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商业营销 > 详细视频

朱淋靖:致力于推动中国金融工业化

2013年07月05日10:41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蒋挺 嘉宾:朱淋靖

文字实录:

  和讯网:和讯期货的各位网友大家好,去年中国期货业协会组织了第一次期货高管赴美学习考察,在今年的4月份举办了第二次的期货高管赴美学习交流,这些高管在美国学到了一些什么想到了一些什么呢?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采访到了第二批期货高管赴美研修班的上海中期期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淋靖先生,朱总你好。

  朱淋靖:和讯的各位网友大家好。

  和讯网:请问朱总这是第几次去美国?

  朱淋靖:这是我第一次去美国。

  和讯网:那么这次去美国,美国给您留下的整体印象跟您去美国之前所想像的是不是一样呢?

  朱淋靖:我觉得总的来说跟我的预期基本上是相符的,从美国的自然环境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可能在这个方面超出了我的预期,比如蓝天白云的颜色比国内颜色纯净度很高,再比如我们在大街上可以经常会看到一些像鸽子,像草地上会看到一些松鼠,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相处的这么一个环境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和讯网:这次去美国一共是有40多位期货公司高管,您是学习班的学习委员,您觉得这个班干好不好当?

  朱淋靖:我觉得作为期货高管班的学习委员还是有一些压力的,因为我们的期货业的高管在平时的工作岗位上都是董事长、总经理,我们这一期班的学员只有我和少数的几个同学是单位的副职,去管理这些期货高管的学习工作还是给我带来了比较大的压力,但是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相处之后,我发现,同学们在美国,在共同学习的这么一个环境下,大家都非常快的实现了角色转换,也都变成了一名学员,所以我觉得在大家的积极配合下,我们还是圆满的顺利的完成了中期协交给我们的学习任务。

  和讯网:我们知道上海中期一直是期货业内程序化交易的领跑者,您本人也是程序化黄埔军校的校长,是程序化领域的资深权威人士,这次去美国,通过在那边的学习交流,美国金融市场的程序化交易给您留下什么印象?

  朱淋靖:我们虽然国内诚程序交易在中国市场已经到达了热火朝天的地步,但是跟美国相比,我认为有相当大的差距,我个人评估这个差距可能应该在15年左右这个差距,具体来说主要是速度问题,以及硬件设备问题,我举一个例子,国外的交易所发布行情的频率基本上可以达到毫秒、微秒,甚至现在能够达到纳秒这个级别,大家知道,从秒到毫秒到微秒到纳秒都是1000倍的概念,目前我们的交易软件和行情速度还是处在一个相对速度比较慢的状态,我们的行情的传播频率是500毫秒一次,这个距离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和讯网:您曾经写过天才机械操盘术,还有期市截拳道,并且比较的畅销,我最近听说您还在用英文写书,这个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跟这次去美国有没有什么关系?

  朱淋靖:因为在去美国之前,中期协安排我担任这个班的学习委员的职务,当时给我的任务之一是要负责跟美国的这些高校和机构,具体来说跟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老师要有交流,交流学习的内容,包括学员的反馈,包括我们参访机构的一些学员的问题,因为我还是英文基础比较差,过去是没有在海外生活工作的这样一种经历,所以我也是恶补了一段英语,从应用的角度来说我觉得随着经济行业国际化的程度不断提高,我们在学术领域的一些理论研究,我觉得也非常需要越过语言的障碍,如果能够直接与英文出版投资类的书籍的话,我相信对于我国金融行业与国际接轨跟参与国际交流会起到一个非常便利的效果和作用,所以从这个方面考虑,我是计划写作期市截拳道的第二部,市场微观结构研究,其实原稿是全英文的,后来我最近也考虑到可能国内的投资者或许也是希望了解一些微观结构方面的一些东西,所以我是初步打算中英文对照的方式来正式出版。

  和讯网:虽然这几年国内的程序化交易发展速度也非常快,相比美国市场而言还是有很大差距,你觉得我们中国能够从美国的发展中学到一些什么东西?

  朱淋靖:我觉得首先是,金融行业的发展用一句话可以这样表述,我印象中有这么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美国的金融市场它的走狗过了两百年,它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而走到今天的,而我们金融市场仅走过了短短的二十年,也是伴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而使金融行业获得了快速发展,那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个人认为,我国金融行业的发展的速度与我们国民经济实力的增长的速度并不匹配,事实上是远远落后于国民经济增长的速度的,那么我们最需要的我觉得就是金融创新和发展,从金融创新与发展的角度来说,首先第一点我们要推出更多的风险管理,包括金融产品来为国民经济服务,这是一个制度基础,第二点我觉得就是,我们的自然科学在经营领域的应用显的明显不足,我举个例子,美国的很多基金很多投资机构,它有一种交易策略的产生方法,我印象中我们其中一个参访的机构叫(米尔本)公司,它说它们这个投资机构交易策略的来源其中一点是美国这些高校的学者教授他在学术领域,比如在数理研究领域的某一个公式发明,那么他把这个公式把这个理论应用到金融市场上那么就可以获得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应用的一个前景,比如说著名的期权定价公式,包括一系列的,总之,美国金融市场的创新和发展与美国这些高校研究机构的理论研究是紧密的联合在一起,而我们在这方面还是需要加强,我们的高校科研机构大多数还仅仅停留在学术的层面,可能与工业生产这些领域现在已经有了一些非常好的结合,但是与金融领域结合的比较少,再具体的表现为像华尔街的一些金融机构很多都是招聘这些数学、物理这些理工类的背景的,而我们金融机构更多的是招聘纯金融专业的学生,其实这里边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的。

  和讯网:美国的历史其实是非常短的,只有200多年,但是它的发展速度使非常快的,可能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它涉及到了三次工业革命,而您本人曾经说过我们金融市场其实也是需要工业革命的,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金融市场里面的工业革命它是什么样的概念?

  朱淋靖:我印象中历史上的这几次工业革命可能具体的名称我记不很清楚了,大概的意思第一次可能是蒸汽机的发明,这有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是制造业的方面的,第三次是传媒信息类的,总的来说我觉得金融行业的工业革命其实是跟整个社会生活当中的工业革命是一样的,只是它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具体的表现为我们简单的来看最近的一个案例你就会发现,最近美国的金融市场出现了一件大事,就是ICE,美国洲际交易所在今天6月8号正式兼并了美国纽约交易所,那么美国纽约交易所有200年的历史,而ICE美国洲际交易所只有10年的历史,那为什么只有10年历史的ICE可以收购有200年历史的纽交所呢?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ICE它其实是一个金融软件公司出身,它在IT技术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和领先地位,我们也可以用一句俗话来受到一些启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金融领域也不例外。

  和讯网:每一次工业革命实际上都是有它的特定的历史背景的,您觉得如果在中国实行金融行业的工业革命的话,我们现在具备那样的条件吗?

  朱淋靖:因为我刚才有提到,金融行业的发展其实是国民经济的发展是匹配的,我国目前在国民经济方面,经济发展领域已经走向了全球第二位的地位,国际影响力在日益提高,同样为国民经济服务的金融行业我觉得也到了必须要变革和快速发展的这么一个阶段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具体的来说,我觉得其实这场金融行业的工业革命正在展开,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电子化交易的一个蓬勃发展,我们也有很多海外回来的留学生加盟到了金融行业发展的队伍当中,他们也从国外带来了很多先进的科学技术,比如说我前一段有一个朋友回来之后他带来一项技术,非常令人振奋,它叫软件硬件化,它可以已经不依赖于一套软件,直接用硬件来执行一些程序,以实现更好的集成和速度的最优。

  和讯网:那么金融工业革命这一个伟大的创新对于国家对于期货行业对于您本人分别是有什么样的意义?

  朱淋靖:前不久应该就是在这个月,6月份,多上海外滩举行了一个互联网国际金融峰会,在这个峰会上原上海中期董事长,也是中国期货行业的创始人之一田源先生,他在互联网国际金融峰会上做了一个总结发言,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中国缺乏金融企业家,我觉得这个提法律非常重要,那么金融企业家其实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金融行业的工业革命一样,正是必须要有越来越多的金融企业家才能把金融行业的创新发展才能承担起历史使命,我觉得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是一个有着使命一般的任务,作为我个人的一个职业理想,我也想追随田源董事长关于中国需要金融企业家的这么一个提议,我也希望把它作为我的职业梦想来实现。

  和讯网:在美国学习过程之中,我知道您参观了很多的期货公司,那么美国的期货公司跟中国的期货公司相比,它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朱淋靖:这次去美国,美国排名前20名的期货公司我们去了其中的10家,应该说基本上对美国期货行业的情况有了一个非常全面的深入的了解,我觉得首先是一个规模上的差异,在我们目前国内的期货行业,客户保证金规模最大的期货公司也就是在100亿人民币的水平,这个水平大概是在美国排名第20位的期货公司它的保证金的水平也大概有15亿美金的水平,也就是相当于说,目前国内排名第一的期货公司在美国只能排到第20位左右,这个是第一个规模上的差异,第二个我觉得是业务上的差异,我们虽然经历了行业的期货创新,今年我们陆续推了投资咨询,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期货资产管理等三项期货创新业务,但与美国的期货行业相比,还有很多业务没有展开,比如说这些期权等更加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缺乏这些工具,再比如说规模比较大的OTC市场,一般的OTC业务在美国期货行业里边至少要占据半壁江山以上的业务份额,我觉得总的来说,就是在金融工具,在市场的层次方面我们还是少了一些。

  和讯网:未来如果中国的期货公司要参与到国际市场的竞争中去,我们现在有哪些工作需要去做?

  朱淋靖:我觉得就目前而言的话,我们现阶段直接参与国际竞争的话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努力,我觉得第一步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应该就是国际化,首先要有国际视野,避免我们停留局限在国内的视野之下,那么我想伴随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伴随我们不断的走出去请进来,到学习更多的国外金融市场的经验,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或者海外人员回到中国来参与到我国金融行业的发展当中去,我想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小。

  和讯网: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些在美国40多天的时间内发生的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或者说一些对您比较有启发的事情?

  朱淋靖:我觉得可能因为我这次去我们一共是分为五个组,我是第五组,协会是要求我们每个人每个小组都要有一个总结报告,我所在的第五组我们的报告题目是一个很有趣的题目,因为我们没有从专业的角度出发,我们是从另外一个纬度出发,从中美社会生活的一些细节性的差异,从这个角度出发去揭示我们这两个国家金融行业存在的哪些差异,以及产生这些差异的根本性的原因,我举一个例子,有一次到了一个阿迪达斯卖鞋的地方,我发现美国的商品陈列跟国内不一样,国内基本上是按款式分类的,先要挑中你喜欢的款式,然后再去找你适合的型号,再去试,那么国外的鞋店不是这样的,它的鞋店是按照鞋号分类的,比如说你是9码的10码的,你是先到你的鞋码那一列去,然后从适合你的这些型号当中再去找你喜欢的款式,那么这个思维的方式和观念正好是完全颠覆过来的,那么我们还可以由此联想的是美国的门牌号,这个地址也是由小到大,可能先是多少门牌号,再是什么路,再是哪个城市,我们是从大到小,他们是从小到大,这两种差异引起了我的一个深刻的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么颠覆性的差异呢?我最后总结出一个原理,可能是效率不同,我们如果先找到款式再去找型号的话有可能这个款式没有你的型号,你可能反过头来还要去找款式,如果是先找到型号再找款式是不会有反复的这么一个效率的问题的,这让我们联想到期货行业的资产管理,我们的这些产品也往往是以比如说投资理念分类的,比如说稳健型的,比如说激进型的,那么我们从来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投资者他的一个资产的规模是一个什么情况,那么反过头来如果借鉴这个经验的话我觉得可以考虑把我们的期货行业资产管理产品按照资产规模来分类,因为我们现在是做的专户,比如说100万的产品,200万的产品,500万的产品,那么客户可以先找到适合你的资金规模,再在你的资金规模下再寻求交易策略方面的一个选择,这样效率会非常高,我是举这么一个例子来说明。

  和讯网:可以看出您的观察非常的细致入微,相信您此次赴美之行也学习体会到了非常多的东西,回国以后您打算怎样把这样一些启发和体会应用到公司的发展和战略上面去?

  朱淋靖:这一次回来之后我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进一步的推动公司的国际化发展的一个战略,回国之后我专门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一个报告,关于进一步加强国际化发展的这么一个战略的报告,也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第一首先要走出去,把国外的一些先进的经验带回国内,第二我们还要请进来,现在在美国我们发现很多商学院到处都是中国留学生的影子,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时机,我们的中国留学生我非常欢迎他们能够回国参与到投身到国内金融行业的发展当中去,我们这一次在美国也专门参加了几次高校的中国留学生学生会组织的一些招聘,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回国把他们在国外学回来的先进的一些知识和经验应用到国内的金融市场中去,我很期待这一天能够成为现实。

  和讯网:以上是我们今天节目的所有内容,非常感谢朱总跟我们分享此次赴美之行的新的体会,也谢谢各位网友关注,欢迎关注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