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 详细视频

人民币国际化基础不稳 或将带来很大麻烦

2015年06月19日11:49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张吉龙 嘉宾:谭雅玲

文字实录:

  主持人:谭老师,您刚才说咱们对外投资,人民币国际化也不够,内部也有一些急需要弥补的地方。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地方,您觉得人民币国际化现在的步伐怎么样,未来它国际化的前景如何?到什么时间能够实现国际化呢?

  谭雅玲:肯定很多人都听过我的演讲或者听过我的评论。我不太同意人民币国际化的说法。因为国际化有一个世界的概念,我是向世界扩张。但是人民币没有到世界的概念,人民币本土还没有做好,所以这个国际化概念使我们的思路、我们的方法,包括我们的路径乱了。因为任何一个货币要真正走向自由兑换,自由兑换比较准确,应该叫自由化。市场化比较准确,应该是健全和完整。所以我要追求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人民币的自由化和市场化,你首先做的是什么?经济实力很强大,你只有经济实力强大了,你的货币才会有话语权。人民币怎么被世界认可的,还不是因为中国的外贸吗?中国的外贸在崛起,2001年加入了WTO,紧跟着我们的工业、我们的人民币都会被世界认可,而且世界比较看中我们成为焦点和热点。其次就是我们的生产和制造业有关,制造业大国,那时候我们的形象都是拖人民币底的。

  现在回过头,我现在讨论所谓人民币国际化这么积极、这么热情你的经济底气在哪儿呢?外贸原来叫第一架马车,现在叫最后一架马车。制造业原来是世界老大,现在可能是世界老四或者老五。你再去想你的PPI的指标,这应该是衡量经济基础的一个最根本的指标,你是40个月,3年你都是负数。归纳起来就是前面所说的,经济冷、金融热,你没有经济实力金融怎么能盘活,怎么能搞好。经济和金融之间,金融是为经济服务的,它是一种工具,是一种辅助的力量,而不是说金融为主、经济为辅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以金融为主,以经济为辅了。经济的事可干可不干,但是金融的事我必须干,这样的话你的人民币最终能够走出去吗。

  所以我觉得现在人民币发展的路径和思路,第一跟专业是有区别的。因为从专业的角度,你要成为自由兑换货币、成为储备货币,你一定是先经济后金融,你一定先国内后国际,先本土后海外,先在岸后离岸。我们现在有完整的在岸市场吗?你的外汇市场都没有开放呢,你现在匆匆到世界各地推离岸,你人民币的货币发行量应该是经济总量的3倍、4倍。这时候你再推人民币,什么货币互换、可储备货币、离岸,海外有多少人民币,我们的决策,我们的统计机构,我们的市场清楚吗?

  我现在的货币可以稳住,现在经济依然被市场认可,但是我现在经济滑坡的厉害,我经济会不会出风险,我经济出风险的时候货币怎么办。货币出问题的时候我们怎么控制人民币的流动性,如果控制不好就是危机了。所以我觉得不能盲目乐观的去考虑人民币的发展路径。人民币的发展路径应该用金融专业和很多发达国家走过的经历去对照和参照,你不能脱离这些版本,你自己想独立的创一个,那这个风险非常大。

  所以我觉得人民币国际化不是给中国增加了机遇,反而给中国增加了很大的麻烦。为什么?你是国际化,美元是全球化,你这不是竞争关系吗,你这不是针尖和麦芒的关系,它凭什么要针对你?你在挑战他的霸权制度,但是人民币到了挑战美元霸权制度了吗?没有到,还远远的没有到。那你现在做的是,美元是强势,它是强势货币,不是它的价格,是它的货币制度和货币政策。我怎么在强势的美元下能够使人民币平安的生存、平安的发展、平安的壮大,这就是你的成功,你真正成为一个自由兑换货币,这就是你的成功。你没有必要现在去讨论,我什么时候替代美元,我怎么跟美元平起平坐,这个话题讨论的太早了,因为你连货币的身份还没有拿到,连货币的地位没有拿到。而美元已经拿到了货币的地位,它已经拿到货币的身份,它已经拿到很多年了,而且它现在还拥有一个货币的特权,那你跟它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所以我觉得在讨论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的时候,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和市场化的时候,词语定位要准确,不要给自己添麻烦,而发展的路径和思路要专业化,不是舆论炒作的那种关系。SDR你要加入,SDR加入你现在就去说四个货币已经有了,欧元、美元、日元、英镑,以人民币来就算五个货币,你自己不觉得人民币很尴尬吗?它可以自由兑换,它又是主导货币,它又是发达国家。我人民币和发达国家自由货币怎么排比、怎么拿捏,你是不是很尴尬。

  你面对的还有很多新兴市场发展、发展中国家,别人怎么看你,你为什么能独领风骚,进入四个强货币的SDR成分当中。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不是很兴奋,我反而很纠结。我觉得我们真的一旦加入的时候,我们的角色特别的尴尬,特别难。就跟现在讨论“一带一路”、讨论亚投行是一样的,市场很兴奋、情绪也很激昂,但是我们最难的一个点在哪儿?人民币没有自由的兑换。我们改革开放应该把困难和自己的难处想得更多一些,而不是把别人吹捧的话和我们自己比较喜好的话煽情煽的太高,这样对我们的安全性、对我们真正的发展不是特别有好处。

  主持人:现在大家讨论人民币国际化,为什么要国际化,其中有一个观点,现在中国如果看GDP的话是全球第二大,美国第一大,大家觉得你的货币要跟你的国家实力相对应,因为现在人民币在全球在流通领域是第六位的,不太符合,所以要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呢?

  谭雅玲: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不是靠几个指标能够说明我们的实力。

  首先,你是第一位和第二位,美国是第一位、中国是第二位,但是我们忽略了美国的身份叫发达国家,我的身份叫发展中国家。首先这个排位就混乱了国家资质。什么叫发达国家?市场经济健全、市场经济成熟。什么叫发展中国家?是市场经济正在进行时。我干吗要跟美国去比呢,而且实实在在的去想,美国叫发达国家是有实力,中国叫发达国家是有规模,实力规模是不成正比的。所以我最爱举的例子就是工业化时代,美国讲工业化时代叫什么?again industry,是再一次的工业化,它是升级版,它工业化的强项、重点会在哪儿?机器人的技术,纳米的技术,页岩的技术。中国的工业化只能叫no industry,我们只能叫来料加工、深加工。你这第一、第二有意义吗?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就算日本是老三,你跟老三难道就超过日本了吗?所有人都知道没有超过,你只是规模超过了日本,你的技术超过日本了吗?没有超过日本。

  中国是钢铁大国,粗钢、螺纹钢中国是世界老大,覆盖了世界多少?48%。日本也是钢铁大国,日本的特征在哪儿?精钢、特钢,世界的覆盖率多少?72%。你就这么一比就知道了,人家人均多少,美国是5.2,日本是4.8,你人均多少?7000。你把指标搬出来一去算,你中国的第二,你跟美国和后面的日本去比,你差距老远老远了,我们就是被人吹捧,老是认为我是老二,所以老是很得以、很满足,然后就加快、倒逼让自己改革。你没有到那步,它是水到渠成、顺势而为的国家。你强努着往前走那一定是风险。泰国是教训吧,墨西哥是教训吧,俄罗斯是教训吧,包括现在欧元区是不是教训?你没有协调好、没有组合好,就推了一个组合货币,这个组合货币面临着财政、面临着经济、面临着政治,你有多难。

  我的货币没有到那个成分呢我就使劲吹嘘它,它已经是世界第八了,已经是世界第二了,但是你没有成为货币的准身份,第一不可自由兑换,第二不是储备货币,你兴奋你有62个中央银行持有你的人民币了。62个中央银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不能显露人民币,但是它可以把美国的美元显露出来,把日本的日元显露出来,人家叫准货币。所以我觉得逃路很多问题的思路和方法、路径非常重要,这些东西是外媒的舆论强加于我们的,我们中国人要有选择,甚至中国人要学会抵制,要学会批判。

  你这个排名不能这么去排,美国世界老大、日本世界老二,这叫发达国家的序列,我在发展中国家的序列,可能我是老大,现在说印度可能是老大,我是在发展中国家,我的体制、我的市场、我的货币形态都是一样的,我这个攀比是有意义的。我跟发达国家去比:第一发达国家会很敏感,它一定会对你施招,你有它经验丰富吗?你没有它经验丰富。第二,所有发展中国家,咱们的小伙伴它会满意吗?你凭什么站在发达国家的序列去讨论一些问题。就从人的心态和正常关系去想,如果我是跨越式的,那我带来的一定是风险,如果是很平和的、很平常的,那一定会面临很多的机遇。

  主持人:您觉得现在人民币要走国际化的话,还有很多路要走,第一要实现自由可兑换,第二要成为储备货币,怎么样来实现这两步呢?

  谭雅玲:从人民币的度去看,现在我们有一个死角,就是我们外汇市场没有开放,但是我们中央政府在做很多工作,包括现在的外汇市场,比如现在有银行间的交易平台,现在基本上把证券公司,还有很多其它金融机构也有准入,也可以进入这个市场。

  整个外汇市场如果能够进一步扩大它交易的范围和交易的品种,那对人民币真正实现自由兑换和可储备应该是非常必要的一步。大家近期议论很多的就是要推外汇期货,因为相对于期货它是一个远期,相对于期货我们中国的成熟性存在,相对于期货它的安全性是比较好的。

  我试行这个,使全面能够有一个能够用外汇在国内、在海外交易的过程,也是一个历练和实践的过程,然后你再健全一个真正的,跟国际市场能够对应的一个完整的外汇市场,就是老百姓的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交易可以自由的进行,这样大家可以学很多的东西,可以通过实践去摸索很多东西。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你不断地再去推人民币的自由兑换。

  实际上从自由兑换的角度,很多人认为我们已经基本具备了条件,比如我的经常项目基本深已经放开了,资本项目也基本上都放开,差一点。但是中国的特色和个性,加上中国的不成熟性,我们都会加上“有管理”这三个字,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方法,有管理的自由兑换,就是在试行和试探的过程当中给自己一些保护的包装层,然后又使市场能够放开做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现在政府的智慧和灵活度、透明度是比较强的。但是对我们比较关键点的阻力和弊端的压力应该比较清晰的意识到,而且应该尽快的释放一些空间,让它能够解困,让它能够解开这个死结,使我们汇率能力进一步的开放。

  大家所讨论的汇率区间的浮动拉大,这也是一种方法,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尽快在人民币汇率制度比较健全的情况下去讨论外汇市场的很多工具和方式方法,参考一揽子汇率,应该比较健全的向市人展示,我们有多少币种,币种的权重有多少,这样我们改革才能务实有效的去推进,使人们感到金融改革的进程是非常踏实的在运行。

  而我现在觉得金融改革的东西翻新花样特别多,但是金融改革的结果并不见得很好,所以我们还是脚踏实地把金融的事情做实,这样对实体经济的助推作用才会管用。而不是虚幻的去讨论金融的问题,使金融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这样对中国实际经济的意义,和对现在的稳增长和调结构的作用应该不是特别积极的,反而成了负面的拖累或者一种阻力。所以我觉得在经济和金融关系问题上,在汇率和所有的金融市场的搭配问题上,先后程序,它的流程应该怎么走,我们还是借鉴一些国际经验,看一些国际专业的思路和方法,来准确的定位我们的语言,定位我们的方向,照准我们的路径。

  主持人:您刚才说了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条件已经具备了,现在央行正在进行探索,如果这个真正实现自由可兑换,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谭雅玲:现在有的基调说一两年内,但是它要加一个有管理的自由兑换,可能是这样的。因为现在我们的人民币和外币的交往比过去宽松多了,比过去方便多了,但是由于国际市场的敏感度、国际市场的规模和数量的概念也是在加大,所以我们对风控问题更重视一些。像外管局、人民银行对汇率的进进出出是时紧时松,而且调整的非常灵活、调整的非常及时,像这些都是人民币自由可兑换非常成熟的一个政府监管的条件。

  我觉得时间可能会很快,但是我们真正自由兑换跟西方的自由兑换可能有差异,因为我们毕竟是发展中国家,所以我们的官方语言叫有管理的自由兑换,如果能实现这一步对我们市场的发展和市场的推动也是比较好的,但是我们的市场基础比较薄弱,人们对汇率的概念和货币概念的基本功太差,所以我们还要在这方面补充一些知识、补充一些课程,这样对我们真正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推动作用才是最有时效的。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