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和讯座谈会视频列表 > 详细视频

和讯座谈会:高频交易那点事

2015年12月01日13:5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李犁 嘉宾:卢俊郭勤贵

文字实录:

  和讯网:和讯的各位网友,各位朋友,今天我们在和讯座谈会上来谈一本书,这本书非常有意思,大家听听这个书名叫《高频交易员》,这本书其实是从4月份,应该是4月中旬就正式上市了,这本书的发行单位是中信出版社。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就是卢总卢俊,他是咱们中信出版集团的副总编辑,同时,他策划了很多的我们喜闻乐见的书,我记得从《舌尖上的中国》后来又到《从0到1》,这是双创概念的。还有《21世纪资本论》,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家可能也都读过。下一位嘉宾叫郭勤贵,是咱们北大法学院的硕士毕业生,同时也是清华经管学院EMBA的学员,目前是咱们先锋投资集团的董事,也是咱们京城著名的律师。他出了很多《证券法》和《公司法》方面的著作,我们就不提了。我们就只提一个跟我们最相关的叫《互联网金融商业模式》,这也是在业界产生影响的。

  所以今天实际上陪我们聊的是两位大咖在领域里面还是比较知名的,所以,介绍就到这,我们就进入正题。其实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么一种专题?我们这个专题叫什么呢?叫高频交易那点事。为什么要提高频交易这个故事?是因为事实上在卢总他们4月份出这个《高频交易员》之后,我们在6月21号,我们和讯网刊发了一篇文章,叫《中国股民注意华尔街将秘密武器搬到中国》这么一篇署名文章。

  那这个衔接大家觉得是不是特别有意思?4月份出书,我们又出了这么一篇文章,而且都指向高频交易,最关键的是6月底、7月初的时候,股灾来临了,所以这个时间段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们一直有这么一个疑问想问卢总,你们怎么会选择这么一本书?这个东西因为财经著作特别是翻译,最近以来翻译的财经著作非常多,你们怎么要选这么一个?莫不是说知道股灾要爆发了,所以我们要来这么一本书,要来有预先性或者预知性,是吗?咱们先听听卢总给咱们讲讲这段故事。

  卢总:这个说起来有点像阴谋论了,其实《高频交易员》这本书是去年2014年在欧美国家就非常流行的一本书,迈克尔•刘易斯作者是美国非常有名的财经作家,他之前写过几个作品大家都耳熟能详,一个是《说谎者的扑克牌》,另外一部作品叫《大空头》,你看如果要说《大空头》的话,这个在上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他出版的,他这个写作特点在欧美财经界独树一帜,他是用虚构的写法写实际的财经故事。就等于是把实际的财经故事用虚构的方式展现出来。

  和讯网:呈现出来。

  卢总:呈现出来。包括这本《高频交易员》其实也是一个虚构故事,并不是说指名道姓地那家公司,基本上把商业,尤其是在证券投资领域里面发生的常见的现象以及和背后的逻辑他通过小说的方式、虚构的方式撰写出来。我们对迈克尔•刘易斯长期关注,他的大部分作品我们中信都引进来了,并且都出版,而且中国有非常多的读者。大家熟悉这个领域的读者对迈克尔•刘易斯非常熟悉,这本书也是2014年FT高盛年度最佳商业书的入选书目。就是跟最后,他败给了《21世纪资本论》,《21世纪资本论》去年获得了年度最佳,今年获得的是这个《机器人时代》,是今年的获奖。2015年FT的最佳图书,很显然,它去年的竞争力也很强。说白一点,为什么《高频交易员》在全球范围内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我认为的是我们一直在关注新的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以及大数据技术对于投资这个领域的影响,我们持续地关注技术和交易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本书应该是2013年底的时候会有一个简介推荐给中信,我们看到这个的时候觉得它代表了未来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交易、高技术交易和证券投资之间的关系,肯定是一个比较有前瞻性的。对,所以我们当即决定引进这本书。可能比较凑巧的就是在今年您刚才提到的股灾。

  和讯网:对。

  卢总:股灾之前出版,其实他书中提到的内容跟我们目前的这个股灾其实没有直接关系,只不过是可能是这一次的股市大跌跟部分的软件技术的应用包括就是我刚才说的就是股指期货的影响是密切相关。实际上这一次的跳水比2007年的牛市来得更加迅速,并且那个量、幅度更大一些,总体来讲,这本书反映了技术和交易的关系。并且就是说它是一个虚构的写法展现了一些财经投资领域里面一些真实世界里反映的,发生的一些真正的现象背后一些逻辑。所以,它在全球范围内受到了欢迎。这是我们引进这本书的一个基本的背景。

  和讯网:看来这是一个偶然到必然的过程。大家并没有说刻意地去想这件事情是不是我们先知先觉?当然我们不是神仙,但是确实很多世界上的事情有很多偶然和巧合,是吧?然后我想问问郭总,因为其实你知道就是说我们最近以来政府方面、党的方面对十三五也好,对未来的政府改革也好,从政策和规范的角度,我们都比较聚焦于资本市场里面的交易环节,当时我记得我们这个五中全会在给十三五计划提意见、建议的时候,提过我们要在发行跟交易制度方面要有所改革或者有所举措,您觉得目前我们这个出《高频交易员》来讨论高频交易是不是涉及到交易环节?

  郭总:是的。那么高频交易实际上是交易的一种,又叫量化交易,也又叫程序化交易,量化交易实际上在欧美的市场比如在美国的证券市场是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我们知道第一个非常有名的是做量化交易的公司是上市公司了,它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科技,那么它管理了几百亿美元的基金,从事的是量化交易。

  记者:我记得英文叫Renaissance。

  郭总:对对对。所以说在美国成组的市场上量化交易实际上占人工交易,我们对比的人工这种机构、操盘交易员这种,人工的交易,量化交易占的比重更大一些,已经过半了,达到60%左右,我看到这样一个数字。

  和讯网:我也是看到这个数字了。

  郭总:所以说量化交易实际上在欧美这样的发达证券市场是一种有很久的历史了。

  和讯网:而且我补充一句,您说的这个Renaissance我很早就知道,其实我后来又查阅了资料,还有一个叫CITADEL (注:其是一家注册于欧洲卢森堡的国际贸易公司,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背后是全球对冲基金巨头,也是美国三大对冲基金之一,中文普遍翻译是“城堡投资”。资料显示,其由传奇对冲基金经理Kenneth Griffin创建,目前管理资产超过250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宣布出任该公司高级顾问,由此,CITADEL强大的实力可窥一斑。)(08:55)time。

  郭总:对。

  和讯网:也是非常有名。而且它有一个叫量化部,整个这个部门全都是属于学数学的博士。

  郭总:对对对。

  和讯网:而且他们是专门搞量化策略的,所以我正好跟您接续这一条,问您第二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有很多人特别是在量化领域里面的人说这个高频交易实际上是在量化策略里面属于皇冠上的那颗珠子,它有这么一个关系吗?或者说非常重要吗?或者说应该说是技术非常复杂吗?在您的理解上。

  郭总:在我的理解里应该涉及到,第一个我说的这个了解的量化交易因为它又是叫程序化交易,更多的是用这些设定好数学模式来制订的策略,就是简单地说,就是我操作股票,设定几个维度,设定几个维度的话,比如说什么样的维度,比如说下跌多少我卖,上涨多少我买,这是最简单的,还有很多个复杂的策略,是用数学公式来操作,操作的话如果是交易员去做的话,非常慢。那这个时候有时候人性在这里面操作的过程,或者贪婪或者恐惧,但是他把这开发成系统以后,让机器,由计算机的程序来自动地交易。

  和讯网:来代替人。

  郭总:自动交易化,这个自动交易达到一个临界点马上就反应,比人的反应更快,所以那个交易的速度。

  和讯网:力图来屏蔽个人的缺陷,人性的缺陷。

  郭总:人性的缺陷,第二个比人的反应速度会更快,比人的输入会更快,是用自动化的交易,所以说它的交易的效果和量都是无法比拟的。所以在量化交易里面,高频交易特别是用这种计算机程序用模拟所建立的高频交易是量化交易里的一种,也是最复杂的,号称是王冠上的明珠,我赞同这一说法。

  和讯网:我不知道,实际上卢总你们有没有在出量化这方面,比如量化交易或者量化策略这方面的书?是不是未来有这个计划?或者说过去有没有?

  卢总:其实量化交易的书在中国已经出了不少。

  和讯网:那咱们呢?

  卢总:我们也出过量化交易的书,但是这本书很显然是跟刚才说的它这个书的介绍情况大家就是介绍它非常特殊的高频交易,就是利用各个交易所之间传递数据的零点几毫秒的时间来做高频次的交易。

  和讯网:它叫纳秒。

  卢总:对,微秒,就十几微秒,12微秒,从纽约到这个芝加哥基本上同时交易需要12微秒,基本上眨眼睛的十分之一秒的时间,然后它那个,现在主要硬件设施,就是计算机的计算速度,软件就是刚才说的程序,第三就是传输的网络,现在就是网络的时间实际的那个美国最好的网站传输数据的时间大概要14点几毫秒,就利用这个理论速度和实际速度之间的这个差距,几毫秒的差距做上万次的交易,然后来提高股价或者拉低股价,就是在提前,就相当于抢跑,或者是最后率先撞线,总之是利用时间差在做,跟刚才那个量化交易的基本逻辑又有点不一样,总的来讲是技术化,就是大数据技术和计算机非人脑,就是人工智能交易和人工交易结合的这种技术上面,做的是最极致的,目前来看是最极致的,所以刚才您说。

  和讯网:因为策略是人编的,程序是人编的。

  卢总:对对对,现在只不过对速度的追求追到了零点几毫秒,就是纳秒,你刚才说的,我觉得只有在非常成熟的资本市场里面,这样的交易才能够被可能容纳,其实中国的这个证券市场容纳不了这种。在中国一出现肯定就是违法,这就是钻空子违法。但在美国实际上是拿到台面上去商量的,说既然你没有规定它怎么样,我这么做也不算违法,你没有法律规定,对吧?所以是有技术和交易的疆界,其实证券公司的这些投资的工程师他们是探索了这个疆界,所以说对技术的追求是极其极致的。所以您刚才说明珠是可以理解的。

  和讯网:卢总,其实说的意思我明白,事实上也是像我们目前在法制方面说的一句话,就是如果说它没有明确的违法,就没有条规,他就是没有明确的违法的话,他就算是合法的。在逻辑上。

  卢总:应该不能算合法,它不违法也不合法,没有法律对这样的行为做疆界描述,如果做律师的话,应该有。

  和讯网:法律上如何表述这种?就是说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说他违法,那就应该是属于可以行为的。

  郭总:法律上。

  和讯网:法无禁止即可行。

  郭总:法律上的描述就是法不禁止即可为。它的原意是这么一个意思,就是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的,那我公民从事了这个行为,那是可以的。所以说法律有两类,一类是公法,公法里面规定就是说限制授权给国家机关的,授权国家机关就是说规定了你国家机关可以这么做,你才能做,如果没有规定这权利,你是不能滥用权利的,这是超越职权的。那私法就是。

  和讯网:民事的。

  郭总:私法是管公民社会的,就是管个人的,那么个人他另外一个规则,就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你法律没有给我规定,就像一个契约一样,你划定一条红线,你没有给我规定这条红线,我就可以过去。

  和讯网:好,对,现在咱们郭老师说的很清楚,叫法无禁止即可为,而且这主要针对的民私法这个领域的,对吧?

  郭总:私法。

  和讯网:其实我概括了一下刚才卢总所说的三个意思,就是说现在我们其实高频交易这个系统里面有三个要素,我的理解,刚才卢总说其实包括设备硬件,这个就不用说了,大家的服务器的速度比较高,自然我跑起来就快,这是毫无疑问的。再一个,确实得有软件,因为你程序化、交易化关键有人编码,把这做成码子,当然有触发条件,触发条件一旦具备马上就进行操作,比人的这个思维要快多了,而且没有这个人的所谓的恐惧这种心理,也没有贪婪的心理,就是到了客观条件就开始执行。再一个,他讲到线路这个问题,确实这本书里面讲了很多传输介质的问题,比如说怎么样铺光了,怎么样使这个光缆保持一个绝对的直线,但这些东西其实不是我们今天探讨的内容,今天我们探讨的内容更多的是从交易策略和在证券市场里面交易环节的很多合法、合规问题,可能是今天我们主要探讨的一个重点。

  其实大家也知道,我们刚才讲一个是4月份出了书一个是6月份出了一篇文章,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说现在证监会正在拟定一条新规,这条新规主要是针对高频交易的。

  当然,高频交易的违法也好,合法也好,这个是我们下面一段时间要讨论的。它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在这里面,我想咱们为了让大家股民特别是咱们和讯网的股民来从基础的或者说从故事的通俗的情节上开始理解,我们先提这么一个问题给郭总,就是说这本书里面反反复复提了一个叫暗池。

  郭总:dark pool。

  和讯网:对,叫dark pool,这个dark pool实际上就是说有很多大金融机构自己有自己的dark pool,而且很多金融机构之外的买卖双方的第三方他也做dark pool,所以我们想问的,做这么一个东西,里面到底有多少部分是合法的?有多少部分是不合法的?里头存在不存在利益冲突?或者说给某些人占别人的便宜不公平提供机会呢?

  郭总:我理解,因为这本书我还没有详细地看过,我理解比如说本身是一个金融机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金融机构本身为股民提供这样的一种交易的撮合,比如说这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证券公司,如果他这样的一个机构或者社会上有一些机构类似于提供交易的这样策略的机构,那么建立这样的一个池子,那么建立这种。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合法和不合法的界限就在第一个,你自己是进行撮合交易的,撮合交易的过程中有可能获得就是交易双方一些信息在他这里是最完全的,这里有交易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和讯网:明白了。

  郭总:他这里面是最全面了解信息的,他对双方的信息非常了解,在这个了解的过程中不能够利用这些优势的信息去从事为自己牟利,或者为第三方来进行牟利,做一个配合,那如果说利用了这种不当的信息,利用了你自己建立的池子而从事了相关的交易,利用了信息这显然就超越了他自身平台的界限。

  和讯网:郭老师,其实我再插一个问题,其实也算是我的评论,就是说你想这些金融性的企业,既然是企业,哪有可能不利用信息赚钱的可能呢?就是说所有的这种金融企业可以说它存在赚钱的一个前提,机会的前提就是它其实是跟你的客户在信息上的是不平等的,才可能赚钱。关键是我这里说的利益冲突可能是不存在不公平的情况。

  郭总:是,就是说金融机构要做的就是利用了,他比别人掌握了更多的信息,更多的信息在没有出现之前,他抢先获得信息,信息是有价值的,来从事相关的交易或者商业行为,这种是可以。关键是你在获得信息的过程中是掌握了交易对手的相应的信息,跟你平台的原则是违背的,这个时候你不当利用了这个信息获利,这个是违规的。

  和讯网:中介本来就是这个纯粹的中介,不应该在所谓的信息优势方面占便宜?

  郭总:对对对,实际上这在中国的法律里面,《民法》里面,《商法》里面都有这么个规定,就说你如果作为一个中介机构,你掌管了别人的资产,你不能利用获得信息这样一个优势自我交易,进行自我交易。

  和讯网:我明白,其实是以自己为对象来买卖?

  郭总:对。获利了。

  卢总:其实我知道李老师提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过去在这个暗池里做信息透露,能量没有那么大。最重要这书里面提到他把暗池交易的双方信息出售给高频交易公司,这个时候他通过指数级的数据能量就产生了破坏性比较大,过去只是小范围的暗池里面的交易,撮合的小部分叫高精准人群,就是钱交易量比较大的人,他做一个暗池,后来实际上这本书里面提到他们把交易双方信息卖给了高频交易公司,然后对一些大的交易进行了高频交易的这种附加,产生的破坏性比那个平常、正常技术要(大),就是人为操作跟几单、追几单,追高或者杀跌产生的规模和规格都是影响比较小的。而华尔街公司里把暗池里面的信息卖给了高频交易公司,所以产生的影响也比较大。所以这个。

  和讯网:明白了。

  卢总:您提这个问题应该是一个基本的。

  和讯网:基本的。

  卢总:如果说没有巨大的影响,暗池交易本来在全球各地的证券公司中间也是常规存在的。只不过刚才郭老师说的出卖信息本身是违规的。

  和讯网:其实,中国的老百姓比较容易地理解思路就是说就像我们有些移动公司,我们很多支付公司、很多银行机构把自己的客户资料卖给第三方一样,同样的性质。可以说。

  郭总:不是说简单的客户资料,它是交易信息。

  和讯网:对,交易信息。

  郭总:就是他要买什么了,他提前抢在你前面买。

  和讯网:对。

  郭总:这个破坏性很大。

  和讯网:我还知道其实在美国跟在国内一样,就是说你花更多的钱可以买到更详细的资料,就是你越详细,你花的代价就越大,但是你能够买到。

  卢总:然后还有就是证券公司跟这个交易组织间有属于叫。

  和讯网:默契,一种默契。

  卢总:也不是默契,就是形成了一种回扣的制度,你只要带来。

  和讯网:回佣的问题。

  卢总:对,你带来中信信息,我就给你回扣,高频交易的流动性是比人为的大多了。所以他利用这种时间差去做高流动性,套证券公司的回扣,这个跟暗池的结合,刚才还有就是说趁在暗池,他拿到暗池交易信息之后,在交易之前抢先购买,这时候会推动股价波动,尤其在非正常交易,就是说波动期比较严重的时候,这个高频交易更加推波助澜,对市场的破坏性比较强的。暂时是这么看的。

  和讯网:我懂了卢老师的意思,卢老师的意思就是说其实这个抢跑本身应该说利用了信息的不对等,利用了你所谓普通投资者和所谓有高频交易系统的人所谓的技术优势,但其实刚才我们提到了您刚才也提到了有三个重要的节点,一个是硬件的问题,就是程序的问题,还一个介质的问题,就是光缆的问题,这本书里面其实也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他们都把自己的所谓的高频交易的服务器下指令给交易所的时候,它都跟交易所要有连接。那么他们都想法跟交易所之间用电缆来连接,而且在地理位置上尽量地接近,因为这可以省很多成本。对,其实我在想,为什么到了互联网时代,你知道互联网时代有很多时候是大家对地理位置或者说对物理位置不是那么太关注了,恰恰在这个案子里面,却显得非常重要。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悖论。

  卢总:其实不是悖论。光缆的速度是影响交易速度的,所以离交易所近也是为了降低数据传送的时间,很多的做高频交易的公司都把服务器搬到了离交易所很近,就是为了,比如说你两个地方差1000公里,就差那零点几微秒的时间,他就能做很多交易,大家都在比拼谁的光缆速度更快,第二,在光缆速度在技术竞争到极点的时候,大家拥有的技术都一样,你拿到了原子弹,我也拿到了原子弹,OK,剩下就是看谁离那个被炸的目标近,就是物理位置也成了竞争中的一个要素,其实你刚才说,感觉说有了互联网,有了新技术,其实应该地理位置不是竞争要素了,武装到牙齿了,就是技术之外,唯一一个竞争指标就成了,这些高频交易公司之间竞争的都是,就是技术大家都。

  和讯网:差不多。

  卢总:对,你用了8核、10核处理器,我也有。然后光缆速度你带宽多少,我也能达得到。剩下就是看比谁离交易所近了,越近,哪怕近10米,他都会有几纳秒的优势。

  和讯网:优势的差异。

  卢总:对,所以实际上是这么一个概念。

  和讯网:很有意思,这个确实是,我们所谓互联网时代的很多普通人所想象不到的。再一个,我们在想,就是说这本书里写的很有意思,就是有一个正面的角色,它叫什么?叫胜山瑞安,他们两个为主组成这么一个团队,而且这两个人正好都是美国的少数族裔,这当然是一个巧合,这是一个插曲。这两个人做的一项服务实际上是给投资者提供了服务,实际上就是说我替你来选择比较合适的叫交易执行人,通过他的一套技术程序,这个东西也很有意思。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说在选择我们的交易执行人的时候,也变得比较重要?因为咱们郭老师是在实际操作当中是有经验的,就是说我们比如说下单子,我们想买这个股票,买10万股,当然可以做这个执行的,有五家甚至六家,那么这五家、六家在您看来,您是怎么选择的?还是说我不管,我就甩给我一家,我跟他签有这个经济合同的人,我就甩给他,他分给谁我不管,大家是这么一个行动程序吗?你们都怎么选择所谓的下单子的执行人?

  卢总:如果是策略的话,自己已经定了,这个策略是自己的,怎么选择?选择发指令给交易员的话肯定讲究速度,因为这里面的速度和效率,就是哪一个交易员操作非常快?你有可能就按照你指令,因为是集中竞价,集中竞价的话,你就可能抢到最好的,按照你的价格波动的范围内选择最好的那个买入或者卖出点。

  和讯网:所以基本上是看不到后面谁在给你执行交易的?

  卢总:对。

  和讯网:这就很有意思,就是说其实在这个案子里面,就是在咱们这本书的《高频交易员》这本书的案子里,其实是告诉你那些执行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关键的。但是这个时候,你往往是看不到,比如说申万,在那边开了(29:08)库,那么交易其实你就是一个单子下给他,然后他再去执行,至于他有没有委托其他人再替你执行,那么第二个人会不会传递给第三个人去执行,你就完全不知道,或者也不是你关心的问题。对吗?是不是大概是这样?通常你会知道谁给你执行这个单子吗?交易员你会知道吗?

  卢总:这个不清楚,在国内的证券公司,我们选择的话肯定是选择,因为国内的证券公司肯定要涉及到它的系统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因为曾经发生过正在操作的时候,因为量巨大,导致了证券系统发生了瘫痪,就出现这样的事。所以一般的话普通的投资者肯定要选择券商,就是非常的系统,稳定性比较好,当然也要考虑交易的费用要低。但是你下了单之后,系统做了,究竟系统之后谁在操作或者第三方操作,那个不是关心的,也没有人去关心它,也不了解。

  和讯网:其实这个问题跟美国一样,美国的多数的这种所谓的投行或者说证券公司,其实一般的管策略的人并不一定是知道谁来执行他这个单子,所以这个就造成了一个我们叫说黑暗部分或者灰色部分。事实上通过这本书,我们终于理解到其实美国也存在一个很庞大的所谓交易执行的这么一个团队或者说叫第三方下单或者交易执行公司,高频交易公司实际上是存在这样的第三方,是专门以执行人家单子为生的。而且就像我们刚才所议论到的,就是说我可以利用几个纳秒的差异,通过抢跑来赚到钱的,因为我是跟大的投资银行或者说投资银行的证券交易部门,或者叫经纪人来分割这个利润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可能中国跟外国都是一样的。我们都不明白那后面这么一大堆黑暗的部分或者是灰色的部分。

  所以,我们一直希望如果有一家公司能够替我们把这些信息公诸于世,帮助我们,让我们能看到市场上有那么多执行公司,哪一家执行的比较好,哪一家费用比较低,是不是有利于我们进行这个所谓的交易选择?或者说我们如果能够知道谁在替我们交易的话,我们会不会也能够再从中选择一个对我们最有利的?您觉得呢?

  卢总:是的。如果了解到真正的执行,就是交易的执行,对交易的执行知道哪一家的速度更快,更稳定,那肯定我们会选择最有利的这样的一个交易团队和操作者。

  和讯网:对,所以看来中国和外国确实市场上,在市场这个所谓的产业链当中,确实有这么一个部门是需要的,而且是应该属于信息更加公开透明的这么一个部分。但是恰恰在这部分,美国产生了一个黑洞,当然中国事实证明在我们股灾当中,我这几天陆陆续续看到了很多评论,其实大家对这块其实意见也很多,6月21号我们和讯期货频道所发的这篇稿子,就是《华尔街将秘密武器搬到中国》这篇稿子里面直接用了flash boy就是你们的书名,但它翻译了另外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词叫快闪小子。

  卢总:对,闪电小子,各种翻译都有。

  和讯网:各种翻译都有。但是事实上我们已经注意到了,在这个环节里面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但是,其实这个问题当时还没有引起监管层,也没有投资人过多地重视,我们以为这只不过就是一个策略而已。而且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粗浅认识,也只是局限于2013年8月份那个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我们只能理解到有可能错,就是你下个单子,本来是10万股,可能交易成了20万股,只能是以为交易指令错误这点上,而没有人考虑到有人故意利用这个信息的不平等,或者是叫信息不对称在里面盈利或者说牟利,这种可能性大家都没有想到。当然这跟我们的技术设备也有关。

  当然后来有很多网上的故事就更多了,就是讲到了刚才的Renaissance,讲了(34:20)这样的公司聘用了很多包括从我们大陆出去的一些数学天才帮他们设计种种程序,然后从中牟利这种可能。在这里面故事特别多而且其实后来就变成了,演绎成什么了?比如说从我们联办集团走出去的一位李得林(音)先生,他甚至开玩笑说了很多笑话,那么使大家有很多苦涩,这个东西也挺有意思,你比如说他们怎么理解所谓的这个量化交易的?他们是这么理解的。面对越来越智能的交易,也许散户们只能承认自己书读得少。说我们本来书读得就是少,你们搞这些玩技术的东西,玩这个所谓的高技术,也可以说是一种屠杀的凶器,你们高水准的武器装备,我们打不过你,所以就变成了一个自怨自艾的一种发泄,这个后来也引起了交易者及监管者的注意,当然这是后话。

  当然,其实我们提到这个高频交易的时候,其实也是很苦恼的,但其实最关键的就是说我们想知道,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够有这么一种方法、策略或者是叫防火墙,能够阻止到高频交易所造成的不公平交易或者是叫不对等?那么在探讨这个问题的方法之前,更加技术性的一点问题之前,我们想先问郭律师主要的核心的意思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根据我们国家现有的法律跟法规,高频交易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它是不是违法?还是刚才我们所说的既不算合法也不算违法?只不过就是归隐到这一条,或者推诿到这一条,叫法无禁止则可为,这个怎么定义这个高频交易?在法律上,您怎么给它一个所谓的法律的定义?咱先不说它的技术层面。

  郭总:高频交易作为这种交易手段把它叫做程序化、指令化交易也好,实际上它的本身还是做交易,交易的这种情况的话,目前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包括证券交易所包括证监会相关的监管机构是没有针对高频交易做一个专门的规定的。我了解到证监会准备制订有关高频交易这样的监管办法,但是目前没有。

  但是,就是说针对这种高频交易究竟是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如果能归类的话,那我们国家对有一些,比如交易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行为,那么原有的法律比如《证券法》相关的法规里面对高频交易比较接近的有这么一个,我理解有一个操纵市场,这个高频交易算不算操纵市场呢?

  如果说不能够把它解释归类为操纵市场,因为它是一种交易,是不是高频交易本身有活跃市场的这样一个自身价值,那如果它达到了,没有达到那个界限,那目前的法律。

  和讯网:我特别关心您这句话,其实就是说对市场的交易是有他的价值的,这个怎么理解?

  郭总:就是说高频交易活跃了交易,因为你任何一种交易是需要有量的,任何一个交易比如说我们每天要关注这个沪市的交易量,如果交易量下去了,交易量下去了以后,你发现这个市场会影响它的走势也会发生变化,所以一个是关心量,一个是关心价,有的时候量会更重要,一个市场繁荣不繁荣主要关注你有没有交易量。

  和讯网:您能不能把郭律师您的话总结成两句话,也就是说,换句话说可能是它所谓正面的部分。

  郭总:对。

  和讯网:或者是正能量的部分。这怎么说呢?就是高频交易其实就是提供了或者说叫提高了流动性。

  卢总:对。流动性。

  和讯网:对吧?然后降低了交易成本。

  郭总:是。

  和讯网:这是我们所说您说的第一个意思。

  郭总:对。

  和讯网:我理解的,第二就是说它不管怎么说,它有利于降低企业的股权融资成本,这个第二句话您认可吗?

  郭总:认可。

  和讯网:为什么?您解释一下。

  郭总:因为这个市场上你任何一个股权的投资,当然资本市场股权投资最高形态了,一般的是私募股权投资,没有上市的可能,大一点的企业,一部分要直接到银行融资,靠这种间接融资,现在就大量的直接融资,很多的企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就私募融资,那么高级形态就是到证券市场来融资,证券市场来融资的话,有大量的交易量,那它当然融资成本就低,融资的效率就高。有的时候如果不活跃,比如有的证券市场上,我准备融资,我做个定增交易,整个市场极其不活跃的,或者是有价无量。

  和讯网:您讲这个,我突然关注到其实场外市场对交易量确实非常关注,不光是主板市场,不光是创业板这些所谓场内市场,其实很多场外市场的交易特别注重交易量。

  郭总:是的。

  和讯网:或者我们叫交头投。

  郭总:是的,你比如说新三板,新三板的时候当时新三板最活跃的时候,每天的交易量达到四五十个亿,但是股灾之后同样波及到新三板,新三板交易量萎缩的时候最低的时候每天的交易量就三四个亿。大量的这样新三板的公司是没有交易量的,没有交易量的话,那这样的交头交投不活跃,交头交投不活跃的话,想融资就很难。

  和讯网:所以您说从这一点上来说,高频交易实际上提高了这种交易。

  郭总:整个市场的交易活跃度。

  和讯网:提高了效益所以融资成本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降低了。

  郭总:提高了交易的效率。

  和讯网:但是现在这些其实所谓优势,或者这些正能量,业内的人都有共识,现在关键是对它所谓负能量,其实大家怎么说?争论比较多。譬如说你比如说虽然提高了交易量,但是它的这个交易量或者它所谓提高的这个流动性是非常不稳定、不确定,而且是飘忽的。就是突然上,突然下的。是这么一个问题,这是所谓对它不满意的地方。

  再一个就是说其实它高频交易对于普通投资者的那个低频交易造成了更多的信息不平衡或者是叫不对称,而且实际上影响了整个的运行系统或者是交易系统的稳定性,这个我不知道您有什么评论?

  郭总:对这一块,刚才讲了它从交易的本身角度,它有它有利的方面,这就是为什么在欧美比较发达的国家,量化交易是存在的。同时在存在的这种情况下,它又有一定的监管,那么另外一方面,缺乏监管的,如果没有对它合理的引导,这种任由它发生,特别是量化交易的这个大量的高频交易的发生,这个高频交易发生,第一个,如果都用这种信息的话,那么低频交易的,比如说人工交易,你操作的指令速度很慢,你可能要用10秒左右,他抢先一步,他看到了你的指令以后,他马上他用零点几秒的速度抢先一步,因为你的指令发出了,你很难撤回。他抢先一步,他已经布局了。他可能获得的买入和买出点比你优势的多。那这样的话,如果大量的高频交易发生的话,第一个显然对低频交易是不利的,那就是信息不对称,实际上相当于我们为什么证券市场上说散户就跟割草一样。就是因为他获得的信息太少了。

  和讯网:明白。

  郭总:有一个就是因为信息多,更多的是信息的这个机会。

  和讯网: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您说的这段意思,我大概的理解,不一定正确,其实你进行操作的时候,你的所谓的一些暗示也好,你的一些所谓的指令的在进行当中的时候,别人已经事先知道你的操作意向?

  郭总:是,这是最关键的。

  卢总:刚才我说的暗池里面也有这样的现象。但实际上,我的观点就认为像这种技术对资本市场产生的这种影响,从长期来看应该还是看好的。实际上,我刚才说的,中国的证券和股票市场里的个体投资者比较多,欧美市场实际上是第一步欧美市场的证券市场是把钱交给经纪人打理的,经纪人是交给专业的机构去打理的,中国都是自己在这玩。实际上这种自己玩的散户多的市场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吗?我认为是不健康的市场,实际上,老百姓自己的脑袋作为大数据运算系统的,参与到股票市场运转的这种可能性随着技术在股票交易里发挥作用越来越大的这个前提下,老百姓实际上是没有资格在这个市场里玩的,也就意味着,我觉得技术和人,就是专业交易人员之间的结合将是未来的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的一个逻辑。就是说能做股票市场和证券市场,最大的目的是降低风险,有效配置资金,是不是?而不是你掌握了一点简单的小道消息就能赚大一点钱,不是这个目的,目的是为了让资本更高效地配置到应该配置到部门,是吧?实际上资本市场的目的是这个,并不是说为股民挣钱用的,但是股民在这里享受红利也是应该。如果你把钱交给专业的公司去打理,他投的方向对了,那么给你拿了红利也是可以的。

  但是很显然,技术和交易的这个博弈的过程,从短期来看,刚才说某些公司一下子服用了兴奋剂或者掌握了秘密武器,这个时候我觉得监管要适度地出台,限制他在短期之内的破坏性。然后,长期来看,其实应该鼓励更多的用大数据运算系统,更精确的利用人脑和智能化交易结合起来去做交易,这个市场才会真正的走向未来。如果说只依赖于更多的不确定性在一起,说这个散户不确定,那个散户也不确定,相互猜,猜消息,得消息股,乱七八糟弄在一块,其实这个市场并不健康,健康就是说你掌握了更加有确定的信息和更加有确定信息的公司之间的竞争,和专业人士之间的竞争,我觉得那样的资本市场应该是更健康的,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和讯网:对,所以这个问题看来还真的是一个很带有争议性的,其实我记得2014年的时候,郭主席还没有离开证监会的时候,曾经说过普通股民是我们证券市场的衣食父母,但这里头有一个投资者结构的问题,从理论趋势上来说这个不用怀疑,我们肯定是慢慢的个人投资者或者是普通投资者会越来越多的,应该把钱交给专业的投资者去打理,但是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专业股民,中国的词,对吧?就是说我就以这个为生了,我不是去上班了,我就是以这个作为我的职业了。这个其实蛮大的差异,在您看来,这个高频交易消灭这个低频交易,或者高频交易员消灭低频交易员,所谓机构消灭个人,这个是不是咱们中国资本市场未来发展的一个真实趋势?或者是说我们监管者应该鼓励的一个方向呢?这个您怎么看?没关系,大家可以放开,我先让郭律师说吧,因为您的意见我知道了是非常明确的,您的观点呢?

  郭总:我的观点,你看从美国的这样的市场来看,它量化交易占的比例非常高了。

  和讯网:对。60%。

  郭总:这是量化交易,当然不是说40%多就一定是量化交易之外,那部分人就是个人交易了,就是普通的股民的交易了,当然里面有大部分,因为整个的证券市场是以机构投资为主的,当然不是说机构为主的话就没有个人交易了,个人交易的话,有一些个人是爱好,我凭我自己的策略和判断,我把它作为一种兴趣也是可以的。

  和讯网:有很多私募就是这么起来的。

  郭总:也是可以的。

  和讯网:从个人变成有机构、有团队了。

  郭总:对。

  卢总:其实二级市场的投资大部分投的不是真正的实力,而是投的是人心和趋势,对吧?所以说刚才说趋势,有人说我能看得清趋势,就是巴菲特口中说的那些上帝,他认为有些人判断精准的,确实有人能读得准。但是,就是中国有一大批这样认为自己能读准的人,我觉得我的观点还是这样的市场不健康。

  郭总: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就是说任何一个市场是不可能杜绝个人投资者的,个人投资者有他存在的必要的,但是一个理性的市场,就是因为信息在市场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一个规范化的就是有健康管理的这个市场,这个里面的话,信息的作用就非常大了,技术和信息,这个作用就非常大了。那么对个人的投资者,因为你没有进行各种的,技术力量达不上去,你掌握的信息也是有限的,那在这种情况下,你处于信息中的弱势,比如说面对这种高频交易,随时可以捕捉到你交易的意图,就是说交易的意图还不重要,关键是你已经把指令发出去了。指令发出去了,他捕捉到了,你还没跑到,他抢先一步跑了,在这个时候就非常麻烦。

  和讯网:但是这里头有一个问题,正好咱们又回归到您所关心的法律领域了,有的时候高频交易公司或者高频交易员通过他的系统,他发一些测试信号或者是试探指令,这种行为就是通过刺探你的这种交易动机来抢跑,这种你觉得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在法律上来说是合法不合法?

  卢总:假动作。

  和讯网:对,就是假动作,假摔。

  郭总:这种情况的话,就是说因为它技术层面刺探一下,然后他看看你是不是真跑,然后他再抢跑,这种技术上的动机,如果他在这里面比如说按照现有的这种监管的法规来讲,如果利用技术的优势采取了这样的一种干预,那这个里面怎么来界定了?这个很难界定,有的时候技术上很难界定,如果在法规上比较容易,就是按照,因为新的监管制度还没有出来,如果按照老的制度,如果把它归类为操作市场,就是利用技术的优势来操纵市场,因为它量很大,交易量特别大。

  和讯网:对。

  郭总:然后引诱你来,然后发这样的信息操纵市场,把价格抬高,一下子把股价拔高或者拔低,他抢先卖或者抢先买。他完全利用他这个优势操纵市场,可以把它归类为操纵市场这方面,当然这还要做一些商榷。这个技术的手段,什么是正当,哪些是正当,哪些不正当。

  和讯网:对,郭律师,正好,我也想跟您探讨这个问题,您用了这四个字,叫操纵行为。

  郭总:对。

  和讯网:这个操纵行为这个事情在法律上,我不知道怎么界定,我只是看了一些资料,我看到西方发达国家对于操纵行为给了三个标准,您听一听,您看这个靠谱不靠谱。如果该交易行为造成了交易系统无法正常运转的,这是第一条,叫属于操纵。

  第二条,如果你这个交易行为造成买卖之外的第三方难以进行买卖决策的,这是第二种条件。

  第三个叫所谓的操纵就是误导了证券的供求关系。他把这个东西界定成为所谓操纵的这么一个标准。您觉得他这个概括有没有合理成份?或者说靠谱不靠谱?

  郭总:我觉得有它的合理性,因为中国的证券市场和欧美的证券市场不太一样,首先量化交易是合理存在,但是从这一条里面已经讲,量化交易肯定存在积极性,同时也看到了这种高频交易的弊端。所以说,他利用这样的规则来进行规范。他认为你规范的时候,如果刚才所说的这三种情况下,他认为高频交易是一种不当的违法行为,属于操纵市场的行为。我觉得他这几种规定还是比较有可操作性,比较合理的。

  另外一个词,我觉得比如说它按照他三条原则,我觉得用另外一个词可能更准确,不叫操纵叫干扰。干扰,好多信息比如说刺探一下,刺探一下以后,让你自己不能够辨别,你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他比如说做一个单子,挂到上面,很大的量,让你无法来辨别,像这种情况的话,甚至一下子巨量的量挂在上面,让你交易系统出现了一个崩溃。

  和讯网:那您说的其实是一个引诱行为,挂在那。

  郭总:引诱,破坏了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正常交易的秩序过程中,你利用这种手段破坏了,我觉得更准确的词是干扰。干扰这个正常的交易秩序。

  和讯网:所以就是说,目前关于高频交易这块,我看的就是说我们很多专家包括吴小玲女士最近对于高频交易也专门搞了研究报告,她对这高频交易的,刚才咱们讨论的很细了,其实她也感觉到其实高频交易的正能量跟负能量有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各有各的合理基础,这个事情很难界定。她其实跟我们的结论是一致的,她并没有说我们这个结论就是不对的,但是她提出的一些政策建议,我倒觉得是很有意思的,我想听听郭律师的意见,比如她说应该正确认识高频交易的功能和作用,建立立体式的高频交易风险防范,保证高频交易的公平性,我的理解她还是说这个高频交易可以有。注意,她认为公平交易可以有。但是,得公平。我不知道您对她这个所谓的政策建议有什么评论或者说同意吗?

  郭总:我比较同意这种看法,这是比较客观的。就是说不能够把高频交易,刚才我们实际上也谈到了,高频交易实际上有它的有利的方面,比如活跃市场,增加股权融资的效率,都是有非常好的,没有一个交易量的,交易不活跃的市场很难成为健康的持续发展的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未来改革也是追求这样一个方面,所以有有利的一方面。

  但同时也看到高频交易有非常多的,如果它不当,达到一定程度,有恶意的扰乱市场、操纵市场,当然是违法、犯罪的。

  和讯网:首先是不当,不当使用,还有是故意的,是恶意的。

  郭总:对,恶意的或者是操纵或者是干扰市场,它实际上破坏了正常的交易秩序,实际上破坏了公平交易,破坏了一个公平性,那这个市场上如果没有公平性可言的话,这个市场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说在这里面,你看到它坏的一方面,如果坏的一方面,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就是说你两种做法,一种做法就是我关起门来,干脆不允许做高频交易,那实际上就把这个门关死了,不做了。第二个情况下。

  和讯网:您的意思就是,没有这个什么金刚钻就不要揽这个瓷器活,大家反正我监管水平也没到,你们投资者的水平也没到,干脆我关了门算了。这个简单倒是。

  郭总: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认为它这个东西破坏性这么大,我干脆完全杜绝,杜绝的方式第一个不允许干,第二个它的接口,高频交易有一个接口,要通过证券或者交易所,我全部关闭。比如说有一段时间这个股票配资全部关闭,证券公司必须把这个接口关闭,那就没有通道了,就没法做了。要么就是我认为看它不行,我就彻底关掉,第二个就看到它有利的一方面,同时还有不利的一方面,那么另外一个做法是,我把门开开,但是我有一种监督机制,就是类似于安检的,我把坏人,就是这个不规范的这种有危险的东西,我杜绝于门外。

  和讯网:好了,明白了,卢总您对这个方面,您觉得有什么评论可以告诉吴小玲?

  卢总:新技术无非就是提高效率的,对吧?然后刚才就是说她说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实际上政府出台了这个政策建议的意思就是说在效率优先的情况下兼顾公平,首先必须得公平,不能说你天天都拿着枪武器,你拿(冷)兵器,人家拿着机关枪,这没法打了。对吧?所以就是说在鼓励双方都拿着机关枪的情况下是可以搞的。我大概理解其实是从政策建议的角度来讲,就是说一方面书里提到,这个书的情况是这样的,他写到这里面公司,说的这家公司,写完这本书之后,他在美国的资本市场要上市的,因为他有700多个交易日,只有两天亏损,剩下的每天都赚钱,就这样的高频交易公司。就这样。他要上市募资来做更大的生意。然后,刘易斯出了这个书之后,美国立马就叫停了这个公司的上市,但是后来经过一大堆的论证,最后还是让这个公司上市了。

  也就是说,在技术和资本交易市场之间这个效率上的参与和博弈,在健康的资本市场里面是允许的,实际上是技术在投资量化交易里面发挥的作用和功能,从官方和监管机构来看,它是鼓励更多的,实际上是量化交易的策略能够参与到资本交易市场里去的。这是因为那个市场相对来说是比较健康的,经得住这种量化交易的折腾,中国的资本市场情况可能远远跟欧美不太一样,区别很大,刚才说。

  和讯网:我们市场太年轻。

  卢总:一个是年轻,一个是里面的股民结构也完全不同,实际上说白一点,有一帮都是散户,然后忽然来了一个,这里面都是拿着刀枪。

  和讯网:一个拿着冷兵器,一个拿热兵器,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卢总:拿着很强的激光枪,还不是机关枪,是激光枪,跟那打,你说政府说是要激光枪的人进来打还是不让呢?还是划个圈说,你们这拨的有激光枪的人一块打,那拨一块打,我觉得这对于中国市场来说,选择比美国市场难得多。它的层次,发展阶段包括就是整个结构可能会对这个新技术应用到,包括中国的量化交易本身也成熟度也不如美国。所以你什么阶段吃什么饭,我估计在中国很难推行成熟的这个高频交易策略,因为就是说你不可能把差了好几个代际的武器的人放到一个市场里去竞争,否则不可能有公平,怎么可能有公平呢?对吧?你拿着激光枪跟拿着刀的人去打,是不可能有公平的,怎么讲公平都没用。

  郭总:武器不一样。

  卢总:对,说你只能用嘴叼着激光枪打,说那边可以拿刀两个手、两个脚都可以拿刀,也不能做这样的规定,很可笑,所以我觉得可能现阶段在中国可能引入高频交易规范化运营,从我的角度来看可能是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和讯网:很难的。对,但是我听得出来,就是其实你们两位都觉得其实这个祸并不是高频交易本身引起的。

  卢总:对。

  和讯网:还是在于投资者的素质水平和投资群体的结构的不同,在不同的市场表现出来不同的特点。所以,你们俩其实是认为,其实高频交易只是一个工具。

  卢总:对,策略。

  和讯网:只是一个工具,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们俩都觉得实际上,如果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以开这扇门。但是开这扇门里面要增加很多的程序、关卡和监管,但这件事恰恰在中国是非常难的。

  卢总:对。

  和讯网: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估计理性的选择,我主要是指监管者的理性选择,有可能是不出我们的意料,就是把它先关了,然后再探讨未来怎么办,其实关于怎么样监管,吴小玲作为专业人士有很多思考,那么作为我们证券业内的很多专家也有很多的思考,包括我们坐的这两位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分析,但由于今天的时间到了,我们如果要有可能,我们再继续请专家再来探讨下一步我们怎么样既能开了门又能在关卡设置上、门槛高低上、监管技术层面上多过滤几道门,能够把这个所谓的它的负面作用过滤了,把它的正能量发挥出来,这将是对我们的投资者也好,对监管者也好,实际上是一个重大的挑战。这个今天由于时间的限制,我们不可能完全地充分地展开来讨论了。那我们就留给下一次。

  今天我们特别感谢卢俊,郭勤贵郭总郭律师,把自己的宝贵时间贡献给大家,让大家有一个饕餮盛宴,至少比我们过去理解的这个高频交易更深了一步,这是对我们大家的一次很好的学习、教育的机会。好,谢谢大家,那么今天的这种节目就到此为止,谢谢大家。感谢。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