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领袖对话

王巍:中国并购积极推动全球化精彩回顾

2012年10月30日15:40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47388122

王巍:中国并购积极推动全球化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30日
主持人:蔡树焕    嘉宾:王巍
中国加入并购对全球化产生积极作用。企业要不怕挫折不断尝试,政府应当改善自己监管。
.10.147150723

茅于轼称银行业存在巨大问题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24日
主持人:茅于轼    嘉宾:李宁
银行业有很大的问题,现在从账上看坏账的比例很低,但是隐性坏账比例非常大。
.10.146924875

中国改革前景任重道远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许成钢
只有政治体制,包括《宪法》存在的基本问题,逐一得到改革,才能纠正中国经济的问题。
.10.146924339

土地产权制度影响房地产与宪政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许成钢
土地供给、土地财政以及强制拆迁,所有问题的根源是土地的所有制问题。
.10.146820247

未来两年要容忍低增长经济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6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孙驰
我们要在一定程度上放缓投资的增长速度,也就意味着要容忍比较低的一个经济增长速度。
.10.146102956

张智威:人口红利殆尽 房价将上涨

上传时间:2012年9月21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张智威
张智威指出,房价最后还是要上涨的,政府可能是通过一些政策把房价的上涨的时点往后在推。
.10.145226217

朱鼎健:观澜湖的产业升级之路

上传时间:2012年8月2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朱鼎健
观澜湖的主营业务增加到六大板块,高尔夫、房地产、文化、旅游以及SPA养生旅游。
.10.144699790

嘉民:年内将在中国投资25亿

上传时间:2012年8月13日
主持人:臧倩    嘉宾:彭菲力
彭菲力表示,看好未来中国市场工业地产发展,将侧重与电商合作。
.10.143012553

项俊波:险资入市要看市场反应

上传时间:2012年6月29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项俊波
险资入市要看市场反应,项氏新政三季度或出台。
.10.143009973

郭树清:对蓝筹股绝对有信心

上传时间:2012年6月29日
主持人:赵洋    嘉宾:郭树清
对蓝筹股的信心就是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请到中国并购公会会长、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万盟并购集团董事长王巍先生参加我们的“领袖对话”节目,王会长您好!

  王巍:您好!

  主持人:首先恭喜您刚刚获得美国并购年度论坛颁发的“并购终身成就奖”。

  王巍:谢谢。

  主持人:作为中国并购的第一人,这个奖您是当之无愧的,放在我们目前中美经贸关系比较微妙的时期,您是怎么评价您现在获得的奖项?

  王巍:这个奖去年就提出要给(我),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这个背景,去年比较犹豫,后来很多美国各金融界的朋友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奖项。这个奖当然不是奖给我个人,更多的是中国人的,是给中国整个的并购市场,我认为是对中国并购市场的肯定,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今年就赶过去,大概颁了30多个奖,其中有4个奖叫做“终身成就奖”,主要是巴西、印度、俄罗斯、中国,一个国家一个。

  我个人认为,在全球化走到今天的时候,中国并购市场已经成为全球并购的一个主要的部分,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高兴得事情。(当前)恰恰是中美关系比较敏感时期,接连中国三个重要的企业,华为、中兴、三一,都在美国并购受到挫折,这个时期又给中国这样一个奖,事实上也是反映了美国商界和政界的不同心理状况。

  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呼吁大家来关注中国的并购,包括中国的国内并购,包括中国对美国的并购,共同推动全球化,我认为中国的并购对全球化是一个好事情,不是一个坏事情,全球化都因为中国加入并购,产生积极的作用,这一点获得美国业界的认同,所以我感到很高兴。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华为和中兴也遇到受阻的情况,您认为中国企业想走出去海外并购,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巍:挑战是双方面的。第一,美国各界对中国的不认可,是因为他们长期习惯于支配全球的资本市场,对于后进国家能够迅速走入这样的主流地位不适应,而且用他习惯的规则,来约束正在创新中的中国的发展规则,会产生规则冲突。这种冲突要互相妥协,而不是一方压到另一方来解决,这个方面美国的商界应当更多的了解中国的企业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对全球化是怎么做出贡献的,而且了解今天的全球化不再是美国人支配全球化,而是美国、中国和其它国家共同塑造全球化,这个规则应该大家共同来参与制定。

  第二,从中国方面,我们中国企业家非常的优秀,在国内市场已经这么优秀了,但是走到国际市场上,它跟中国的规则就不一样了,中国有很多的江湖规矩,在美国有一些大家所谓的普世价值,我们要学习、观察,甚至要经受一些失败和挫折,这对中国企业来说,也是必要的阵痛,我们也不能因此觉得美国就一概认为是对中国的阻碍,或者阴谋论,也是我们学习的一个成本。我相信这三家企业,包括更多的企业,他们一定会在国际市场中吸取经验和教训,有更娴熟的技术,更加国际化的手法来完成下一步的发展,所以我祝福他们。

  我相信中美和全球化未来新科技当中,没有什么根本性的重要伤害,只是大家互相学习、适应,而且应该说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中国的机会越来越大。

  主持人:中国的企业应该做一些什么更具体的措施来促进这一点?

  王巍:第一,尝试。不怕挫折,不断尝试,所有并购的知识是在学习中?,这个学习是实践中学习,不是理论的学习,不是仅仅隔岸观火来学习,一定要参与,参与本身意味着可能要失败,要不怕失败,要吸取失败教训,不断的学习。

  第二,我们应当通过更多的间接的经验来提升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通过直接的体验,(这样)有时候会损失很大。比如当年的日本、韩国都在我们之前,我们应该尊重日本、韩国的经验,向他们来学习,和他们进行交流。

  第三,中国国内的监管政策,包括国内的税收、金融制度,都应该适应新的全球化的要求来进行调整,来给予他们更加透明的融资,更加正当的税收激励,更加透明的监管,这样降低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成本,推动它们走市场道路,而不是走政府支持道路,让外面更有疑惑,认为中国企业出来都带着中国政府,我觉得中国政府应当改善自己经营、改善自己监管。

  第四,中国并购公会经过十年的努力,已经形成了中国行业的民间声音,中国并购会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努力的发掘好的企业、鼓励好的企业、培育好的企业。如果产生更多的纠纷,中国并购会应当站出来,代表民间说话,我们目前也在准备这样做。

  主持人:最近的中海油收购尼克森,您作为并购专家,您觉得这个案件最终成行的概率可能会有多大?

  王巍:中海油十年前有一次收购失败,后来几次都比较的成功,应该说中国海油的收购,已经不再是当年被认定的带着更多政治性质的收购,它是市场收购。市场收购有时候会挫折,它有市场周期变化、价格的原因,包括所谓的国家经济安全。国家经济安全很大程度是讨价还价的砝码,并不是真正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案例也可能有一些挫折,但是从大的格局来讲,中海油已经是全球性的公司了,它一定会在全球市场上占有它的份量,更多的是现实它技术的能量,我预祝它成功。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的国家安全,像三一这个事情也是因为涉及到这个国家的安全,最近三一又起诉了奥巴马。我们回顾一下之前凯雷要收购徐工的时候,三一的总裁向文波也提出了经济和国家安全(的质疑)。那您觉得像三一前后的反应,您是怎么评价的?

  王巍:三一是一个企业,企业有它很多自己的战略,和自己应对挫折时候的一些手法,我觉得每一个企业有自主权,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对于国家经济安全问题,它涉及的更多是国家的政治上的态度。我相信今天的环境已经比十年前好得多了,全世界也接受了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正在加入全球的主流体系,因此所谓的国家经济安全的理由越来越低,可能变成了讨价还价的手段了。国家经济安全不单是对于中国,澳大利亚人对德国人买他海岸线提出国家经济安全权、拉美的国家对于日本的捕鱼船跑他们领海捕鱼递交国家经济安全、包括英国抗议美国准备收购伦敦交易所也提出国家经济安全。因此国家经济安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商业的博弈,我相信三一这个案例,并不是真正的政治案,是一个技术调价还价的方式。

  主持人:您之前说过2002年是中国的并购元年,经过这十年的发展,中国的并购市场,特别是国内的并购市场出现了哪些新的趋势和新的特点?

  王巍:近十年来中国的并购已经从边缘变成了主流,并购这个词汇已经成为大众词汇,家喻户晓,所有的中国创业家、企业家和金融家都采用并购的方式来思考问题,用并购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新兴的现象。中国正在从一穷二白的靠投资来推动的国家,现在变成了通过并购来选择发展方向的国家,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

  上个月在美国,我们美国并购分会的田源博士提出,应该把2012年定义为中国并购国际化元年,这是我非常支持的,我们希望未来10年,中国不再提出我们是中国的并购,而(说)我们是全球的并购,我相信中国会有这一天。

  主持人:在这方面,咱们中国的民营企业会有怎么样好的发展?

  王巍:第一,通过国际并购、全球的并购,我们吸收全人类的观念、资源、人才、技术、管理、经验,中国企业将获得更好的发展,更大的市场空间,更高的经营水准。

  第二,中国的政府也会从加入全球化的过程中,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加适应现代化、更加适应市场化、更加对民间友善的政府,建立更好的监管环境。如果有中国政府的监管、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加上国有企业自身的改造,我相信中国的市场机制将会当之无愧成为全球经济的主流,这是我们非常期望看到的,也是在我们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中国经济真正从170年前的鸦片战争开始崩盘,走到今天变成一个全球有力量的大国,让中华文明有一个发展,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和责任。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像毛振华先生跟您比较熟,像他在做信用评级,我们中国并购市场类似这样的基础建设,还存在哪方面的缺失,或者应该更提高的方面?

  王巍:中国的信用评级一直在做,严格说都是国家在主导,政府的姿态比较的浓厚。我觉得毛振华公司起到了非常好的基础作用和领袖作用,但是远远不够。因为整个中国的信用意识不强,整个资源匹配、资源流动的方式还按政府的标准来进行,如何把中国企业的等级,这种衡量标准把它变化一个市场经济化,这是一个很漫长、遥远的道路。但是像毛振华这样的公司,包括一大批中国的新兴公司,接受新兴市场化评级,这是一个重要的起点。所以我想基础设施这方面应该叫任重道远,而且是大有可为。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