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热点热闻 > 详细视频

张翠霞:目前是黄金投资期 要全面做多

2015年08月12日13:1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贾昆 嘉宾:张翠霞

文字实录:

  和讯网:张老师,可能投资者有时没有那么理性,归结到资本市场创业板来讲,您对他们的走向您有什么判断?

  张翠霞:我觉得不管创业板还是中小板,他们所带来的都是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和未来的经济结构调整的大方向代表,也就是这个大方向的代表,只要我们这一届政府班子所倡导的经济结构转型,包括我们所看到的新兴产业发展战略部改变,相信这两个指数依然当之无愧的会成为这波行情的领头羊指数,因为这波行情其实最先率先启动的,创历史新高的是创业板,其次是中小板,再其次现在我们的主板还没有创出新高,而且是在下方位置就出现了回撤。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毫无疑问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波行情的龙头指数是谁?创业板,其次是中小板跟随,再其次才是主板,所以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这次我们国家的战略方向没有改变的话,我还是坚信创业板依然是这波行情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指数。

  和讯网:我看到一个,现在的市场不缺钱,但资本利用率偏低,钱流不到实体经济去,您觉得这之间的障碍是什么呢?

  张翠霞:之所以目前的一些资金流不到实体经济,就是因为我们看到的行业数据和经济数据是比较低迷的,传统行业目前处在转型,再传统的一些,像钢铁、水泥、建材、房地产都属于产能过剩,或者应该说是属于淘汰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的过程,传统这些领域都在这样一个收缩过程的时候,我们不可能看到传统经济有大的向上提升的动作。第二,我们再看我们经济结构转型,我们经济结构转型其实从提出转型是2013年,2014年是全面推动的过程,到2015年是属于战略更进一步的推动,但这个推动过程有时间概念,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我这边说那边马上推动马上见成效,也就是从推动到见成效,到真正的高速增长发展周期,它有一个三到五年最少的时间周期成本。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其实我们现在在一个最困难的时间上,传统经济领域是一种收缩,因为我们的环境污染、土地污染和空气污染等等,其实很多的高污染行业是受到明显的压缩的,它的运营成本或经营成本是大幅度提高的,因为它有污染,有污染就会有很高的一个基本的成本费用在里面,你要控制污染。我们国家现在对于这方面的一些资本的手段还没有达到能够有效去控制这些东西,那只能是减少生产。反过来没有污染的这些行业,比如说“互联网+”,包括我们看到的嫁接互联网转型的东西,它也不是马上能推动的。因为传统的行业之前没有对接过这种东西,它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从它的系统软件开发,包括它的真正的一个运营测试等等,这个时间成本最少一年左右才能真正的投入到生产经营获得论证,这个时间周期如果我们不给它这个时间的话,我们是看不到成果的。

  现在我们看真正的互联网标的,包括互联网金融、O2O和零售类的,为什么它的增长数据是最快的,因为它是最直接对接互联网的,而且之前已经先人一步嫁接这个领域了,所以你看到互联网金融包括我们看到的O2O商业零售等等,应该说增长最快,它是最先实现了自身的转型 需要带来了一个大的发展契机。这种大的发展契机表现在二级市场和实体经济中,它的反应就是比较快速的。

  现在我们在这个时点的时候,其实就是要求大家第一多一点耐心,第二,经济结构转型也好,包括我们的新兴发展战略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定要给它充分的时间落实和推动,才能看到成果。这个一定要有战略性的考虑,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

  和讯网:张老师能否给我们简单总结一下这波牛市的逻辑和这次股灾的逻辑?

  张翠霞:这波牛市的逻辑应该当之无愧是中国梦、经济结构转型也好、改革牛也好,这个逻辑是明确的。从时间周期来讲,我们这波行情其实已经经历了七年的调整,七年的调整,从历史来看,国外的股指平均的熊市周期四年半,已经是熊了七年了,理所应当有一波牛市的行情。

  第二,我们现在新的一届政府班子所倡导的大的战略导向也好,包括它的顶层设计方案也好,其实也都需要资本市场来扶持实体经济。不管是周小川行长,他已经说了,资本市场的发展也是支持实体经济的一种重要的内容,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看到这波牛市是众望所归的,不管顶层设计方案也好,包括方方面面也好,其实大家都期盼这次牛市,虽然这波牛市有一个杠杆因素在里面,但其实没有这个杠杆,我相信各路产业资本也会积极介入和参与这波牛市。从这波牛市的一个基本的属性特征来讲,我认为应该是合情合理的,而且是属于必须要有这么一波牛市的。因为你国外的GDP数据也好,其实没有国内的高,但人家早就已经创了历史新高,而且在历史新高之上,又演绎了很长时间的牛市,比我们走得更远,累积涨幅更大,为什么我们的牛市就受到多方诟病,其实大家还是因为经济结构转型包括现有的经济数据有一点不太支持当前牛市上涨的效应,但大家忘了一点,实际上这次的一个系统性风险释放,包括我们所说的这次的大的暴跌的风险,其实就因为大家的一种对于未来的怀疑和担忧。这种未来的怀疑和担忧,再加上之前我们国家并没有出现2万亿杠杆的数据,确实大家也会冲击很大,在同时,查了一下配资,其实我们的杠杆融资是循序渐进的,虽然说看着时间很短,然后数据急增,但有一点我们看到数据急增以后,市场走势还是很健康的,它并没有超越2006、2007年那波牛市的情形,其实我认为还是合理的一种类型特征。这次之所以出现了技术调整,固然有高配资杠杆的清查问题,但也是因为大家不理性杀跌造成的原因,同时,我觉得还是有一点,我们大家对于自我的资金管理不太到位,跟随踩踏,这种是最重要的原因,而且我们大家看真正的风险杀跌的品种基本上都是前期表现强势的品种,而且这些表现强势的品种,代表着都是未来经济结构转型,也是跟有一些媒体舆论导向的担忧未来经济结构转型,包括我们的改革和新兴产业的结构调整,可能还是一种担忧,但这种担忧,我个人认为在我们国家意志面前,国家大的战略面前,我个人认为这种担忧是不必要的。但这种技术调整下来之后,其实已经非常大的释放了这种担忧情绪之后,我们又看到了国家队强势出手去呵护市场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担忧应该是可以暂时放一放,而且从整个市场大环境逻辑来讲,这波牛市,我认为整体的涨幅力度,包括它的运行都应该是非常符合我们中国经济发展规律的。这一波的技术调整是出乎意料的,说实话所有的从业人员没有一个人能预料到出现这样的杀跌,包括我们的管理层也肯定预料不到,否则我们就看不到历史上都没有过的,说我们新股都已经申购了,把钱再给你退回来。所有的不管央企民企都要给出有效的回购公司股票的一个机制,同时所有人都要去买股票,号召你自己公司必须要全面的推出5选1,必须有一项利好支持你的股价回升等措施,包括限制你半个月之内不能减持,包括有方方面面的这种制约。其实这是我从业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见到这样重大的,不管是合规手段也好,不合规手段也好,但是我说的合规和不合规在国家机器国家利益面前其实都是合规的一种措施和举措出来,甚至来讲,我们看到公安部的一个副部级的领导干部,都已经坐镇证监会应对这种危机。其实是说国家意志面前这种系统性风险谁都没有预料到,谁也不希望看到,但既然走到这一步了,我觉得我们大家就要像刘欢唱过的一首歌,大不了从头再来,那么从头再来的一个过程,其实还是坚定我们信心和信念的过程,这次的战略部署也好,包括整个市场的调整风险释放完毕之后的一个重新的恢复人气的过程也好,不管是在整个过程中怎么去演绎,但我相信这波牛市肯定没有走完,6124点绝不是挡在我们未来的一个高点,应该是还有更高的预期。也就是这个位置上,也许它还在这个位置上大家信心修复有一个过程,可能在底部徘徊震荡一些时日,但不管怎么样,中国的经济,如果你相信中国梦,相信未来我国经济结构转型能够有效的推进或者有序的推进,包括它未来有非常高的一个战略成果出来,我相信你就应该去坚守我们的市场,而且一定是做多,而不是做空。

  从过去我们看到其他国家,每一个国家出现了这样的大级别的系统性风险释放之后,无一例外都超越了前面的高点,这次中国的A股出现这样一种局面,我相信它也一定会超越5178点前方的高点阻力,而且这个过程相信也不会太远,也许明年我们就已经看到了非常明确的一个突破。

  和讯网:张老师,您个人对后市的走向还有哪些预期?

  张翠霞:这次的技术走势我预期比较积极,从现在开始到明年的1月中旬左右,应该都是我们最好的一段黄金投资期,这里面没有IPO,也没有我们看到的大额度减持和任何利空,上市公司,任何一个公司当下你要敢出利空,这就绝对违背了当前的政策意志的,所以这种情况下,这个时候全面做多,积极做多,跟国家队站在一起,争取赢得这次财富机会。

  和讯网:我看很多投资者迷盲的情绪还是比较大的,您对这方面有什么建议?

  张翠霞:我觉得投资者现在迷盲和恐惧,我个人认为合情合理,因为大家经过了这样的剧烈波动之后,这种冲击非常大,财务损失也是非常大的,这种情况下大家迷盲恐惧,我觉得可以有,但不可以持续太长时间,为什么呢?经过这样的风险释放之后,其实你原来既然敢30元钱买的股票,现在跌到了11元或者13元,你应该更加敢于买入,因为你原来参与这个股票的基本面逻辑,包括它的基本数据逻辑都是支持你去中长线跟踪的,也就是说实际上这次的风险释放并不是某个公司的基本面出问题了,而是由于整个市场的信心估值包括它的一个杠杆效应引爆产生的这种下跌,跟任何基本面的问题都没有,因为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宏观经济政策也好,包括产业政策也好出现了转向所产生的这一轮杀跌,而只是由于市场的非系统性的,非预料之中的一些特殊原因导致的这种崩塌。但这种崩塌第一,时间太短,第二,下杀的幅度太大,这种情况的走势一定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什么?下杀越快,下杀幅度越大,它将来反弹回升的速度越快,也许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它怎么杀回来的,将来你回头一看又涨回来了,这只不过是一个时间过程。如果说大家在过去一段下杀过程中有了恐惧担忧也好,在下杀已经到了这样一种跌无可跌的背景,国家队已经全面出手呵护的时候,我觉得一定要鼓起信心和勇气,还是那句话,大不了从头再来。这个从头再来的过程,可能给你带来不单是你投资的经验的增长,同时也是未来的一个财富,也就是说人这一辈子在投资领域中,如果没有经历这么大的风险教育,我相信它的投资理念也好,包括它的投资方方面面也好,是不一定成熟的,但唯其经历了这样一个大的系统性风险,我觉得我们会更加成熟起来,而且我们的投资从理性、冷静、客观也好,都会有长足的进步。

  和讯网:张老师,具体到行业方面,你觉得哪些行业存在资产泡沫的风险,哪些行业被低估了呢?

  张翠霞:跌到现在这个位置,我觉得没有行业再有风险泡沫了,就算有的经过了60-70%的下杀,我个人认为都已经挤得差不多了,如果说从低估角度来讲,创业板现在平均市盈率已经60多倍了,我觉得也已经回归到常态值或者相对合理的一种局面,现在你看60多,你别忘了市盈率这个指标并不是作为投资操作的最重要的指标,因为我们知道,随着股价回升和它的业绩的回升,它的市盈率是往下走的。既然我们是未来经济结构转型,包括我们国家的一个结构调整的大方向没有改变的话,实际上这些新兴产业的投资品种,它的政策推动力是很强的,国家要钱给钱,要政策给政策,它未来收益慢慢是比较高的。我们在2014包括2015年半年报,我们看到很多公司的业绩增长是确定的,随着它的业绩增长不断释放相关利好的信息,包括重组合并报表也会降低它的市盈率水平,这种情况下,其实创业板也好、中小板也好,随着这样一个不断的推动的时候,它的市盈率是往下走的,在传统行业里面,像钢铁也好、水泥也好、船舶制造也好、包括一些军工也好,你说它的市盈率就低吗?我记得中国船舶它的市盈率是拉横杠的,看不到市盈率,比创业板的市盈率还要更高。还有很多所谓的,我们认为平均市盈率低的一些行业,但也有个别的公司市盈率也是很高的,它的市盈率也一百多、二百多甚至有五百多的,所以单纯的一个市盈率不足以作为我们投资逻辑的一个考量。高增长预期是我们未来的投资考量标准,而不是市盈率高低为标准,所以我认为当前市场整体的估值应该都是安全合理的。

  也就是说等到什么时候再出现一次类似于上一波再炒个三五倍,它的市盈率全面上来的时候,才去考虑风险估值是否高的问题,在当下时点来讲,当所有的股价经过这样一个风险释放已经回到一个非常低的,甚至有的股票已经达到了2000点附近的价格水平的时候,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不用去考虑它的高估值风险问题,这个时候你只要考虑你买什么,打算怎么买,用多少筹码去买,这个时候应该考虑机会,而这个时候机会一定是要比风险大。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