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下半年货币政策比较宽松 应降存款准备金

2015年09月07日13:58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赵黎 嘉宾:鲁政委

文字实录:

  和讯网:您刚才这个解释,我逻辑特别地清晰。谢谢您鲁老师,就这块我是听着最开心的一段。接着咱们再稍微问一下,您也说过央行做逆回购的动作,我想知道这个动作跟咱们货币政策之间有什么样隐含的意义,往下半年展望,货币政策还有一些作为吗?

  鲁政委:我觉得央行它的具体某一个动作是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其实是经济的基本面,也就是我们要看增长和物价的情况。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是如果从增长来讲,国务院最近一直在开会说经济下行压力仍然比较大,还在不断审批新的项目,从这个来讲,经济下行,的确经济增长的前景并不乐观,与此同时,从物价来说,我们现在的PPI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的负增长,我们CPI现在也进到1时代,低的时候已经到1以下,到1以下已经很危险,就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碰到0附近去,如果你觉得我说这个有点夸张的话,第一季度出来的GDP缩减指数,GDP缩减指数也是物价指数,已经是负,已经是负的一点零几点,这个负的水平在季度意义上,是2009年第二季度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曾经达到过这个水平。如果按年度水平,假设这个季度的水平代表了年度水平的话,这个只是在1997年到2002年亚洲金融危机曾经出现过这么低的水平,这个已经很危险。你说在这样子情况下,货币政策有没有可能说出现明显的转向呢?我觉得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会在整个全年都会保持相对比较宽松的状态,不管它怎么措词,它叫稳健也好,事实上是比较宽松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大家关心的这些政策工具会用什么?我自己觉得猜具体的,什么时候降准,什么时候降息,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达到近似效果的工具越来越多,你比如说在释放流动性方面,它可以不用降准,PSL,SLF,包括逆回购都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但是我其实想说的是中国现在的货币政策操作的每一项工具都带有改革的特征,在这样情况下,我建议从商业银行,从利率市场化的高度,从全球再平衡大的视野角度,要平稳地下调商业银行目前超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因为你现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太高带来的问题是第一影响了银行的负债成本,银行的负债成本太高了,比如说现在银行如果市场化的负债,银行大概结构性存款都在5%左右,可是我5%找到的钱,你1.628我拿走了,本来我这中间就是亏的,你再给我,我再三点几接回来,我这来回都是亏的。我亏的结果就是最后我的融资成本肯定低不了,因为我不可能说倒挂,说我这个放的贷款贷款利率比我吸收存款的成本还要低,那不可能,所以对眼下的经济形势不是很有利。第二,利率市场化竞争日趋激烈,也不利于商业银行提高效率,提高资金使用率,因为这部分跟它的经营能力没有关系,他怎么搞这部分效率都没法提高。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的外汇,我觉得外汇储备已经周期性地见顶,美元处在升值大的周期当中,我们外汇占款持续的负增长会是常态,在这种情况,要把这个调下来。在有些阶段,把准备金调下来调多了,怎么办?你再做逆回购,把逆回购常态化,这样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借此建立我们政策操作指标。我们说我们利率市场化走到现在最重要的原因整个利率大厦是没有根基的,没有毛的,大家天天在讨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事实上这个机制就没有人建立起来,你首先抓一个抓手,我拿什么来影响你。这个东西在成熟的市场当中,就是公开市场操作的政策指标利率。

  西方的央行说我调利率都是调政策操作指标利率,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可是你看看中国有建立过系统的公开市场操作的状态吗,没有。我们有时候是14天,我们有时候是3个月,我们有时候是7天,有时候是正回购,有时候是逆回购,搞不清楚到底要看哪个,有时候有,有时候好多个月都没有,及时作为一个信号显示机制,哪怕不需要流动性的释放,也仍然需要这个东西出现一下,这样有利于货币政策的传导,比如说大家都在说我现在短段的降了,长段降不下来,长段的降不下来,实际上这个机制是有的,可是这个机制被我们无意当中人为地破坏了,最典型是2013年钱荒,我说降息对其他利率传导是怎么传导的,就是短段利率降得很低之后,长段的利率还比较高,大家都会拿短段低成本的资金去套,去买长段的资产,当大家都这么去买的时候把长段利率给买下来,你这降短段利率就传导到长段,当债的利率都降得很低的时候,企业一看贷款还这么贵,算了,不贷款,发债,最后逼着你贷款利率往下降,当贷款和债的利率都下降了,所有金融资产的贴现因子都是利率,就意味着利率下来了,利率下来股票就要涨,如果股票一涨,企业我觉得还可以发债,整个融资成本都下来了。所以这个传导的逻辑,是很清楚的。可是我们2013年钱荒,本来第二季度经济在下行的时候,突然利率上来了,谁期限套利谁死得惨,最后的结果到现在,你这短暂利率很低,我敢套吗,我做一点点可以,搞多一点我不敢搞了,我怕2013年又回来了,那我就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说这本来是正常市场化的利率的传导机制,可是我们在2013年钱荒人为把它破坏了,当2013年钱荒的时候,所有人都归结为市场这个过渡期限错配,我说如果不要期限错配,就不要二级市场了,只要一级市场,一个十年的债发给你,你拿着,十年都不要动。二级市场就是说我只有半年的钱可以来买十年的债,等到半年快到的时候,再把十年债卖掉,本来二级市场提供期限错配的场所,而恰恰是因为有这个二级市场的存在,他提供了货币政策顺畅的传导机制,可是你又说这个东西是不好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通过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更多的下调,你看着流动性多了,多了没关系,你正回购,回购一些回来,定期地,每个星期都出现一次,每个星期出现一次,这个利率在经济你的看法没有发生变化,利率一直稳定在这样水平,稳定在这样水平,就意味着如果利率比这个高,你立刻抛出流动性,利率比这个低,立刻回收流动性,这样是不是大家敢去套利了。因为短段的利率我知道它就在这里,只要我预测经济形势不变,它就在这里。

  和讯网:您说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讲得很精彩,这个一举多得,找到我们这个毛。

  鲁政委:因为现在我们都在推利率市场,最关键的东西是没有的,这个毛是没有的,就意味着你这个大厦连地基都没有,你天天说我这个楼已经盖得很高,但是你这个是楼脆脆,是站不住的。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