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期货热点直击 > 详细视频

李斌:衍生品量体裁衣的时代即将到来

2014年07月30日18:02 来源: 和讯期货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朱晓黎 嘉宾:李斌

文字实录:

  和讯期货:和讯期货的网友大家好,我现在所在的是第一届期权中国国际论坛的现场,我们有幸请到复兴资本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斌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斌:您好。

  和讯期货:我们想问一下我们现在国内的衍生品市场经过之前的那些阶段之后,目前是处于一个正要绽放和高速发展的阶段,这个阶段给我们带来了哪些的机遇与挑战?

  李斌:我们都觉得非常的激动,大家都很期待期权还有一些相关的衍生品马上就可以在中国市场开始交易。当一个新的产品开始交易的时候,一定会带来很多的机会当然也有不少的挑战。我觉得首先用衍生品来做风险控制这一块会给我们的将来就是券商的很主要的业务就是给企业提供量体裁衣的投资管理,风险控制就是金融服务,提供了基本的元素,如果没有这些基本的衍生品,没有挂牌交易的期权,券商提供这种服务就很难来控制风险。然后给资产管理者或者是交易者来说提供盈利的机会,我能想到市场刚开始交易,期权的波动率可能会远远偏高会比市场行情高。这时候就有很多套利的机会,慢慢的就会走向越来越平稳,随着套利者,交易者参与机会就会越来越减少,以前在美国市场推出一个新的产品也是看到了类似的现象。总的来说会给券商的业务提供一个新的领域,就是场外衍生品量体裁衣的服务,但特别重要的就是必须要有场内的衍生品作为砖和瓦他们才能构建高楼大厦,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意义,主要的意义还不是有了这些产品让我们基金经理、从业者可以从中获利,它真正的作用是为整个中国的衍生品服务,衍生品市场能够使这个业务能够走通,能够把风险管理好,这样对国计民生是特别大的帮助的。

  和讯期货: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们想对于您个人来说一个问题就是,您原来据我们了解其实是一个科学家,您是完成了一个从科学家到投资银行家身份的转变,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李斌:我是15岁半就到中国科技大学,学习的是理论物理,然后毕业以后就通过项目到美国留学到纽约大学念了物理学硕士、博士学位,然后还在纽约大学柯朗数学研究所也是全世界最好的一个数学研究所然后做博士后的研究。一直想走的道路是要成为一名科学家,要对科学技术方面希望可以做出贡献,希望可以成为一个一流的科学家。后来也遇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物理学的蓬勃发展是在50年到70年以前,在那个阶段有好多科学工作者物理学工作者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后来这些年就发展比较慢,就遇到了瓶颈,就是要有突破需要跟大规模的基本例子的实践,跟这些相结合是很大的努力,跟传统一个人闭门做研究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平有所突破好像比较困难了。美国的情况就是一流大学二流大学如果有一个做教授的职位,有300多个人申请。的确是很不容易,我自己也尝试在纽约科技大学做过教授教过普通物理和高等数学,但是发现在那样的岗位上几乎就是教书不能很好做研究,然后到洛克菲勒中心也做过博士后研究做过一段时间,也是觉得在物理方面很难有突破。那时候正好华尔街开始大量需要做模型,做风控,量化分析员,量化的金融市场迅猛发展,很像今天的中国。我在纽约大学上学做博士后,我们的教学楼就在百老汇上头,离华尔街有十几条街,受到那边不少的影响。后来就有华尔街的公司,有猎头公司来文我要不要试试,我一不开始不知道也不了解,后来美林证券雇了我,我都不知道美林证券是美国最大的一家华尔街银行。

  后来我了解到金融行业正好需要有科学技术背景又会用计算机,会用数学模型把一些金融行业遇到的问题,把它给数学化、模型化然后求解,这样的话我们得出来的研究成果,很快就会获得应用。对这个公司的效益,帮助客户提供服务可以起比较大的作用。反而比在物理界闭门做研究,还更能发挥个人的专长。同时也是时势造英雄,我们也掌握了华尔街需要的技能,又去做了这件事情。所以说就很快就取得了成果。1993年底到了美林证券从做分析员开始,当时我跟一位荷兰人普林斯顿的博士我们两个就做了(利益曲线模型)很快就运用到全球国债各个国家,后来这个模型成为华尔街大银行还有对冲基金核心的工具,一直用到今天,后面还做了一系列的工作,比如房屋贷款债券定价风险模型,企业债,后来又是次债这些方面做了工作,那时候做了工作马上就变成可以通用或者是广告应用的模型也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个转型还是比较顺利,大概就是这样的过程。

  和讯期货: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经历一些个人觉得对自己的生活当中会有一些角色转变的过程?

  李斌:转变是很大,以前一直想做科学家,主要是读书学习,写论文,做研究,后来成为做金融以后我们的产品研究成品必须要推广开来,要获得这个市场的应用,首先是要加强和客户和公司内部成员的沟通,我主要是通过写汇报和论文的方式,尽量写得通俗易懂,然后用金融的语言来讲清楚这些模型,然后也跟我们的大客户,机构投资者这些客户讲清楚我们的理念、方法、优势在什么地方。又到欧洲银行推广我们的服务产品,然后也要参加业内各种活动,另外还有自己的团队还要学会怎么管理其他的研究员,这些员工,另外在公司里面还要处理正确上下级关系,把时间给安排好,才可以发挥最大效率,的确是跟在校园里面是很不一样。我以前一直想做教授是想做大科学家,但是后来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如果一直在学校里面就好像永远没有进入社会,到了大的金融机构工作,真的是豁然开朗,可以站在大的平台上看得远,学习很多,可以很快学习很多知识,获得很多信息,我觉得尤其是对一个年轻人在大学里头,毕业以后出来获得快速的成长,在大的平台接触很多人,对我们自己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和讯期货:可以说您之前是先经历个人的身份转变,然后进入到资本市场,然后积累到现在,可不可以跟我们来聊一下我们复兴资本跟您的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李斌:现在在自贸区成立的复兴资本公司就是为了提供一项当前我觉得中国的金融行业最需要的服务,就是帮助中国的客户或者是机构做海外资产配置,投资海外的对冲基金或者是理财产品。我自己20来年在美国工作主要从事是对冲基金的直接的管理,还有是参加这种对冲基金的基金,组合基金我是其中一部分做整体资产配置,风险控制,还有分析,以前在华尔街做高管所以对海外的对冲基金行业怎么筛选基金,评价业绩,控制风险,另外怎么样把这些好的投资的工具,投资的标地介绍给中国的客户,我觉得正好起到牵线搭桥,另外能够作为海外和中国的桥梁,起到这个作用。我觉得这个事情比我自己回来再管一支基金更有意义,现在有这方面巨大的需求。一个是人民币已经结束了多年来持续走强的趋势,现在因为有很大海外投资的需求,中国有采购团,买房团,像万向那样的公司在美国有12000个雇员,可见慢慢人民币有可能稳住甚至会有走弱的趋势。在这时候做海外资产配置是一个必须的事情,能够增加收益减低风险。另外中国的理财产品已经变得比较单一,收益率也从以前比较高降到5%到12%,现在有很多海外资产投资回报率和风险已经比中国很多这些理财产品,投资机会好一些,所以这时候有这个需求,也是我一年多来了解到投资界的朋友,风投,基金,都给我这个反馈,根据我现在的情况,如果可以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就非常好。另外我在海外的合作方,有几个美国人他们一直也都支持我,他们也是对冲基金的圈内人物,是非常资深的人士,他们十多二十年来一直在筛选对冲基金,为机构投资者加速投资服务取得很好的业绩,我觉得从事这方面的中国人还非常少,我甚至都没有看到中国的大的机构,尽管他们做海外投资,但是我还没有看到他们的人员每次参加圈内的活动,没有进入这个核心,但是我们海外合伙人和合作方一直做这个事情,所以在这时候我们能够打开比较封闭的对冲基金的圈子,让我们中国者,中国机构也能够参与,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且这个市场的潜力非常大,几年以后人民币兑换放开以后,这是一件特别大的方向。

  我回中国创业希望也能够在这方面真正做成功一个企业,然后我的服务,产品也能够对这个社会,对国计民生起一定作用,我觉得这个事情比做一支基金,通过买卖股票,债券,期权来挣钱是要有意义,所以我现在就是要加倍努力,把这件事情做好。

  和讯期货:最后一个问题是想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国外对冲基金运行的模式是怎么样?有没有值得我们借鉴的?

  李斌:这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有几类首先是如果是一支基金要做得好,是要求基金管理人有丰富的经验而且非常专注,比如十年如一日,二十年如一日,专门做一个方向,比如做天然气和电力的交易,这样的话就可以建立很好的交易合作方的关系跟券商的关系,知道从什么地方获得信息,知道风险在什么地方,在不同环境当中把这个东西做好,这样来做业绩就比较好,从每支基金来看最好的办法是要有专注,专项建立完备的团队,主要就是投资管理,然后运营管理和风险管理这三个事情做好。如果再上一层就是基金这个概念,基金的基金就是把投资者的钱汇集起来分散投资到不同策略,不同地域,不同市场的组合基金,在海外资产配置是在基金的基金这个层面来做,我希望我的投资标地是专注做一个方向,我觉得这方面觉得借鉴,因为中国是属于早期,为了取得比较好的业绩就会做得比较风险,比如我做一个基金我有很多策略自己来做,分散来做,这样风险比较小,但是很难做到比较专注,能够长期在一方面有特别大的优势,但是为了生存,一开始为了减少风险只能这么做,从长期发展还是应该走海外非常专业,然后做深入的道路来做这个基金,把资产配置放到基金的基金,或者是基金平台的层面来做,基金的基金这一块将会有很大发展的前景。复兴资产要做的是帮助中国投资者投资海外,比如发行QDI的产品,但是改变以前自己操盘的理念,因为哪怕是很优秀的团队在上海、北京、深圳投资美国市场,加拿大市场,拉美市场其实是很难做好的,我们倒不如在海外筛选出一些优秀的基金,把这个钱交给他们来管理,这样的话就可以做得很好,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方向,所以我现在做的这个方向也就像是(1550)因为是分散投资不同的基金,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比如我听说鸿商资本是全世界最好的风投基金,可以获得30%以上的年化收益,你设想如果美国人要投资中国的项目做VC,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钱交给鸿商做来做这个事情,而不是他们自己组团来选项目,我觉得这个理念的转变是及其重要,我也希望可以得到重视,将来应该从这个方向来发展,但是同时通过长期的努力,我们也要自己培养自己国内以中国人为主的投入管理团队,但是那个事情咱们是一下子没有那么容易做好。

  和讯期货:也谢谢李总跟我们分享您个人宝贵的经历,包括您给我们的一些建议,谢谢李总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斌:谢谢。

  -结束-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