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 详细视频

卢扬洲:国内对冲基金的观念应该转变

2014年02月14日14:04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卢扬洲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宽客》系列访谈,本访谈由中国量化投资协会和和讯网联合推出。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对冲网的创始人、中金阿尔法公司的CEO卢扬洲先生,卢总您好。

  

  卢扬洲:你好。

  和讯网:卢总对对冲基金有着深刻的研究,今天我们的主要话题就是聊一下对冲基金。卢总,据我所知,国内一谈到对冲基金,大家可能就认为它是一个高风险的产品,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大家会对对冲基金形成这样一个印象呢?

  卢扬洲:对冲基金形成高风险的印象实际上是媒体炒作,国外对冲基金在整个的策略风格上,如果做一个按风险分类的话,一类是风险很低的,因为对冲基金实际上从英文名字上来讲,叫做Hedge fund,台湾的翻译方法叫做避险基金。实际上它是用了很多的金融衍生品工具,做了风险管理的,对冲了很多风险。所以,其实最早的对冲基金都是相对风险敞口比较低的投资策略。

  对冲基金因为在国外的投资策略风格是多种多样的,因为它投资品种很多,投资的各种策略也很多,投资的杠杆也没有限制,衍生品也没有限制,所以,对冲基金这块的投资风格比国外共同基金风格、策略要多,非常多。据美国研究机构HFI的一家对冲基金研究的公司,投资策略从宏观上可以分为4、5类,子类可以分到上百类,所以,它的投资策略风格是各种各样的。而且对冲基金也不像国内讲的,只有带对冲的才叫对冲基金。

  国外对冲基金指的是什么呢?在投资策略上没有衍生品的限制,没有杠杆的限制,没有仓位的限制,限制比较少的,主要是针对私募的,而且投资人必须是合格投资人,这一类的基金都叫对冲基金,实际上国外对冲基金的另外一个相反的名词叫做共同基金,国外的共同基金对应国内的公募基金,国外的对冲基金对应国内的私募基金,这是在监管的意义上来区分的。而不是像国内目前大家普遍认为,对冲基金必须是带对冲的,而且是大家普遍认为的,以前的股票加股指期货,或者是期货有多头有空头,现在出了国债期货,可以用国债期货来做对冲,因为这一类的才叫做对冲基金。

  国外实际上对冲基金是泛指私募基金,而且国外的私募基金,国外的投资高手全部在私募基金里。为什么?因为私募基金投资没有限制,没有仓位上的限制,没有投资品种限制,没有杠杆上的限制,但是国外的共同基金就跟国内的公募基金一样,它有衍生品的限制,对衍生品有仓位的限制,有杠杆比例的限制,然后对你的持仓也有限制,对你的进出频率也有限制,所以,这块国外共同基金最后怎么办呢?啥都做不了,那就往指数化方向发展。国外的共同基金大部分都逐步演化成那种或者是纯做多的,价值长期持有的那类股票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要么就演变成被动投资的指数基金。但是这一类的基金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些金融工程的支持,跟投资基金经理的个人技巧也有关系。所以,后来国外大量的基金经理都转去做对冲基金了,所以,你看在各种媒体上都会讲对冲基金经理,很少有在国外揪出哪一个共同基金经理来,共同基金经理宣传的都是共同基金这家公司的老大,要么就宣传做指数基金的那个叫博格,很少宣传共同基金里有哪个有传奇色彩的基金经理,因为国外的监管,把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分得非常清,共同基金就主要针对那些普通的到百姓,它主要的投资策略就是被动投资,你的整个让老百姓能够跟着股市的收益,股市涨的时候能多涨一点,亏的时候能少亏一点,这是共同基金的理念,叫做相对收益。

  对冲基金的投资理念是绝对收益,什么意思呢?对冲基金投资经理就靠个人的技巧来赚取超额回报,获得分成,这就是绝对收益。不管市场涨还是跌,你就要给我赚,赚了你自己才有得赚。所以,这是这个行业两个非常鲜明的理念上的区别。所以,国外的对冲基金Hedge Fund实际上泛指私募基金。

  和讯网:那也就是市场普遍所理解的对冲基金就是真正对冲基金的一部分?

  卢扬洲:是这样的理解,只是对冲基金里的一类策略。对冲基金据美国权威研究机构,它的大策略就可以分四到五类,投资风格包括高贝塔的,低贝塔的,一个是追求高波动的,一个是追求低波动的,所以,它的投资风格是非常多样的。

  和讯网:我知道国外的对冲基金也是几经波折,从被市场追捧再到被市场抛弃,再到被市场所认可,目前国外对冲基金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

  卢扬洲:国外的整个主流对冲基金还是在美国和欧洲,亚洲这块主要还是集中在新加坡、台湾,整个对冲基金的总量规模,据研究机构统计全球对冲基金规模现在已经是到3万亿美元,还在不断增长的过程中。

  对冲基金行业,按照我刚才全球的这个学术上的定义来说,实际上就是泛指全球的私募基金。相当于中国人内部心理上的那种私募基金的概念,金融市场起起伏伏非常正常,潮起潮落,盛极而衰,否极泰来,这在投资上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对冲基金,据我们研究,它比共同基金更好的地方在于它在弱市的时候比较抗下跌,虽然你研究它,它也是起起落落,如果光看单只基金的话可能还会大起大落,但是在总体的我们看到的对冲基金的综合指数上来看,比如说在2008年的时候,2008年就是全球各种投资品种都急剧下挫的时候,都是下挫60%左右的时候,对冲基金实际上总体下挫的幅度相对比较小,这表明它实际上作为一个投资品种,在市场出现这种“黑天鹅现象”的时候,它总体上是有一定的避险功能。

  但是在整体全球股票市场处于牛市的时候,总体来看,它不一定能跑赢牛市,不一定能跑赢共同基金,但个别基金可能跑赢牛市,特别是追求一些高波动的基金,是可以显著跑赢大盘。但总体来说,在股市牛市的时候,实际上对冲基金的收益是比其他类的投资品种,可能会稍微差一点,从总体上来讲。所以,对冲基金从总体统计学的意义上来讲,可以形象地讲,它涨的时候可能会少涨一点,跌的时候但绝对跌得比其他投资品种要少,总体的风险收益特征是这样的。但是对单个基金,有一些专门追求短期获利的一些对冲基金来说,这个可能就有点例外,我先说的是总体样本上的,单个的一些对冲基金,投资策略比较激进的来说,有可能在涨的时候比别人涨好多倍,跌的时候比谁亏得都差,所以,对冲基金的投资风格还是非常多样化的,它跟共同基金其实最大的区别就是监管上的区别,一个监管严,一个监管松,说得最直白一点,就这点区别。所以,为什么那些搞投资的人都想搞对冲基金,监管少啊,爱好自由啊,喜欢冒险,所以,对冲基金这个行业很多人身上都有这个特征,爱好自由、热爱冒险、喜欢创业,所以,这些人你一看总觉得有点神神忉忉的,所以,这个行业的群体是和它整个金融行业的监管有关。

  和讯网:对冲基金什么时候引进国内呢?国内做得好的对冲基金有哪些?

  卢扬洲:对冲基金引进国内,以前都是叫做阳光私募,因为中国做股票只能单边做多,阳光私募也就是价值投资,或者说抓结构化的机会,那时候策略就相对比较单一,比较简单,这个概念不是说被引进来,被提起来,实际上还是源自于股指期货,股指期货当时出来以后,大家都在那儿讲,股指期货很好,可以由以前的多头变成多空都有,避免了股市大起大落,当然这是金融学上一些原理性的东西,然后才提到对冲基金。

  所以,股指期货出来以后,很多媒体就讲,开始了中国对冲基金元年。所以,更多是媒体上讲的。但学术上,实际上国外的学术上,对冲基金把那种纯单边做多的股票型基金也列入股票型基金里,只是国外的金融衍生品非常发达,它这个随时都可以搞点股票、搞点期权对冲一下,所以,它们对对冲不是那么纠结。

  国内对冲的品种少,所以,大家觉得很新鲜,媒体就拿来炒一把。所以,这时候就宣布对冲基金进入元年了。

  和讯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在国外由于金融衍生品非常多,可能对冲基金一生下来就有对冲这个功能?就有这个特性?

  卢扬洲:实际上为什么呢?因为监管松,共同基金在这两年可能有融合的趋势,前两年在美国的共同基金业里是禁止用金融衍生品的,而且有杠杆限制,即使用也是有杠杆限制,有仓位限制。所以,金融衍生品一出来,就天生是对冲基金经理的工具,共同基金经理不敢用,所以,这个东西天生和对冲基金就挂上钩了。

  但是你也可以不对冲,因为在股票市场非常大的一个牛市行情里,你干吗要对冲啊?所以,国外的对冲基金经理在有很明确的确定性投资机会的时候,他是不对冲的,对冲了干吗?那时候因为他的投资机会非常确定,明显的一个大牛市或者是短期、中期长期的一些趋势看准了他就不对冲了,而且他还有融资,他还有融资股票还要放大,所以,国外不纠结于这个对冲不对冲,为什么和对冲天生关联呢,是因为监管上只有他可以玩这个金融衍生品,共同基金不能玩。以前共同基金是不能玩这个金融衍生品的。

  和讯网:但是现在国内的公募基金也可以通过股指期货来对冲风险?

  卢扬洲:是,现在国内的公募基金为什么开始用股指期货呢?也是受国外共同基金影响,国外共同基金以前是不能,严格禁止做金融衍生品操作的。这三个五年以来,据我们研究很多做共同基金的公司,也慢慢开始监管放松了。监管放松之后,它就尝试用这些金融衍生品,所以,有一些基金里面你就看出来有这种对冲的行为。

  和讯网:也就是说其实我看您刚才的介绍当中,其实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可能存在着一个融合的过程,相互吸收?

  卢扬洲:这种融合可能是监管层被金融机构游说的结果,但是肯定是分分合合,因为从整个金融的监管理念上来讲,它就分为,第一,是合格的投资人,合格投资人一般都是有资产限制的,都是有投资经验要求的,一个就是普通的大众投资者,类似是说对金融了解非常少,对金融衍生品的风险没法认识,而且它的钱实际上是无法承受大量亏损,这类的人的投资品种就必须是那种,第一,××18:46,第二,出现巨额亏损或者什么的时候,不会导致它生活出现什么问题,这类的人群,适合于做共同基金的投资。

  对冲基金这块国内国外为什么一直用合格投资人理念来做投资人这块的监管,其实,它的投资策略比较复杂,没有一定金融知识的人看不懂,就没法对里面的风险进行评估,而且这部分人必须有一定的资产,比如国外规定最少有一百万美金,能证明你有一百万美金的资产。一百万资产里面,像这些人投一笔钱进去,其实这部分钱大幅度下挫10%,亏损平仓了,对他生活没有影响,就不会导致金融上投资人巨大的亏损,不会出事。所以,从金融监管理念上,肯定要按照这两类人群来监管,但是为什么共同基金最后做着做着开始有一些对冲基金的迹象了?是因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出现了大融合。

  以前是共同基金,公募的只能做公募,私募的只能做私募,后来公私募变成一个公司了,一个公司之后,大家就一天到晚反正有一些策略,相当于风险比较低的,它拿过来作为共同基金投资策略,这个从金融产品上来看也没有太大风险,所以,就有些人在这方面尝试,但我认为不会有太大的融合。因为全球的金融监管都是按这个理念来监管,都是按投资人的群体不同做监管的,我认为肯定是合一段时间一出事就分了,金融形势不好的时候,突然几款产品出事,政府的金融监管政策又会收一下,金融环境一好了,就稍微放一下,但是总体的在分水岭上还是能看出来明显的界限,就像国内的公募私募基金一样。

  和讯网: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人主要有哪些?

  卢扬洲:对冲基金的投资人现在在全球的趋势来讲,从监管上来讲叫做合格的投资人,合格投资人定了一些标准,有一定的投资经验,有一定的金融知识,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资产有几个门槛,我记得有一个一百万美金以上,证明你有一百万美金以上的资产。所以,从监管门槛上来讲,如果没达到这个门槛的人,如果投了对冲基金实际上是违反美国的《投资顾问法》,所以,这部分的人群大部分都是几类,个人是高净值人士,如果是机构的话,实际上以前主要是个人,大概七十年代以前,都是高净值的个人,富裕的家族,来投对冲基金,这类的人有钱嘛,所以,可以拿一部分闲钱来做一点冒险。但后来发现对冲基金实际上没有想象的风险那么大,如果你有足够的判断能力的话,风险没那么大,后来这些人就逐步的加大了投资,但是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时候,突然大量的机构投资人开始投资对冲基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是因为在大概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时候,耶鲁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生(音)这个人管理了耶鲁的捐赠基金,捐赠基金是什么意思呢?捐赠基金就是那些有钱人,捐钱,捐了以后办学校的一类基金,这类基金从道理上是不能亏的,算是慈善基金的一类。捐过去,你必须找一个人天天让它保值增值,不能亏,亏了学校就没钱办了,这类的基金按道理它的投资风格,投资的品种以前都是债券,80%债券。

  和讯网:固定类收益。

  卢扬洲:对,但大卫斯文生(音)突然理念转变了,最后他把大概30%甚至于有一段时间高达60%的投资资产投进了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以前认为这类的基金是风险非常高的嘛,不能投的嘛,像慈善基金绝对不能投对冲基金,投进去亏了,学校不就垮了吗?结果大卫斯文生(音)单子很大,它就拿了大概30%的资金投了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结果他连续10年获得了平均每年将近大概20%几的收益,创造了捐赠基金投资史上的神话,以前耶鲁办校没钱的,在他手里搞了十年多,再加上复利,翻了好几番,20%多将近30%,再加上复利10年,翻了好几番。所以,整个机构投资人纷纷效仿大卫斯文生(音)的投资策略,他还写了一本书叫做《机构投资者的创新之路》,这本书大家可以读一读,变成了机构投资人手上的圣经。

  从这之后大量的养老基金,因为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很像,不能亏了,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和几乎是美国著名的学校的捐赠基金,都把30%左右的钱全部投进对冲基金了,所以,有一段时间这块也是对冲基金高速增长,而且口碑很好,连这种不能亏的钱都把钱30%投进去了,以前只允许投国债的,投到对冲基金里面去了。所以,这块当时就发展很快,所以,这块就颠覆了投资人对对冲基金的各种疑虑。但是后来大概在这几年的时候又出现了一点小的波折,大概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的时候,耶鲁的捐赠基金的投资模式业绩出现了一些波动,结果业界又开始质疑这种投资模式是不是合理的,所以,现在整个的情况是这样的。

  

  和讯网:国内对冲基金的发展目前存在着哪些障碍呢?

  卢扬洲:国内对冲基金,我觉得是这样,看我们怎么来,如果按照我对全球对冲基金的理解的概念来看,我认为对冲基金对应我们国内的私募基金,我一直这么认为,可能国内很多同行,认为我这个说法是无稽之谈,有一个人更搞笑,我写了一本书叫做《中国对冲基金风云录》,他就回复了一句,说中国对冲基金刚刚开始,你就把风云录做起来了,你真是业界的奇葩啊。这表明他实际上对国外对冲基金这个行业的概念还没有深入的研究,不是经过非常深入的研究,国外对冲基金实际上对应的就是国内私募基金的概念。

  和讯网:也就是您刚才谈到国内对对冲基金的观念应该转变?

  卢扬洲:对,观念应该转变,这个概念不是我呼吁的,国内有从海外回来的,在公募基金任职的投资总监也都专门呼吁过。以前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专门在各种论坛上呼吁过,对冲基金这个概念在国内认为它就是对冲策略的那个,而且认为它是高风险的,这是完全错的,这是非常错误的概念,这是陈志武在各种论坛上,至少我见过他讲过五、六次了,所以,这个如果是狭义的来讲对冲基金,我认为私募基金的大发展还是来源于金融衍生品的大发展,其实国内现在对私募基金的监管政策相对还是比较松的,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家苦于金融衍生品、金融投资品种和金融投资杠杆上国家的管制过严,或者说没有品种或者是管制有点过严,实际上它是通过通道来管制的,国内的私募基金必须要求阳光化,阳光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傍一个通道,你傍一个通道的时候,那个通道就会对你的杠杆有要求,对你的投资品种就会有限制。

  和讯网:现在《基金法》修改以后不是这条限制也在逐步放开吗?

  卢扬洲:新的基金法在逐步放开,但我们阳光化的过程中你要和信托去合作,特别是信托包括基金的通道,包括证券公司的资管通道去合作,他们为了控制风险,他们在一些投资品种上,比如信托到现在还是做不了商品期货,做股指期货还是有杠杆和仓位的限制,所以,他们在通道的时候会做一些限制。包括信托现在你拿它通道做股票的融资融券,做卖空操作的时候,实际上据我所知,到现在都还是受限制的。

  和讯网:您刚才讲了就是应该放开金融管制,实行金融融合,可以这样理解吗?

  卢扬洲:对,因为私募基金,你们看了《对冲基金风云录》就知道了,《对冲基金风云录》那个作者写的非常有道理,国外把资产管理也分为一类受监管的,一类是豁免监管的,是非常有意义的。受监管的,是我金融业的主流,主流只要不倒,不受监管的那部分,你怎么倒,我金融都不会出手。如果你把大家管得太死了,大家就在主流的金融体系里做一些高风险的业务,最后把主流的金融体系也搞垮了,你说哪个更好?所以,我建议大家看看《对冲基金风云录》,那个人写得非常好,美国为什么对对冲基金业的监管很松,而且美国为什么出了那么多对冲基金,那个书上叫做比上帝还有钱的对冲基金经理,美国的金融体系实际上对对冲基金经理是有监管,但实际上主要还是鼓励,鼓励的目的就是为了金融创新,金融创新就是让这些有创新能力的人去主动承担这些风险,一旦风险出问题的时候,它毁坏的不是主流金融体系,也就是一个对冲基金公司,对冲基金公司可能也就是资产30亿、50亿美金,损失的也就是一部分投资人的利益,而不是像大规模的银行倒闭,大规模的主流的、核心的金融体系倒闭,这个就对国家是致命性的影响。所以,从监管理念上来讲,你既然想让它金融创新,想让它主动承担风险,你干吗把它限制那么死啊,你把它限制死了,你又想让它创新,你这不是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嘛,你就让它去创新,创新也就是出了那部分人的事,银行体系还是正常的,公募基金公司、共同基金公司还是正常OK的,你把那部分普通民众的投资利益给保护得好好的,让那些有钱人把这些钱丢给那些爱创新的人,让他去创新,亏了亏的是有钱人,有钱人亏个10%没事,日子过得照样挺好,该吃吃,该喝喝,但主流的金融体系银行一崩溃,普通老百姓吃饭的钱没有了,这就是严重的国家性的危机了。所以,美国的整体监管理念是这样的。

  我们如果国内想把这个金融体系的创新放开,我觉得对这种私募基金,包括国内现在提的民营银行这部分的金融管制还是要大幅度的解除金融抑制,金融抑制的结果就是最后大家一起崩盘,你不抑制,反正我把主流的金融体系风险控制好,非主流的我让它去创新去,出事了倒闭的也就是那几个小公司,亏的也就是那部分有钱人的钱,国家不会出现重大问题。是不是,有钱人清盘的时候也最多是20%,一百万亏了20%,也就是20万,有钱人亏了20万日子过得照样很好,该吃吃、该喝喝,该旅游旅游,但老百姓你让他亏个20万,他日子就过不下去了,他就要抗议示威游行啊。所以,我觉得从这个原理上来讲,对冲基金还是要放开管制,做一些适当的门槛,特别是适当的投资人制度和一些顾问牌照制度,加上定期证监会的监管,加上一些行业自律就行了,因为它是金融创新的主力军。

  和讯网:卢总刚才给我们讲解了对冲基金的一些知识,并撇清了对冲基金的一些偏见。短短的几十分钟时间显然无法把对冲基金的全部知识传达给网友,也欢迎今后和讯网友进一步关注《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也感谢卢总接受和讯网的专访,谢谢您。

  卢扬洲:谢谢各位网友,谢谢和讯网。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