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陈功:城市化引发资本过剩乱局

2015年12月01日16:4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孙建楠 嘉宾:陈功

文字实录:

  和讯智库:回顾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历史,全球主要银行都在使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武器,不断地印钞来制造流动性。但是这场危机过后,全球经济增长并没有预想中那么理想,QE的政策其实已经变成了一种常态,您如何评估货币宽松政策在这七、八年间对全球经济走势的影响呢?

  陈功:前段时间确实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也写了一本书《颠覆世界的城市化》,其中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提出了“危机三角”来解释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一个长周期里面资本和经济城市化等方面的问题。

  这里面最核心的问题是资本过剩的问题。流动性和其他的情况都是和城市化有关,这一轮很长的城市化浪潮席卷了亚洲新兴国家,发达国家也被席卷进来了,我们都知道英国美国房地产始终在水涨船高的局面里。因为房地产的繁荣和破灭,我们又看到很多的电视和新闻报道,我们都知道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甚至冰岛、爱尔兰都 出现了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这些现象不是偶然发生的,它都跟资本过剩有关系。各国央行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能够做出的有效选择并不多,很多讨论是从学术理论 出发的,但现实中,这处于一种远水解不了近渴的局面。比如结构化的改革调整,这怎么可能在一两年内发生呢?因此是长周期的事情,我们自己在家里面装修个房 子还有个施工周期的问题,所以结构性的调整都是长周期的问题。

  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选择性不多,都是采用量化宽松释放更多货币,大家觉得价格上不去,有的市场中的企业和产业没有钱,就给你更多的钱,就释放 出更多的流动性。流动性导致资本过剩问题越来越严重,而且我们始终在资本过剩的环境里没办法自拔,各种各样的危机此起彼伏,其实都和大量的资本过剩有关 系。

  涌到股市里就给股市造成大规模的震荡,涌入到大宗商品市场又制造大宗商品市场的起起伏伏,所以它会制造很多的问题。过去我们讲郁金香的问题,郁金香只是集中资本超过价值因此形成泡沫,但钱从哪里来?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它真正的起源还是在于资本过剩。而资本过剩又跟城市化紧密相关。

  和讯智库:刚才谈到资本过剩,中国在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推出了4万亿,中国官方近期反复表态不会实施QE政策。但这一年来中国央行反复使用逆回购、常备借贷便利等货币工具,您认为这是不是一种变相QE呢?

  陈功:这方面确实有很多工具性创新,但我不认为它是资本宽松,不认为它类似于QE的状态。实际上我倒是建议今后要搞一些短期的资本宽松政策,但从你刚才提到的贴现窗、PSL,这些工具大规模的使用可以释放出一些流动性。

  但它和QE量化宽松最大的区别,一是它主要影响的是银行市场,尤其是中国做这些主要是为了稳定银行间的市场。避免出现违约和重大风险,前一段时间基础设施 建设高峰和房地产开发的高潮,都导致一些违约风险逐渐集聚。这些工具性的操作主要是为了稳定银行,而真正的QE量化宽松是面向宏观市场的,无论是美联储还 是欧盟,都是面向宏观市场的。当然银行市场也会受益,主要是为了解决消费、就业。它的目标和方向是根本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现在央行做的这些操作并非真正 意义上的量化宽松。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