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期货热点直击 > 详细视频

宁金山:大资管时代的私募资管发展模式探讨

2015年02月05日13:37 来源: 和讯期货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 嘉宾:宁金山

文字实录:

  我觉得这个题目非常的大。大资管的模式其实大家也知道,包括前面像安总说到的,内容太多了。我其实是从期货公司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所以走到今天,我谈的等多的是我自己在这个行业里20年,如何在资管的发展方向结合自己的经历来探讨一下。

  我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管总已经是在这个行业里是风云人物了。所以他是我们真正的前辈,今天和讯跟我说,希望我来讲一下,我一听说管总来了,我说真的是要来一下,管总他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刚刚安总讲了国外的发展模式,其实他讲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目前困惑的东西。其实我今天也是一个回顾,把我怎么样做这个公司的想法,遇到的困难,或者是未来具体的一些想法和感受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你说有谁可以评判出未来的发展方向,其实是很难的。我们有的时候要想太远的东西,对我们而言是超出我们的智力和能力的。与其说想太远的东西,不如把眼前的事做成。未来能不能做成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至少会努力去做。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现在所说的高频,高频在2010年,股指一出来高频的概念就风起云涌了。比如说这个是美林,那个是高盛的人从国外回来到国内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而且可以挣钱而且我们的模式也要改变。但是我们投入精力做这个事的时候,你会百思不得一解,或者是无法入门。过了一两年我才想清楚,我们公司或者说我们这些人要做什么,应该做好手头上的工作,而不是说我们一定要从那一块或者是在一些地方去模仿别人的东西。我们自己有的东西应该先做好做深,做好自己的事。这就是我这几年来的感受。目前的资管大家企事业很清楚,在期货这一块虽然说现在我的公司已经进入到了股票的区域。但是我很多的感情还是在期货这一块,我谈的更多是期货的资管,期货恩的资管和模式啊的发展,对我来说还是很有感触的。哪一天让我讲的时候,我自己静静的想了一下我怎么讲这个事,当我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以前期货讲的代客理财或者是现在的资管,和期货的发展是有很大的联系的。中国从90年代初开始发展,初期的时候比较乱,后来进入规范发展,规模逐渐放大,到2010年股指期货上市,才造成了爆发式的增长。纵观这一条线我们才会发现,在99年之前,其实这个市场对代客理财并没有太多的概念的。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是去找客户,那个时候脑子里压根没有说我给客户赚钱,我从中分钱,其实一开始是没有的。因为进入我们行业的时候,给我们的教育是说,你们是经纪人,你们是建议者,但是你们不是下单者,所以你们没有权利做这个事。当时,我做这个事的时候,我们一开始比较顺,有很多投资人围绕在我身边,但是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想到从中拿佣金。我拿第一笔的佣金是在95年。那个时候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当时是说,你吃喝玩乐是可以的,但是给你钱帐是没有办法出的,那个时候也没有拿钱的概念。到95年,慢慢的我们才参与到这个市场当中,才知道我们可以为客户做理财,客户似乎应该要分一部分给我。到99年期货规范之后,当时期货市场是在谷底的,从2000年开始市场逐步的发展。其实这个时候的资金量和人才开始进来。这种人才进来,这个时候代客理财才慢慢的开始通行。这个时候代客理财的风险其实没有一个组织的,更多是证券公司的大户室里。那个时候更多是个人主义的,都是一个人来做的。

  真正让我们感到一个人去做这个市场有困难或者说做这个事情有更多的榜首之后,在我这里已经是到了04、05年了。那个时候市场波动加剧,管理资金规模越来越大,我们意识到需要有一个团队,周边开始有了助手。这是从个人发展到一个小团队。真正的到08年了,我从期货公司出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个时候资金规模开始放大,一个团队的波动性在放大。一个团队你会发现,很多的东西都是集中在这个团队当中的。比如说这个团队可能是我做主,所有这个团队的优秀恩的业绩肯定是和我挂钩,做得不好也是和我挂钩。但是人有的时候是有一个阶段的交易或者说不顺,或者说不一定是适合你这种交易方式的时候,那个时候业绩就会不好。因为我们做私募的是需要有正收益的,客户允许你今年不怎么赚钱,你用道理,或者是借口让他跟着你,但是第二年他会有意见,第三年如果说再不赚钱,他就会去其他的地方了。现在资金规模开始放大,第二因为客户群体的不同需求,最后公司慢慢的建立一个个的团队。现在我公司里面有很多的团队,我自己的话,也慢慢的从一个交易者退到了管理者,现在是管理风险控制这一块。

  其实现在在我们期货私募当中,其实现在比较多的是这三类。一个是个人的,就是一个人负责了所有的交易,他要负责开发客户,要盈利。虽然有的时候他是注册了一个公司,但是他更多是为了面子。另外一种是一个团队,我一个人带几个人,虽然说一个团队,但是交易的模式还是一个风格。风控的话,他会让人给他执行,但是最终是由团队的领头人决定的,它的风控某种意义来说只是形式。最后慢慢的演变成一个几个团队组成的公司。这种模式现在在上海和深圳是越来越多了。这是目前的三个状态。

  这三种状态,因为在今天,当我们整个的管理资产越来越大,模式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我们很多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有的时候我们的公司内部也会说,到底我们现在这个市场变化是怎么样的。有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就说了,其实现在市场的变化是远远超出我们自己的想法的。甚至总是快过我们的。比如说2010年股指出来之前,我们在深圳几个朋友聚会,就聊到这个事情,他们问我说股指期货你们做不做,当时我们的反应其实是慢了,我们说股指期货我们会做,但是让我大规模去做我们没有做这个准备,因为我总认为股指期货的发展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后来发现,股指期货一出来之后,整个市场的格局发生了大的变革。很多以前做私募的,比如说做证券私募的,因为之前对期货根本不关注的,后来大量的进入到股指期货,突然发现这个市场一下子就发展起来了。他们从股指期货作为一个门槛,甚至进入到了商品期货。这对我们来说,我们的竞争对手变强了。我们期货其实很多年以前,一直是比较窄,或者说比较困难的行业,所以说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才其实并不是太多。我开玩笑说,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在期货当中赚点钱,说明这个市场还是缺乏精英的。而在2010年期货的这个阶段,让我知道市场大量的精英进来,我们要大幅度的提高我们的竞争力。有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现在明显市场比以前聪明了,市场聪明的原因就是参与的人聪明了。

  以前我们做交易得心应手,但是现在做交易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顾虑越来越多,想法越来越多,或者说把握越来越低,市场的成熟度越来越高。这使我们感觉到变化比较大的问题。现在再加上尤其是2010年之后,大量的海外人才的介入之后,让我们感觉到一开始是手足无措的。因为我们每次一聊就觉得自己很害怕,很惶恐,他们讲的东西我都没有听过,他们做的东西我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包括安总之前讲到的,每一次从上海回到深圳,我都会紧张一段时间,甚至有一段时间,公司应该做什么我都不知道。似乎这个东西我要学,那个东西不学我就赚不到钱,那个东西做不好,我的公司就不行了。这些困惑了我很多年的。但是正是因为这些困惑,我们开始思考。最后我们说,第一我们尊敬这些优秀的对手。我们在2011、2012年真的静下心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建队伍,一步一步的走。从资管来说,我们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产品并是太多,但是这也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对产品的认识,对时代的发展,我们公司很早就有人提出来说,未来产品化是必须要做的。我们在公司里面一直没有做产品,不做产品的原因可能和我自己有关,或者说跟公司交易的特点有关。一直到今天其实对产品,我其实还是有很多东西是疑虑的。这个疑虑在什么地方?以前我们做的话,因为我们的客户是比较优质的。我们做起来是比较随心所欲的。我只是把风险控制好。而没有说我的回调要做多少。种种的限制一直让我对产品有一些抵制,不愿意做这个事。但是市场的趋势又是要做产品,最后下定决心让我下定决心去做产品,也是因为私募管理的事。永安的老总跟我说,你一定要做产品,只有做产品规模才可以做大。但是我当时想规模是不是对我很重要?刚好私募管理的牌子要发了,他说你有产品才可以批。那个时候要讲资格,所以我们就赶紧做了。

  做了之后,我自己还是有一些想法和感触的。自己对产品的表示形式,这里面有一些对接的东西,其实在我们这里就碰到了一些想法。说实话我做交易这么多年,你要让我有很大回调和亏损的话,我也是很难接受的。我自己比较严谨,盈利也还过得去。但是做了产品之后,我就发现这个卡你,那个卡你,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无形当中我们做的交易已经不是纯粹的交易的。你考虑交易以外的东西会很多。我记得去年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就碰到这样的困难。我们给自己给自己设限,自己卡的更严,甚至是让交易员手足无措的。第一笔亏,再做第二笔,再亏他就真的不敢做了,最后机会来了,反而是抓不到了。我们现在所做的产品,包括现在市场上大多数的产品,给我的感觉都是这样的,就是让我们的交易纯粹性得不到发挥。后来公司内部也进行了一些调整。一开始我们的产品做的不错,赚了30%,如果说不是产品的话,我就会拿出10%来去做高风险的事情。但是如果说是产品的话,你拿出10%来做这种高风险的事情,是不是对的就需要考虑了。现在公司内部还是有一些分歧,我觉得有分歧没有关系,我们风分两路,先去做。你只要把总风控控好,最后我们用结果说话。因为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理的事情。他其实是产品如何对接的问题。

  现在从我们自己对资管模式,交易方式,我们自己也在进行探索过程当中。我一直在考虑,其实在国外的,或者说我们过去走的路,一定要局限于这些东西吗?这是我自己反复思索。是不是我们被一个框子限制住了。如果说这样的话,我们公司完全可以发一个产品,就像我现在的客户一样,我就不跟你约定什么。我觉得这个机会好,我下重一点,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现在我们公司内部也在讨论这个事,当然公司有的时候觉得,如果说产品要对外公告,似乎你要把缺陷做的完美一些,但是有一些东西。我觉得太完美了,并不一定可以体现你的能力,太完美的东西,有的时候会扼杀你的天性。我自己是这样的感受。

  现在还是谈私募期货这一块,私募期货发展的非常快。像我们这一代从个人到小团队到公司,我们是在期货行业当中的一股力量,就是从事期货,逐步做大更多是靠经验在发展。这是目前私募的一条线。目前很多朋友都是这条线做起来的。而市场当中还有一些其他的力量,因为我们发现中国的实体经济,尤其是和制造业有关的,还有一些做大宗商品的企业,他们以前生意好做的时候做生意,生意不好做的时候,也慢慢的转入到期货行业了。就是现货商进入到私募市场做期货也蛮多。还有一类管理模式是从券商私募转移过来的。还有一块是从国外过来的。现在我所能接触到的,现在的整个期货行业当中的做资产管理的,其实这四部分人占了我们整个私募期货行业巨大的比重。和每一类的朋友接触,我也和他们去聊,你会发现他们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开玩笑说,这些现货商进来的,他们对商品的理解是他们很大的优势,因为我们是长期做投机的,做投机的话,你也会有一些优势,我在公司开会的时候,一直把这一块跟基金经理和交易员列出来,他们的优势,我们的劣势,我们如何去突破做这个事情。对私募管理进行更多的思考。

  现在从海外进来的这些资金,其实多数现在是量化为主的。他们大多数是在股指期货,未来可能还会有期权,这一块他们的力量是最大的。他们的做法和想法恰恰是国内所欠缺的。有的时候他们来我开玩笑说,你们来国内抢钱的。这一类的,在未来市场中力量会逐步壮大。当然我们国内也可以学习他们,渗透到他们那一块去。对我们而言这一块我们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这一块我们无法和他们竞争。他们的做法更多是在高频或者是短线。这恰恰是我们放弃的地方。为什么我们要放弃,就是因为我们做不过人家,如果说做不过人家,那为什么不放掉。这一部分人我们尊敬他,我们学习他,但是这不是我们竞争的对手。

  还有一块是证券私募过来的。他们多数也是以证券的股指期货这一块为门槛的,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到了商品期货当中了,现在他们也是越做越大。从不了解到慢慢进入,他们比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就是他们资源比我们多,他们可以调用的资金比我们多,未来我们是要研究他们的作战方式,要研究他们的交易模式。这一类人,其实他们的凶悍程度不会比我们以前做期货的差。因为很多人总是认为我们做期货的人下手狠,凶悍。我认为其实做证券的人他们才是更加凶悍的。他们的这种凶悍程度完全和我们不一样的。我说你就不怕风险吗?他说这有什么好怕的?这是他们的优势,其实这个同时也是他们的劣势。我在公司分享的时候说,因为我们期货是保证金制度,他们回调的风险是很难控制的。期货市场当中真正的风险是什么?你不要让风险点多次触及你的心理底线,否则的话,你会失败。比如说你心里承受能力是10%的回调,在整个过程当中只触及一次,你犯错误的几率不大,如果说总是触及你的风险点,你总是会犯错误。如果说做股票不能修正做股票的特点,做期货是很容易犯错误的。

  有一类人是我非常敬佩的,从现货上转移到私募,从私募再进入到市场,其实我们对行业的理解,我们是不及他们的。因为他们对这个行业的产业链的资源的理解是远远深入到他们的骨髓里的。他们一旦把现货和期货的区别融合在一起,这些人才是市场当中的大鳄。这些人他们在某些品种上可能会做的比较大,甚至短期内控制这个盘。这些人的行为我们要关注,因为短期的波动和偏离,有的时候会给们损失。因为我们有的时候太中规中矩,有的时候被他偏离的东西会让我们产生损失。

  更让我们觉得未来竞争对手强的,就是从期货市场当中爬起来的这些人。在深圳我们有一个小圈子,我们总是在一起聊天,偶尔会聚聚会。你会发现,现在发展速度真的是越来越快。只要敢想,他们就可以发展。像以前我们在期货当中做的,剩下的这些人,每个人对期货的理解其实不是很深。我觉得像这一类人发展的恩速度,我觉得还是很快的。从整个资管来说,期货市场这几块是很大的。其实现在期货市场的话,很快就会进入机构战。其实现在已经进入了,相信产品化的发生,再加上整个市场进入相对一个振荡期。那么散户会慢慢退出,以后我们的博弈就是机构之间的博弈。机构之间的博弈最大的麻烦就是他们会更加理性。一个市场如果说散户多了,情绪容易引起市场的波动。但是如果说是机构的话,波动率会缩小。价格其实是无所谓的,你说今天股指是3200还是3300,没有人能说他一定是对,一定是错,一定是合理,一定是不合理。真正的是一种交易行为,这种交易行为,机构越多,波动性的压缩就会越大。包括短期的波动和长期波动。从商品来说,2015年未必是好过的年,很多人说整个商品是不是有一个反弹,然后再下来。这些都是一些评判的观点,但是因为寄给的大量介入,机构的介入一方面理性,一方面不轻易砍仓,他反响的波动就会缩小,这让我们的获利空间下降。我们公司已经在琢磨,在波动率减少的情况下,我们的交易策略是不是还适合。我想更多要做好准备,我们也和客户沟通了,要把预期降低,或者说不挣钱也要能接受,因为这是没有办法,市场的趋势是这样的。从机构管理角度来说,现在我们证券这一块也做了,产品也发了,我们也在进行这方面的扩展。

  资管的模式,现在就我所知的,凡是公司大一些的,有团队的,更多是往多元化方向发展,又要做期货,又要做股票,未来还要做债券,甚至前不久有很多人出局。我不知道,我一直不是很清楚多元化对于我们这一类的机构是不是好事。其实我是不太清楚的。像以前地产界的王石我觉得他专业化做的是很好的。而现在我们身边的诱惑是很多的,这个告诉我说,我做股票挣了多少钱,那个告诉我我们做沪深赚了多少钱,说实话钱我也想挣,但是到了这一步,人才和人才成本是不是可以覆盖的?我是不太清楚的。尤其是像我们这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资产管理公司,是不是专业以外的我们还要探讨更多的东西,我也不是太清楚。

  有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们想太多,或者说我们的心被别人给放大了。有的时候,这些事情我们也一直在考虑。反正就我而言,今天让我讲这个课题,我只是把我的经历给大家讲一下,其他的东西我也没有能力去说。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