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投资者教育2011 > 详细视频

宽客和传统投资者并无本质区别

2013年06月04日12:55 来源: 和讯视频
视频信息

主 持 人:白金坤 嘉宾:张冰

文字实录:

  主持人:关注和讯,关注财经。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和讯网与中国量化投资学会联合推出的《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永安期货研究院首席量化总监张冰,张总您好!

  

  张冰:大家好!和讯网友好!

  

  主持人:张总,我们知道您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身份是美国物理学会会员,曾毕业于北京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在一般人看来,金融和物理学两个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从事目前的工作呢?

  张冰:我是上学的时候,在博士的倒数第二年,在博士宿舍瞎溜达,我们有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同学是做量化研究的,他们一般处理的数据都是国外的,加拿大、美国,就是北美市场的,他们遇到一些技术障碍,我看了看觉得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讲很简单,因为我们在理论物理、高能物理经常处理这样的数据,甚至用这样的统计学方法,所以就用一些计算机语言帮助他们解决。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很快能深入到他们博士论文的研究中,他们有给我一些书,我就看关于衍生品、量化方面的研究和相关论文,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导师也和我聊,我的导师是物理学导师,说从70年代开始北大物理系毕业的陆续在华尔街都有改成金融行业的,现在叫宽客。我觉得这可以尝试,我的导师说毕业的时候两条路,一条路是继续攻读物理,第二条是可以尝试继续改一改专业,我觉得那个挑战性很大而且当时实话实说物理做不动了,脑子有限,想改一改试试,结合永安当时要成立这个研究院,也从事这个行业,我就忽悠我的同学,说大家可以尝试改变,一起做一做,于是就从事这个行业了。

  

  主持人:我看到您的教育背景和《宽客人生》的作者和主人翁——伊曼纽尔·德曼的经历比较相似,他最初是高能物理研究。据我所知,量化投资大师西蒙斯的团队中很少招募来自华尔街的人,而是招募物理学和数学家,您的团队成员都有一些什么样的人组成呢?

  张冰:目前我的团队专业分三个专业,一是物理学专业,二是理论数学专业,三是信息科学,目前就这三个专业。

  

  主持人: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在组成量化投资方面有什么样的优势呢?为什么华尔街做得比较好的反而普遍不愿意招华尔街的人呢?

  张冰:我想从量化投资和宽客谈起来,他们主要是利用投资中的一种技术,主要是数据处理来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挖掘这个规律,分析、建模,是一个投资的普通从业者,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要面对不断市场的变化,就是一直在变化,所以说需要非常高的悟性,因为这些知识是新兴的知识,书本上已经没有了,需要自己来悟这个市场。第二,在这个过程中是很寂寞的,面对这些数据和不断变化的价格规律,他要耐得住寂寞,在过程中要不断地坚持,建模失败还是小事,如果投资失败要真正面对赔钱,需要不断在失败中找成功,要坚持;要想对这些不断的数据进行建模,你需要完备的技术知识体系,你必须非常完备,从编程到数学,到悟性。刚才说的那几个宽客应该具备的比较周期的因素恰恰是在科研中物理和数学正好有到的,其他科研也需要坚持不懈,但是往往他不具备完备的技术知识体系来支撑宽客的工作,物理和数学正好合适,显然需求的东西正好是物理和数学科研工作者具有的,所以这方面的人才是比较多的。

  

  主持人:一般人想从事宽客这个行业,您有什么好的建议,他从哪方面进行突破和发展呢?

  张冰:和刚才的话题一样我一脉相承地回答,如果他本身就从事着物理、数学等相关理科工作,只要他认认真真对待科研,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前提假设一步一步自己行动地去做,认真地做,做几圈之后,我们国内说发几篇论文之后,实际你不一定发论文,你很认真地对待这个过程,做完几个过程自然就具备这个潜力了。再加上如果你对投资、交易有很大的兴趣,有的人是没兴趣的,如果你有很大的兴趣,那么这类人很适合做宽客,也许能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在做宽客的过程中牵涉一些数量模型和大量数据,这样会牵涉计算机编码,这样一些技术对于一般人可能没有办法来取得。您觉得是不是这样的门槛能把一般人排除在外呢?

  张冰:宽客分为几个层次,当然如果你具备很好的编程能力的话,这是最好的一种。假设完全不会的话,你做量化投资比较难,如果只会一部分,现在有一些商业软件把这种编程简单化了,非常好,把问题简捷化,比如你用C语言编一万行代码,但用那个软件编几十行代码,这几十行的软件是比较容易学习的,它能解决我个人认为一半或80%以上、大多数的基础量化问题,对于投资也是非常管用的。只要管用,不用管它到底是怎么编出来的。

  

  主持人:一般人要从事宽客还需要掌握编码方面的基础知识?

  张冰:是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价值投资、技术分析、量化投资是金融投资的三种投资方法,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每天的工作是需要读财务分析报告,技术分析的人士需要看K线图、技术指标,那么我们想知道量化投资者的每天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他们每天的主要工作内容有哪些?

  张冰:我想从一个比喻开始,价值投资、技术分析、量化投资其实都是投资,只是方法不同,比喻我国的武功、内家拳和外家拳实际都非常好,但要达到最高境界需要内外兼修,所以量化投资和其他方法有很大的重叠,或者一定要对其他方法很精华的做参考,融为一体,它最大的不同,很简单,它面对的数据量要很大,数据挖掘的工作,编程的任务已经建模的过程都是其他方法所不太使用的,所以你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围绕着对数据进行处理、分析、挖掘、建模,这是主要的工作内容。等把这些做完之后剩下的交易就是相似的了。

  

  主持人:作为中国的职业股民是非常辛苦的,要关注每天的消息,还要关注每天的盘面,最后还要面对严重亏损的结局。量化投资是不是一劳永逸的,只要设计出一种投资产品它可能就能一劳永逸代替所有的工作,实现持续性的盈利?

  张冰:这个问题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即使从哲学角度讲任何好都对应着坏,没有唯一的永恒,唯一的永恒是阴阳要变化。刚才您的问题其实还是上面说的,量化投资和传统投资它其实都是投资,没有特别特殊的地方,只不过用的技术是传统投资所不用的,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它对应市场的变化相对比较稳定,但一旦突然变化它可能反应不过来,还比较笨,人反应很快,各有优势和缺点,但谁都不能做到像印钞机一样源源不断地赚钱。

  

  主持人:也就是说在量化投资方面,人的因素还是关键,即使有自动化和半自动化交易,人还是起到关键的作用?

  张冰:对,肯定是的。

  

  主持人:永安期货团队目前研发的是量化产品,这些产品是客户提出的需求还是我们自主研发的?

  张冰:这是双向的,肯定所有的产品都围绕着客户资产增值和风险控制作为目标来研发的,所以客户的需求非常重要,但有时候也许客户自己的需求自己都想不明白,我们站在对他资产负责的角度也提供出主动牵引他需求的产品,这是双向的。

  

  主持人:有没有一些客户提出非常不切实际的需求,在现实条件下没有办法能完成的需求?

  张冰:这是经常碰到的,我觉得原因是,前几年把程序化交易、量化投资、宽客、金融工程给说的太完美了,传过来,到了老百姓的耳朵里就觉得美国华尔街那些人天天赚钱,他们的要求恨不得中国从事相关行业的产品也要天天赚钱,这是他内心深处的,我们接触到有些客户,说我想接受什么样的风险,博得什么样的收益,他们希望天天能赚钱,显然他们这种要求不管是量化投资、宽客甚至是传统交易都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在我们制作量化产品时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可以提供给目前正在从事量化投资的宽客呢?比如大家目前普遍希望高收益率的,但他们可能面临的风险比较大,您能够介绍一个产品,比如在我们产品如何来设计和运转的吗?

  张冰:我觉得可以做一个比喻,因为现在很多词汇都是翻译过来的,在国外简单的领域叫金融工程,我们知道工程像过家家一样,摆积木,一块块积木就能摆成大楼,每一个积木我们可以叫做投资策略,盖什么样的楼,就是你要准备什么样的积木,这是产品设计的第一个环节——策略研发。我们国内的衍生品市场对每一种合约进行单独或一起设计提取交易理念,设计出交易策略,他们有的可能针对收益高,有的针对风险小,当然能够兼容那是最好的,他们有的是偏向于对于单趋势行情的把握,有的是偏向于对震荡行情的把握,不可能兼具所有行情的把握,如果能把握得了就能天天赚钱,他们每一个策略都具有自身的一个特点,就是积木都有自身的特点,当你摆楼的时候产品设计就到第二个步骤,怎么利用已有的积木摆高楼,然后你逐渐叠加或穿插叠加,把你需要搭出来的积木准备好,一个个叠加。第三步就是横梁,叠加完之后,这个产品肯定有喜欢什么样的行情,对于未来投资,害怕什么样的行情,害怕什么样的行情就是产生风险的因素,喜欢什么样的行情就是产生收益的因素,对不同的客户,收益和风险哪一部分看中,你使用的积木可能就不同,这个过程定下来之后还有一个层面是资金管理,什么样的模型使用多少资金分配。等整个资金管理之后,最后一步是大的资金管理,也就是说我使用的杠杆,比如说同样一个10%的风险组合产品可能产生30%的年化收益,如果你使用的杠杆大,那可能50%的风险对应的年化收益就是50%,就是已经翻倍了,那是最后一步。

  如果还要说一步,就是如果你有一个更大的资产,你怎么把这个更大的资产切成块,每一块是用什么样的量化投资产品或主动投资产品来分配,这是资产投资的最后一步。

  

  主持人:也就是说量化投资它可能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很多人来分工协作来完成这件事情?

  张冰:是这样的。

  

  主持人:目前市场对于宽客的评价不一,有人认为他们使市场走向均衡,有人认为他们是魔鬼,目前大量的程序化交易可能加剧市场的崩盘,还有人认为他们仅仅是投机者,是金融市场的淘金客?您眼中的宽客应该是什么样的?

  张冰:还是沿着我所说的话题。传统的投资、宽客他们都是投资,用的方式可能不太一样,所以说实际他们没有本质的区别,如果非说最重要的区别,我认为是,传统的投资它是依赖于一个投资经理或非常优秀的投资团队,对未来的市场不断摸索、交易,产生出利润。如果一个投资经理带一群徒弟,他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需要很大的精力,这些徒弟们还不一定能超过他,也就是说它的可复制性不是很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像传统的巴菲特带徒弟也没有听说过带出几个出色的徒弟来。宽客就不同,像美国AHL这种三兄弟开的公司,他们的模式是三个人再开公司,公司里辞职的人再开公司,每一个公司最后你发现都很赚钱,都非常好,其实他们使用的么模式是相似的,也就是说宽客做的量化投资产品可复制性比较强。如果说知识产权没有保护好,那你辞职,带着所有的东西到另外的地方去,基本可以比较完美地复制出来,有可能产生在一定时间内有大量的资金、重复的资金、可复制的资金全是用这一套技术来投资,最后肯定会引起市场的“蝴蝶效应”,卖的时候会发现大量资金都在卖,国外都在卖那种蝴蝶效应有一部分是宽客的策略引起的。

  

  主持人:看来我们应该客观地评价宽客,他们其实也仅仅是市场的投资者之一?

  张冰:是的。

  

  主持人:目前在国内从事宽客的困难在什么地方?

  张冰:我个人认为有两个困难,也可以说借古鸣今,看美国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这两个困难一是来自于宽客所在行业的人,二是市场的投资环境。简单地说宽客或宽客团队的领导,或领导的领导一般都不是宽客,也不懂宽客,不懂就麻烦了,宽客所做的工作和其他的同事一般是非常不一样的,评价标准,管理标准是不同的,但是他不懂,于是就没有标准,你要在某一个机构工作,唯一的标准是你不断地给公司能带来利润,这个宽客也很难做到,他也不是神仙,所以第一层面,他的领导不是宽客,不理解宽客,但现在有所好转了。毕竟我们知道美国发展起来了,宽客比较多;第二个层面是市场的需求、客户的需求,他们往往还是以为量化产品都是非常好,非常赚钱,认为比传统的都赚钱,实则是不然的。可能非常好的产品与传统交易最顶级的还是没法比,如果设计优良的产品能达到中上游,而资金容量是非常大的,它不依赖于某一个基金经理辞职,它的可复制性非常强,所以市场的不成熟,加上领导的不理解产生最困难的工作环境。美国90年代实际就出现过这个问题,我查过很多资料,90年代这一批宽客,当时不管是在投行还是在基金,这些领域,一般都被领导否认了,所以90年代被辞退了很多人,但他们还是不断坚持,不懈努力,目前来看这帮人是目前投资市场很主流的一个力量,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消失,经过千重万阻成为市场的主流,希望我们中国或自己的团队也能这样成长。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总的介绍,让我们对于宽客这个行业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非常感谢张总做客和讯!

  

  张冰: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