期货是没有转化的。为什么转化率低,只要中国股票上涨大家都赚钱。这次股灾下来以后,很多机构和散户都开始把期货做套保。很多中小客户自己也跟我讲说我想套保,我觉得我个股做得好,大盘搞不清楚,他就用股指期货套。这种套保的理念,经过这次股灾逐步深入到投资者思路当中去。未来股指期货品种逐步量放开,我觉得期货市场会面临比较大的发展机会。

  白洪志:我们讲互联网金融很多首先讲的是网上开户了,您有点这个意思。

  乔俊峰:互联网开户对期货公司,对证券公司来说,互联网是手段,期货开户本质不能变。我们以前对投资者了解不够,互联网仅仅对公司管理,整合资源有很大好处。

  白洪志:是种思维模式。

  乔俊峰:是种工具。最终投资者承受能力,作为投机者愿意投必须讲透。

  白洪志:那句话得抄一遍签上名字。

  乔俊峰:各个环节的风险控制,还是要把开户的本质了解透,要讲规则分析讲清楚,包括对客户的尽职调查,背景调查要做深入,对工具的运用讲透,讲不透进来也不对的。

  第二,互联网对技术上,技术分析也得防范。互联网其它风险也要加强,初步想就这么几点。

  白洪志:对投资人风险提示还是要充足。

  乔俊峰:证券市场这块到底是三方存款,用更长时间开一个投资者的户都不为过,对投资者的了解还是短期算长期算,投资者风险承受,或者有投资能力,开发回来没了,短期效益往往不如更长期持续的,或者能持续向上的效益。

  白洪志:刚才讲了更多对于投资者的风险提示,对于机构您认为风险在哪里?

  姚广:无论是互联网交易,还是业务推广,对我们期货公司来说都是一样的,标准都是完全一样的。反过来对客户来说,互联网开户,我们目前做的工作大部分只限于这个层面,可能对他提供了很多便利性。比方说我们在远程开户需要自己飞过去,亲自现场开户,现在可以在网上进行指导。但是开户的标准几乎是一样的。

  白洪志:对于经济类公司只是在于管理对吧?

  姚广:管理方面可能加大了后台方面的一些管理,相对对前台要求放松一些。

  白洪志:最后一个问题问三位老总一个具体的,在已经展开的2016年,虽然第一天有这么大的动静,但是在期货行业,“互联网+”和期货,各家公司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卢大印:互联网这个东西对所有经营者来讲是重构所有行业的必需品,互联网是深入到每个人脑子里,而且要用互联网来改造中国目前所有的行业,哪怕是农业都会在互联网上改变过去的那种东西。我觉得互联网对期货公司来讲不是拼互联网上到底技术有先进,容量有多大,或者速度多快,互联网对期货公司来讲要找到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否则就沦落为腾讯入口后面的后台。互联网当中期货公司怎么竞争,就是财富管理水平和风险管理水平,这两个是互联网企业所做不到的,而正好是需要我们互补的。

  这次跟和讯共同合作搞了互联网开户,目的不是开多少客户,而是怎么能够在互联网上把客户进行分类,哪些客户适合做期货,适合买哪些产品,甚至适合不适合做期货,在互联网可以很规范把开户的流,把ERP流程全部进行规范。如果这个客户根本不适合做期货,在互联网上就不给他开户。通过互联网整个重新架构期货公司的业务流程,销售流程,后端给客户提供服务的流程,是要在“互联网+”16年开始起步的,谁做得好,谁就是未来互联网上好的财富管理机构。未来谁能够提供好的风险管理的分配或者管理的水平,这才是我们核心竞争。

  白洪志:最后还是落到人上。前年最早说互联网金融,马上想我跟腾讯合作,跟新浪,目的是为了开户,您这边还是又往上拔了一下,最终还是落实到人。

  乔俊峰:互联网更重要的是对期货公司是思维方式,实际过程更加重视技术。互联网好多都是技术组成的,所以更加重视技术手段和业务手段,讨论好多年和业务服务,以前的传统和流程再造,精益管理结合起来。传统业务的互联网化,这块肯定是重点,我们做了很多年,以前十几年前做过网上交易,但事实现在一直没有坚持下来,我们还得坚持下来,证券交易网上开户做了好多年,关键在于行动怎么能满足客户需求,优化公司的资源配置。目前创新发展给公司提供了好多差异化的发展,也有好多的余地。传统的互联网化。

  第二点,目前以技术为主,还是行业的融合,尤其我们和证券,我也属于证券公司控股的,通过互联网,通过技术,想办法打通。现在每一个体系不太一样,如何打通,以期货公司为中心的,境外境内的牌照,如何在这块能打通,给客户精细化的服务,给客户更方便的选择。

  白洪志:乔总讲是技术。我个人有个问题,技术投入是非常大的,首先是工程师,第二服务器,第三速度,这个投入不得了了,这块您有什么很打油诗?

  乔俊峰:我毕竟有券商背景,相对而言有钱,因为期货要把证券,交易还是为核心,背景还对产业很了解,交易核心没有好的技术团队,没有好的技术服务,所以这块还是有必要投入的。

  姚广:有人有钱是必须的,无论利用互联网还是做新的创新业务,整个金融行业第一就是人才,第二是资本。对我们来说怎么利用互联网我们还是在探索当中,真说不清16年会有哪方面做突破。但是我们想在这方面做一些基础性的建设,比方说我们利用互联网的终端,开展一些我们自己的客户,包括整个行业客户的培训和教育,毕竟有互联网终端以后,输送面扩大很多,而且可以互动,跟工作人员,行业人员进行互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可能在整个推动过程当中也许会找到一些适合我们发展的路径。

  白洪志:感谢三位老总。我们问的问题是关于创新和互联网金融,但是最终下来依然是回到了资本和人才,如果有资本有人才就看团队,最终是看各家公司侧重在哪。感谢三位老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