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 详细视频

张燕生:国际投资应为全球增长新动力

2013年01月17日11:24 来源: 和讯网

主持人:安娜 嘉宾:张燕生

文字实录:

  和讯网:张老师您好!欢迎接受和讯的访谈!

  张燕生:好,谢谢!

  

  和讯网:您今天出席国际投资论坛专家委员会的一个选题会,您近期也发表了观点认为在机遇转型期,目前我们需要开放驱动和经济全球化,对于经济全球化我们应该如何理解?

  张燕生:什么叫经济全球化呢?经济全球化就是一个全球越来越开放,全球越来越市场化的趋势,人们叫经济全球化。

  

  和讯网:您认为开放和创新是未来全球经济的两大驱动,您在刚才的选题会上也提出了这两个方面的建议,从这两方面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张燕生:实际我们一直认为当前的国际环境是有利于中国的快速发展的,因此我们采取了改革开放的政策,而且1992年的“南巡讲话”是要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方向,WTO也是要在开放方面与国际通行规则进一步的接轨,通过这些就会发现我们对于所处的国际环境是怎么看的呢?我们认为,我们的国际环境实际上是处在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而很重要的是,这个国际环境又是在世界经济发展历史上的三个世界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

  那么我们研究世界经济三个黄金时期会发现,有两个双轮驱动,一是全球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市场化;二是全球的创新在开发和市场化的推动下,全球的创新和世界性的科技革命成为了这个时期的总旋律。开放驱动和创新驱动,使世界经济增长在这个阶段,在全球任何一个地区和经济体,只要你是开放和努力创新的,就会搭上世界经济增长的快班车,那么就能够快速崛起。

  因此,看到三次黄金增长期就会发现:第一次是谁搭上这个快班车呢?是美国和德国,在1870—1913年;第二次是谁搭上这个车呢?是日本和东亚“四小龙”。那么第三个世界经济增长的黄金期谁会搭上呢?现在全球都预测,会是中国和印度。

  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下一步的发展来讲,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继续高举开放、全球化的大旗,继续高举创新大旗,也就能够继续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这对中国下一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环境中间,我们会把它看作是一个“双刃剑”,它是个“福祸相依”这么一个情况。所谓“福祸相依”和“双刃剑”也就是讲,它既是一个开放驱动和创新驱动,既是一个战略机遇期,同时它也是一个战略风险期。

  战略风险期一个方面的开放来说,谁会在开放中间是最大的受益者呢?应该是美国,美国有全球经济的霸权,美国有全球的金融和货币的特权,因此开放对于一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别人把市场都开放了,它可以用它的强势动别人的奶酪。但是我们会发现这场金融危机,事实上美国却成为一个受害者。美国为什么会受害呢?美国自己的总结是因为全球化失控,也就说开放驱动以后,它认为它推动开放,中国却搭了它推动开放的便车,而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成为不公平竞争,因此它受害了。

  其实美国朋友们的说法是不对的,美国既然有霸权,有特权,它印美元就可以,那么为什么它会成为受害者?原因很简单,这就会涉及到一个问题,开放驱动是把“双刃剑”,开放驱动和市场化驱动,即有利于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市场机制这个作用来增进全球的经济福利。但是开放的另外一个方面,当美国华尔街可以利用全球的金融和货币开放来动全球的奶酪时,就可以观察到美国会出现整个国民是负储蓄,家庭不要储蓄——负债,企业不要储蓄——负债,国家不要储蓄——负债,为什么能这么做呢?是因为全球化中间,它可以动全球的奶酪,那么这个事情是好事吗?没错,你可以用全球的钱,不需要储蓄,但实际上我们也发现,也就意味着你不需要制造了,不需要创新了,不需要出口了,最后产生的结果就是空心化。

  从全球化来讲,在全球化中间,实际上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当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依存的“地球村”,全球治理确实是严重缺位的。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发现,全球的资本主义到了一个全球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没有良好的治理条件背景下,开放和创新的驱动的另外一个面是有可能带来挑战和风险的,也就是变得富的越来越富,穷的越来越穷,大家都追求财富,忘记了环境。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间会出现很多,我们会发现这其实并不是大家所期待的,因为大家生活在世界上并不是仅仅有钱。

  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要谈2013年全球的经济会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一年,我们希望在这困难的一年中间大家能够通过国际投资来促进全球经济的增长,把国际投资作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这个时候会发现,目前的阶段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贸易和投资的保护主义。那么都采取了贸易和投资的保护主义,以邻为壑,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发现很难做到。

  因此,开放驱动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够继续高举开放投资的大旗,还是走向投资的保护主义。我们是继续高举全球化的大旗,还是走向排他性的区域主义,这些问题也包括我们继续采取一种开放和包容的心态,还是促进本地化?美国要促进美国资本回美国,欧洲要促进欧洲的资本回本国,日本也促进日本的资本回本国,如果大家的全球投资都回到本土了,那国际投资是会发展的更好吗?一定是更差!如果大家都去把投资引回到自己那去了,我们知道,亚洲金融危机的发生不就是因为每次大量、大规模的撤资导致的吗。你会发现,撤资回国不但不会促进2013年的全球增长,还可能在很多的目前的体制还不够完善,结构还不够健全和目前的竞争力还不够强劲的情况下,很多的经济体就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次厦门的“投洽会”我们非常希望能够能够通过对开放的驱动、创新的驱动、绿色的驱动、包容性发展的驱动等很多主题,来讨论国际投资在2013年如何能够发展的更好,而不是更差。作为全球经济增长一个新的动力来讲,国际投资应该是一个促进力,而不是一个刹车。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非常希望中国的企业家、政府的官员、学者、民众,以及来自于全球的企业家、官员、学者、民众应该共同讨论在2013年我们能够促进国际投资,使国际投资进一步转变为2013年全球增长的新动力,这是在这方面我们能做的工作。

  

  和讯网:您提出了一个特别值得所有人的深思的一个问题,那我们继续关注“投洽会”后期的专家的观点。谢谢您!

  张燕生:谢谢!

热门视频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