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摩根大通:美元加息晚于预期 中国或提前停止降息

2015年08月05日16:35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朱海斌

文字实录:

  和讯网:那么延伸出两个问题,货币宽松是不是更容易传导到实体;资金外流的情况,今年9月美联储加息,有这个信号,它是不是也会左右这两个问题?

  朱海斌:先说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观测到的降息和降准并不像之前说的那么有效?去年央行就已经有过这方面的讨论,我们在经济结构转型,经济结构改革和金融改革都没有完成之前,在这个转型期,传统的货币政策效率慢慢地在递减,具体反映到10月份以来三次降息、两次降准以后,效果其实并不是很理想。

  降息以后,银行贷款利率并没有下来很多,存款利率也并没有变动多少,看实际贷款利率实际这几个季度还是上升的,PPI一直持续地负增长。降准以后,带来流动性明显改善,银行的超额村看准备金最近上升也非常快,但信贷增速并没有加强,无论在利率机制或信贷机制方面,这个传导机制都有一定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背后,实际上包含着更广的原因,不病人不是说货币政策本身调整是能够解决的,因为它涉及到目前经济里头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重点是两个问题。第一,在金融市场上刚性兑付的现象并没有被打破,包括国企和债券市场上,该违约的并没有违约,人为地推高了市场无风险利率,在传导机制上带来很大的问题。第二,在经济生活中,当然我们的产能过剩现象仍然非常明显,今年一个比较积极的现象,去产能慢慢开始在发生,但去产能仍然是缓慢的过程,并没有很快地让该倒的企业让它倒掉,因为涉及到就业或其他方面的担忧。所以,我们采取的是逐步去产能的过程。相对应的,在我们产能并没有完全去除的过程之中,肯定有一部分资金被表现不好的企业占用了,这也会干扰货币政策传导效果。

  另外一个问题,去产能这个速度很慢的话,同样带来,为什么PPI一直持续三年多都在通缩的区间,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们产能过剩一直还没有很好地去解决。所以,带来这些问题,它并不是用货币政策本身通过降息或降准是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反过来看,定向型的数量型工具相比降低降准而言可能会更加有针对性的,对实体经济提供有效支持。

  去年通过国开行做的对棚户区改造的一万亿PSL,他可以确保这些资金进入到政府想支持的领域,这是作为一个过渡期的安排,这种定向的数量型工具是有它的积极作用。当然我们要强调,第一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采取过渡型的定向工具就把它作为新的常态和新的政策变量,这只是过渡期的安排,更关键的还是回到实体经济里的结构性问题,去产能,去杠杆,打破刚性兑付,这是我们应该在最近几年通过比较有效或渐进的方法把这些问题解决,这是我们要关注的一个重点。

  关于美联储加息,这是今年全球最关注的一个问题,目前来看和年初判断相比,美联储加息比年初预计的要更加晚,而且加的速度也更加缓慢一些。一旦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还是会对新兴市场国家起到非常大的影响。从传统分析角度框架来看,应该说有三个方面的影响,

  第一,通过对进出口,传统渠道方面的影响,这方面的分析,大家通常还是会认为,这可能是个利好的消息,因为美联储加息是有前提的,美联储自己的话Data Depanded(音26:10),根据经济数据的表现才会做出加息的决定,所以它加息的前提是经济明显企稳或稳定增长,失业率开始逐步回到它比较合适的水平。也就是说,相应美国对全国的需求是比较好的情况,这应该是第一个渠道。

  第二,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普遍比较担心的,会不会导致资金的回流,从新兴市场转回到美国,应该说这可能对中国的冲击相对会比较小。一方面,我们看到在2013年有过一次预演,当时美联储开始逐步退出QE时,新兴市场受到很大的冲击,冲击最大的脆弱五国,包括印度、土耳其、巴西几个国家。他们共同的特征是,本身经济体存在的问题就比较大,比如经常项目顺差,比较大的财政赤字,通胀水平比较高,有它内部经济体的问题。通常内部经济体问题比较大的国家可能受的冲击比较大。中国在这方面相对经济表现比较好,所以受的影响会小一些。另一方面,加上我们的资本项目仍然没有完全开放,这也是另外一道屏障。

  第三,如果美联储开始加息,可能美元会维持强势,通过汇率渠道对其他国家也会带来比较大的冲击,这可能是中国相对需要更加担心的。因为人民银行今年的决策比较清晰,希望人民币对美元维持比较稳定的情况。如果说美元走强的话,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跟着美元走强,这毫无疑问对中国目前已经比较疲弱的出口数据会是雪上加霜的不利消息。

  从央行政策来看,美联储加息另外一个影响,一旦美元进入加息通道,现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目前还在降息的过程,可能他的降息周期在美联储加息之前大部分会停止,这中间可能也包括中国。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