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财智书话 > 详细视频

刘明:打造未来多元办医超级入口

2015年02月09日08:58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孔令孜 嘉宾:刘明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听智慧语言,畅游知识海洋,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财经书话,我是主持人孔令孜,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上海睿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刘明老师做客和讯网,通过新书《办医者的手术刀》为我们解读未来办医行业如何利用社交化平台与大数据发展。刘老师,您好!

  刘明:您好!

  和讯网:您的这本《办医者的手术刀》,还有一个副标题“多元办医的超级入口”,如何理解这个“超级入口”的,请简单为我们介绍一下?

  刘明:在我们还没有“社会办医”这个名词出现之前,办医行业里面只有两类人:一类是传统的公立医院的管理者和医生;另外一类就是从草根成长起来的,真正摸爬滚打出来的那些民营行业的医疗服务的参与者。

  后来有了华润、中信这些大机构规模化投资医院行业之后,大家会抱着一个新的角度新的思维来重新地审视医疗服务这个行业。重新审视医疗服务行业,一开始大家的态度都是类似一个患者的态度,充满了恐惧,觉得医疗服务行业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行业。

  所以,这本书一开始就给大家真正地去剖析一个医疗服务行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行业,这个行业并不是那么神秘,在这个行业里面的科技应该也不是昂贵的,创新也不是昂贵的。对患者来讲,也不是看起来那么没有主动权,大概是这样一个行业,就是要重新地剖析这个行业,给大家一些真正的工具,还有一些语言的体系,跟原来这个行业的那些参与者可以去交流。

  和讯网:实际上它是把这层面纱揭开,让更多的用户或者是客户去了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以及行业里面的一些工具。现在有一种说法是“移动医疗目前成为投资热点,后面还有数家重量级的企业宣布巨额融资,形象地一句话说你只要拿个千八百万的,出门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移动医疗的。”请问,刘老师,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吗?移动医疗它的未来在哪里,它里面会不会有存在泡沫的?

  刘明:社会资本办医开始是2011年底,大家一直都开始注重在医院投资行业里面。由于传统基金的投资,还有民间的资本,都看好医疗服务行业,本来每年有16%的稳定增长,但是一直没有宣泄的途径,为什么呢?项目太少了,好项目就更少了。

  所以,从2011年底,到现在医院标的的估值每年都会有大幅度的增值,但还是项目少。项目少,到2014年中期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途径,就是移动医疗,包括一些刚才讲的重量级的挂号网、春雨医生、丁香园,到后面类似的一些健康项目。比如说像大姨妈、美柚这个东西。大家都是在找到一个宣泄的途径,把它估值做高。到底有没有泡沫呢,我们可以辩证地去看。我和我的团队认为,如果仅把移动医疗当作线下医疗服务的一个营销手段,或者是客服的一种手段的话,那绝对是泡沫。做一个移动医疗那么高的估值,只是一个工具的话,那绝对是一个泡沫。如果把它想成未来整个商业模式的入口,因为我们未来的这种医疗的模式,用英文表示为here、there and everywhere。here就是医院,there其实就是家,everywhere就是在我们生活当中的每一个场景里面都会有Healthcare(卫生保健)的出现。如果把这个东西变成整个医疗服务的商业模式的一个入口,这件事的泡沫变得不是那么大了,甚至就没有泡沫了。

  和讯网:还是要把它做成一个移动项目,但实际上是把它做成一个实业,用服务业的角度来去做这些事情,是吗?

  刘明:对,这个移动医疗很有趣。原来我是做医疗的,后来做医院投资,逐渐感觉到了尤其是现在一些新技术,包括微信、微博,包括一些社交的,一些基于地理的,一些大数据的,一些应用的推送。我们逐渐看见了,行业和行业之间的边界已经没有像之前像沟壑那么深了。更有趣的来讲移动医疗,这是移动互联网还是医疗,它其实融合了各个方面的一个东西。这里面的人才,包括我们现在也在做医疗的孵化器,叫"领医创造",就是结合了这两方面的人才,我更不想把它看成行业和行业之间的交叉,而把它看成一个更加有趣的游戏。这场游戏其实是一场有限游戏,有时间有空间有参与者,也有最终的结点,这个结点是什么样的情况?这个结点就是最后我们的患者真正地回归到客户这个层面。

  什么叫回归到客户这个层面呢?就是我们的患者已经在整个诊治和追逐健康的过程中,成为他的CEO,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执行者了。现在很多的层面上来讲,医生当CEO,又当CTO,又当COO,患者只是一个服从者,他没有真正地参与过来。当有一天的时候,我们说的医疗知情同医权达到一个很高的层次里面,那就是患者在整个的诊治过程和追逐健康的过程当中,他可以达到51%以上控制权的时候,这场移动医疗的有限游戏结束。在牌桌上的每一个人开始数自己的筹码,这个筹码是什么?是自己所产生和运营的病种社群的质量和数量。

  和讯网:刘老师,这种提法倒挺新颖的,我们的患者通过使用服务,最终变成这个服务的CEO。现在有一种共识,是说真正懂得如何做好办医行业,如何让项目落地的人才实际上是有限的,在这里我也代表不熟悉医疗行业的网友提问一下。在您看来,怎么样才能算是懂得办医呢?

  刘明:其实懂办医的人蛮多的,这个行业里面已经有两批人,一个是公立医院的管理者,他们懂办医。一个是原来我们说的传统民营医院的创建者和管理者,他们也懂办医。但是他们不懂新的办医的模式,为什么来讲?环境变了。因为之前没有58号文,没有40号文,国家不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到这个行业里面来。从2011年之后,每年都会有一个强力的政策鼓励大家门开了,真正地开了。

  第二个来讲,目标群体变了,原来大家是拿着医保来看病的,现在更多的人,现在说能不能团购一下,有很多人买了一个团购团险,然后去和睦家,去美华去美中宜和来生孩子,还能打折扣。

  和讯网:实际上他是买一种服务。

  刘明:对,是买一种服务,它是一个连接性的一种服务,它是以支付方式为基础的一种服务。

  现在很多人开始用手机来看自己的健康状况,来跟自己患同样一种疾病,或者是亲属患同样一种疾病来沟通,有很多的内容其实是客户之间产生的。比如说有很多的网站里面讲,有这个儿科男神有那个妇科男神,比如说妇科男神龚晓明大夫,他就是微博的大V,他产生的一些内容,他的影响力绝对比传统领域里面的大专家还要大,为什么?他真正地懂得跟患者去沟通,有新的模式,用微信用微博来沟通,其实有一些小毛病,患者自己都能做。而且很多的患者在久病成医的过程当中,利用新的技术新的模式,他成为专家了,很有趣,就说明我们的目标群体也变了,在这种变的过程当中,就要求新的医疗服务的投资者和管理者必须要拥抱变化。

  拥抱变化之后,必须有一些新派的思维,我们要把原来的以专家为中心的医疗服务体系里面,转到以客户为中心的医疗服务体系,来结合我们的新技术新模式,新的支付方式,再结合我们现在新的这些社群的这些真正的意见领袖,做一套新的东西出来。

  和讯网:其实我们现在这些传统的,包括公立医院和现在的民营医院,其实应该也像刘老师所倡导的这样,应该去走的这样的一些模式。接着您刚才的话题,提到了58号和40号文件,因为40号文件彻底推开这扇门,给了充分的空间,让一批社会资本家进入其中。40号文也引爆了多元办医的一个市场,吸引了更多的金融机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金融机构与办医者,他们有效的合作,开发一系列的金融工具。让办医者也有了更多的武器,在这里我问一下,金融与办医之间,它现在的关系现状是什么样的?未来它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刘明:其实金融行业里面,它只有一个核心的目的,就是追逐超额收益。在追逐超额收益是在投资的层面来讲的。在投资的层面来讲:一是把它交给像我们这些专业的人,把它投资出去,让这个项目做成。第二,它就是要找一些对现有体制愤怒的医生,比如说有一些医生知名度很高,但是对传统的制度是不满意的,他有一个创新的思维,给到他们,他们可以做一些新派的医疗机构,这是在投资层面上。

  第二个从产业和金融结合这个层面上,从两个层面来讲这个问题。第一个层面来讲,其实就是对我们医疗服务机构投资者和创立者来讲,我们现在投医院,动辄就是5个亿、10个亿。其实在美国有专门的金融产品,比如说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比如说专门运营REITs的基金公司。这些东西可以是产融结合的,我相信今年年底,甚至到明年年初,一定有类似的产品推出来。我们现在也跟一些大型的房地产机构和金融机构也在探讨和涉及,因为我们之前做了很多的案例,有一些数据也在探讨这些东西。这个出来之后,未来医院投资这个游戏,就不仅是大机构能做了,小机构也能做,只要它的专业度要够,对市场的敏感度要够,它有足够的这种客户感觉,就可以了。

  第二个层次是对客户端的。客户端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现在你去医院,除了医保,就是自费。未来,金融跟它结合,一定有很多的保险或者是类保险的医疗消费类的金融产品出现。

  比如说一个姑娘18岁,她要进大学了,她想做一个微整形,但是父母亲又不鼓励她。但是微整形来讲,手术的风险很低。就是割个双眼皮,但是她现在又没有钱。怎么样呢?她可以用5年之后工作的第一个月薪水来支付2000块钱或者是3000块,这个东西就是支付方式的改变,就必须是我们的医疗服务行业,办医者和金融从业者,还有客户三方来重新塑造这个产品,很有趣。

  和讯网:其实也是一种新的产品,您在书中也提到,医院业务是服务业,不是制造业,所以不能像传统工业产品制造商那样,搞专利,建产房,定流程选择团队,那么简单。这个观点也很新颖,我想请您简单地介绍一下,您眼中的医疗服务业的标准和构思?

  刘明:从医疗服务行业标准来讲,客户在变,一直在变,但是有一个中心我们叫"客户至上"就行了。我从来不提患者这两个字,把客户真正当我们传统快销行业的客户,应该是上帝。

  构思,这里面就很有趣,比如说卖这支笔,卖一个杯子。其实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真正企业的管理者跟客户就两次的接触。第一个是在研发,第二个是在销售端。我们叫微笑曲线,一个V嘛,然后客户的资料在两个点上有效,从服务行业来讲,比如说客户进医院,从进去到出来,医疗服务的给予线是不停波动的,有很多的价值点,所以它复杂,就不能像传统的卖杯子或者是卖一支笔那样简单那样粗暴。在这里面,一定是按照客户的行为轨迹和就医习惯,重新地看这个价值线,我们尽量把没有价值的点去掉,把没有价值的点或者是不用医院的这些点,放在线上去,放在医院外,这样就会让客户的体验更好,其实目的最后还是一个,就是在保证结果的前提下,让就医的体验尽量非常地好。

  和讯网:您在书中也断言“2010年前的办医经验不可借鉴”,这个判断会不会太武断了?

  刘明:有一点武断,我们确实在这里边想让新的办医者们坚持自己新派的办医理念,但是也不武断。因为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叫“尊重传统,突破传统”。首先我们针对原来的服务行业,比如说之前的那些医疗界管理的前辈,用时髦的话叫“大咖”,比如说华西医院前院长石应康教授,比如说广东省中医院的吕玉波院长,像这种大咖我过去都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过去每一次都是聆听。比如说原来行业的一些前辈,真正是尊重客户在先。比如说书里面自叙里面的李耀先生,都是学习的,尊重传统。如果我们仅仅是立在传统的行业里面,我刚才讲了,环境变了,目标客户变了。现在的目标客户都是85后、90后了,我们一定是突破传统,用他们熟悉的沟通的方式,用他们需要的就医体验来设计我们的产品,然后来满足他们。

  和讯网:大家其实最关心的如果多元办医,会不会以后的医疗费用倍增呢,给公众的负担会加大呢?

  刘明:我个人认为,医疗费用肯定是会增加的,为什么?有一个数据是美国大概在2012年,整个国家的医疗支出占GDP的17.9%,中国大概是5%左右。美国已经接近20%了,随着GDP每年的增长,我们其实更加注重健康了,原来我们可能吃一些快餐食品,现在我们要吃一些有机食品,多吃一些水果。这些健康和医疗的支出每年都在增长。但是相对于我们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利用办医的新技术、新模式,把这种相对的GDP占比和人均支出降下来。然后把这些钱花在真正的刀刃上,让我们花一样的钱,之前我们确实落后一些,消费低一些,让我们在提升的过程当中,满意度要双倍甚至三倍的提升,这些钱就会提升了,费用可能不会倍增,但每年也会按照一个趋势地往上走。

  和讯网:是递增。

  刘明:对。

  和讯网:刚才您也提到就美国在医疗方面的支出能达到20%,现在美国的医疗改革好像也不是特别理想,那么在中国进行多元办医的前景如何,会不会就是说只是一个赚吆喝不赚钱的一个方式呢?

  刘明:其实社会办医从2011年底开始到今天,接近4个年头了,在这里面任何一个办医者真正赚到钱的没几个。

  和讯网:也就是说还是处于转型期间的一个前期。

  刘明:为什么这么讲,就拿原来我服务的一个央企来讲,或者是大的集团看好这个市场。看好这个市场,一开始就是探索。因为如果想赚钱,比如说华润投资的昆明市儿童医院,如果它想赚钱,其实很容易。因为它接手昆明市儿童医院两年之后业绩增长了一倍,想赚钱很容易。但是大家一开始进入这个行业,是保持一个很长远的战略眼光,要做10年和15年之后的事情,所以来讲,有些人有能力赚到钱,但是他没有这么去做。包括我们团队在咨询上和基金上的一些收益都投到了移动医疗上,是一样的东西。因为我们看好更远的东西,有一些人在这个行业由于不会做,一开始就上大面积新建医院,确实有些新建医院现在成了一个半拉子工程,我们说句再难听一点的就是成了医学垃圾工程。这些工程一开始上一千张床两千张床,一开始在一个偏远的地方上高端医院。随着办医的过程一些真正的案例剖析和一些知识的积累,这些会逐渐逐渐地少去的,让这些盲目的投资更加地理性。因为办医是一个无限游戏,每一个行业里面的人,比如说我,比如说很多我们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其实只有一个任务,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个游戏来服务好客户。让每一个参与游戏的人活着,我去年花了三个月时间来写这本书,我今年还会花三个月时间再写一本书,明年还花三个月时间再写一本书。我的目的就是让大家不要犯我们之前犯过的错误,不要犯战略性错误。美国的医改成功不成功,我不知道,因为每个人界定成功的定义不同,但是中国不能按照美国的路子去走。如果按照美国的路子去走,它每年GDP的20%要用在了医疗层面上,其实中国的发展,这个民族的发展,很难再高速增长。我们一定要探索出一套适合于中国消费者的一套路子来。很有趣的一点是,我们的移动互联走在美国的前头了,出现了很多牛的东西,比如说微信,小米,这些牛的东西如何跟我们的医疗结合起来,真正可以探讨出一个更加高的医疗层面上的生产关系,来让我们少花钱、多办事。

  和讯网:好的,最后我们也请刘明老师结合您的亲身经验,为那些希望进行医疗行业的投资人,医疗项目的创业者,提供一些建议或者是意见?

  刘明:一些建议来讲,其实是我书里的自序,因为这本书其实截稿是在6月份。自序是写在11月份。我的自序里面就12个字,第一个就是“见路不走”,“见路不走”来讲,其实我们在一个项目里面遇到了一个葡萄牙很知名的一个创业家,他管理一个很大的医疗集团,在欧洲都很知名。他说这个“见路不走”,是no way is my way,其实这是所有办医者里的第一个信条,首先在进入这个行业第一个信条是创新。这个创新是不能看着原来别人的路去走。第二个是“不忘初心”,我们的“不忘初心”是什么?患者要站起来,这个从我们2010年,当我跟我的老师张伟教授确定要做医疗服务行业的时候,就把这个东西一直挂在我们的心里,一定要让患者回归到客户,把客户永远装在心里。第三个来讲就是“医为尊严”,就是让我们所有参与办医行业里面的人,不管是办医者也好,不管是医生也好,护士也好,患者也好,都有尊严地继续地在这个游戏里面活下去。

  和讯网:好的,非常感谢刘明老师的精彩分享。如果大家想更多地了解未来的办医行业如何利用社交平台和大数据发展,请参见刘明老师的《办医者的手术刀》,我们也希望刘明老师的更多大作面世,非常感谢大家!

  刘明:谢谢大家!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