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商业营销 > 详细视频

李纪纲:人民币国际化利好金融服务业发展

2015年10月30日17:08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章晗 嘉宾:李纪纲

文字实录:

  和讯网:和讯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投资新视界》栏目,我是主持人章晗。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ADS达汇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纪纲先生,同时也兼任ADS达汇新加坡分公司的负责人,负责集团亚太整体策略发展方向及业务运营。首先请李先生跟和讯网友打声招呼。

  李纪纲: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

  和讯网:李总在美毕业之后,开始接触外汇零售行业,曾于华尔街任职多家外汇管理公司,对外汇操作、交易及风险控制拥有多年的实战经验。不仅如此,李总还兼任辅仁大学经济学系特邀客席讲师,乐于分享多年的实战经验,并勤耕于笔,著多篇有关外汇领域的文章及市场评论。

  今天邀请李总也是希望能给我们和讯的网友分享一下,对近期的外汇市场发展的看法。首先,我们想谈一谈关于外汇市场的一些机遇和挑战。因为最近QDII 2或将推出,这表明个人投资范围将会得到大幅度拓宽。有分析师认为对外汇方面是极其利好的,您赞同这种说法吗?另外QDII2正式推出,会给外汇市场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李纪纲:我想这次QDII最大的不同,从以前法人、金融机构一直到这次推广到个人,个人可以在几个城市试点,有些人以可以到国外做投资。相信这个政策应该不是独立于外汇这个行业,应该是对于人民到海外投资这件事情变得更顺畅了,不像以前很封闭,我们在国内只能做A股,或者随着国家的发展有一些商品渐渐可以上市。但这个政策开放类似如果你是香港人,基本上可以投资全球所有的金融商品,伦敦、纽约都是一样。中国只是渐渐在开放的过程中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个人投资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到海外投资不同的金融商品,这部分的意义大于对行业的意义,因为对行业来说不分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我们都欢迎成为我们的客户。只是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也见证了国家渐渐走向发展,走向人民币自由化,走向金融国际化,慢慢往前开放的很大的一步。

  对于行业也是好事,任何的开放对外汇市场都是好事。因为外汇市场本来就是很自由的全球24小时交易的市场,有更多人参与,甚至有更多的中国客户中国资金能够来参与的话,对整个市场是更好的。

  和讯网:对我们公司有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李纪纲:对我们公司来讲,外汇公司不挑客户,不会针对哪方面的客户我们去特别针对它做特别的营销。我们当然希望立足在香港,放眼整个亚洲,或者我们总公司立足在中东放眼全世界,一样的概念。所以,希望区域内能够有更多的客户成为我们的客户,让这个市场的流动性更大,让这个市场的报价更透明,让这个市场的平台会更好,大家都会得益。

  和讯网:谈到整体的经济问题,因为目前公布中国GDP的Q3数据破七了,公布的第二天中午,股市就出现了小范围的下跌,反映了中国经济略显疲态。您觉得在经济下行的压力面前,人民币走势会是怎样的发展?

  李纪纲:我们的看法不太一样,这都很正常,为什么媒体对整数特别的敏感,破八的时候大家很紧张,破七的时候很紧张,从7到6.9大家都紧张,6.9到6.8大家都不紧张了。这是媒体一种渲染的方式,当它到整数位的时候,大家会特别在市场上发酵。不只是中国的GDP,油价也是。油价60到70的时候,大家就很紧张,破60、破70,可是破68、67的时候大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所以,中国的经济本来就要往下修,它是一定的。当一个胖子长的太胖的时候就要稍微停止一下。当你看这些经济数据,我们看GDP组成里,你会发现某一些行业缩水了,但某些行业成长了。

  哪些行业缩水了?缩水最明显的就是所谓的房地产行业,它缩水最快最明显。什么地方上涨最快?民众消费上涨最快。特别是民众消费里的网上消费,这部分是占最大宗。所以,它等于把整个的比例成分再稍微做一些调整。可是如果民间的消费已经替代了整个房地产的发展的话,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因为房地产发展有一个极限,它到了极限自然会该停止。可是民众的消费没有极限,特别是以中国这么大的量级来说,从乡村到城市,从中产阶级的成长,很多的素材。可以看到中国未来十年后的发展是一片光明,十年甚至十五年,一直到中国人口红利的这个阶段,你可能会讨论中国经济是不是开始走下行了?可问题从现在这个点往前看,中国的经济应该都是一路往上走的。结构性调整很好,结构性调整从房地产产业到消费产业,这都是很健康的事情。

  所以,我的看法对于人民币,这应该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是两件事情。因为很多经济学家都把这两件事情相关,说到经济问题说到人民币。但在我的看法里,人民币从来跟中国的经济不是同一件事,人民币有人民币走的方式和走的路,中国经济有中国经济走的路。人民币从来不是一个经济的问题,人民币偏向于政治问题,它是民生问题,它不像美元很标准是经济问题,欧元很标准也是经济问题,但人民币很特别,它是政治+民生+经济的问题。所以,你不能用经济的问题来主导人民币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反倒是人民币有它自己的看法,或者那个决策小圈圈有他们的看法,他们决定怎么走就怎么走。

  和讯网:谈到人民币这个问题,您谈到了政策对它的影响很大。近日公布了双降,反映在香港的离岸人民币市场,人民币跌破了6.4,您觉得这个?

  李纪纲:我觉得很棒,我觉得都是好事。所有的经济都是有循环的,都有上下上下,唯独中国的人民币不是这样走的。中国人民币走一段悬崖,跳上去,又走一段,下来。其实这对经济不好调整。比如我们做生意的,一个稳定的货币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特别这个货币可以预测是很重要的。因为你的货币能够被预测,所以企业的盈利获利我们可以随之做风险上面的调整。

  可是对人民币我们没有办法做风险上的调整。因为它随时可能出来一件事情,让人民币做跳水或者往上跳这样一个阶梯式的发展。所以,很难去看到这件事情。所以,这又回过来,它又是分开两件事情,双降这件事情老实说不是一件大事,所有的国家都会降利率。为什么这次事情媒体看得特别大?就是因为其他国家没有条件降利率,美国没有什么可以降的,日本没有什么可以降的,短期的五年十年之内,你都不会听到美国和日本降利率,因为降无可降,降到零了,惟有中国有这么大的空间可以降利率。所以,当中国说双降的时候,大家就会觉得很有趣的新闻。

  所有的金融市场和媒体是息息相关的,当媒体渲染越大的时候,你就当做是一件大事。当做是一件大事的时候,市场的变化就会变成是一件大事。所以,我只是觉得它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它其实被放大了。中国经济本来就应该该降利率,让流动性增加,它本身就是货币政策的一部分。让流动性增加,让更多的资金能够在整个中国的经济里灵活的被使用,本来就是政府这次做双降的最大的目的。

  和讯网:说到政策的问题,因为本周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在《金融时报》上宣称很可能会在英国发行数十亿的人民币国债?

  李纪纲:好像已经发了。

  和讯网:因为这个也算是在西方国家首次发人民币国债,您觉得这对外汇交易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纪纲:这也是一件大事,这是必须人民币要能够做到24小时,当然我们讲的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所谓一个大的课题,叫做人民币国际化,最源头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下面必须有利率自由化、境外人民币,所以,有各种不同的课题。这次的发债其实就是去完善整个人民币国际化的步骤。所谓人民币国际化有一个非常大的重点,就是人民币必须能够24小时交易,当中国夜幕低垂的时候,当市场开始关闭的时候,人民币就没有下一个市场了。从香港的境外人民币、新加坡的境外人民币,当这些市场在休息的时候没有下一个市场了,下一个市场最好的地方在哪里?当然是在伦敦,伦敦必须要衔接起境外人民币。一直到下一个时区,比如说纽约可能是整个人民币国际化,大家可以猜得出来,下一个要宣布离岸人民币最大的市场,保证不是纽约就是芝加哥,一定是下个最大的话题。这是和人民币下一步国际化的交易,境外人民币一定先走第一步。境外人民币从香港开始,有了香港境外人民币点心债、人民币债就来自于香港的发行。下一个一定是伦敦,就是这次的。所有的金融商品里一定首发所谓固定收益型的金融商品,债券就是所谓的固定收益型的金融商品,这个一定先发。发完之后才有下一步资产管理,或者是股票型基金这一类的东西一定是后面的。所以,当固定资产的市场完善之后,接下来一步就会有其他金融商品开始完善它。所以,这个商品很重要,想都可以想得到这是它的下一步,一定会在这里发。

  发完以后,我记得应该已经发了,这两天没有看新闻,但应该已经发了。所有的认购里应该是一半一半,欧美所有的金融机构占一半,中资的所有企业或金融机构占一半,其实慢慢就开始完善,最后我们能够走到人民币国际化。所以,这都是一步步来的事情,也不是太意外的事情。就像我讲的,我猜下一个一定是美国,或者是香港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开始产生各式各样不同的金融商品,收益率更高的金融商品。因为所有的固定收益等于是所有的金融商品获利率的打底,固定收益2%、3%,等于说我有固定收益打底之后,往上所有金融商品,比如货币型的基金它就可以用3%作为最基准的定价,然后往上去跑。这就牵扯到很多行业,不要小看这种固定资产的东西,它会牵扯到所有的金融业。

  保险行业也是,一说到保险都是三五十年的收益,至少人民币的收益已经定在3%左右了。对于大家来说我们都可以围绕所谓固定收益的产品创造更大的可能性。

  和讯网:除了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来说,除了刚才您提到的产品对它进行多样化的发展,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影响和挑战?

  李纪纲:绝对有。就像我讲的,当香港完成了所谓固定收益的金融商品的建立之后,资金池的建立之后,下一个是伦敦。所以回头来看,香港能够做的就是以固定收益的产品为中心,环绕创造更多不同的以人民币计价为中心的金融商品,这就是香港的下一步。

  和讯网:主要的还是在产品的多样化上?

  李纪纲:对,香港的产品一定开始多样化,多样化之后伦敦可以跟随,使得这些金融商品就可以变成24小时在滚动。

  和讯网:我们谈一下全球的影响。本月22号晚上,欧洲央行也宣布了利率不变的事情,并且认为12月很可能进一步采取刺激措施来奠定基础。这个消息公布之后,欧美股市都有大幅上涨,但欧洲央行的德拉吉表示会推出更多的QE甚至降息,您认为欧元未来走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纪纲:货币不用预测这么远,一年后的走势怎么样,或者是半年后的走势怎么样。应该说当政策出来的时候,我们怎么反应,这样说或许会更合理一点。德拉吉也好,他宣布的这些政策,这些533政策就相当于我们做外汇的相对很强的指标,除了经济指标之外,这些政治人物讲话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会先放风声,然后看舆论的接受程度,如果舆论觉得大家没什么意见,我们就这么干了。当舆论太过于强烈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考虑另外一种方式,这是整个经济运行的法则。

  以欧洲来说,欧洲是所有的欧亚大陆里、全球经济来看最弱的一环。美国已经开始复苏了,从一个病人躺在床上,现在慢慢开始下床可以走路了。欧洲刚从心跳停止救起来,目前还躺在床上,所以,它必须有更多的刺激。所谓的刺激,以现在的货币政策来看,不外乎是降息或者是印钞票,就这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最终的结果都是让更多的钱在市场上流出来,让更多想要投资的人去投资,投资以后就会有投资的效果。投资有效果之后,人民开始有钱,GDP开始成长,等于整个完成一个经济景气的循环。

  所以,欧洲在印的钞票到目前来说,你可以看得出来欧元价格已经降到1.1、1.2的水位,从以前的高点到现在你可以看得出来,欧洲的经济本来就不好,到底之后,就像我讲的经济是循环的,到了某种程度一定会开始反弹。所以,当德拉吉开始做下面这一步的时候,我们要预测接下来他的动作是到了景气的底部,还是目前还要往下走,就是说它这次就算是降息和印钞票,下次还是降息、印钞票,还是说这是最后一次?我想要讨论的反而是这个。这就要从很多经济现象来看,比如我们现在开始关注欧洲的一些经济数据,特别是到了年底,大家都要特别关注所有的经济数据,因为所有的经济数据到年底是最重要的,所有的GDP要开始做年底的反应了。所有的消费数据一定是在最后一季的时候开始产生了,所有的消费到年底开始会发生了。所以,年底的经济数据变得相对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个经济数据关心、预测欧元政策下一步,我们不用预测它的走势,应该是先预测政策,因为政策引导了目前欧元的走势。

  当所有经济很好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政策就可以预测货币的走势,因为反正经济这么好,强势货币就是强势货币,弱势货币就是弱势货币。特别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我们反而重视政策,因为每个政策的形成都会刺激到货币的成长,我们在看所有的金融商品都是看将来的收益。现在做的事情是投资,将来我是要回收的。所以,当现在讲的任何的话,我都希望能够变成是蛛丝马迹,我可以知道未来三年、五年的走势。所以,现在比较关心的是目前的经济数据,因为你幻想你是德拉吉,你幻想一下下个月你要做这个决策,你会参考哪些经济数据,去关心他要关心的这些经济数据。

  和讯网:像您所说预测的是未来的状况,那么在最近,美联储就会继续开会讨论加息降息的问题,对于这个会议结果的预测,您觉得有什么样的看法?

  李纪纲:每次开会大家都想预测,因为大家都闲着没事干。当然最后我想说,既然大家都闲着没事,本来市场行情也就这样了,不如找点乐子。所以,最近都是这样。大家最近都在说,好吧,我们看看它到底要加息还是降息。

  所有的舆论应该都是不要加息,只有经济学家说应该要加息了。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经济学家写的报告都是说要加息了,但你问所有的舆论,尤其是业界,或者是个人投资者,他们都会说不会加息。落差在哪里?我们想一下,经济学家的头脑是逻辑性思考,学校怎么教,他们就是怎么写的。按照他们的逻辑来看,所有的经济数据早就反映美国是上升曲线,应该加息。所有的投资人和所有的投资机构为什么不希望加息,因为现在全球来看,美国虽然经济强了,但所有的经济都是弱的,现在我们都吓怕了。尤其是中国,打个喷嚏就影响全球金融市场。以前不会,以前中国什么经济数据和美国股市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中国经济数据出来影响到全球股市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希望各位兄弟要走一起走,不能说美国好了就好了,还要看其他的,欧洲也好,亚洲也好,我们要投资的是全球,我们要看的是全球的经济,所以我们希望美国延缓加息,让其他的兄弟有点喘息的机会,让所有的经济一起走,这样我们赚钱更多。

  所以,为什么导致舆论的落差来自于这个地方。如果没有落差的话,我们根本不会讨论这些事情。如果大家都觉得美国应该加息,投资人觉得美国也应该加息,谁会讨论这个问题?没有人讨论。所以,讨论加息不加息就变成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每个月都要来讨论一下。至于问我的意见应该不应该加息,我当然站在业界的立场,最好不要加息。因为目前我们觉得最舒服,要是来一个加息,你想想看,美国那天要是加息的话,肯定股市各方面一定是乱七八糟,而且我们一定会来不及反映。

  如果它来这个消息是一个惊喜的消息的话。就像我刚才讲的,我相信一定是延续之前的这种社会的氛围,该加息,但是不应该在这个时间点上加息,特别是到年底了,不要乱动,大家要选举了,不要开玩笑。所以,美国开始也慢慢经济问题变成政治问题了,也开始往这个方向走了。我相信有一定的压力让美联储这次还是会延缓加息。

  和讯网:刚才您也提到了,美国需要考虑到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情况,所以,讨论到新兴货币市场,本周也有数据显示,除了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增速是14年首次低于发达国家,一团乱了,您觉得新兴货币市场投资的方向如何?

  李纪纲:年底很多国家要选举,如果我没记错,缅甸要选举,印尼要选举,这些都是不确定因素。再加上马来西亚的政局,对于这些所谓新兴市场的国家来看,经济发展是一回事,可是政治发展是影响非常大的事情。它不像美国,政治经济基本上分离,谁选上关我什么事,反正经济还是要继续发展。可是在缅甸、印尼、马来西亚这些国家是不一定的,谁上台对经济政策的影响非常大。

  越南也是一样,上台了以后,整个经济政策和国家走向会全部大翻盘。所以,很多经营工厂或者做生意的,在亚洲这些新兴市场国家最大的就是对于这个政府的信任,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有没有当地的关系,我相信不相信这个政府。所以,当这些事情越多的时候,其实对于他们的影响非常大。

  如果你说你是一个工厂的老板,我现在想要投资印尼,我会不会想等到整个大局定了以后,我再考虑投资的事情,我一定会这样想。所以,当大家开始这样想的时候,慢慢就会低调下来。

  和讯网:最后一个问题,您作为亚太区整体发展策略方向的负责人,面对比较复杂的全球经济走势,请您谈一谈ADS达汇在香港或亚太区整个发展上有怎样的战略规划?

  李纪纲:我们的战略规划很简单,我们是一家很特别的公司。你看得出我们公司的名字ADS,是阿布扎比,它是一个在世界上不是很出名的城市,它不像它的兄弟城迪拜这么出名,但是它们都是同一个国家的,阿布扎比是首都,迪拜是一个商业城市,他们的关系类似于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关系。

  阿布扎比这些年很努力的想要发展金融服务。所以,我们公司能够在所在地是一个非常特色的金融服务公司。我们在的地方是中东,中东很特别,它是欧亚大陆的中间,以前也很会做生意,阿拉伯人非常会做生意,欧洲亚洲到处走,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这个地方成立一个很有趣的金融机构,可以覆盖到亚洲,可以覆盖到欧洲,我们的发展策略是又向东又向西。往东的部分我负责,我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包含澳洲、新西兰、日本都是在我的范围内。我想对我们的发展策略来说,香港是我们必须要站稳的一步,因为从香港出发三个小时可以到东京,三个小时可以到新加坡,基本上从香港出发可以涵盖了整个亚洲所有不同的地方。

  亚洲的情况比较特别,它不像欧洲的每个城市发展非常的单一平均,可是在亚洲这个地方,有些国家很有钱,有些国家的人民并不是很有钱。有些国家开始有投资的概念,有些国家并没有。所以,我们的发展还是从香港开始,因为香港传统上金融发展的非常的健全,以整个亚洲国家来说。所以,香港和新加坡有两个办公室,主要是面向这两个比较成熟的金融城市的客户。

  我们有考虑在上海成立一个客户服务的中心,因为越来越多所谓国内的客户来我们这边开户。有客户服务的需求,我们希望能够在上海成立一个客户服务中心来服务当地的客户。这也是我们发展的方向。我们还挑了几个国家,像越南、马来西亚都是属于东亚国家里面稍微过得好一点的国家,过得稍微滋润一点的国家,人民开始有钱开始有投资概念的国家。因为以发展中国家来看,发展国家唯一的关键是金融行业的发展,金融行业打通了,就到已发展国家了。这个事情不能强求,不能强求这些国家马上变成已发展国家,我们是跟着全球经济慢慢走。所以,很难说我们是这么计划的,希望他们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客户。反而倒过来说,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某个程度的时候,客户自然就会慢慢的出来。

  和讯网:谢谢李总的分享。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