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田利辉:推行注册制可新建证券交易所

2015年10月09日13:30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梁千里 嘉宾:田利辉

文字实录:

  和讯网:田院长您好,我是和讯网的记者,非常高兴今天能采访您。刚才您主持了欧亚论坛,也提问了很多嘉宾,但您自己对“一带一路”的看法是怎样的?对金融创新有什么想法,您能说说吗?

  田利辉:谢谢和讯网的网友们。从我对“一带一路”的认识,这是我国重大的战略决策,它是需要做的事情。因为一是美国正在实行它的TPP和TTIP,我国只有形成自己的一个贸易伙伴团队,我们起码才在和美国谈判上有了我们新的筹码。

  第二,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是一定需要进行和加快的,“一带一路”也推动了我国人民币世界地位的提升。

  第三,我国需要调结构,转增长方式。目前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和“一带一路”密切相关,既有利于我国产业的发展,也有利于“一带一路”各国经济的增长,是有利于自身也有利于世界的共赢事件。

  和讯网:您提到经济增长的方面,您之前有过很多的建议,但有一个建议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您提出说在注册制的基础上,在天津也开一个证券交易所。我们现 在知道除了沪深两市之外,还有北京的新三板和深圳的创业板,上海马上要有一个股转系统。我们现在还有必要在天津再开一个交易所吗?

  田利辉:在我们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中,两家交易所并不算多,像新三板一直有一个规则,如果做得好的话它试图转板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而我国很 多的企业都需要通过股权进行直接融资,都希望能够上市去发展。所以,我国推出来了新的改革方向,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实行注册制,这是指公开的市场,不是指 三板市场和新三板市场。在沪深股市交易所推动这件事情,我个人认为在法理上是有所纠结的,所以,他们在等待着人大修改法律,但是我们《证券法》恐怕修改的 版本有点多了。

  第二,如果在上海、深圳目前的证券交易所状态下推出注册制,对以前的法律承诺,对以前的股民,对现有的上市公司的估值恐怕是一个严重的打击,会直接影响我国 经济的发展,金融和经济在今天是绝对性的密不可分。我个人很不赞成那些认为股市和实体经济没有关系的论调。可是我们的企业又的确需要融资,在这种情况下我 们为什么不另起炉灶,为什么不再做一个新兴的东西?可以在西安,可以在广州,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我们再建立一个新的证券交易所,在建立之初我们就采取最 流行的国际规范,就直接采取注册制。契约和投资者讲清晰了,后面的发展就变清晰了。沪深如果实行注册制意味着契约的重大更改,而这种更改恐怕不是一蹴而就 的,导致的结果到现在《证券法》修改仍然没有完成。

  和讯网:刚才您提到《证券法》修改到现在仍然没有完成,包括今年大家对注册制有很大的期待,但由于今年股市的波动使得注册制,现在新股发行延缓了,IPO叫停了,很多人认为注册制也会延后,您对此怎么看?

  田利辉:这很大的因素取决于《证券法》的修法进程和我国监管当局的意志,实际上注册制更容易在熊市中推出,而不容易在牛市当中推出。在牛市当中推出会带来股 市的暴跌,那些认为注册制会直接带来股市继续增长的观点,恐怕和基本理论并不相符。那么在熊市因为已经跌无可跌,再推出注册制确实是有可能的,但这也意味 着然后的牛市的到来恐怕是步伐迟缓的。目前我国处在一个新常态的经济阶段,我国目前的的确确需要一个缓慢生长的、估值合理的慢牛市,这样能够推动大众创 业、万众创新,所以,这几个是一脉相承的,我主张我们应该开辟第三方的一个新的证券交易所,以新的注册制直接为基础,但是对于沪深股市恐怕不应该雪上加 霜。

  和讯网:您之前还有一个观点也让我印象很深。您在年初的时候曾经提出来说,今年的当务之急是理清影子银行,防止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今年三季度快过去了,马上就到四季度了,您觉得这方面的工作做得怎么样呢?

  田利辉:说心里话,我真不希望一语成谶。这次股市暴跌从很大程度上是我国的影子银行运转的结果,配资大量存在,而没有形成有效的监管,当突然来清理配资的时 候,直接带来了信贷和股市系统的大的麻烦。所以,理清影子银行恐怕仍然是当务之急,而且是刻不容缓。实际上我国的监管当局正在有力的进行着这件事情。

  所谓防止大规模资本外逃,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在8.11我国汇率出现变化的时候,我国从数字上而言,已经有了大批的人在换汇,这些换汇属于一些蚂蚁雄兵式 的换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看到像李嘉诚等这些投资者,他们也是在不断的将他们的资产配置到其他国家去,这二者,一些大投资者,再加上蚂蚁雄兵实际上对我 国的经济形成一定的冲击。所以,目前外管局加强了有关换汇措施执行的严格化,我觉得这是好的趋势。我国需要逐步有效的引导资本的全球配置,但是,一定要防 止、务必防止大规模的资本外逃。

  和讯网:刚才我们谈到了股市的波动,新常态,也谈到了外汇的问题。我有一个个人感受,2015年好像我们又有股市的问题,又有外汇市场的问题,又有经济增长 上的问题,每个事情放在往年都可能是一年的主题,为什么今年这些关于中国的这种新闻会突然集中发生,2015年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田利辉:很多问题有历史上的积压,也有很多问题是我们目前这一转型时代必须要面对的东西。我国已经进入到一个年代,国内劳动力的优势恐怕已经逐步在消除着, 国外的贸易比较优势也在逐步的减少着,美国也在持续的想增加着利息,2015年的确金融界、金融市场波动剧烈,但是,我个人认为患难之中见真情,我国政府 和我们国家采取正确的手段,理清有关的问题,比如目前像股市上有一些内幕交易事件的清理等这些根本问题,我国还是很有希望能够走出这一圈金融波动的。我们 希望能够通过这一次的金融波动,我们好好的吸取教训,防止在将来资本帐户开放之后出现这样大的波动,变成不可控性的风险,就会更加麻烦。所以,2015年 是一个艰难的年份,但是我们也完全希望2015年是一个凤凰涅磐的年份,我国通过种种的失误也好,通过市场种种极端波动也罢,学会如何和金融市场,市场经 济下面的金融市场共舞,让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让我国真真正正落实调结构、转增长方式的目标,让我国进入到下一个经济增长的阶段,进入到我们所希望的新常态 阶段,一定要改变目前非常态的金融市场生态。

  和讯网: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谢谢。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