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朱海斌: 降息已至尾声 下半年还有降准

2015年08月05日16:3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朱海斌

文字实录:

  和讯网:昨天我看到央行350亿的逆回购,今天是1300亿的LMF基线的放开,包括中标利率的下调,3.5%到3.35%,很明显这是流动性放松的一个状态。如果从这件事情往下半年看的话,货币宽松这个方向是没有改变的,但这个节奏和工具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想请您谈一下。

  朱海斌:5月中我们发报告时就提出了,可能我们要注意的是货币政策的操作可能会出现一些比较大的变化,不是说这个货币政策宽松转为紧缩。货币政策宽松仍然会持续,但在具体操作是,从11月开始,几乎每月一次的降息或降准节奏一直持续到5月10号,之后就没有再降息降准。我们认为,央行很可能从以前降息降准为主的宽松形式转为到更多的像结构性的定向的数量型工具,也就是像PSL、MLF、SLF再贷款,就这些工具,这是我们当时强调的一个可能性。

  从这个信息的操作来看,和我们原先的预期是有吻合的地方。从央行操作来看,央行试图还是将市场间利率维持相对比较低的水平,这个意图是比较明显的。如果我们看刚才提到的350亿逆回购,伴随着逆回购的操作,它把逆回购的利率从3.3%降到2.7%,降了60个基点,调整最大的一次,在这轮里头,这是把短端的利率降下来。你刚才提到LMF从3.5%降到3.35%也是第一次利率往下调,它相对应的是个中期的。

  如果再回顾一两个星期之前,央行在公布5月份做的PSL月度报告里也特意提到了PLS利率从去年的4.5%一下降到3.7%(这个我不提了,直接往上讲,你调一下)。在前一阵PSL操作里头我们也关注到,央行PSL利率也大幅往下调。种种迹象显示,央行还是希望把市场利率维持在比较低的位置。

  回到这个星期做的,从另一个方面解读,如果养活现在第一从公开市场操作,加大PSL、LMF操作的话,可能和市场原先预期很可能在降息和降准,6月份或下半年这个空间可能会比市场原先预期的要小。因为这两个之间是可以由一些替代的关系。

  如果做个评价,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尤其350亿短端操作做得太晚,往回看,从3月份到5月份央行非常成功地将七天回购利率从5%的高位一直打到2%。在这之后,市场当时预期,央行会将这七天短端利率维持在一个比较平稳的低位。实际进入这个月以来,七天回购利率从2%又慢慢回到了3%,这个回升是比较出乎市场预料的。

  这个回升并不代表央行决策的变化,更多的是由市场短期因素所造成的,我们知道这个月有新股发行锁定的资金,每年6月季度末有冲存款的季节性现象,也包括和税收相关季节性资金流动,这通常会造成6月份资金收紧。这些短期因素,当然更倾向于央行用短期公开市场操作而不是降准扶平这个流动性,这是它一个主要的原因。但他一直等到这个星期才做的话,我们看七天的回购利率已经从2%回到3%了。

  所以,从事电掌握来看,我们觉得央行可以更早更及时地把短端利率维持在低位,因为很多季节因素是原先提前就可以考虑到的,并不是意外的短期因素。

  往前看,我们判断,下半年的货币政策,第一我们认为降息已经非常接近尾声;第二降准次数不会很多,我们判断今年央行还有一次降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我们认为央行会更多地采用定向的数量型工具,所以它会和降准相互结合起来使用;另一方面,二季度和下半年资本流动的判断,我们相对认为,这个可能会比较乐观,因为一季度为什么央行在前四个月下调存款准备金150个基点,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一季度时我们出现大量的资本外流。

  所以,央行被迫在市场上进行的卖美元,买回人民币,导致外汇占款在一季度出现比较的的下行。作为对冲交易,央行进行两次降准。二季度以后,在汇率市场上,人民币汇率预期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从年初大幅贬值的预期到现在相对平稳的预期,相伴着预期变化以后,资金流动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二季度4、5月份数据已经看到,资本流动已经出现比较明显的下滑。到下半年,我们估计这个情况还会持续,全年来看,二三季度资本外流的规模会远远小于一季度。从这个角度来看,央行为了对冲外汇占款的变动而进行的降准,这个必要性在降低。

  反过来来看,央行的操作可能会更多使用一些定向的操作,定向操作它有两个好处,在目前传统降息和降准相对效果并没有那么明显的情况下,使用定向的,对于刺激银行、鼓励银行的信贷会有相对更有效的支持,因为银行给你资金,但这些资金必须用于一些特定的领域;另一方面,有定向型、数量型工具可以更有效地和其他稳增长措施相配套,尤其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我们这一期要提到的是,从去年一季度到今年一季度,经济下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财政改革以后带来的地方政府财政状况的恶化,是有直接的关系。

  当然,财税改革本身就加强地方政府预算的安排,这是非常正面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防控地方债所对应的金融风险是非常正面、积极的步骤。但从对实体经济影响来看,它对地方政府限制平台融资贷款的同时,我们说“开前门关后门”,我们后门关紧了,但前门开得很小,今年对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总量才增加了1000亿元,平台融资规模每年规模远远大于这个,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个比较大的冲击,再加上在房地产市场上,今年年初以来,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度下降,导致我们一个局面,3、4月份以后数据不太好,稳增长措施陆续出台,货币政策上去了,但财政政策当时并没有跟上去,所以我们稳增长措施见效好像不像去年那么快。

  最近一两个月,出现的一个变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配套在改进,尤其最近针对于财政状况恶化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调整,包括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从之前的公开发行转为定向发行,规模从1万亿上升到2万亿,包括对43号文局部的调整,对在建的项目现在可以以平台融资模式继续提供资金,也包括几个星期之前国务院常务委员会提到的,对于目前财政资金怎么样更好地用活,用得更加有效,提高它的使用效率。包括财政部和发改委下面的PPP社会资本模式继续推广,这都更多着力于财政方面的瓶颈问题。

  相配套的是央行政策通过定向的PSL、LMF直接或间接的支持,从稳增长角度,我个人判断这个效果会更好,而且在下半年会成为一个新的模式。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