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 详细视频

私募老总:市场需要主力和庄家

2013年10月15日14:06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王文生 李伟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和讯网和中国量化投资协会联合推出的“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济南量化投资学会会长王文生先生,王总同时也是两家阳光私募的老总,这两家私募分别是山东泰月文和投资有限公司和山东慧才添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另一位嘉宾是山东慧才添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伟先生。王总,李总你好!

  王文生、李伟:你好!

  和讯网:王总和李总对于量化投资的模型建立有多年的研究,今天我们就这些话题与他们展开探讨和讨论。王总,刚才在私下聊天的时候,我知道你在股市当中已经沉浮了20多年的老股民,那么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进入到量化投资,在这一被大家看来全新的领域呢?

  王文生:这个话题时间也挺长了,实际上开始做的时候还是做股票这一块,当时大学毕业以后也是自己一种兴趣,当时股票市场还只是对上海人开放,后来在山东青岛有了第一家,我们就投身到其中去了,这样到现在在这个市场已经有二十几年的时间。1994年就开始接触期货市场,当时的这种操作纯是一种凭想象和凭感觉去交易,甚至去听一些消息等这样的模式。虽然也有赚钱的时候,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以亏的情况为多,虽然2002年我们也有在股票市场的项目,但最终这样的操作模式给我本人带来大多数是痛苦和亏损。后来开始接触,那时候不叫量化投资,叫程序化交易,我认为它的优势可以避免到人的弱点方面,从2006年、2007年开始介入这一块,现在在市场已经有做了6年的时间,这是我从完全的主观交易者演变为量化投资者的这么一个历程。

  和讯网:李总,您是如何对量化投资产生兴趣,并走向这条路的呢?

  李伟:我就算比较幸运的。我虽然接触期货市场时间比较晚,2007年、2008年进入,经过一两年时间也形成了自己对期货交易操作的理念和模式,因为我本专业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当时也很少有人提到程序化交易,那时候还属于比较新潮的词。在2010年,非常有幸能够进入到慧才添富,成为慧才添富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分子。公司在这个层面上给了很大的平台,有专业的团队帮我们对市场的理解,交易的模型、理念给实现,通过大量数据的检测,给了你一个提升修正自己交易思路,交易逻辑,交易模式的机会,我算是赶上好时候了,所以就有了比较好的平台,直接在量化交易,量化投资模式上有了比较好的起点。

  和讯网:刚才私下聊的过程中我也知道我们两家阳光私募所发行的产品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而且在业内也有非常好的口碑。我想知道,我们产品设计是如何设计的?据我所知,阳光私募现在在市场的份额仍然还不是特别大,而量化投资产品可能是非常小的领域,在产品设计和推广方面,如何快速推广?王总能否介绍一下您的经验?

  王文生:2007年,我们通过量化投资方式获得一些收益以后,当时有一个想法,能不能服务于更多的人,我自己给我们公司一个定位,能不能做成既锦上添花又雪中送炭的公司,让这些年轻人加入进来以后,有这样的事业心或事业成就感,这样我们开始设计第一款产品。当时定位一是考虑到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和体制,设计成合伙制的模式,之所以成为两家投资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目的也是为了考虑到如何更加符合法律的要求,之所以当时我们把这个产品定义为股权型合伙制私募基金,我们的客户和投资人有股权转让的协议,他把钱入进来就成了股东的身份,然后我们把集合起来的资金投入到我们国家几个交易所当中去。这等于定义的产品是集合型的产品。

  我们又根据投资者风险好恶程度分为几类,比如稳健型模式、仅需型模式,类似现在CTA账户形式。当时走这个路过程当中,2010年股指期货上市,我们也感觉到中国整个金融市场对冲时代的来临,想走向阳光化,当时有和一家大型期货公司探讨,怎么能使它更阳光化一些,我们设计了一款封闭型的集合理财计划。模式是,因为投资者还有信任度的原因,我们让投资人入京,由期货公司作为第三方公示的方式,并且限制我们出入京的方式,来起到半阳光化的效果。为了让一些小投资者也能参与到其中,还有一款开放式的基金。

  开放式的基金就类似于公募的开放式,月度打开,按照基金申购赎回方式,这样往前推进。后来李总这边也开始慢慢进入一些更阳光化的过程,比如和建行监管资金的协议,阳光化李总都参与了,让李总再给大家介绍介绍。

  李伟:因为今年尤其2012年郭主席很多金融创新政策,我们也都很了解,新《基金法》的修订已经允许私募基金可以阳光化去运作,而且我们慧才添富在今年正式向证券基金业协会申请,成为它的登记会员,为下一步发行阳光化产品打开大门。同时在今年年初,我们也和行业内比较知名的基金公司、期货公司紧密联合,设计了一款我们自有的私募基金产品,我们叫慧才量化一号和慧才量化二号,这两款产品分别也在今年3月正式对外推行了,也对我们的特定客户做了定向的募集。募集之后,因为它目前的产品设计和刚才王总介绍的采取了我们实际管理的经验,也是向公募基金学习,专门做了分级设置。

  这种分级设置基本在一个产品里可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偏好,有些要稳健收益的,有要比较进取收益的,在我这个产品里都可以做集合,同时在资金监管上,和银行端也谈了很多先进的监管模式,让投资人投的放心,公示平台也在第三方网站和我们网站做及时的计算和公示,也做到了及时的信息透明和公开。慧才添富作为阳光私募来讲,在产品设计和推行上在业界走的还是比较先进的。

  和讯网:刚才李总谈了分级基金,我知道现在公募基金也在推出分级基金,阳光私募和公募基金的分级基金相比有什么优势和特点呢?

  李伟:目前我们分级基金的特点相比公募基金相比有很多地方是比较相似的,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在投资市场,投资方向上我会偏向于有更好的风险对冲的期货市场,公募基金现在大多数的投资方向还是证券和期货市场,对冲的是股指期货,我们从宏观对冲角度来讲,在商品、股指都做了更全面的配置,这样在收益的稳定性,风险对冲性上,我们私募基金和公募相比就具有更好的先进性,更灵活一些。 第二,在投资起点、投资门槛、认购方式上,和投资者有更多的交流,符合他们的投资喜好,而且更灵活。其他方式上,双方各有所长吧。

  和讯网:目前据我所知,量化投资领域,大家对于量化投资大多数谈的都是如何赚钱,作为已经进入股市20多年的老股民。王总,我想请您谈一下,您在量化投资上有亏损的经历,大家在投资领域一方面要看到收益的另一方面也要看到风险。量化投资的风险是有多大?

  王文生:从我这些年的交易经历来讲,这个市场没有圣杯,不管你以什么样的交易模式参与到这个市场,它不可能有永远不败的神话或奇迹,这个市场不存在圣杯的形式。就量化投资来讲,肯定也会有亏损,只不过它的投资方式是从概率的角度来看待,可能它这样的方式赚钱的概率大一些,比其他主观性或拍脑袋想的方式胜算的概率更高一些。我作为量化投资参与到这个市场上来讲,也有过很多次亏钱的经历,但到现在为止,给我记忆最深的,从2007年到现在,我们有两次比较大的亏钱或惨痛的损失教训。

  在每一个交易模型和量化模型当中都有适应期,刚开始做交易,我们比较单纯,认为发现了好的交易模式,认为它是畅通无阻的,也刚好赶上交易市场的情况,参与人数、参与主体结构,用这种方式交易的也不多,那时候我们确实获得收益比较高,没有想到它失效的可能性,或者也没有面临过这个问题。

  在2009年交易体制变化和改动以后,我们用的一套模型是逐步进入失效的状态。作为量化投资者或者程序化交易者最重要的是坚持守纪律,用佛经的话来讲就是你知道这个事情一定要坚持下去,实际有的时候错误的东西你坚持得越久,损失越大,所以,我们经历了这样一次比较大幅度净值的回撤,权益的缩水。

  再一次,我们在某一个品种的资金管理上,后来这个品种在设计时我们启动了多套交易模型,在某一个品种上加载的模型,在某一个时点,同一个方向的持仓远远大于它的上限,正好也赶上我们宏观面、政策面的调整,第二天我们知道可能会有比较大的损失,在很短的时间内要出掉这些头寸,非常幸运的是跌停板之前一分钟我们出掉这些头寸,避免了我们自身的一次崩盘。

  所以,从量化投资来讲,我认为这个事情要一分为二看待,有它好的一面,自然而然也有它劣势的一面,不能把它当作真理或圣杯去奉行,因为现在参与的主体以及交易品种、热点、频繁上市新的品种,交易规则的改变都黑影响到这样的交易模型有效和失效的过程,从现在我的看法来讲,一套交易模型有效期在早期有过三年到两年的情况,不需要做任何调整,坚持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公司的经验来讲,它的有效期越来越短,使用效率在降低,这是我们面临比较大的新问题。

  和讯网:也就是说目前市场交易手法更加多样化,像过去仅凭一种交易手法打天下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王文生:是的,尤其从量化投资来讲知道的人,想介入的人,想去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在某一个时点上雷同性就特别强了,大家也知道这么大的雷同性最终是赚谁的钱呢?它就成为悖论了,如果这个交易模型是赚钱的,最后你赚的是谁的钱呢?它实际是有悖论存在的问题。你要看到这一点,所以要不停调整或对冲模型来改变这种单一的交易方式。

  和讯网:在过去老股民经常挂在嘴上的是庄家和主力,在他们看来庄家和主力是最大的对手和敌人,您进行量化投资之后如何看待市场当中的庄家和主力呢?您在量化投资当中认为做量化投资的对手又是谁呢?

  王文生:这个问题问得挺好,我是这样看,你实际可以看到很多人对庄家和主力感觉挺痛恨的,总感觉我们的钱被他们拿走了。从我的角度来讲,这个市场必须要有主力和庄家的,他们在一些大的关键点位起到了洞察先机,行情引领者的角色来出现。作为其他投资人来讲,有了他们这样的参与,实际给这个市场提供了好的机会,我的这个观点和他们年轻人有些差别,这是我对主力庄家的看法。

  从量化投资角度,也分很多层面的情况,一种是纯投机性的,尤其是做趋势的量化投资,他需要这些主力和庄家来发动一波好的行情,通过他的坚持、坚守最后站在胜利的一边,不管两个庄家对打或两个主力怎么样做,最终有一个赢家的时候,你这样坚持下来以后,会站在胜利的一方,最终你和胜利者站在一起。

  当然,在做的过程当中会对其他的交易方式,比如对冲、套利也会提供很多的机会,突然出现价值的不合适的波动,也给这些对冲或做套利的提供很多机会,所以,所谓的庄家和主力资金这个市场是必不可少的,他们也为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贡献了他们的力量。

  和讯网:请问李总,您眼中的量化投资高手是什么?如何判别高低之分呢?

  李伟:我认为,投资市场上的高手和低手每个人心目中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我是这样的标准,王总有他的标准,您有您的标准。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一般不喜欢用投资收益率,它的交易手法高明来评价他的水平高低,作为职业投资人或专业机构,把投资看做我们的生活方式,找到适合你自己的,能让你自己内心平静、快乐、充实的投资方式我认为他就是高手,最终投资给我们带来的可能不单纯是生活方式的改变,更多的还在于我们内心世界的理解。巴菲特也有自己的一套投资模式和程序化,这个程序化可能符合他的性格,符合他对于生活的理解,生活经验的解读,他的这种投资就可以给他带来成功的同时也可以带来生活的快乐,而这个标准可能我认为就是我追求的标准,由于内心的开心,这种做法对我是适合的,那么这个人的投资方式就非常好。

  和讯网:我再问问王总,我知道量化投资其实就是对于人才的一种竞争,如果有人才的话,那你的工具就会更加先进,手法更加多样化。您在两个公司建设当中,如何留住像李总这样的人才呢?

  王文生:做这个市场和我的年龄和经历有关系,我想把我们做的事情当作事业来做,做事业就肯定要有中心或主题,我就给年轻人讲,我们做的这个事情是什么事情,做锦上添花,而且要雪中送炭。做私募、理财的情况,给你投资的人肯定不是贫困的人,作为他们来讲,要么达到小康,有些闲置资金希望能够保值增值,我们给他来打理这块资金,获取更高收益时只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雪中送炭,我们需要把一些需要财富的人,怎么送到他的手里去,2007年我们开始做第一款产品股权型私募基金时就定位,同时就成立了泰岳慧才添富教育帮扶基金(音23:00),每年拿出一部分钱来定向地支持这些辍学、贫困的山区,让这些辍学儿童能够继续学习知识,我们感到很骄傲和自豪的事情是,截至到今年为止,我们资助的孩子已经从小学开始上大学了,起码公司这些年轻人他们可能也有一种成就感,来看待企业这样一种企业文化。

  李总面试新人时总在提薪酬,薪代表的是一种金钱,酬肯定是一种满足感或事业感,或者寻求一种自我价值观的实现,我想给他们年轻人提供的就是舞台,上他们能够通过这样的舞台和自己的拼搏、努力真正完善自己,提高了自己,同时又能给周围的人带来更多好的帮助,这是我们企业这些年来一直秉承的信念和想法。可能李总比较有体会,他是我们当时面试招聘来的,我们看来是很优秀的一个人。

  和讯网:刚才李总谈到,他认为高手和低手的区别其实不在于收益率的差别,而在于你的心境上,看待问题的角度以及内心的变化是否能够更上一个层次的差别,和你讲的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王文生:是的,他们80后去这样考虑问题或想问题。作为我来讲,我这个接力棒就可以往下传了,他能这样看待问题,起码这个企业还是有发展的。刚才提到的高手,我在平常中也一直给他们在讲,做量化投资是一种形而下的东西,形而上在我来看永远高于形而下,这也不是什么唯心唯物的问题,这是我看待事情的方法方式。

  高手的情况来讲,我给他们举过例子,各个行业都有高手,你看到了这个人认为非常神,有神通,当时我就把期货市场上的东西用这个来做定义,比方说期货市场上很多知名的人物你就可以去看待,他是高手,是哪方面的神通呢?他实际有五个神通:一是报通、二是修通、三是鬼通、四是妖通、五是依通。

  我们做量化投资的实际是属于依通,要依托一个模型或数据挖掘,从这个市场上赢取收益,获取赞誉,赢得名声,这也是一种高手。报通,也会看到一些人,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看对这样的行情,总是能捕捉到这样大的趋势,我认为他是修行,几世因缘的结果。修通,实际是靠后天不同的人生经历学习,不停地提炼,它达到了一种境界和升华,他也会在这个市场永远站在一个高度上,站在一个胜利者的一边。你也会看到这个市场上有一些人在某一个时点非常辉煌,最终你找不到他,他在这个神通的过程中就属于鬼通和妖通。

  所以“五大神通”在证券市场上你能指名道姓说出来哪些人是属于哪个通,在我看来,他们都属于高手的系列。我认为量化投资的高手什么时候离开就是高手,他要能离开首先要做到心态的问题,你不知道离开的人能不能算到高手,现在就做不到这个结论。

  和讯网:王总的五大神通的理论讲的非常好。现在资产管理处于混业经营的时代,您如何看待量化投资的趋势和发展的?

  王文生:从现在国家整个政策面来讲应该给了很大的推动,昨天新闻就播了阿里巴巴入股天虹基金(音)的层面,也明确说了公募基金对民营资本开放,我认为这实际上是大的政策平台,已经给予了。量化投资角度讲,在市场上有多种投资方式,每个人寻找适合自己的投资方式。量化投资来讲,华尔街也知道,很多都是华人在做IT方面的工作,他们有很多也在回归;学术类的大学也开始开设这样的课程,培训这样的人才,从整个量化投资角度讲,中外结合毕竟会提升我们整个交易水平,这个水平的提升也便于以后中国金融,资本项下,人民币开始自由兑换以后,能够面向整个世界的投资者。我们作为这个市场当中的投资人,也能结合这个过程不断提升自己,所以,这个市场现在来看应该是个非常好的,进入快速发展的时代。

  和讯网:李总有什么看法?

  李伟:我认为王总刚才已经大体概括了,首先就是有机构、专业化的发展,第二是IT更快更跨界的发展,这是未来量化投资方向上比较大的两个趋势。关于机构化、专业化,王总提到了,次贷危机之后,从华尔街回到国内的(专业人士)也带来了非常先进的资产管理理念,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国内(资产)管理水平。我们知道发的很多量化基金的信托产品,做得非常先进,也带来了一些先进的理念。很重要的我认为是IT化,更专业,更跨界的理念,像财经大学、山东大学在金融数学方向也开设了专门的学科,山东大学今年有专门的量化投资方向,程序化交易方向专门的学科。

  同时,国内有大智慧等很多软件商也在很努力地做和世界先进水平接轨的软件资管平台,我们也斥巨资,和国内一家知名的上市软件公司合作,开发我们自己的资产管理平台,因为IT化作为金融来讲非常重要,因为计算机已经深入改变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金融中就体现得更为明显,不管做统计套利,高频(交易)还是传统套利的,计算机是必不可少的工具。这点上,就要求你能更快,帮助你实现这个想法要无所不能,同时也能更跨界,物理上的,金融数学上的很多模型、很多理念现在也被越来越多地应用在金融市场,不管证券还是期货都是如此。

  所以,未来看我认为这个趋势会更加明显,这也对我们这样的机构提出更高的挑战。我们现在一个量化交易团队越来越像一个IT公司,越来越像和讯一样有专门的数据供应商,数据分析和专门的软件系统维护,专门的策略研发,专门的数据挖掘策略编写,分工会越来越细致。后续我们去借鉴国外很多先进理念来看,未来人会越来越精英化,机器会越来越多。

  和讯网:有了这样好的理念和人才,我们也希望泰月和慧才两家公司能够迅速地铺开做大,迅速地推向全国,将来把总部设在北京或者上海,或者纽约。短短几十分钟时间的交流,显然无法把两位老总多年的精华一一呈现,我们也期待后续与两位老总的继续交流。欢迎收看本期的“宽客系列访谈”,我们下期再见!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