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 详细视频

明可炜:国内高频交易成本太高

2014年02月10日15:03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明可炜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嘉宾是原美国骑士资本董事长总经理、高频交易总监明可炜先生,明总您好!

  

  明可炜:您好!

  

  和讯网:您是刚从华尔街归国回来,首先请您讲一下,国外的量化投资这两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明可炜:其实我是回国短期的参加这次量化投资峰会,我还回到美国去。最近,量化投资在美国发展的比较迅猛,量化投资在美国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甚至有更长时间,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些简单的趋势模型,因为计算机并不是非常的发达。最近三、四十年因为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使得各种比较复杂的、比较有想象力的模型得到了开发。各种各样市场里都有很多,如果去注意探索的话,会发现有很多名牌高校的高材生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数学、数理化的研究。我觉得整体发展的趋势,就是整个华尔街的数理化智慧会非常之高,使很多东西都希望得到精确定量。

  但投资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并不是可以精确定量的,尤其是风险这一方面。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对立的平衡。在华尔街非常想知道一些数值的正确数额的时候,他们也经过历史的观察发现有很多事情是不可控的。当然量化投资的发展对于整个公司、整个行业对风险的控制,和对未来回报的预期有非常好的提高。

  

  和讯网:我们知道前几个月国内发生了“8.16”光大乌龙指事件,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监管层也对量化投资这块有了新的认识。您可以结合国外的一些监管经验,未来中国国内如何对量化投资进行监管呢?

  明可炜: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我上个雇主骑士资本它们也发生了类似于光大的乌龙指事件,究其原因是一个技术的问题,在公司技术部门进行软件升级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些弱点。这次光大的事件我看了一些报道,应该也是类似的事情,可能是某一个函数的调用产生了错误。这些问题很难在问题出现之前得到发现,因为每个公司的系统里都有成千上万这样的函数,又不是每个函数很多人同时在进行检测和质量控制,所以,我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公司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公司要知道这样做发生一个错误的时候,损失是几年或者几十年的回报。同时,公司的声望受到的影响会非常之大。我想很多对这个事情不是很了解的人并不知道,其实在整个事件中受最大损失的是公司自身,没有任何一个高频交易的公司或者组织希望自己经历这样的事情。所以,痛定思痛,下面怎么做呢?两部分。

  第一,公司自己要进行风控系统的升级,任何时候出现这种非理性、非正常的损失的时候,都要及时斩仓,及时停止运行。

  第二,交易系统,交易所和各家交易中心都有风控机制,它们能很快的发现这种非常不正常的,就是在正常经济活动中不可能发生的交易的情景,这样的话它们可以砍断这样的连接,保护自己也保护交易商。

  然后在政府的角度应该提供更多监管的指导,使得这整个一些事情存在在控制之下,比如政府可以提供一个一般的公司需要遵循什么样的步骤在风控行业,这样的话没有公司可以不这样做。

  

  和讯网:国内的量化投资可以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海归派,就是从国外经过多年从业经历之后回国来的,还有一种就是原生土著,经过多年长期传统投资的手法,最后转变为量化投资的这样一种交易方式。我想问一下,这两种分类,它们之间在交易的优势上有什么样的差别呢?

  明可炜:我觉得海归派和本土其实并没有完全对立的一种关系。其实投资这个行业可以说是我见到这么多的行业中最讲究真实的一个行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真的掌握到了投资的真谛,不管你是哪里的人,就算你没有上过大学,你一样可以非常成功。如果你不知道投资是怎么做的,就算你拿到了投资的诺贝尔奖,照样把一个公司搞砸。就像我们看到美国的长期资本公司,他们的董事顾问团里有好几个都是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可是怎么样呢,他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就清盘了,那是四十几亿美元的资金,而且那是在九十年代非常大的一个公司。同时在国内有很多成功的交易员,并没有很深的教育,但他知道模式是如何运行的,所以,可以非常成功。

  我想华尔街回来的一些海归人士,我就算其中一个吧,我还没有完全回来,但是可能会回来。这样的人士他们有对西方金融市场运行的一些经验,这个经验可以说是非常深入的经验,因为他们可能从业很多年了,这是一个优势,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西方金融市场是很成熟的。成熟的原因或者成熟的定义是说他们经历了磕磕绊绊,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合理的,所以现在整个市场架构就趋于合理,监管非常的完备。

  中国的市场,我觉得有很多方面还需要提高,融资融券需要更便宜,交易费需要更便宜,各种各样的产品需要得到推出。可是我们现在发现在这样一个架构下,国外回来的可能就不太适应了。因为尤其是你的交易模式本来就是很依赖于一种低费用、高效的金融市场的话,在国内就不太容易实现那样的方式。

  另外一种长期的量化模型,我觉得在国内可能是大有市场的,那种模型你买一个交易组合可能会保持两三年的时间,那么长的时间,交易费用是无所谓的,你也不会有太长的借贷风险,只要你看到超出市场回报的那些因素得到了实现,你照样可以做得非常之好。所以,我看这个事情应该是不同的情况不同看待,如果投资人在华尔街有很多经验,他回来之后做的是长期的量化策略的话,应该是很有用武之地的。这样他如果在华尔街的经验远超过在国内土著的经验的话,可能会获得很好的回报。但如果他的经验非常依赖于西方市场的有效,他回来之后可能就会有一些不好的惊喜等着他了。

  

  和讯网:您主要是研究高频交易,高频交易主要获利原理是什么?

  明可炜:高频交易的获利原理和任何交易都是一样的,就是在寻求市场失效的那个时刻你去进行反向操作。什么叫做市场失效呢?举个例子,在上证指数6000点的时候是向上失效,因为价格太高了。在上证指数在1500、1600点的时候向下失效,因为人们太恐慌了,把价格砸到了价值之下很远的地方。这个是很大的一个尺度的问题,而且这样的失效可能几十年才会出现一次。

  可是高频系统捕捉的就是短期的失效,这种短期可以非常短,甚至可以是一秒的几分之一,一般来说大家追求这种失效性,可能是几分钟到几小时的失效性,我觉得高频交易的模型其实对市场架构是有一定要求的,对计算机技术有一定要求的,这一点可能国内还不完全具备。

  

  和讯网:高频交易也越来越获得宽客的关注,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高频交易,高频交易的收益率是否也会逐渐下降呢?

  明可炜:高频交易的收益已经下降了,但我认为高频交易的收益不完全是在于多少人在关注这件事情,因为你要想进行高频交易的话,你的系统必须很强大,计算机要非常的快,你的研发能力要非常强。

  举个例子,如果你想分析一天的美国纳斯达克股票指数的成员股数据,大约是90个ligbace(09:40音),非常大的数据量,那是一天的数据,一般来说你要进行策略回测,需要至少回测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可以想象数据有多大。如果你只是个业余的研究员是没有办法进行这样的研究的。

  可是从另外一点讲,有很多公司具有这种资质,它可以雇足够多有能力的年轻人进行这样的研究,所以,肯定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当然这只是人的一方面,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可是市场也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在美国的市场,最近这五年是个很大的趋势,就是波动率下降,因为最近这一年我想美国的主要的股指波动率只有10%不到,这是非常小的波动率。历史上波动率平均数大约在16-18%之间,所以,现在我们的波动是在历史波动的一半左右,在这种波动的情况下,你如果想捕捉短期的市场失效的话,那个失效的大小就会是原来的一半。所以,高频交易整体都会变得收益率会降低,可是如果说出现了金融市场的波动的话,比如说我说是大的波动,比如说美国的债务上限出现了一些政治上的波动,那么市场就会有反映,这种情况下,高频交易的收益又会提升。所以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和讯网:就您认为高频交易目前在国内的发展还有哪些问题和障碍,因为刚才我也听到了您谈到国内交易成本非常高昂,除了这一点还有其他什么样的地方?

  明可炜:昨天我谈到高频交易在国内的障碍有好几种不同的因素,你刚才说的交易成本是一个。另一个,如果你想做股票型的高频交易,又可以做多又可以做空,在国内做空会有很多限制,而且这也是费用的一种,做空股票的费用至少10%左右,这在美国是不可思议的,在国外做空的成本对大规模的股票来说基本是零,甚至还有回报给你,你如果是做空的话,你卖空之后得到的现金还能产生利息出来,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这个因素应该很长时间会限制做股票多空策略的这种高频交易。

  但是中国有一个好的事情,是期货和期指市场的费用比较低,而且可以做非常大的量。这个我想已经和国际接轨了。

  

  和讯网:因为您在国外待过,有一批比较成熟的量化投资团队。但我知道目前国内的量化投资团队可能就是两三个人搭建起来的,您认为这样的团队成员稳定性和收益率稳定性如何呢?

  明可炜:国内市场可以说在量化投资这方面,像是一个原始社会,就是说还没有到一个正规去作战的时候,好多时候大家都在摸索,从国外回来可以说带来了很多经验,他们可以有成型的想法。其实如果你有一个想法的话,你真正要做好量化投资的程序,然后去运行,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尤其是如果你已经存在于另外一个大的机构内部,你的研究几个人就可以实现,我知道有些朋友在国内做量化投资,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你一定要比较成熟,你不能盲目的去寻求一种量化投资,为了量化投资而量化投资,而应该知道自己量化投资优秀在什么地方。计算机比人强的地方,第一,它没有感情,第二,它可以非常快的处理很大量的数据。如果你的策略需要很快的处理策略,那么你自己基本不可能人为做这样的交易的,今天你使这样的情况得到了可能。这样的时候是不需要多少人的,你只要把程序变好了,照样两三个人就可以运行起来。

  我认为成功率来说,跟人的素质很有关系,跟人的多少关系并不那么大。一个很有眼光的投资人,两三个人也可以很成功,每种情况都不同。

  

  和讯网:我私下听您说准备成立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准备成立在中国吗?大概框架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方案吗?

  明可炜:我准备成立一家基于美国的量化高频交易公司,这个公司可以说和我们以前做的这种行业比较相近,因为我们现在在美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从上一个公司的合约中解脱出来,这样可能明年年初的时候可以建立这样一个公司,我们觉得现在市场还是挺有机会的。在国内以前我们没有做过太多的研究,可是这次我来和很多同仁进行交流,我觉得很多人想到一块去了,有一些新的想法,机会应该是非常之好的。所以,我们想两边两条腿走路,在美国基于原来的经验,明年初开始做基于美国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的高频交易模型,在国内可以做一些更广泛的量化投资的模型。这样应该会有很好的前景。

  

  和讯网:明总把他从国外带来的一些经验结合到国内,同时对于量化投资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建议,我们也希望明总的公司早日搭建出来,非常感谢明总接受和讯网的专访。谢谢您。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