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鲁政委:存贷比造成金融扭曲和混乱 早该取消

2015年09月07日13:55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赵黎 嘉宾:鲁政委

文字实录:

  和讯网:鲁老师,首先欢迎您再次走进和讯的镜头。银行摘掉了“紧箍咒”,大家都用这个词来形容存贷比的取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它跟银行的经营状况有没有什么样的关系?

  鲁政委: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个人此前对于贷存比的研究和对于它应该取消的必要性,我应该是国内研究最早的人,甚至在这方面研究的最深入,最全面的人之一,除了其他的零零星星的评论之外,我在2012年曾经发了非常长的文章就叫《贷存比历史功绩与存废之争》,贷存比它存在的历史功绩是什么,到现在为什么要取消它,这中间都是一脉相承的。当时在90年代,那个时候我们也是要推进金融的改革,特别是银行的市场化,最早是没有商业银行,我们只有几大国有专业银行,后来国有专业银行就是上面下计划,大家就按照这个计划分头给钱。后来觉得银行也不是这么干的,要让银行建立市场化的机制,我们就想计划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它管得很好,可是现在要让它更多的自主决策,我们又怕一放就乱了,怎么办?是不是可以给它松一点的筐子,万一它撒起欢来也不会跑得我管不了,同时又给它一定的自由度,那个时候《商业银行法》就规定了四大指标,贷存比就是其中一个指标之一。所以贷存比在那个时候写入《商业银行法》,是作为推进商业银行市场化改革的一个策略,一个政策来做的,而不是为了制约商业银行,不是为了束缚商业银行。

  时移世易,因为当年的《商业银行法》促使出现了第一批股份制银行,交通银行(601328,股吧)和后来的包括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在内的80年代末,88年、89年出现这代商业银行,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为全国性的大银行,当时的存贷比其实成就了中国第一拨的金融改革的浪潮。我们现在开始又走到下一拨,现在这一拨。

  和讯网:它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吗,所以到今天?

  鲁政委:走到现在,我们突然发现其实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它的资产日益多元化,负债也日益多元化,而在90年代的时候,90年代时候商业银行的负债只有唯一的来源,除了央行的再贷款,央行给你的钱之外,就是存款,企业和居民的存款,没有其他的东西。你知道当年在那个时候,连同业拆借市场都没有,所以它的负债很单一。它的运用也很单一,因为那个时候连债券市场都是微不足道的,那个时候发个国债要摊派,所以它的使用也就是贷款,没有其他的东西。可是你现在发现是负债不断地多元化,资产的运用也在不断地多元化,而贷存比已经变成整个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越来越小的那块东西,你还把它抠得很紧。所以最终造成了一个结果就是走到最近的几年,它已经造成了越来越多的金融扭曲和混乱,比如说月末季末的冲时点,比如说商业银行守了一堆的钱,我不缺钱的时候,还找存款,有很多钱,但是那些钱不叫存款,因为猫不叫眯,我就不得不到处,所以每到月末迁客骚人,当然我这里迁客是中介的意思,就是帮你找存款,你可以买存款。这样其实是人为造成了金融的混乱,也造成了很多统计数据的失真,比如M2,比如像贷款,你为了让贷存比能够够,所以往往在月末的时候,就少放点,因为放多了,贷存比就不够了,所以这样造成了很多企业不便,觉得要来了,要月末了,放不成了,这个也造成了经济的不便。所以走到这个时候,巴塞尔3协议出来了之后,有两个流动性监管指标,这个时候他完全对于多样化资产负债结构来说,它比存贷比更加细致,覆盖更加地完善,当我们国家已经开始实施巴塞尔协议的时候,贷存比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应该完全取消。

  所以说走到现在,依然存在贷存比作为监管指标的国家像存在户口的经济体一样地奇,是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罕见的。是这样,中国的贷存比,IMF曾经有一个统计表,它那个数据是2009年前后,中国的贷存比大概是全球第三低,它统计了全球100多个经济体,中国的贷存比是全球第三低。而拿贷存比仍然作为监管指标的,我在网上都搜了能找到的主要经济体,在去年之前,没有一家还把贷存比作为一个监管指标,美国把它作为监测指标,监测指标就像我们说有些州,我不希望在我这里的资金能够流到外边去,所以你要有一定投放到我这里,它是作为这个来用,不是作为监管指标来用的。另外一个就是韩国,韩国在去年和今年初恢复贷存比作为监管指标,因为它是觉得贷款增长的有些快,它其实是在把它作为控制贷款的指标在用,并不是把它作为风险监管指标,更有点像偏重于宏观调控的工具。还有海湾的应该是沙特阿拉伯,也是把它作为控制贷款,在用的东西。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走到现在,我们取消其实已经有一点迟,落后于市场,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扭曲了。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