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财智书话 > 详细视频

陆新之:成功要遵循正当的商业规律

2014年11月05日16:1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孔令孜 嘉宾:陆新之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听智慧语言,畅游知识海洋,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财经书话,我是主持人孔令孜,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北京亨通堂文化创办人、图书策划人、资深商业观察家陆新之老师做客和讯网,为我们解读当下企业家图书市场的发展变化。

  陆老师,您好!

  陆新之:大家下午好!

  和讯网:陆老师,我了解到现在的企业家人物类书前几年有一段热潮,最近好像少了,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陆新之:这件事情两边看,所谓的少和多是相对的,其实绝对的关于企业家书的数量没有少,但只是有影响力或者给大家带来冲击力的下去了,这是第一个相对影响力下降。

  第二,品类在增多。以前可能写一个企业,是先写企业家,企业家的影响力远大于公司,所以,在2004年左右我们第一批写企业家的时候,包括那时候我写的《王石怎么炼成的》,还有胡泳写的张瑞敏,还有人写的柳传志,第一代的中国企业家当时书出来非常容易形成轰动效应和聚焦效应,但现在写企业的书多了,写策略地说多了,写理论的像《蓝海战略》《长尾理论》《颠覆》《失控》很多概念的书出来了,而那些书也迅速占据了流行话题的焦点中心,这块的变化比较大,让人感觉到好像企业家类的图书一年没有几本大家印象特别深的,没有几本冲击力大的,它是相对的,但事实上绝对数量没有减少,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就是社会多元化在增加。

  十年前企业家英雄甚至当年的富豪榜,大家一呼百应,奔走相告,现在胡润都没有什么人理他了,今年、去年、前年的富豪你都不太记得清了,因为对大家来讲见怪不怪,司空见惯,而且老换,今年是他,明年又是他,过两年又换了,大家对这个东西也慢慢就淡下来了。

  和讯网:还有一个问题是但凡胡润排行榜曝出来的企业家老出事。

  陆新之:对,老出事,大家一看这个事就麻烦了,老是减员,非战斗性减员,一下少了一个。所以,我觉得企业家图书的热度减了未必是坏事,它回到应该回到的位置上,比如像社会现在出了所谓企业家,科学家,影星还有其他的文艺工作者,刚刚开了座谈会,类似大家都占据了社会各个层面的话语,甚至运动员,这其实是良性的,因为社会本来就是多元化的,不能因为一个企业很有钱,很成功,我的焦点是别人的很多倍,这反而不一定合适了。

  和讯网:您怎么看待内地企业家和海外企业家图书的异同呢?

  陆新之:这个问题非常好,我自己也是由第一代开始写企业家,后来我也写了很多,有王石、有马云,包括现在还在写一些其他的,有老的,有新的互联网的企业家,我们看内地的图书和海外引进版的图书,《扎克伯格》、《向前一步》什么的,有两个最大的分野,第一,海外写企业家的图书要丰富立体很多,以网络效应来看,后来拍成电影了,扎克伯格虽然是中国女婿,中文也说得很好,但在美国的老百姓里面,特别你看那个电影他是一个坏小子,大家不太喜欢的一个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比较花心、做事也比较鲁莽,甚至有一些价值观不是特别对的事,但这是书里写的,电影里反映的,事实上是不是呢,我们另说。类似你在国内很难看到写企业家的图书有这种这么丰富、立体的,我不觉得它一定是说好说坏,比如我们国内以前也出过一些书,这个企业家很坏很差,但是他那个说坏说差也是说得很单向的,你说他好和不好是同样一种方式,同样一种东西,这样就变成很片面、很孤立,甚至很乏味、很无聊。

  所以,首先引进版比我们的书立体丰满,而这个是和它的商业文化有关。这里面两个文化,第一,社会文化,本身就是多元化,与每个人观察的角度有关系。比如像扎克伯格Facebook那本书如果你在国内出版,第一,估计没出版之前公司公关就找出版社施加压力了,出版了以后可能还要吃官司,因为它里面有很多东西,确实我相信它是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的,所以,这个东西在它的文化里就不一样。但在海外的出版文化就容纳甚至容忍这种东西,Facebook也好,扎克伯格也好,再几百亿美元,对不起我该说也是说你,该质疑你还是质疑你,而且那个质疑相对来讲又不是说一种我们讲的黑公关似的,不是敲诈勒索似的,不是我写你坏了,你给我钱,我就不写你坏了,那个作者这本书写成这样,扎克伯格再给他钱也写不了他好了,他是从根上给他描述的一个立体丰满,而不是脸上给你抹一笔黑的问题。这是第一个他们都说丰满,但他们说丰满有他们的群众基础。

  但是我们内地的书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的接地气或者说特别生动,里面有一些细节和经验,是特别符合当下的。最简单我们互联网界有一个叫做中国优势或者叫做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迷局,就是所有大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都不行,都被本土打败了,但是它到底怎么打败呢?如果你纯粹说他们不择手段,刷流量,收买对手,这可能是一个层面,但其实这个层面也很单向。但你看我们内地的作者写的,可能它因为离公司近,它能够提出很多细节操作的,包括以前淘宝到底是怎么打败E-bay,不是一句免费就解决了,包括百度和google不是你找人告它黑状,找政府帮忙就能解决的,它其实还是有一些更深层次、商业运作和商业操作的原因。

  第二,最近出了企业家图书出现了很多合集,一本书写8个人,10个人,甚至写20个人,它在里面提炼一点共性。这种写法海外的书是最多的,包括海外的书,包括连线杂志也好,K.K也好,他们这种提炼的水平和观察的样本足够多,确实能够提出很多提纲挈领的东西。但在中国图书这块就没有概念性的,所以,我们某种意义上说中国自己原创的管理书基本上已经崩溃了,因为可能一年下来没有一两本这样的书,能有的可能是企业家图书,可能是自传、可能是他传。另外就是我们对一个事件的分析,比如360和腾讯的大战,包括P2P金融,每个话题单点的突破能力,我们作者做得比较好,因为可能是因为它鲜活。

  海外作者写的即使是记者也是观察型和积累型,可能是三年、五年、十年在这个行当,他有他的深度,他是提炼概念,但他真正第一手的跌打滚爬的东西未必如内地作者的好玩。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各有千秋,看他们的可以开眼界,可以有想法,但是国内的更接地气,而且更真实,因为这种真实也需要你去判断。他里面可能每个人说到的是自己观察到的,但对于一个公司有十个人,十个不同的角度其实交叉起来还是可以产生一个比较完整、清晰的群像,仅仅是看一两本可能确实是不够的。

  和讯网:您既是作者又是图书策划人,还与出版机构紧密合作,从这三个角度看,您认为企业家人物类图书应该怎么定位?有哪些相同点或者不同点呢?

  陆新之: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从产品来讲,对于读者很简单,我们只是看这个东西好不好,但对于读者来讲很简单,我只要看这个东西好不好,但对于我们像是厨师、生产者来讲,你就要做规划,要做一些我们自己的考量,要做一些安排。首先其实所谓的企业家类图书又分两类,一类是别人写他的,一类是他写自己的。

  他写自己的,其实我们在行里的都定义为励志书,因为你写你,我写我,我们觉得我们很全面,我们觉得我们很客观,但是对不起,亲爱的,换成你旁边的秘书就会笑了,老板你写的是你心中的你,所有的自传一定是励志类的,为什么呢?我曾经怎么样,我后来又怎么样,最后我成功了,我曾经艰难万苦,但我终于解决了,本身就是一个好的故事和激动人心的故事。假如有人写我是怎样搞垮自己公司的,这类的书比较少,自己也不愿意面对。所有企业家的传记都是励志书,特征很明显,比如,一定要讲一个好的故事,第二,里面总结几个经验,它是这么一个东西,它其实是很窄的一个门类。

  最简单的,我们看现在的企业家能把自传写好的,加起来不会超过十个。第一个得有东西写,第二还得能写,这里面就很难了,其实大多数企业家都没有这个能力,这个能力是一个综合值,可能有些会说,说得很好,但动笔的时候不是那么回事。可能有些看别人看得很清楚,看自己不能突破,他写的时候总是有一些腾挪,有一些转折,他很难完全的把他真实想法写出来,这个我们具体不说是谁,人性都可以理解,你写自传肯定也有一些删繁就简的。人是这样,不怕是你有心去隐瞒,而是你无意中自动现在失忆了。最简单像抗战老兵那时候他们去采访,远征军的,他说的那个武器是那时候没有的,而且他说的那个战场,一个人干的那事,压根儿那个仗就没在那儿打过,但他会带你到战场,我在这里亲手击毙了多少日寇,但一看那个地方就根本没打过仗。

  类似这种东西会记忆失误,特别是千辛万苦过来,总会把自己的一些记忆修饰了。比如太痛苦的自动过滤掉了,有一些可能不是那么美好的就给你美化了,有时候有些可能是很顺利的,但他又给你表达成我怎么样去弄,所以,它这个一定是演技派,你很难苛求他。包括卢梭的《忏悔录》大家一看里面有很多东西,我们就不较真了。所以,励志书很有意思,而且大多数企业家的自传有信息,有第一手的信息,你不能全听他的,就跟《蒋介石日记》一样,你按照那个日记抗日、日记救国,这里面他干成好大事了,按他那个写法,全世界的问题他基本都能解决,但这个书是写给世界看的,他真实想法到底怎么样,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本日记就不说了,是不是他发在微信微博里,我们就不知道了。类似这个东西,首先企业家的自传都是一个励志体,这个有好有坏,就看怎么看。

  第二,别人写企业家有两种,一种我们称之为经验体。什么是经验体呢?我总结,谁成功的多少个原因,跟着再倒回来写,这是一种写法。比如王石、马云,十点成功。这个也不是不行,这是我们称之为1.0的产品,这个事比较省事,其实说白了就跟我们以前传统的写法,叫做我注六经,春秋,孔子可以注,我也可以注,我陆子也可以注一个,水平高低另说,我看春秋,别人可能要注完要几十万字,我注三五万字就行了,现在说白了就是我读郎咸平、我读王石,我读马云,那个也不是不行,但是他对那个作者要求就很高,你得真有东西。所以,你看到大量这种书,尤其马云的书街上三四十种,不能说他不对,但是我觉得目前看,读者更需要再往上一点的产品2.0的。2.0的有两种,一种是更宽,一种是更深。

  更深,比如说,像马云的助理写的《这才是马云》,他跟着马云这么多年,由马云当英语教师开始他就跟着他,他1米8几,比马云高一个头,很好玩的一个组合,他目睹了整个过程,他就作为这个东西,包括他看到很多事,看到马云和旁边人的事,马云和其他企业家的事,那些事本身就有价值,他提供的是第一手的,接近真相,因为他看也会有一些筛选。比如他说他和马云一起出差到北京,当天来回,马云没带行李,他托运了,结果出来马云得等他。类似这些东西。包括他会讲银泰老板和马云私下讲,他家里是渔民出身,穷到什么程度,类似这些东西可能是你别的地方看不见的,类似这种就是做得更深,等于马云里面它给你撕了一个很深的口子,马云和马云背后的东西。而这个所谓的不是他归纳总结的,是我看见的。我看见和我猜的是两回事,这个东西是非常有价值的,类似于这种。

  另一种是更宽的角度,就是你能够体验出王石马云的共性,还有包括互联网企业家的共性,他们遇到了什么问题,这就有点像我们说海外常规的企业家书的写法,现在我们也有看到一些企业家合集,那个很可惜,比如说一个人谈得很透,我采访你,三、五万字,你老婆、你父母、你的家乡,我甚至回到你中学同学,我当年从事三联生活周刊封面专题就是这样,所有亲戚朋友全采一遍,他会写的话也很好看。现在很多就是这样,比如说一个人三万字,八个人、十个人有三十万字,但他会把一个人的材料尽可能给你呈现,不做总结。这也是对的,我在可能的情况下,把一个人给尽量的展现,你回头看一下,很多企业家很年轻,30出头,可能公司也未必很大,也未必对中国社会、对人类有多大的贡献影响力,如果这样的人你把他拉成30万字是不是有点勉强了,其实也多了,但对他来讲这样就OK,就等于一个人3万字,8个人24万字,10个人30万字,这也是一个挺有内容的东西,这个产品也称之为2.0,它是把它尽量宽。比如2、3万字一个企业家,作为一本书来讲还是薄了一点,作为一个文章读,在手机上读又没法看,最后他变成有一类性质的企业家捆绑在一起,这也是对的。

  但如果他能够再往下把它从里面提炼出共性,那就水平更高更好,但现在也不一定追求这样,这个事可以由另外的人来做。所以,企业家人物的这种书可以有不同的品类,不同的方法,不同的追求,但是整体构建起来就是一个丰满的企业家群像,和我们这个时代企业家的群落的整体性就能凸显出来。

  和讯网:同样作为企业家人物,您写作这两本书《做马云的下一个对手》和《只有一个王石》还是有明显的不一样,您当时的构思是怎样的?写作过程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陆新之: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这两本书也是我在尝试两个文体。第一本《只有一个王石》,就是我刚才讲的争取把一个人能写到多深就有多深,这个我2004年写第一本,《王石怎样炼成的》,其实我初稿40万字,后来发表的时候20、30万字实在受不了,太厚,因为我是从1994年就开始跟踪采访,和他们非常熟,这里面有一段时间,我的万科公司的材料可能比他们公司收集都还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的这本书是不断的做减法,做什么减法呢,包括1994到2004、2004到2014,我这里面基本上第一稿完了以后,差不多接近50万字,后来我就剪下来,我把它抽出来哪些最关键的,我把它重新变成了九章,每个章的章节按照现在读者的习惯,而里面很多大量的细节跟故事,我都拿出来了,因为一个是变成书的时候,可能篇幅有限。另外是不是可能也得做一个以后等时机合适再做一个更完整的版本。虽然这本书最后定稿20万字左右,但我觉得它是一个人物纵深的(写法),我希望它成为一个比较典型的写法。第一,在里面该有的都有了,第二,他的传记里面没有的我也有。第三,有的习惯看王石的观点的,我在这里面会提供第二第三种,所以,某种意义上还是挺好玩的。因为我太了解他自己写的书,别人写他的书,跟着我做这个的话,是争取在这本书里能读到一个更完整或者说更丰富的,我们讲离本体希望更接近,体现的更完整的一个王石。

  而马云那本书,就像我在自序里讲,街上已经有这么多的马云的书,虽然我也见过他几次,最开始马云的书有草稿到变成书我都在看,但我在写的时候,就决心要突破那两个办法。第一,你写提炼式的大家都有。第二,你写马云的纵深的也有陈伟的标本在那里,你也很难超越。所以,我想这是完全第三种角度,我是把马云创业经验里的一些关键部分和我需要写的另外一本书结合在一起,就等于马云是你的一个镜子和载体,这是一个双线结构,就像当年的《低俗小说》一样,它不是一个单元的,我们有一些复杂的办法。你会看到有一条主线,主线是马云应该有的,我觉得有价值的地方会点出来,但尽量接近事实,我就不太做太多的渲染,因为马云本身说得很好,我也是做减法。

  另外你创业的时候,马云是这样做,你把它对位的时候,我大概有另外的一半的篇幅是在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看这本马云的书就跟你看别的马云的书的时候,你的视觉会更多元一些,更丰富一些。简单一点,它可能不是一个纪录片,他可能有点像易中天讲三国,它不是三国,它是易中天讲三国,它有三国但是也有别的。所以,它有马云,但有马云合理衍生出来的东西,它像是一个恐怖片,但这个恐怖片不仅有破案的大侦探这条线,它还有凶手那条线,它是双线。这样读起来会比其他写马云的书丰满一些,但这也是一个类似写作的尝试,以后类似这种东西,企业家人物怎么样说,比如说我们甚至想它在关键时点,比如每个人都有十五分钟最灿烂的时候,我们把他那十五分钟最灿烂的时候接出来,跟着再对应一个身边的大家关注的东西,看看能不能产生化学作用,我在努力做这种尝试。

  这种东西在海外也有,比如说《当和尚遇上钻石》,就更为丰富,它由一个简单的财经人物扩大成社会现象,它会扩散,它是写一个流行歌手披头士的约翰-列侬,跟着他那时候社会会怎么样,有一个互动。咱们现在是网络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互动是很重要的。我一直希望那本书是一本活的书,而不是死的书,它是能够开放的,我们谈马云是为了学马云,而不是说欣赏一个马云的纪录片,不像是欣赏一个古代的名画,比如说康熙的《打猎图》《耕田图》,我们看到它是一个现代在动的东西,可能它现在相当于新闻联播,经济半小时,还会在发展,在想这些东西,但是也在努力。至于能做到多少,还要看读者的意见。

  和讯网:刚才您也提到学习马云。我现在想到其实马云和王石作为明星企业家来说,他们的成功路径肯定有不同的地方,有些人说他们的成功经验不可复制,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对当下的诸多创业者而言有哪些值得借鉴和吸收的地方呢?

  陆新之:这个问题非常好。第一,确实是这样,这个世界失败是很容易传染的,失败的办法基本上都差不多,能力不行,性格不好,运气不好,钱不够,大概都是这样。但成功经验很难复制,但它成功的因素或者决定它成功的那些点,你是可以尽量去努力尝试,比如最简单马云可能做到2200亿的帝国,像我们说你按照那个做,你不用做这么多,你做一个2亿人民币的公司也很好,你也能够为社会创造收入,也能就业,还能交税,也是一个价值。但它里面的东西是相通的,你不一定做成他那么大的成就,那要天时地利人和,但你按照正当的商业规律去走是有道理的。包括王石,虽然他的选择与别人不同,但并不意味着跟他不一样的人就错,也不意味着他全对了,这是书里写出他为什么这么选,而这么选的理由最重要。

  比如我今天到这里来和大家分享,另外一个人可能没有在这里分享,但你在别的地方分享,这个分享才是关键,而不是我在这里是关键。类似王石做A、做B,可能交个女朋友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做的理由是什么,这个理由哪些你能适合,每个人可以对着书做一个对照,就像体检一样。比如这个指标是不是你偏高了,如果这个指标这样是健康,你偏高,你肯定要把它调过来才叫健康,但你这个指标健康了,你别的有没有病是不知道的,但我们一定要追求按照正确的方向做,按照正确的事情去做,肯定是比你自己说我什么都不管,我什么都不顾,反正都不能学,我就不干了,我自己来一个,可能不是特别合适。因为这个社会是人和人相处的一个社会,有一些客观规律,至少有一些接近大的客观规律,你把一些大的东西把住了,至少你的方向对了,具体看你的个人领悟能力和个人的造化。这还是要坐下来细细看这本书,不是我这里说几句或者提几点能解决的。

  我相信做一个普通的东西大家都能做,但你要做得比一般人好,要沉下来自己思考,自己消化,自己给自己制定一个规则,就跟你健身一样,你的健身方法跟我的不太一样,但一定要知道它的原则是对的,每个人先找出一个原则,跟着对照原则,自己也好,找教练也好,帮自己制定一个合理的保健计划,这才是真正有效的计划,而不是说谁教每天跑一个马拉松就行了,估计也不行,像这么多人跑,过两天好多膝盖都会出事,每个体制是不一样的。所以,为什么能用三句话写清楚,就不用写三、四万字一本书了。

  和讯网:好的,再次感谢陆老师的精彩分享,如果广大网友想了解马云和王石背后更多的故事,请参见陆新之老师的《做马云的下一个对手》和《只有一个王石》,好的,感谢大家收看本期财经书话。谢谢。

  陆新之:谢谢。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