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 详细视频

券商量化产品畸形发展 重安全不注重收益

2014年01月17日15:47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刘宏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摩期投资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刘宏先生,刘总您好!

  

  刘宏:您好!

  

  和讯网: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您的介绍比较有趣,说您2005年主要致力于做定增,2005年之后主要钟情于量化投资了,但我看您的介绍在1996年的时候您就开始涉足于程序化交易,为什么后来没有精耕于量化呢?

  刘宏:这其实是媒体上的一些错误,把时间段都匹配错了。2005年没有定增这个东西,定增是从2006年5月在有了第一单的。博弘投资确实有一段时间致力于做定增投资,那是从2010年开始的。2005年时间段怎么来的呢?应该是有一些媒体把它搞错了,因为2005年我们进行了真正的数量化投资程序化交易的第一笔交易,就是2005年2月23号第一支上证50ETF上市,从上证50ETF的套利开始,也就是说2005年这个时间结点,实际上我们做了真正的数量化、程序化交易,这是和ETF的诞生直接相关。因为2005年2月23号出现了第一只ETF。

  1996年确确实实我们就已经开始了程序化交易的实践,我相信这在中国一定是第一家,但当时是有当时的一个特殊背景,因为当时我的IT企业当时是个柜台商,就是证券交易柜台系统的一个软件开发商,虽然这个公司没做起来,但毕竟当时也是有一些客户的,所以,我们自己有我们自己的一套柜台系统,那个时候也比较早,数据库是FoxPro的,也有一些券商用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可以很方便的和柜台系统做接口,所以,我们做了最早的程序化交易,当时我记得还是DOS环境底下,因为券商用的都是无盘工作站,也只能在这个环境下做,这个应该说是最早的。

  所以,整个这三个时间结点,1996年做程序化交易是真的,2005年不可能做定增,因为2006年才有定增,但2005年我们开始了做程序化的数量化交易。应该是这样的。

  

  和讯网:您就是说从博弘离职后,您在公开场合说,可能是未来的主要精力将会放在量化投资的交易上,您觉得未来量化投资,中国的发展前景如何?

  刘宏:是这样的,退出博弘以后,专门集中精力致力于做一个我感兴趣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高频交易,我后来这几年,国外这种高频交易,就是说相关的信息量比较大,相关的这种报道也比较多,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发现我对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在骨子里有兴趣,因为它非常IT,因为我一直在这种投资领域、这种证券市场和它相关的IT边缘地带干事,所以,对我的兴趣特别匹配,而且我觉得因为它太过于IT了,所以把它放在无论是摩旗投资还是放在其他的我创办的企业里,做都是不是特别和资产管理业务特别匹配,所以,专门注册了新的公司来做。是这样的。

  

  和讯网:我看到国内的一些期货报道当中,以前期货传统投资者的老总,他们对于高频交易也是持质疑态度,认为就是忽悠,那您是如何看待这种评论的呢?

  刘宏:其实你做好任何一项投资都不容易,从交易频率最低的天使投资或者是风险创业投资,再到风险频率稍微比较低的像巴菲特的那种价值投资,再到我们正常所谓的交易频率、炒股票、炒期货,还有快一点的日内交易,你一直到把交易频率提升到TF层面(音),在每一笔层面做××(04:35)程度都不容易,并不是说哪个领域你去做,那个地方遍地是黄金,你随便去捡,都是要付出努力,承担风险,而且都是只有少数人是成功的,这是一样的。我不仅仅我选择的这个领域是一样的,我以前选择其他领域也是这样的,至于说你干得好,干不好两方面。第一方面,你的努力,第二方面,外界环境。外界环境一个是市场给不给你这个机会,还有一个在你竞争当中,市场的竞争过程中,你是竞争的胜者还是败者,这都是一样的。所以,不存在说这个领域都是忽悠,那当然了,你做不好肯定是忽悠,也不存在这个领域就是说你去了以后,那就是遍地是黄金,你随便,你只要去就意味着辉煌的成功,不可能的。

  

  和讯网:您刚才说,在离职博弘之后,又在前海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这家公司是什么样的公司呢?

  刘宏:我没有成立一些,其实就是成立了一个新公司,专门做高频交易,就是刚才说到的这个。这个公司我们给它起了一个比较调侃的名字——好菜鸟。怎么来的呢?据说这段时间美军的无人机全球鹰比较厉害,在各地执行任务表现非常出色。据说操纵着无人机的这些士兵,管这个玩意儿叫菜鸟,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如果叫做菜鸟的话,它至少有两方面的属性和我们是一致的。第一,它是程序化运行的,就和程序化交易一样,不需要人在上面驾驶,不需要人在上面交易。第二,它的性能非常好,把拉登都搞定了,然后它执行任务非常厉害,性能非常棒,它能够取得非常惊人的效果。那么我觉得程序化交易也一样的,也是程序驱动的,无人驾驶的,到最后也是一种非常先进的,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的东西。所以,我就想干脆就叫做好菜鸟,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和讯网:我们知道上海现在成立了上海自贸区,您觉得上海自贸区和前海哪个更具有吸引力呢?

  刘宏:我觉得上海自贸区对于一些大企业,比如世界500强,国内的一些集团企业、大概念来部署的企业,自贸区肯定是非常好的选择。而对于一个对冲基金,Hedge Fund这个东西,我感觉自贸区不如前海更直接,特别是前海离香港比较近,你要知道香港是全球主要的对冲基金的这种集中地之一,而且非常主要,我觉得有可能不排第一就排第二了。这里的人才、法制环境以及这种资金、信息都是世界一流的,所以,在前海注册也和做的行当有关系。

  

  和讯网:另外您刚才谈到对冲基金,我突然想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我知道像国外有一些浑水机构,你觉得这些浑水机构是否也在对冲基金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呢?

  刘宏:你是说专门做空人家的?

  和讯网:对。

  

  刘宏:做空股票其实是对冲基金那么多交易策略里其中的一个策略,对冲基金经常会选择一个自己见长、比较擅长的交易策略,它专门做这一类,这无可厚非,很正常的,比如有的对冲基金可能对可转债套利特别见长,它专门做可转债套利。至于说有些公司特别会找这种做坏了的企业做空它,这很正常,我觉得这没什么。

  

  和讯网:您觉得目前国内量化投资产品,主要在销售渠道上有什么样的一些方式呢?是口碑相传还是主要靠广告宣传?

  刘宏:应该说这种另类投资,包括这种数量化投资都是属于私募范围的,它在法律上不应该做广告的,只能面向私募投资人,不能面向公众,所以使得它也基本没有太靠广告宣传的,基本上靠渠道。以前可能有一些是靠银行渠道,现在逐渐的反正券商在里面起的作用就非常大。

  

  和讯网:在昨天的时候国信证券研究中心经理何诚颖说,他对量化投资算是泼了一盆冷水,就是目前大部分的国内的量化投资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普遍收益率不是很高,你是否认同这种观点呢?

  刘宏:认同的,它不高的原因是因为现在大家都挤在期现套利上,以及通过期现套利演变出来的一些,原来做期现套利,现在期现套利已经无利可套了或者是非常薄的利了,它就自身在演变,演变出形形色色的阿尔发策略,反正是对冲的方式,总而言之是以市场中性为基础的。这种东西收益率肯定是低的。低的原因一方面市场中性的投资收益率不可能高,另一方面毕竟都刚刚从期现套利演变过来,成长都还没有特别的到位,这个收益率确实是偏低的。但这个东西是有它形成的历史原因的,因为无论是券商发产品,还是银行发产品,都不希望伤害他们的客户。其实前段时间券商发产品有这么一种思潮,它只要不给客户赔钱,到最后客户不闹事,它要的是发出去的产品增强管理规模、增强它的经纪业务交易量就行了。所以,他们对私募基金要求一年周转多少倍可能很重要,但绝对不能给客户赔钱,你一年挣个5-8%,客户都不会闹事,你赔了钱客户会闹事。所以,这种思潮下做出来的产品就这样比较畸形了,变成了打成交量的工具了,这也会和行业内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倾向是有关系的,毕竟券商把持发行渠道,银行慢慢退出这种非固定收益市场,然后这种非固定收益市场客户又主要都在券商旗下,所以形成这种怪异的现象。

  但有一条,数量化投资并不意味着一定等于市场中性投资。所以,这种低收益率来自市场中性的投资策略,以及以期现套利为主演化出这种东西,而演化出这种东西,其实是券商和业界各有各的目的形成了这样一种共同的需求,而数量化投资肯定不仅仅是做这种市场中性的投资,它可以选择更大风险的敞口。

  

  和讯网:您刚才主要谈那些风险低的对冲基金,他们可能就在面对一些固定收益率产品上还具有竞争优势吗?因为我知道国内的一些资金成本也是非常高昂的?

  刘宏:现在要说有优势的话,就是说他们的流动性还是有优势的。比如同样是年化8%的东西,你可以买信托,但信托一关一年半,你出不了。但你要做期现套利,不一定能够做到8%,可能再弄点歪门邪道,稍微弄点阿尔发之类的,稍微发挥点技巧,能够做到8-10%,这是有可能,甚至更高一点都有可能,当然更高一点风险敞口就更高了。但它的好处是它有流动性,你可以每个月赎回,或者你如果是管理账户,说不做就不做了,你投出去两年年化8%这是没招的,这在流动性上有优势。

  

  和讯网:这样的一些金融产品对哪些客户有吸引力?

  刘宏:主要来自于券商的客户。其实现在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客户在买的时候,投这些产品的时候,在很多情况底下,他都没有彻底搞清楚这是什么样的东西,就是券商可能是把关把得非常严,它只是为了以后不能有客户来闹事,所以,一定不能亏钱,总要有一点点收益率,但在这种大格局下,它就不太注意一些这种非常清晰的东西了,它可能就是说把这个产品募起来,又是几千万,个把亿,交易量跟投顾说好了,一年必须周转多少倍,经纪业务起来了,是这样的情况。

  

  和讯网:之前我在采访国内也是做对冲基金,可能研究比较深入的罗扬周(音)先生,他就认为国内对对冲基金的概念有点太窄了,大家就想一些风险对冲过的基金,他认为应该把对冲基金更加广义化,他认为对冲基金其实就等于私募,共同基金就是公募,您是不是这样的观点?

  刘宏:对。对冲基金整个在全球一说到Hedeg Fund就指二级市场私募基金。什么叫做二级市场私募基金呢?因为一级市场也有私募基金,像创业投资、PE、天使投资基金,这些都是一级市场投资基金,这不属于Hedge Fund,国外说到Hedge Fund这个大概念,就是指私募基金。

  

  和讯网:目前量化投资在国内也是风头正健,似乎要把价值投资和技术分析给比下去,你认为在未来这三种技术分析的三种手法当中会存在一种什么样的格局,是三足鼎立,还是谁取代谁的结果?

  刘宏:技术分析是垃圾,这个不去谈它,没有用的东西。但是价值投资那是本源啊,那是主要支柱,我觉得数量化投资它只是一种你的分析和运行的方式,它这个东西我觉得没有办法去抗衡价值投资这种投资的本源,这是投资的本源,并且就这个本源来说,你也可以把它数量化,价值投资也可以数量化的,它俩不矛盾。但通常情况下,数量化投资在很多情况下对基本面的研究可能是没有那么的强调,但是不管怎么说,价值投资还是本源。

  

  和讯网:好,非常感谢刘总接受我们的访谈,给我们讲了一些对冲基金的这样一些话题,非常感谢。

  

  刘宏:谢谢你。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