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 详细视频

猎物追踪在急速交易下成为可能

2013年08月30日14:08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谢辛宁

文字实录:

  和讯网:你觉得光大证券在这次乌龙事件中哪方面出了问题呢?

  谢辛宁:这个问题比较大,因为我不是能拿到第一手证据和数据的人。

  

  和讯网:根据媒体的报道来推测一下。

  

  谢辛宁:根据现有的信息和我个人的判断,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了三方面。第一方面是这个策略本身有问题,它在没有收到交易执行结果信息的时候,就开始了下一笔的交易下单,这样本来是说交易已经成功了,但是它不知道,瞬间爆出了几十亿甚至上百以的订单,迅速把大盘拉到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首先就是它的策略是有问题的,这一点光大本身也承认,它是有缺陷的。

  第二方面是风控。一般来讲我们知道券商在下单的同时是要做风控的,很明显这次光大自营的事件没有通过它自己的风控通道,而是通过另外一个我们叫做其他的通道下到了市场当中,据传闻虽然这次光大只成交了70亿,但它累计下单下了200多亿,很明显这个策略是不可能有这么大资金容量的,那为什么光大系统这次没有能够控制得住呢,这是一个制度上的问题,本来应该走风控通道的,但为了追求速度没有走,这是我个人的推测,所以现在坊间有传闻说光大的合规部门集体停职,这是传闻,我不知道真假,但是这种传闻也是有依据的。

  第三方面是交易所。中国的证券交易所和期货交易所不同,期货交易所在接到订单的同时会做逐笔资金校验来证明你有没有资金来进行购买订单,股票不是这样,股票的这个工作是交由前端的券商去校验,同时在后端的终端清算所做这个事情。在中国证券和期货不太一样的是期货同时做交易撮合和清算,但是在股票里面不一样,交易就是由上交所和深交所,而清算是由中登自己来做,这意味着交易所本身没有资金方面校验方面的需求,这也对交易所本身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以前你不需要,但现在在两个市场上进行套利,可能有这么一个漏洞存在,你是否要进行资金校验就提出了一个客观的要求。

  

  和讯网:谢总刚才提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我们看到光大乌龙指事件之后,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正在招聘软件开发方面的人才,我们不知道这个事件和光大乌龙指事件是否有联系?我们想知道极速交易对于交易所的软件和硬件有没有提出一些挑战?

  谢辛宁:上交所在招聘软件开发人员和这次光大事件说没有联系也没有,说有也有,因为上交所软件开发人员是必须要招聘的,它要维护它的系统,它要开发下一代能够升级,这肯定对软件开发人员有一个需求。但只不过这次光大事件爆发了之后,交易所可能会认为现在有这个漏洞,我这个需求可能更急迫一点,所以,我觉得要说没有关系就没有,要说有也可以有。

  光大这次事件以后对于交易所的系统需要有什么样的改造和升级的话,我个人觉得从目前光大事件中交易所没有犯大的错误,该检测的它都检测到了,比如光大迅速把大盘拉上去以后,大概只过了不到10分钟,交易所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且电话就已经打到了光大的自营席位问一下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它在对持仓和大盘监控方面做的都还是比较到位的。但是下一步来说,要不要逐笔对每个订单都做风控的校验,这个要取决于整个制度上的决策以及技术手段上能否达到。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刚刚开始中国股市的时候,我不太清楚你有没有经历过,有一个情况叫做赌单,订单下去以后很长时间撮合不成交,那是因为交易所撮合主机性能是有限度的,如果是现在说我把订单的资金校验这部分功能放到交易所这块,势必加大对交易所系统的负荷压力,现有交易所系统能否承担起这么大的压力,这是一个未知数,具体情况恐怕要看上交所IT部门自己的评估。

  

  和讯网:极速交易策略之下可以产生哪些新的交易策略呢?

  谢辛宁:就像发动机发明以后,大家原来从骑马走路现在可以开车和坐飞机,随着技术手段的更新,原来一些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得到了,势必会有一些新的策略或者是新的投资方式会被催生出来。就像电脑出现了才会有电脑游戏,其实是一个道理。

  第一,极速交易系统一旦出现了以后,对于捕捉市场上微小的价格变化我们就有能力去做了。第二,在多个市场上做跨市场套利也有能力做了,因为之前我们系统速度不快,在大笔行情可能现在的行情才几个交易所,一共这么些行情数据还好,今后随着像国债期货、像更多的期货品种甚至期权上线以后,期货信息的涌入量是非常巨大的,可能我们要同时处理上千个行情信息,在这些行情信息里面找到套利空间的话,一定会对系统的速度有要求。因为套利空间的存在,就像我刚才说的可能只有几秒,速度极快。你如果不能在短期内,在这么多行情的信息内判断出来就做不到这个。现在极速交易出现了,我们能够有能力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无论是高频、套利甚至是国外一些著名的猎物追踪算法、做市商策略,我们都有可能成为现实。

  

  和讯网:什么是猎物追踪策略?

  谢辛宁: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某个机构,我拿包钢稀土来做例子,它觉得包钢稀土今年的年报不错,未来几天它就要发年报了,股票的价格肯定要涨,所以,它现在就要建仓。但是它也知道它的资金量非常大,几亿或者几十亿的资金,一下子在很短的时间段内就要把所有的订单下去的话,一定会产生非常大的冲击。这种冲击一方面对市场是非常不好的波动信号,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它自己的成本,本来我可以在20多元钱来买到股票的话,实际上综合下来就变成了30元钱,于是它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它采取每次买的数量普遍很少,但是每一两秒钟就买一手,每一两秒钟就买12元钱的,可能是这样。有的人就根据这种情况寻找到有没有这种情况出现,因为如果我判断出你是这种状况,你在买第一笔、第二笔的时候我就判断出来你仍然有第三、第四笔的买单要进来,那很好,我现在要买的时候就比你优先要买,在你买的时候我就卖给你,这样捕捉一个非常优先的变化。

  从机构来讲,它赚的是整个行业价值发现的钱,而对于猎物追踪算法,它是捕捉到这个猎物动作之间有一些利差,我就捕捉这些很少的利差,在本质上来讲应该也算是高频交易的一种了。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