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热点热闻 > 详细视频

李慧勇:中国可能面临着资金流出的风险

2015年06月30日12:02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贾昆 嘉宾:李慧勇

文字实录:

  和讯网:李老师,从您的角度看,你觉得货币政策的发力方向或者可能性的变化有哪些?

  李慧勇:刚才除了提到的一个宏观经济之外的话,我觉得下半年是要考虑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在于外围,假如说美联储,美国经济确定复苏,美联储在9月份之后加息的话,可能会引起全球的资金一次再配置,那么中国可能面临着资金流出的风险,假如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需要通过我们的货币政策做对冲,比如通过大幅度的下调准备金率来对冲外汇占款的下降。

  跟这个相关联的还有我们资本项目的开放进程,假如我们今年为了进入SDI这样一个储备货币篮子,我们会更大力度的推进资本项目双向开放的话,就意味着可能我们资金的波动会更加频繁,流入流出量都会加大,调控的难度也会加大,毫无疑问,这就需要我们能够主动调控的货币政策工具去做一个应对,这和美国的加息相叠加,就构成我们下半年货币政策的第一个要考察的变量。

  第二个要考察的变量就是宏观经济,尤其是增长和物价的匹配状况,我们之所以认为现在还是处在一个宽松的时间之窗,就在于我们经济仍在底部徘徊,我们的物价总体还处在低位。假设我们在三四季度看到经济企稳,同时看到物价从底部回升,这样就使得我们货币政策更加宽松,总体上结合这两个方面分析,我们认为从降息角度来讲,可能未来两三个月是一个敏感的时间之窗,从降准的角度来讲,由于考虑到境外资金的进出流动,我们认为降准的概率会一直存在。

  和讯网:现在从降准降息的重点转变成定向工具,你怎么看待这个变化呢?

  李慧勇:我们有一个报告,核心观点就是中国式扭曲操作可能成为未来货币政策的常态,核心就是由于我们前期的货币政策传导不畅,我们又要两手抓,其中一手是要大力度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一个合理的操作就是根据市场情况,但总体是收短放长的一个操作。假如说货币市场利率过低,但资金又不进入实体经济,我们就有必要通过正回购回笼一部分资金,同时我们会通过投连贷或者PSI、IMF定向对基础设施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做一个资金投放,一方面使得这些急需资金的产业能够获得它的发展和投资需要的资金,另一方面有助于通过这样一个政策性的利率引导来降低这些行业和领域的金融成本。

  和讯网: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称,现在的货币政策处于观望状态,什么时候发力,什么时候去做,要看实体经济的状况,你怎么看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

  李慧勇:第二季度,我们认为经济会比大家的预期要差一些,最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我们看到出口并没有出现此前大家预期的复苏,这就使得外需产业链比大家预期要弱。第二方面是由于房地产,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房地产全国性还是在一个销售低迷状况,这样就影响了我们房地产相关的消费和投资产业链,两方面低于预期的结果使得二季度经济增长的速度可能比大家预期要低一些,我们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长大概是在6.8-6.9%的水平。

  和讯网:是不是意味着央行要到二季度数据公布后才采取行动?

  李慧勇:刚才你提到的观察期的说法一直是成立的,我们从去年11月份第一次降息以来,基本上采取的是降息降准交叉进行的政策节奏,我们的政策实施之后不会再急着出政策,因为我们要看一下效果,假如说经济增长仍然是低迷,物价还是处在低位,我们再会酝酿下一次政策,现在其实就处于刚才你提到的4月份之后一个降准的观察期。

  和讯网:5月份宏观经济的主要数据你有什么解读?

  李慧勇:从目前要关注的话,可能是我们在7月15号左右公布的上半年和二季度以及6月份的一个经济数据,从这个情况来讲,我们认为能看到工业增加值代表的经济略有回升,比如回升到6.5%左右,但是二季度平均还是要显著低于一季度的,因为二季度的经济增长还是呈现一个下滑压力加大的态势,这样就使得在15号数据公布前后,我们会迎来一个新的降息降准和财政政策发力的时间窗口。

  和讯网:总体来说经济的下行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李慧勇:对。

  和讯网:你是觉得这个数据公布之后,有哪些可能性比较大的应对措施?

  李慧勇:我觉得应对措施还是三个方面,第一方面,进一步降准降息,降低我们仍然偏高的社会融资成本。第二方面,加大我们现有项目的落实力度。大家会看到,上半年我们出现了一个和过往不一样的情况,就是有项目,PPP包括财政投入也有钱,但是,我们今年投资并没有出现显著的上行,这就反映出我们政策落实层面或者传导层面出了问题,那么在经济倒逼之下,我们认为下半年一定要加快落实既有的这种项目安排。第三方面,就在于我们还是要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来鼓励民间经济为经济托底。因为前面两个,可能只能是救急救一时,中国经济能不能企稳,关键是看我们的“一带一路”能不能落实,看我们的国企改革能不能落实,看我们“互联网+”代表的新一轮工业化能不能见到效果,只有这些见到效果,我们认为中国才能够进入新一轮增长周期。

  和讯网:您个人觉得主要的挑战在于什么地方?

  李慧勇:最主要的挑战是在于我们要非常艺术的处理好短期和长期的关系,短期一定要保底,但是不能再走4万亿和9.6万亿这样一个老路,长期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们必须通过改革来塑造新增长动力,但是大家都知道,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急不得,也不能够寄希望于在短期内看到改革有太大的效果,这样的话就使得我们既需要保增长,又需要促改革,既不能够政策发力过大,又不能政策力度不够,既不能够因为未来只能靠改革,而改革就急于求成,也不能因为改革需要才能见效果就不做改革。因此,我们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在守住底线的情况下加速转型。

  和讯网:谢谢李老师的精彩观点。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